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2.陪你地老天荒(17)有了别的女人?

    ( )    “一诺怀孕了,受不了你这份儿刺激,你要真盼着我家庭和睦夫妻恩,就别再自作主张!”语毕他从此间离去,那瘦女人站在门外目送他的影消失在巷口。

    顺利赶回家是七点半,残羹剩饭都没有了,顾北辰抿唇笑笑,他当然知道,这不过是白昊先对他小小的警告而已。悌

    提着手里准备好的东西他径自去了后面的小独栋,一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听轻音乐,孩子三个月了,发育不良,她再不能心公司里的事,最重要是把体养好,到时候生个健健康康的宝宝。

    这是做一个妈妈的责任,她再不是五年前的夏一诺,如今她懂得该怎么珍惜自己的子。

    瞥了站在门口的顾北辰一眼,她继续旁若无人的陶醉着,为他伤心难过,似乎不太值得,此刻的她提不起精神为他伤心,孩子最重要,她如此警告自己,而后起换了拖鞋要去浴室。

    他忙大步上前拉住她的手臂将手中提着的袋子递给她,低头用心的给她介绍着,“这是孕妇用香皂、沐浴、浴花、无尘浴巾,明天我再买别的东西!”悌

    一诺皱眉,她确实要用到这些,但她还不至于单纯到以为他出去这一趟就是买这些东西去了,没有说话,她从他手中接过这些东西往浴室而去。

    哗哗水声停止,她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无视他的存在径自上了用薄被将自己裹住,闭上眼睛之前冷冷一句,“我需要的东西自己会买,不劳顾总大驾,您要是实在没事儿闲得慌,大可以去讨好您别的女人,正好你老婆现在怀着孕呢,没什么心思取悦你!”谀

    他被她这话逗笑了,不知道自己怎么还笑得出来,可是她这句话确实让他觉得很有笑点。

    “别的女人?什么女人?是谁?叫什么名字?你见过吗?在哪里?诺诺,五年生死别离,我对你的心如何,你还要再考验吗?”他蹲在她前,将她往头拉了拉,拿过吹风机给她吹还未干的长发。

    他动作很轻柔,很珍视,像温柔的对待另外一个自己。

    一诺始终闭着眼睛,“我以为我们之间有五年的空白,你应该觉得我们彼此陌生了,疏远了。你去找别的女人也没什么,所谓江山易改本难移我能理解,或许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让彼此都冷静冷静!”

    头发也吹的七成干了,他关了吹风机坐在头捧住她的脸,“分开?冷静?那顾夫人觉得分开多久才算分开?五年还不够吗?”

    她往里挪了挪,赫然睁开双眼来,今月中,一轮圆月挂在天上,透过窗微白的光落进来,笼罩着面前这个男人。

    他静静坐在她面前,如同神坻一般让人不可抗拒,他那么温柔的看着她,眉目中的宠溺比这月色都要浓稠几分,还有那温暖的双手,正捧着她的脸颊,似乎极了一般,不肯放开。

    一诺吞咽一下喉间的不适,闭了眼,“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会让我误会你着我!”

    他努努嘴离她更近了些,“你没有误会我,确实着你,只你!”

    一诺觉得烦了,便往里面翻了翻子,“我累了,要睡觉,没时间跟你打嘴仗。念辰说今晚要跟我同睡,张妈给他洗完澡应该会送过来,如果你非要待在这个房间里,那睡沙发吧,或者你不想委屈自己,那这房子里的任何一间,你随意!”

    顾北辰笑,她如今竟然学会用孩子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了。

    没有做声,他当做什么也没听到,径自进了浴室。

    出来时顾念辰已经在大上了,正靠在妈妈怀里眨巴着大眼睛,一诺虽闭着眼,但很明显没睡着。

    他上前坐在沿可怜兮兮的看着顾念辰,“儿子,你妈要赶你爸出去睡,你于心何忍啊!”

    顾念辰从一诺怀里翻过来皱着眉头看顾北辰,“姥爷说事出必有因,妈妈赶爸爸出去睡,那一定是爸爸做了让妈妈不开心的事!做了让妈妈不开心的事就是欺负妈妈,爸爸欺负妈妈念辰也不许,既然妈妈叫爸爸出去睡,那爸爸你就出去吧!”

