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4.结局篇(8)

    许是察觉到一诺的想法,他的手不规矩的放在她前,“老婆,我们真的很久没有……”

    上-这种事虽然不能当饭吃,可是太久不上是会憋出病来的好不好!

    正说着花园里顾小诺又哇的一声哭了,一诺将他的手从自己上挪开,“你的小心肝儿哭了,还不去哄哄?”

    顾北辰只得泄气的往花园走去,从张妈怀里接过顾小诺又是一阵好哄,好在那小丫头很认他的怀抱,他哼几嗓子歌喂她点粉什么的她也就不哭了。

    把顾小诺放在婴儿车里之后顾北辰如释重负的跑到夏一诺旁,无比无耻的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我说,你不是真在吃女儿的醋吧!汊”

    一诺抬眸,眉尖轻蹙,“你觉得呢?”

    她不动声色,倒叫他不好轻易猜测她的心思了,顾北辰转头看落地窗外渺远的天际,一诺在他肩上轻轻一拍,“顾总裁,你该去上班了!”

    他无奈的锁眉,起又亲了她一口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厅里往外走朕。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一诺抿唇笑了。

    大凡女人,哪个年轻时不曾做过关于王子的梦。

    他高大英俊他柔似水,他非你不。但也只是梦一下罢了。

    而这个梦在她上实现的太过彻底,她不敢确定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

    顾北辰走后不久夏一言给一诺打电话,说有事,她便交待张妈好好看着顾小诺,一人开车出去了。

    杜子琪不在家,她好奇的左右张望也没见她的影子,“我嫂子呢?”

    “她在医院待产,妈在陪着她!”

    白珊去了,那他留在家里做什么?

    “你怎么不去陪着,她肯定很需要你!”一诺在沙发上坐下来径自给自己斟了杯茶。

    夏一言眉目中尽是焦急之色,“远东事务很多,京里的文件也批下来了,那边儿暂时无可用之人,我和爸还在商酌着,叫谁过去比较稳妥。”

    一诺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什么意思啊哥?你不会是想叫我去吹大北风受罪吧,在易州我怎么帮忙远东的事都成,叫我去北京,想也别想!”

    夏一言疑惑,关于远东的事,一诺从未拒绝过,此次却如此果断的拒绝了,显然不是她的作风。

    他知道,虽然她畏寒,但又不是叫她天长地久的在那儿待着,三几个月的时间要不了命。他这边杜子琪等着生孩子,他根本不可能走得开,爸爸一个人年纪也大了,叫他只去北京处理那些纷繁复杂的业务,也是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往里,为杜子琪,为夏家眼前的形势,一诺是必去的,她今天是怎么了?

    夏一言也有些着急了,本来意料中一诺会满口答应的事,她竟然推辞,他也没时间在这儿耗着了,“好吧,这事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我还得去医院,你要是没事儿就自己在家里坐会儿,要想出去就出去走走,我就不陪你了!”

    一诺点点头,妇产科那边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她听到谁生孩子时凄厉的喊声就想起自己生顾小诺的形,一点儿也不想靠近,不过这是一言头回当爸爸,她还是很关心的。

    “生了打个电话过来!”对着他冲出别墅的背影,一诺扯着嗓子喊着。

    “知道了!”话音刚落他人早已经跳上车油门一踩就没了踪迹。

    闲来无事,她到楼上自己的房间,旧物如斯,还摆放在原来的位置,清洁做的很好,桌面上都干干净净的。

    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再寻不回为人子女时的心境,她觉得有些累了,就在上躺了躺,未曾想这一趟竟然睡着了。

    许是这几天为俊以要走的事心里不舒服,睡得不好,所以这会儿才如此困顿。

    夏苍峰上楼时见她在睡的熟,便上前给她盖好被子,唇边漾起温暖的笑意他又看了她几眼,这才转下楼。

    一诺一觉醒来已经是半下午,夏一言打电话回来说杜子琪生了,是个儿子,白白胖胖的,长的像他。

    她自然开心,与夏苍峰聊了许多以前跟哥哥一起经营远东时的趣事,夏苍峰顺便将话题引到了京里的事务上。

    她又一次推说不去。

    夏苍峰何等人,一诺这小心思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法眼,“不去北京总有个不去的理由吧?”

