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1.结局篇(5)

    他要走了,作为丈夫,他必须大度的让一诺去给他践行。

    “你呢?你不去吗?”她泪光闪烁。

    “这一走还不知道何时再见,他一定有许多话想要对你说,你自己去吧,酒会散了我再去接你!”

    顾北辰眉心一动,那双深黑的眸中光影流动,似有掩难掩的泪光,他的手紧紧握住她的,直握的她手指都痛了,也没有放开。

    阄

    俞俊以践行宴的那天晚上,一诺穿了件保暖一些的羊绒罩衫,颈上围着波西米亚围巾,简单的休闲鞋,双手放在口袋里,没有拎包。

    她一直在客厅里等顾北辰,等到外面天色渐渐黑了也没见他回来,索就给他打了电话。

    “怎么还没有回来?哦”

    虽然那天他已经说了不去,但她还是想叫上他一起。

    “不了,对你我很放心!”电话那头他笑着,语气轻松。

    一诺皱眉,对她很放心?

    “是觉得我没魅力吧,践行宴上可有很多优秀男人呢!就不怕我跟别人跑了?”她也笑着,一手托着脑袋看落地窗外黛色的山峦。

    “你不会!乖,快去吧,叫俊以等久了不好!”

    一诺皱眉,只得挂了电话匆匆而去。

    灯影暗淡的包房内,俞俊以时不时抬手看看腕表,她还没来!她,会来吗?

    众人怎会不知他在等一诺,故此并没有玩的很,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包房的门打开,那女子一脸明媚的笑容,带着些歉疚的神色,识礼的对众人一个躬,“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俞俊以忙起迎她,“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他曾站在匆忙的人潮中仓皇无措的看着她来的方向,晚风愈发的冷,他等了许久也没见她的影子。

    来践行的好友们一个个到齐了,他这才不得不回来,他以为或许她不会过来了,她却又给了他人生中不可多得的一个惊喜。

    他微笑着,明亮的眼中带了几丝泪光,静静的对她伸出手来,一诺便将手递给他,他牵着她在他侧坐定。

    “我以为你不来呢!”他笑了,有几丝尴尬。

    一诺一时也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才好,可是看到他这种表,她的心,也很痛很痛。偌大的包房内一瞬间仿佛气流都凝滞了,她想呼吸,却喘不过气来。

    都说人是自私的,就算不,也不希望对方对自己的这份消失,到这一刻她终于体会到那种矛盾的心

    俞俊以陪着她走过童年、少年时期,那些美好的回忆,不是说抹掉就能抹掉的。

    更何况,她嫁给顾北辰这些年来,他亦没少扶持她,无论是商场上还是家庭方面,他能为她所做的努力,都做了。

    这样一个用尽了所有力气去她的男人,忽然就要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她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心仿佛空空的,他不是她的挚,但却在她的生命中扮演了那么重要的角色,当他必须谢幕,她的不舍一点都不是假的。

    喉咙口堵得难受,众人似乎也看了出来,对面一男子举杯,“祝福俊以步步高升飞黄腾达!”

    众人也应和着举杯,一诺便在他们的附和声中把面前的酒杯端了起来,抿了一口。

    苦的,以前也喝酒,但从来不会是这种味道。委屈的不得了却说不出口。

    俞俊以默默把她的酒杯撤了,给她添了果汁,凑在她耳边小声道,“你刚生产完一个多月,子还没完全恢复,不要喝酒!”

    声音很柔,从未有过的柔和,夹杂着眸中莫名的绪,一诺抬眉,正好与他深邃的眸子相撞,他却有些闪躲,又与众人说了些什么,大家再次举杯。

    这次践行,他们年轻人一拨,长辈一拨,酒店层,是此次升迁舞会的现场,酒微醺,众人便从包房出来,乘专用电梯上了二十三楼。

    轻柔的音乐从大厅里流淌出来,熏的人酒意上头,有几分醉了。

    俞俊以牵着一诺的手,勾着唇抬步汇入舞池,游动的灯光偶尔停在她脸上,俞俊以双眸紧紧锁住面前的女子。

    她,是他一生的劫啊,是他永远的痛。

    一诺拉拉他的衣襟,“我们别跳了了吧俊以,我这儿打扮,也不合适!”

    来的时候她还以为就是他们几个年轻人笑笑闹闹,谁知道还有这么正式的环节。

    俞俊以摇头,手已经轻轻搭在她腰上,他很懂得分寸,手上半分力气都没有带,就是那么轻轻的贴着。

    “陪我跳最后一曲,我的公主!”他闭上眼睛,不再看她,揽着她轻轻的随着音乐迈步。

    否则他可能会忍不住要去亲她的,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这是最后一次拥着她,他该抱的更紧些,该贴的更近些。

    可是他不能那么做,他没有那么做的立场。

    一诺随着他旋转,偶尔说几句话,他都回答的有些模糊,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却了所有外物一样。

    “以后,还会回来吗?”攒足了勇气,她问他。

    俞俊以睁开双眸,与怀里的女人对视,而后又垂下视线,想了一会儿终于坦诚,“或许不会吧,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想你了,支持不住了,就会回来!”

    一诺一笑,眼泪就掉了下来,他见状忙给她擦眼泪,她吸吸鼻子,双眉拧起,“对不起,俊以。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就连这声对不起,都说的莫名其妙的。

    他为她而寸断柔肠,终于承不住她的泪水,在踩着舞步的人群中张开双臂抱住了他,不过他还是没有用力。

    越是深刻就越是不舍,越是流连就越是疼痛,越是挣扎就越是血模糊。这道理他还是懂的,他该给自己留些力气,给自己留点活下去的勇气。

    一曲很快就结束了,又一曲也很快结束,她陪他跳了很久,之后一帮年轻人又在一起各种闹腾,直到深夜这次践行才彻底结束。

    不过卓越和雷恩都没有来,一诺明白,俊以要走,这两人自然识趣,她要来送他们定是不会来凑闹的。

    众人散了之后指她落在最后,酒没喝多少,只是总觉得眼睛湿湿的。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