正文 279.我假装不爱你,你假装不知道我爱你(2)

    杨晓曼进了一家酒吧,种种往事涌上心头她忽然觉得很累,问调酒师要了最烈的酒。

    调酒师是个男人,见她一个美貌女子这个点儿了喝这么烈的酒皱了皱眉,“小姐,这酒后劲儿很大,换别的吧!”

    她不耐烦了,从包里抓出一把面值一百的钞票,往桌上一扔,男人见她似乎有心事,便没再多嘴。

    酒调好后她猛地就灌了进去,看的调酒师目瞪口呆,放下杯子她擦擦因为苦辣而呛出的眼泪,“再来一杯!”

    “小姐,这酒不能喝多,伤神!”男人又是出言劝慰汊。

    她瞥她一眼,“嫌钱不够是吧!”打开她深咖色的钱包,她又拿出一把钞票扔在吧台,“我说再给我一杯!”

    男人摇摇头给她摆满了一排杯子,不急不慢的开始挑酒,到最后她竟然把那一排都喝完了,整张脸红的不成样子。

    角落里早盯着她看的几个流痞上前手往他肩上一搭,“小妞儿,酒量不错,陪爷喝两杯?”说着手沿着她的背往下摸朕。

    她大声骂了一句,“滚你丫的脏手,敢摸老娘,你他妈活腻了吧!”说着抡起面前一个酒瓶咣当一声砸在男人头上。

    还好她喝醉了,力道并不大,那酒瓶只是烂了个口子,男人极短的头发里也流出几丝血来,男人的同伙儿当即怒了,抓住她的头发强她抬起头,“爷几个你也敢打,看我今儿晚上不好好修理你个货!”

    说着抓着杨晓曼的衣领就往外走,调酒师忙从吧台跳出来躬给那几人道歉,“朱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这姑娘是我一朋友,今儿紧赶上失恋心不好得罪了几位,赶明儿等她酒醒了我一准儿带她来给几位赔罪!”

    这几个牢饭都吃了不知道多少回的恶棍,他本不想得罪,奈何见杨晓曼满脸心事的模样,他不忍心不管。

    几人骂骂咧咧的对他头上就是一顿痛打,他被打倒在地直到挣扎不动了,那几人拖着杨晓曼就往外走。

    其中一人还讪笑着道,“嘿呦大哥,这小妞儿这项链儿戴的,可是值钱东西,前儿我还在银泰的广告里瞧见了!”

    被叫朱哥的领头人一听这话两眼放光,抓住杨晓曼颈间的项链就要扯下来,冷不防对面走来一人,三两下把他打的眼冒金星,路都看不清楚了。

    他骂骂咧咧的开口,“妈的哪个王八羔子敢打老子,兄弟们给我揍他,往死里揍!”

    几人闻言把来人围在中间,却都有些惧怕,方才根本没看到他出手,竟然把他们老大都打倒了,可见这男人有多厉害,这还是次要的,关键面前这男人可真是个厉害角色。

    他们只看着他那充满愤怒的双眸就不敢上前了,更妄谈跟他过招。

    老大又骂了一句,他们才从腰间抽出匕首,闭着眼睛往前就刺。

    夏茗风抬脚踢掉了对面而来的男人手中那枚匕首,大手也顺势一带力,把侧前方那男人手中的匕首也躲了来,男人失了武器却猛地上前抱住了他刚落地的腿,后的男人上来就是一刀正刺在他胳膊上。

    夏茗风怒了,一脚踢开抱着自己腿的男人,猛地回用从男人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在对面这人的肩胛之上。

    那人痛的刀都握不住,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叫了起来。

    几个男人间形势不对忙扶起他们的老大和英勇负伤的那位,以极快的速度一溜烟儿跑了。

    夜里风很大,杨晓曼喝醉了酒被风一吹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起来,跑到路边上吐得死去活来。

    吐完了双腿一软倒在路上,衣服前襟上也弄得脏兮兮的。

    夏茗风丢掉手里的匕首,上前去忍着手臂上的痛将她扶了起来,见她喝昏了还皱着眉,扛起她把她扔到自己车里,而后一路往翡翠湖而去。

    杨家的管家来开门时被夏茗风手臂上的血吓了一大跳,他怀里还抱着他们家小姐,脸色惨白,额头上也都是汗珠。

    忙将他迎到客厅里叫人赶紧喊了杨老爷子过来,把杨晓曼放到沙发里那一刻他终于承不住,高大的躯腾地倒在地上。

    杨景生到客厅时夏茗风的血已经将地毯染红了一片,他忙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叫他尽快过来,之后交待郑妈给杨晓曼清理一下上的污秽,一个人坐在沙发里眉头皱的紧紧的。

    十一点多的时候葛医生才从客房出来,揉揉额头在他面前坐了下来,“老伙计,这孩子怎么伤的,谁下的狠力刺这么深,血可是没少流。”

    杨景生摇摇头,“劳你大半夜来翡翠湖,受累了!”