    小家伙分析的头头是道,对他丝毫怜悯都没有。

    顾北辰想了半天,趴在头捧着儿子的脸,“爸爸做了让妈妈不开心的事是爸爸不对,所以爸爸要向妈妈道歉啊。如果妈妈一直生气,会影响肚子里的妹妹,妹妹不健康的话妈妈更伤心,念辰是男子汉,怎么能让妈妈伤心呢,是不是啊?”

    顾念辰丝毫不吃这一,“没关系啊,念辰会哄妈妈开心的。爸爸在妈妈反而会更生气,睡不着。等会儿爸爸走了念辰给妈妈唱催眠曲,给妈妈讲童话故事,妈妈很快就睡着了,子迟叔叔说妈妈休息好了对肚子里的宝宝才好!”

    装可怜不行,讲道理也不行,顾北辰脸一黑,站起来,神冷峻,“你自己出去,还是我把你丢出去?”

    顾念辰这才不敢说什么,乖乖的从大上下来,穿着他的小拖鞋慢慢往门口走着,前脚刚跨出门槛儿后脚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一诺猛地从上起追了出去,小家伙扑进一诺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诺拍着他的背好一顿安慰,他才没再哭的那么肝肠寸断。

    “好了,宝贝儿,快别哭了,妈妈都心疼死了,别哭了啊!”她亲他的小脸蛋儿,吻去他滚烫的眼泪。

    小家伙忍住

    泪水控诉,“爸爸不我了,他只妹妹,有了妹妹之后就知道凶念辰,一点儿都不疼我!”

    顾北辰也早从房间里追了出来,看孩子哭的这么可怜忙蹲下来将他揽进怀里,“都是爸爸不好,爸爸不该对念辰发脾气,爸爸怎么可能不念辰呢?不是说了吗爸爸念辰和妹妹是一样多的。”

    小家伙这才不哭了,扁着小嘴儿问,“那你还和妈妈吵架吗?”

    这回轮到他委屈了,“儿子,我没和你妈妈吵架啊!”跟小孩子说话,就是困难。

    “爸爸你骗人,你没和妈妈吵架那为什么妈妈不让你睡!”

    顾北辰举起右手来微笑着看着儿子,“爸爸保证,真没和你妈妈超级,不信你问妈妈!”

    顾念辰这才转移目标,将头转向同样蹲在他侧的一诺,“妈妈,爸爸没有骗我吗?”

    一诺皱眉不语,顾北辰环在顾念辰后的手顺势拉了拉一诺浴巾一角,她这才无比不愿的看着小家伙,“是的,你爸爸没有骗你,我们确实没有吵架!”

    小家伙眉一扬,“我才不信呢,你们都骗我,大人都坏,只会骗小孩子!”

    一诺彻底没辙了,“那要怎样你才相信爸爸和妈妈没吵架呢?”

    顾念辰咬咬嘴唇想了想道,“爸爸和妈妈睡在一起,这样念辰就相信你们没有吵架!”

    一诺忍住怒气深呼吸,凝重的点了点头,白了顾北辰一眼示意他起,顾北辰忍住笑抱起顾念辰跟他商量,“那如果爸爸和妈妈没有吵架,念辰就自己回房睡,好吗?”

    顾念辰极不愿的摇摇头,“我不嘛,还没有跟爸爸妈妈一起睡过!”

    他又哄他,“男子汉大丈夫是不能跟爸爸妈妈同睡的,这样没女孩子喜欢!”

    “真的吗?”小家伙嘟着嘴,摆明了不开心。

    顾北辰往他小嘴上一亲,“那是当然,等以后念辰长大了,结了婚,就会有人跟你一起睡了。所以念辰要乖,今天晚上一定不能跟爸爸妈妈睡在一起!”

    顾念辰又困惑了,“为什么长大了才能结婚?念辰现在不能结婚吗?我不,我现在就要跟妈妈结婚,我要跟妈妈睡!”

