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3.陪你地老天荒(28)走投无路~ 第二更~

    ( )    “我不会跟你走,你先把自己的事处理好再来找我吧,我不希望回到易州的时候还有旁的人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她靠在窗边看着外面乌云蔽的惨淡天色,长发垂了满满一肩。

    “念辰他……”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别用念辰来当哄我回去的理由,顾北辰,如果你只有用儿子才能把我骗回去,你不觉得这很悲哀吗?”悌悌

    顾北辰没辙了,靠在门上歪着脑袋看她,眉目中有几分愠色,“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都千里迢迢的来找她了,他都死乞白赖的来求她了,他都从分不暇的工作里抽而出了,她还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淑瑶走后,我知道你总做噩梦。她的死,我不是没有责任,我以为宽恕代表着给了她重新开始的权力,可是我错了,如果不是我一直纵容,或许她也不会走到那一步。如今你的蒋凯丽,恰似第二个白淑瑶。淑瑶坠楼虽是你所为,但我知道加拿大数年的分也不是假的,她不是一个不相干的路人,死了就死了,她是白淑瑶,我能感觉的你很自责,也很痛苦。我不想蒋凯丽成为第二个白淑瑶,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之间就彻底完了!顾北辰我不求你为我想,只求你先把你自己的感债理理清楚!我不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凭什么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谀

    她对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重话,淑瑶之死已经过去很久了,她也不想再重新提及,可是事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不得不提。谀

    他垂眸,有些痛哽在喉间,想要上前抱她一下,可怎么也迈不动步子。

    最后他拉开了门,转背对她,绕过走廊一路来到前厅,抱着顾念辰,径自走了。

    卓越从前厅而来的时候一诺正倚在实木窗台上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他拍了拍她的肩,“这又是何必呢,人孰无过,他都这么远跑来了!”

    一诺回头,叹了一声,“卓越你也知道的,上次他也是这样,带着念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带回家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再发生十次,一百次,我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卓越双手搭在窗台上,静静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她再不是当年的小女孩,可以为顾北辰的一句话就举双手投向,白淑瑶死后,她对感方面的事愈发强硬了起来,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确是不假。

    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子,“顾北辰跟蒋凯丽之间根本没什么,这是男人的直觉,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

    他不是没有注意过,顾北辰那双深黑的眸子只有在看到夏一诺的时候才会发亮,才会溢满柔

    或许别的男人会同时很多人,但他很清楚,顾北辰不会,他的骄傲不许他犯那种致命的错误,曾经听一诺讲起过,他是个有精神洁癖的人。换了别人,他不敢保证,可是顾北辰这样一个心里装满了一个女人的男人,纵有万千美色摆在眼前,怕也不会心动。

    “你也知道,你的保证一钱不值,他心里没有别的想法不代表蒋凯丽没有,就算他出轨,背叛的人也不是你!”

    一诺打开-房门给自己倒了杯水,刚才跟顾北辰说了那么多,她还真是口干舌燥的。

    *

    晚上八点钟顾北辰回到易州,叫张伯来接了念辰之后他径直去了千百度,打开大门的时候是光感忽然扑面袭来。

    他记得就是当年,他们几个就在最角落靠窗的位置坐着,那个位置上现在没坐人,桌上却摆着已订位的牌子。

    每每白东风来的时候,那个位置总是不让人坐的。

    他到吧台问调酒师白少是不是在,调酒师说在休息室,他便绕过前厅,绕过包房,绕过长廊和三几个喝醉了的人直奔休息室而去。

    白东风一个人在喝酒,桌上摆着几支别致的橘色波斯菊,他微微锁着眉,目光一直停在那些花上面,似乎对顾北辰前来丝毫没有察觉。

    顾北辰知道,橘色波斯菊是易小楼最喜欢的花,其实他觉得那种小花很是不起眼,比起的玫瑰高洁的百合和清雅的寒兰,都差太多太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易小楼却偏那种小花。

    直到他走上前去,白东风才回过头来,“你来了!”

