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8.我假装不爱你,你假装不知道我爱你(1)

    夏茗风到京里时已经是十月末的深秋了,天格外冷了起来,来接机的黄科长小心翼翼的从他手里接过行李放到车上,把这个传说中十分冷酷且脾气不怎么好的佛爷送到了希尔顿大酒店的总统房。

    然而这个从易州来的大总裁却似乎与传言中的并不相符,他不苛刻,甚至很好相处,他成熟、沉稳、内敛,相貌不凡,话不多,举手投足之间是浑然天成的贵气。

    到酒店门口他眯眸看了看北京灰蒙蒙的天,对他极清淡的一句,“我不住酒店!”

    黄科长一直很紧张,加上忙活了一会儿,上有了些汗意,忙回头看着他,“夏总您放心,这儿的总统房保准儿是全京城最好的,包您满意!”

    他就笑了,黑眸中光芒浅浅,“不用了,我去香山别墅!汊”

    黄科长顿了顿神,只得听他的,叫司机一路往香山别墅开去。

    可樱打来电话是下午三点半,太阳已经没了影子,天依旧沉沉的。

    “可把我们夏总给盼来了!”电话那头她咯咯笑着朕。

    夏茗风皱眉,“宗泽呢?”

    上次去加拿大他们亦成了好友,沙林回去之后严宗泽和可樱计划着回国,把半山别墅空了出来。

    没想到这两人刚踩到香港的地面严宗泽他老头子就把他安排到京城来了,可樱却是皇城根儿下土生土长的,早些年就缠着严宗泽回来了,这下正好。

    严宗泽那家伙虽不同意,却不好拂逆他家老头子,更不好拒绝自己疼在心尖儿上的美娘。

    可樱懒懒的道,“杨参谋长找他有事儿,刚出门儿不久,你呢?在干嘛?丫只知道问宗泽哪儿去了也不问问我,大老爷们儿的不兴这么搞基!”

    杨参谋长?是了,杨晓曼的父亲,倒从未听说过他与严家也有交

    夏茗风笑笑,“放心,我不喜欢男人!”

    可樱在那边也笑了,“你是不是想问我杨晓曼那事儿,你要想问就直说,我兴许会考虑给你透透风,你要不问我就当不知道!”她笑的无比幸灾乐祸的样子。

    夏茗风撇撇嘴,“没空跟你扯东扯西,远东这次把京里一个案子交给我,忙的,小爷我顾不上谈恋!”

    可樱在那边大喊他死鸭子嘴硬,末了不忘了交代他,“杨老爷子叫你去他家一趟,你尽早儿的哈!”他眉尖一颤,挂了电话。

    来北京确实是他跟父亲要求的,易州那边暂时交给夏一言,叫他时不时帮他处理些公司事务,他在这边做个远程,到时候等着回家大把大把的数钞票也就是了。

    他没想到杨晓曼父亲会叫他去他家,本来还在想着怎么见她一面,如今理由倒省了,正好。

    到志达熟悉了下况,他挑了些礼物,径直开车往杨晓曼家去。

    下午见到可樱她还笑话他,说媳妇儿还没个谱老丈人家倒是熟门熟路了,不问她这个皇城根儿脚下的姑娘路该怎么走,自己就能找上门去,精神可嘉。

    要当年严宗泽有他追杨晓曼一半的劲儿,她早就哭了。

    夏茗风说她嘴贫,点点她的脑袋笑的一脸欠抽的样子。

    翡翠湖半山的别墅里,杨晓曼懒懒的起了,已经是傍晚,天渐渐暗了下来,极少见到落霞,今仍旧是灰蒙蒙的天。

    曾经她是光华满的翡翠湖接-班人,与高官富贾之家的子弟们南北晃,无一人可比她的自由潇洒,她父亲唯一的宝贝女儿,捧在手心的明珠。

    而今她靠在落地窗旁遥望着着某个方向,是那样的心事重重。

    管家敲了好几下门,见她没应径自走了上来,“小姐,来贵客了,老爷叫您下楼!”

    她收回思绪,微卷的长发散在肩头,美目顾盼之间愁容渐敛。

    “天冷了,把我的冬樱搬到卧室来吧!”