    顾北辰黑脸,“那不行,妈妈已经跟爸爸结婚了,每个人只能跟一个异结婚,所以念辰要找别的姑娘。”

    他想了一会儿,“囡囡姐行吗?明天我去五姨家叫囡囡姐跟我结婚,以后我们两个一起睡,好吗爸爸?”

    顾北辰脸便更黑了,像要滴出墨一般,走在二人前面的一诺也板着脸猛然回过来,两人齐齐厉声道,“不行!”

    顾念辰忙缩在顾北辰怀里,“不行就不行,我就是问问,你们这么凶做什么!我自己睡还不行吗!”

    回了房间,将顾念辰放下,两人站在窗前面面相觑,顾念辰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两个大人,“为什么站着呢?爸爸妈妈不困吗?快睡啊!”

    一诺无奈,只得卷走薄被,将自己裹的跟蚕蛹似的躲在角,顾北辰也示意的躺在沿,顾念辰嘴一撇,“还说没吵架,骗人!”

    一诺怒了,“顾念辰你到底要怎样啊!”

    小家伙上前拉过两个人的手将两人引到大正中间,“躺下!”两人照做了。

    “爸爸抱着妈妈!”顾北辰照做了。

    “妈妈把脸转过来,靠在爸爸肩膀上!”夏一诺忍住怒气,照做!

    “妈妈,把手臂搭在爸爸腰上!”夏一诺再次忍住怒气,照做!

    小家伙点点头,“嗯,这就对了嘛!我去睡了哦,晚安!”说罢穿着自己的小拖鞋乖巧的走了。

    他走后顾北辰似乎还没有放手的意思,仍旧紧紧抱着一诺,享受的嗅着她的发香,夏一诺喉间一酸,这样拥抱的姿势本是她渴望已久的,未想到今竟是他们的儿子让他们这么做他们才能暂时放下芥蒂相拥而眠。

    想着或许别的女人也是这样被他抱着进入梦乡的,她的心就如同被刀绞一样的痛苦,明明警告自己不要在意,这一辈子何种大风大浪没见过,却惟独碰到与他相关的事,她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绪。

    猛地闭上眼,她伸出手困难的将他从自己边推开,“在小孩子面前演演戏罢了,孩子都走了,你这么卖力的演给谁看,想抱去抱别的女人,我嫌闷的慌!”

    顾北辰垂眸,手肘支起脑袋静静看着躺在自己侧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他想保护她到最后却变成了伤害。

    他不想告诉她,觉得瞒着她对她才是最好的,可事竟然到了今天这一步。

    是他大意了,不该动账上的钱让linda抓到把柄,linda跟一诺何等交,他早该料到她会把这一切告诉一诺不是吗!

    长叹了一声,他躺下来伸手拉过她将她靠在自己肩上,她要挣扎他却在她耳边小声警告,“顾念辰还没睡着,如果不想让他来监督我们睡,你就老实点,好好听我把话说完!”

    她这才安分了点,他侧过来,伸出手臂抱住她,潺潺温暖自他手掌之间迅速传遍她体每一寸神经。

    不得不说,她还是很享受被他拥抱的,仿佛在很久以前两人早就融为一体,他是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少了他她总会觉得冷,纵使是如今这样温暖的房间里,还是要有他在侧,她才觉得安心。

    虽然有时有争吵,虽然有时又不快,可是如果哪天他不声不响的没回来,她是睡不着的。

    抚摸着她的长发,顾北辰想了一会儿,“有些事我本不想告诉你,不是怕你知道后伤心难过,只是觉得那些事跟你没关系,不该再打扰我们的生活,不该在你我之间产生芥蒂,所以没跟你说,但是你要相信,我心中始终只有你一人,如果你不信我你,即刻就可以将我这条命拿去!”

    一诺紧紧闭上双眼,将头埋在他肩窝里,良久才把憋在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对我坦白。顾北辰,你是我的男人,我想知道你的事难道就这么难吗?作为你的妻子,你有什么事是不能让我知道的?除了你有了别的女人,我想不到更好的说法!”

    *

    白天巨忙,更新晚了,谢谢亲们等候~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