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5.陪你地老天荒(20)得到的越多,想要的越多~

    ( )    她摆着一副秋后算总账的模样自顾自的转往外走,“晚饭时冷落了念辰,他很不开心,今晚我跟他睡!”

    “好!”意外的是他同意了,两人之间没有经过任何意见分歧的争执,他忽然这么听她的,一诺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而后挑挑眉,抬步往前走去,顺便撂给他一句晚安。悌

    他勾唇笑了,晚安,他喜欢她跟他说,但不是这种态度。

    从伦敦回来之后顾北辰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了,许多时候也没什么时间回家吃饭,为这事一诺去公司找过他。

    在她印象里,顾北辰对公司各管理人员一直是温文有礼的,从未大声责骂过,他有震慑千里的气势,却无趾高气扬的戾气,可这天到公司时却听到总裁办茶杯碎裂的声音。悌

    想来是公司里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她站定在原地没有进门,只听得顾北辰烦躁的声音响起,“这么简单的订单你都拿不下来,难道还叫我亲自出马吗?那wolf国际还要你做什么!”

    这么厉声的呵斥,还是头一次,一诺皱眉,里面那人唯唯诺诺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顾北辰似乎长叹了一声,“走吧,明天中午必须把这个单子做好,否则你自己递辞职信吧!”谀

    男人垂头丧气的从办公室出来,透过闪开的门缝一诺看到了靠在软椅上的他,脸色不怎么好,眼睛下面一层浓重的青色,手支着额头想了一会儿什么,他啪的点着一支烟猛抽了两口。谀

    记忆中顾北辰已经很久不抽烟了,从加拿大回来之后因为家里有孩子,他不抽烟,最近她体不好,他也不抽烟。

    一诺想进去的,可是看他烦躁的样子脚步还是停了下来,转而去了岳杰的办公室。

    其实若问顾北辰私人的况,linda这个总裁助理似乎知道的更多一些,但是要真正的知道症结,还是要找岳杰。

    一诺进门时岳杰也在忙,面前时堆积如山的资料,似乎这几也没休息好,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

    “夫人,您怎么来了?”岳杰抬头见她进来忙挤出一个微笑。

    他总是这么叫她,夫人。听了这么久她还是不习惯,回他一笑一诺找个位置自己坐了下来,“叫我一诺就好!”

    岳杰抿抿唇,点头表示同意顺便极不自然的挤出一诺两字。

    “喝水吗?”说话间倒好的一杯水已经递到了面前来。

    一诺接过谢了他,“北辰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脾气?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岳杰往软椅上一靠长叹了一声,“伦敦那边的分公司出事之后国内也略有***动,几个给我们供货的公司借此机会抬高价钱,顾总在伦敦已经被那些事闹得筋疲力竭了,这事儿交给业务部黄部长去处理,不过暂时没有成效,顾总心里可能有些烦!”

    一诺喝了口茶,“最近公司新业务很多吗?他看上去很累!”

    岳杰点头,“江州那边有个政企连开的大项目,政府圈地企业出资,要建个大型游乐场。这几天顾总为这事儿已经飞去好几趟了,竞争对手多,我们wolf虽实力强劲但没有地利优势,总比不上江州本地的大企业,易州这边的几个合作项目也洽谈的不太顺利,我说叫他先休息一下,就是个机器人也经不住这么折腾!”

    一诺点点头,她从来都不知道,他也会这么忙,从前,在她的印象里,这些巨富二代就是什么也不干,什么都靠父母。虽然见过顾北辰拼命工作的模样,但也从未见他这么竭尽所能的做什么事

    又听岳杰说了一些顾北辰的事,一诺谢了他,特别交代不要跟顾北辰提起她来过,这才放心从办公室出去。

    好巧不巧的,在走廊上碰到了他。

    他正在送什么人,客的握手还替那人按了电梯,一诺忙往办公区闪躲他却是看到她了,大步上前抓住她的领子抓小鸡似的将她提到了总裁办。

    窗户都在开着,方才的烟灰也早就被处理掉了,看来刚走的那位算是个人物,否则何劳顾北辰如此费心。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要在家好好养胎吗?公司的事不用心,我自己能应付的过来!”皱着眉头将她按在沙发上,他到房的保险柜里给她冲了满满一大杯牛

    一诺捧着还温的杯子,眼睛里忽然有些的,他以为她是担心他一个人太累才来的吗?她不是,她只是想来问问他什么时候向她坦白房子的事

    可是看他为公司这样劳,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忙无比神奇的换了种语气,她微笑着看他,“我这不是想你了嘛,就来看看,谁要帮你做公司里的事了,你有linda和岳杰这左膀右臂,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前线杀敌呀!”

