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0.陪你地老天荒(25)能原谅我吗?

    ( )    “那你呢,你的心,现在是在我这里?还是记挂着蒋凯丽?”一诺声音出奇的冷淡。

    顾北辰拥着她看窗外无边的月色,风过处,阵阵清凉,“别问这样的傻问题,我心里装着谁你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

    她再清楚不过了,是啊,他什么事都瞒着她,她想从他这里问出什么呢!悌

    几个月以来她一直在猜测,一直想知道的事,而今真相大白了,她反而有些失落。悌

    如果是别人,或许她也没这么难过,可是是蒋凯丽,是顾北辰曾经最的女人。

    跟她对阵的时候,她总有一种莫名的底气不足之感,因为那是顾北辰铭心刻骨的初恋。

    “我累了!”她回,并没有睁开他的怀抱,将头埋在他膛上,只觉得没什么力气。

    他将她横抱起来,“累了就睡吧,我们一起睡!”谀

    而后这是个各怀心事的夜晚,他们睡的并不熟,三点多时顾北辰起来给自己倒了杯茶,靠在窗边站了一会儿,而后继续抱着他的小妻子睡下。

    仿佛有了对此事闭口不言的默契,之后的几没人提起蒋凯丽,更没人提起伊林的所见所闻,他们依旧相安无事。

    在悦然茶吧见到蒋凯丽是许久之后的事了,一诺在靠窗的位置等她,她很准时,没有化妆,脸上带着明显的憔悴之色。谀

    上前坐在一诺对面的位置,她双眉一蹙,“顾夫人这次叫我来是为了什么?看笑话来了吗?”

    一诺抬眸看着她,“我想你是误会了!”

    蒋凯丽点点头,一如既往的骄傲,“你跟我姐说的事我都知道了。虽然在争男人这件事上我输给了你,但不代表你可以主宰我的一切,做什么工作是我的事,请你们夫妻就不要再心了,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的不是很好吗!”

    窗外车水马龙,正是午后,看蒋凯丽脸色有些疲惫,该是没休息好,一诺眯眸,“对不起,这个时候约你出来,扰你休息了!”

    “既然知道扰我休息了,那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顾夫人请回吧!”她起要从悦然茶吧离去。

    出来之后她就再没来过这里了,曾经在易州这片土地上,她也是有过美好回忆的,是她自己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而今靠的越近,心里越痛。

    她抬步要走一诺却站起来拉住她的手,蒋凯丽正要甩开她,见她高耸的小腹,手上的力道立马松了下来,“还有什么话赶快说,说完我还有事!”

    一诺拿了张卡递给她,“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只是想帮帮你。别再在那种地方上班了,你表姐说你体并不好!”

    蒋凯丽勾唇将卡推给她,“顾夫人,如果我单纯一些当然会相信你这是关心我为我好。可我不是傻子,你给我钱不过是想让我过的轻松些,别找些见不得人的工作,这样你的顾北辰也就不会来关心我了,他的心就完完全全属于你了,不是吗?”

    一诺垂眸,蒋凯丽说的,是事实,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出此下策,顾小诺再过一个月就要出生了,她的家庭再经不起任何风雨。

    “你完全没必要在伊林工作,凭你的资历,绝对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一诺抬眸,异常冷静。

    蒋凯丽笑了,“如果我没有坐牢,如果没有五年前那些致命的新闻,我当然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可是这一切都发生了,您觉得易州有几个人不认识我?您觉得一个从那种地方出来的女人,还能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

    她表姐这几年为照顾她也算劳心劳力了,而且体有病,她放下尊严来做那种工作,挣的还仅仅是每个月的医疗费。

    “对,我是罪有应得,也请你放下你那颗悬着的心,我是顾北辰,从不曾停过,可是这样的我已经完全没有资格去他了。”她说着有两行眼泪流下来,在脸颊上明晃晃的,很刺眼。

    擦擦泪水,“我知道自己没出息,可至少我是真心真意着他的。而这段子他给我的,不过是怜悯而已,与无关。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应该清楚他是个什么子,如果真的有事,请你跟他说清楚,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你应该知道,看到你我心里并不好受,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看到她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生儿育女白头偕老的,我也不是什么圣贤,更不是金刚不坏之。”

    “我以为远离伊林你会好过一些……”一诺给她递了纸巾。

    蒋凯丽笑了,“你是以为我远离伊林你的丈夫就会远离我,不用说这么好听的话哄我,女人的心思我最了解!”