    他点点头,将口袋里装着的便签展开来,放在他面前。

    白东风不解的皱眉,低头一看见那一行娟秀的小字,可不正是易小楼的字迹。

    疲惫的双眸中写满狂喜和期待,“她在哪里?你见到她了?快告诉我!”

    顾北辰又给她倒了杯酒,“她在哪里我不知道,我也没见她人,我到江州去找一诺时看到她留下的字条,是在一家酒店,不过小楼行事向来谨慎,我猜想她应该不会回那家酒店了!”

    白东风双手握拳,将便签攥成一团,“谢谢你,无论她在不在,我会找到她!”

    顾北辰点点头从此间离去,走到门口时还最后看了一眼那橘色波斯菊,有时觉得那小小的花还真像夏一诺那姐妹,十分倔强。

    赶在十点之前他到了伊林大酒店门口,一直在车里候着蒋凯丽,十点整,她准时出现在门口,仍旧浓妆艳抹,仍旧风万种。

    上前去拉着她的手,他不由分说的把她拽到自己车里,之后踩住油门从伊林门口飞驰而去。

    蒋凯丽在车后座上有些局促,还是开口问他了,“你要带我去哪里?我都说了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还要工作,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知道吗?”

    顾北辰蹙眉,车速更快了起来,最后径直开到鸡鸣港的海岸上,风声嗖嗖却不冷,他从车内下来,十分绅士的给她开了车门,蒋凯丽道了谢,从车里出来。

    “顾总带我出来干什么?不会是看鸡鸣港的夜景吧,我还忙着奔命,可没多少闲工夫陪你们有钱人浪费时间!”她点了支烟夹在两指之间猛抽了一口。

    烟雾在暗夜中缓缓升腾,顾北辰透过烟雾静静看着她,她忽然就笑了,递过来一支烟,“你抽吗?”

    顾北辰没说话,她扬了扬眉,“要不?我帮你点?”

    他这才有了些反应,将那支烟推了回去,“你表姐说你体不好,别抽那么多烟!”

    蒋凯丽止住笑,“顾总这是在关心我吗?”

    顾北辰往前走了两步,“我不希望是以这样的方式跟你说话,凯丽,这么多年过去了,该放下的及早放下吧。我给你钱不是可怜你,也不是施舍,你被往坏处想,如果你真的不想接受,那就当我借你的,你先把病看好再说,伊林那种地方还是不要去了,如果可以正常的活着,就不要走那种极端,你知道的,你这样最伤心的还是你表姐,她子也不好,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她考虑,拿着你用尊严换来的钱去看病,你让她如何安心?”

    话到此处蒋凯丽落泪了,妆容有些花了,她无措的拿出手绢擦了擦,“我知道你是好意,你的建议我会考虑,但我不认为今天你来找我就是为这事儿这么简单!”

    有些话,从夏一诺口中说出了,和顾北辰所说,是一样的,可是一诺说了她丝毫没有被触动,反而觉得她那是刻意来羞辱她的,顾北辰说了,她就觉得那些话确实有道理。

    虽然她明白,此刻的他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位置,可她还是愿意听他的,就算他出于一个路人的关怀,她都觉得是温暖备至的。

    顾北辰眯眸,看着遥远的海上如繁星般的灯火,“一诺就要生孩子了,这会儿因为前段时间的事跟我闹绪。我细想了一下,确实是我不对,我以为不告诉她是为她好,没想到越隐瞒反而伤她越深。”话停在此处,他回眸,“给我一支烟!”

    蒋凯丽把烟给他点了,“所以呢,你是来找我跟你一起去江州把你的女人请回来?”

    烟雾生气,将他的脸庞笼罩,朦胧之中他长叹了一声,“我知道我没有理由这样要求你,但也是走投无路了,我这一生,从来没有觉得如此挫败过。”

    “那你觉得我凭什么要帮你?”蒋凯丽勾唇一笑,紧盯着他深黑的双眸。

    *

    今两更毕,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