    一诺这才从对面沙发上坐过来,拉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上,“爸,你选错特派员了,你叫我二哥去,他肯定乐意的不得了!”

    夏苍峰摘下眼镜儿,叫茗风去?茗风这几年整公务缠,连回家的次数都越发少了,他愿意去北京?

    “什么意思?”夏苍峰不解。

    一诺一本正经的道,“爸,您盼儿媳妇儿也盼了多年了吧?大哥跟子琪这孩子都生了,婚还没结上,二哥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您都一点儿不担心?”

    夏苍峰往沙发上一靠,“哎,你们年轻人有你们的想法,茗风……”他顿了一下,似乎藏着些什么,“那也不是他的错,是我和白珊没教育好他,让他走上了那条路,哎,如今后悔也是晚了!”

    这回轮到一诺不明所以了,那条路?哪条路?没教育好?茗风如今这么出色,还用他教育?

    “爸,你这是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一诺坐直子,一头雾水。

    夏苍峰把早就藏好了准备等夏茗风回来了好质问他的杂志拿出来,甩给一诺,“你自己看看!”

    先锋人物杂志封面上,夏茗风冷峻的侧面照格外显眼。

    二哥从不接受杂志采访的,怎么这次倒一改之前的做派?一诺烦到访问页一看,天呐,怪不得夏苍峰误会。

    前面无非是问一些豪门出白手起家之类的问题,对于下茗风这几年的成就大赞特赞了一番,夏茗风都谦逊的表示接受和感谢。

    谁知后来竟然话锋一转……呃,这记者也真够犀利的。

    夏茗风数年无女伴无绯闻的黄金单汉生活确实匪夷所思,这些人无处可想,自然想到了他是不是这个问题。

    神奇的是先锋的记者竟然问了当事人,更加神奇的是,当事人夏茗风先生是这样回答的。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地球人都承认可以超越生死,而同恋只是超越了别而已,我个人认为,同恋有利于我国控制人口增长的大计,呵呵。此处记者加了个括弧,(优雅迷人的笑)夏茗风带着谦逊有礼的笑容眨眨眼睛,友好的继续回答,所谓恋自由,自由万岁,正是如此。

    碰到这么劲爆的回答,大凡是个搞采访的的,都嗅到了这个问题的爆炸和这则新闻的价值,自然也紧接着往下问。

    那请问夏总裁,您接受同恋吗?这是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

    您是问我会否从行动上接受同恋?

    没想到他竟然反问了记者一句。

    那记者表示这个问题他也可以保留**,选择不回答。

    谁知他倒是慷慨,直截了当的一句话。

    这个不一定,事没到眼前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选择。

    天呐,他竟然没有否认,这样的回答在大众眼里无非是默认了他是这所谓的‘事实’。

    当然,这句话不仅雷焦了当采访的记者,更是雷焦了正在看这篇报道的夏一诺,而且雷怒了坐在那里的夏苍峰。

    一诺皮笑不笑的将杂志放在桌上,“爸,这东西你打哪儿找来的,小道上的消息,您完全不必当真!”

    夏苍峰义正言辞,“不可靠?不当真?那他三十出头的人还连个女朋友都没谈过?这像话吗像话吗!”

    一诺拍着他的口让他消气,“爸,以前二哥也跟几个模特走的近的,您消消气儿!”

    夏苍峰一听这话更来气了,“早几年叫他做事业,他就知道吃喝玩乐泡模特,这几年叫他谈恋了他整天忙的不可开交。不行,这次绝对不能叫他去北京!”

    一诺点点头,原来他是为这事儿不让他去的呀,那就简单多了。

    忙拉住夏苍峰的手各种撒卖萌先把他的怒气压了下去,“爸,我先跟您说件事儿,您呀,听完再决定要不要让我二哥去北京!”

    她正要说呢,电话响了,是顾北辰打来的。

    谢谢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