    晚上顾北辰下班就回家了,一诺正在客厅靠着落地窗旁边的沙发发呆,他从她后而来上前抱住了她,大手慢慢抚摸到她耸起的小腹上,“怎么了?我的顾夫人在想些什么呢?”

    一诺一手支着后腰转过来看着顾北辰,夕阳从后而来,映的她背后一片橘色,“我今天去找过蒋凯丽了!”

    终于还是把这个问题说了出来,总有要解决的时候,总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她要一个完整的家庭,首先要坦白,她坦白,她也要对她坦白。

    顾北辰绕到沙发前与她并排而坐,揽着她的肩,“我知道!”

    他知道?一诺惊诧的看着他。

    他眯眸,正对夕阳,坚毅的线条被这

    橘色的光芒笼罩,平添了几分温暖,“她表姐今天来公司找过我,把房子钥匙和钱拿过来了,说不要我的施舍!”他勾唇,颇有几分无奈。

    一诺坐直子,“那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扶她起,两人缓步走到花园里,在藤架下坐了下来,他蹲在她前脱掉她的鞋子给她按摩。

    她快生了,有顾念辰的时候倒没有水肿的现象,怀这一胎比较严重,许是过了那个年纪吧。

    眼前这男人小心翼翼却细致万分的给她揉脚的模样足以叫任何人心动,若是胖的女人,恐怕要幸福的流泪了吧。

    可不知道为什么,光影迷离中她由上而下打量着他那张仍旧魅惑无比的脸颊,眼睛痛的很难受,却流不出眼泪来。

    她在等他的回答,等他给她一个解释。

    揉了右脚他又换左脚,静静的开了口,“原本是毅承托付我这件事,叫我找凯丽的下落,她也出狱好几年了,毅承一直在找她,不过苦无头绪!”

    手心垫在她脚底,他轻轻的给她捏着,力道刚刚好,“找到凯丽之后我原本打算通知毅承这事儿,可她求我,不要把这件事跟任何人讲。曾经的蒋凯丽,在韩毅承面前骄傲的像个女王,她怎么会容许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彻底破灭呢!”

    抬眸看了一诺一眼,他接着道,“凯丽的子你多少也知道一些,这世上唯一一个全心全意着她的男人,就是毅承,如果让毅承知道了她在那种地方工作,她该怎么去面对他?所以我一直跟毅承说我没有找到蒋凯丽!”

    一诺拉他起与她一起在藤架下坐下,静待他的下文,顾北辰眯眸看着花叶在地上落下斑驳的影子,拉着一诺的手轻声道来,“监狱那种地方你也知道,她出来时落了病根儿,是肺病,她表姐子也不好,在旧巷道里住,那儿环境差,比监狱里也好不到哪儿去,所以我自作主张给他们买了所房子,又从账上拨了钱过去,不过今天被如数退回来了。没有及时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多想,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事,再不想有什么磨难和阻隔了,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才会瞒着你。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其实从白淑瑶死后,每每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他才发现,曾经他想过的许多事,都变了。

    他以为能与夏一诺在一起既是幸福,如今才发觉,能心安理得的与一诺在一起,才是幸福。他以为能夜夜拥她入眠就是幸福,而今才明白,能抱着她一夜无梦才是最美好的。

    白淑瑶的死尤历历在目,她从六十六层的高楼掉下去,他清楚的看到她眼中的泪水和他松手时她唇边漾起的笑容,他不想蒋凯丽成为第二个白淑瑶,不想给自己的幸福生活再添一层无形的阻碍。

    所以即便已经没有了,可他也必须安置好蒋凯丽。

    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全心全意地,毫无后顾之忧的他的妻子和家庭。

    “能原谅我吗?”他握紧一诺的手,又问了一遍……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