    葛医生摆摆手,“哪里话,听郑妈说这孩子对晓曼有意?我看着不错,你要真有心思,可得多留意着,别哪天被别人惦记走了!”

    杨景生指了指葛医生,说他老不正经,他起理了理衣襟,“我可是为咱闺女想,你不心女儿的事儿我还心我干女儿的事儿呢!”

    杨晓曼昏昏沉沉的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天气难得放了晴,太阳暖融融的照着,她拉开窗帘伸了伸懒腰,头可真是疼。

    郑妈给她送醒酒茶,慢笑着上前来,“小姐你醒啦!”她笑的一恋暧昧。

    杨晓曼摸了摸自己的脸,“郑妈怎么笑成这个样子?”

    郑妈只道没事儿,交待她记得喝醒酒茶,之后就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她喝了醒酒茶,洗漱之后换掉睡衣站在窗前看窗外的骄阳万里,难得的好天气,是该把房里的冬樱搬出去晒晒了。

    负责杂务的秀娟进屋来唤她,她只当没听见,一人靠着窗台想着什么,那丫头上前拍拍她的肩膀,“小姐,姥爷叫你下去呢!”

    “有事吗?”她木然的问。

    秀娟便微笑着打开了话匣子,“昨儿晚上小姐醉了,是夏二公子送您回来的,你当时醉的不省人事,都忘了吧,夏二公子还受了伤,手臂上被捅了一刀,流了不少的血,把您送到家当即就昏了过去,可把我们吓坏了,还好葛老来给他看了看,稳住了病!”

    她只觉得头嗡嗡响,便打断了她,“我爸叫我干嘛?”

    “老爷说人家夏二公子好歹是咱们的恩人,叫您出去道个谢!”

    杨晓曼勾唇笑笑,“道谢?他是不是还打算叫我以相许呀!”

    秀娟又道,“我看着好的,人家夏二公子人长得美,家世又好,还懂得照顾人,小姐跟他般配的!”

    她不失笑,长得美?昨天郑妈也这样说过,难为她们两个女人竟然说一个男人长得美,不过夏茗风确实是一等一的样貌,这点儿她不否认。

    只是,他样子好家里有钱子也不错她就要嫁给他吗?

    见她发笑秀娟不皱了皱眉,低低的道,“要我说小姐您还是莫要太贪心的好,我看人家夏二公子对您也上心的,除了家世好长得好子好对你又有意思,你还想要什么呢!”

    杨晓曼看着秀娟天真的脸庞,心里不酸酸的,夏茗风这样优秀的男人,是人都有好感吧,她看得出来,家里人都很喜欢他。

    失神的瞬间秀娟催她了,“小姐,老爷在厅里等您好一会儿了,您快去吧!”

    她应了声,起往楼下走,心里早做好了被她老爹骂的打算,所以她先绕到花园里透了透气,两盆冬樱已经被管家搬了出来,在阳光下舒展着。

    她眼底一暗,上前站在冬樱前面伤神,却听得有脚步声渐渐走近,抬头时正与夏茗风四目相对。

    他手臂上裹着一层层的纱布,不过血迹还是漫了出来,看上去伤的重的。不过他倒也没表现出虚弱的样子,对她浅浅一笑道,“起来了!”

    她点头,也没应声,想了想对他道,“我爸找我还有事儿,我先过去一趟!”

    后的男子极低的轻笑了一声,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前抚摸着冬樱的枝干,若有所指的道,“冬樱畏寒,养在北方需极用心的照料也未见得能开出漂亮的花儿来,若在适宜的地方,就会开的很灿烂,很烈!”

    杨晓曼回头看他,他整个人站在阳光里,长长的睫毛在眼底落下一层影,黑黑的眼睛里像起了一层大雾一样,他那么明媚,却也那么看不透。

    双眸一垂,她没有回话,把他一人留在花园里,径自抬步往客厅走去。

    谢谢亲们。也请亲们支持易小楼和白东风的文哦,《致命豪门:军长夫人》,谢谢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