    他欣慰的抿唇在她旁坐下来捋了捋她的长发,“你知道就好,那就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一诺点点头,想了一会儿又问他,“你何必这么拼命,有时间多陪陪孩子和我不也好的吗?Wolf根基深厚,在易州的地位早就稳如磐石。”

    他黑眸中一闪而过的光亮,之后便如烟花般坠落,而后湮灭,“不是为我,或许是为了孩子吧,我也不清楚,总之有些事一旦开始了,就没办法停下来。就好像在政坛,你总想到处都是自己的人,想尽办法打压对手,而后提拔自己人。在商场

    上是同个道理,得到的越多,想要的反而越多,有些事不是我不想做就可以不做的,这是使命,是不可摆脱的责任。Wolf是爸妈留给我的财富,我留给自己孩子的,只多不少!”

    一诺蹙眉,喝完了一大杯牛,“我们的孩子并不需要这些!”

    他没有再接话,往窗外看了一会儿,“等会儿我还有个会,可能顾不上你,我先让张伯送你回家!”

    最近太忙了,忽略了她和念辰,他知道她心里对他有怨,当然也知道这怨,远不止是因为冷落这件事。可旁的事,他实在分乏术,也没时间跟她多说。

    话毕他就不由分说的给张伯打了电话,张伯来接一诺时正好linda抱了一堆资料来跟顾北辰,说会议在新会议室召开。

    一诺伸手要拉住他的衣袖却没拉住,“下周三念辰生……”你别忘了给他送礼物,他一直最期待的就是父亲送的礼物!

    话说一半,他人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后就是匆忙如滔滔海浪的人潮哗啦啦往会议室涌去,顾北辰的影也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淹没。

    一诺被张伯送回家,刚好顾念辰也被夏茗风的助理送回来了,“怎么不在舅舅那儿多玩会儿!”

    顾念辰仰头看着她,大眼睛眯起来的样子格外可,“舅舅很忙,我在那儿他也没空陪我,所以就让姨姨把我送回来了,妈妈我想出去兜风,你让爸爸陪我!”

    一诺蹲下来抚摸着他的脑袋,“念辰乖,最近爸爸忙坏了,没时间陪我们,要不妈妈带你去吧!”

    念辰撅着小嘴儿,“妈妈肚子里有妹妹,不能开车!”

    正说着一诺手机响了起来,卓越打来的。

    “有时间吗?”那边是他轻柔如风抚面的嗓音。

    一诺想出言拒绝,小念辰却贴着手机道,“卓越叔叔吗?我和妈妈现在在家呢,你来接我们吧!”

    卓越朗声笑笑,“好啊,叔叔这就来,念辰要听妈妈的话哦!”

    念辰开心的跟他道了再见,之后把周末家庭作业扔在沙发上,小小的子坐在大门门槛儿上,直直望着鸿鸣山道上明媚的阳光。

    卓越过来是半小时之后,他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就跳进了他怀里,在他俊逸的脸上一亲,“叔叔,你好久没带念辰去玩儿了!”

    卓越笑中带着苦涩,“念辰有爸爸了,叔叔不能经常带念辰出去玩儿,爸爸会不高兴的!”

    顾念辰小脸儿一耷拉,“可是爸爸都没时间跟我出去玩儿,妈妈说爸爸很忙,每天爸爸回来的时候念辰都睡着了,第二天念辰还没醒爸爸却又走了!”

    卓越诧异,抬眸看正从客厅里走出来的一诺,一诺没敢跟他对视,忙将视线移向别处,脸上挂着笑,“你来了!我们去哪儿玩?”

    *

    儿童欢乐园里,顾念辰坐在旋转木马上让一诺给他拍照,一诺给他拍完了他还不依,非要三人合影。

    已经快中午了,旋转木马上本就没什么人,站在外围的工作人员见孩子这么可就从一诺手中接过相机,“快去吧,爸爸妈妈和宝贝来张合影,我给你们照!”

    爸爸妈妈?一诺顿时哑口无言。

    *

    谢谢亲们,等会儿还有更新,今天一万字~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