    俞俊以喜欢冬樱,她养了两盆,养着养着也就习惯了,养着养着,也就忘记了自己的喜好。

    这冬樱一养就养了许多年,此花畏寒,本不适宜在京里养,奈何搬家的时候她格外嘱咐了父亲要搬过来,所以就从易州挪来了。

    她穿着宽松的秋裙,长及脚踝,拖着薄薄的拖鞋进了前厅,杨老一抬头见她这幅样子拧了拧眉,最终还是笑了,“晓曼,茗风来看你了!”

    夏茗风也抬头对她笑,一如记忆里的模样。

    “是你叫茗风来的吧爸!”她抿唇在沙发里坐下来,径自给自己倒了杯茶。

    杨老一时无言,夏茗风倒不生她的气,脸上始终带着温暖的笑意,有礼到让人无法拒绝,他起道,“杨老,远东还有些事务需要处理,我就不在这儿多叨扰了,告辞!”

    杨晓曼放下茶杯对着他已经走出两步的背影道,“这刚来就要走啊,天暗了,你慢着点儿!”

    杨老一时有些生气,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眼看着他从别墅里退去。

    夏茗风走后他这才板着脸道,“这许久也没少安排你相亲,你这个不喜欢那个不喜欢,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儿的,夏茗风是易州新贵,又有他舅舅家的大势力,他本家也是富贵之家,哪儿点配不上你!”

    杨晓曼皱眉,若说份,他倒是丝毫不逊于她,只是这之事,岂是般配就可以的。

    “我晚上有事,不用等我吃饭了!”她也不答老头子的话,起就要往自己房间走。

    杨老叫住了她,把她拉回沙发里握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道,“你妈死得早,我对你的关心也不够,你都这个岁数了,还不想着找个人把自己的终托付出去,百年之后我到地下也没脸去见你妈妈呀,你这傻孩子,俞俊以就那么好吗?叫你惦念了这么多年!”

    杨晓曼垂下眸去没答话,杨老接着道,“他爸这次调任,他都没到北京来,也没留在易州,他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他喜欢的是夏一诺,无论夏一诺结婚了,为人母了,他都喜欢她。他是带着绝望走的,你给不了他希望,你也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晓曼呀,你就是再等他也是没有用的。”

    “我只是还没有习惯去上另外一个人,爸爸你就别心了,等我妈忌的时候我会自己告诉她,是我不想嫁人,跟您半毛钱关系没有!”说着她松开手起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杨老皱眉道,“看看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

    话落杨晓曼已经没了踪影。

    她换了轻便的衣服,刚绕过重重回廊到车库取车,便见到负责三餐的郑妈迎着她说话,“小姐,看到那辆车了吗?”

    她指着刚从别墅开出去不远还能依稀在山道上看到影子的豪车。

    她只是笑,并未回话,郑妈接着喋喋不休,“哎呀,听说是从咱们易州来的夏家的二公子,年轻有为,小姐你是没看到,这夏二公子长的可真是美,人也和气,他来的时候老爷都在大门口迎着呢!”

    他们家老爷别的没有,就仗着这份这傲气这家财,京城里好些个有头有脸的人见天儿的来拜访,也没见老爷出门迎接过。

    别说,这夏二公子,确实是人中之龙。

    想到此处杨晓曼心中一痛,翡翠湖是产业是早就置办下的,她母亲是地道的京里人,从前她们就是住在这个宅院。

    依稀记得,能让父亲出门相迎的人确实不多,不过她还记得年少时俞俊以的父亲带俞俊以来拜访,那时父亲也是亲自出门相迎的。

    她记得,站在当先的那男子跟父亲年岁相差无几,眉宇间一股威严天成,当时的她大病刚好,还有些苍白,却听得那男子后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晓曼妹妹越发的漂亮了!”

    她一抬头就对上一双灿烂可比桃花的眼睛,那双眼在她上流连,带着由衷的赞美。

    想到此,她心口一痛,忙去取车。

    出来时郑妈还在那儿等她,她摇下车窗跟她搭话,“您有事吗郑妈?”

    郑妈颇暧昧的看她一眼,“听老爷的司机说,这夏二公子是特意来看小姐的,还说老爷有意把小姐许给她。我瞧着这小伙子哪儿哪儿都是极好的,小姐您不妨就先相处着!”

    听这话她心头烦乱不堪,一言不发的踩住油门从别墅里疾驰而去。

    二哥跟晓曼的番外,或许会叫部长大人和部长夫人来捧捧场,到时候也加些他们一家的幸福生活等等,谢谢亲们捧场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