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6.陪你地老天荒(11)用死亡结束一切~ 6000+

    ( )    中午一诺在家闲着也是无事,想着顾念辰的补习班就不让夏茗风去接了,他自己公司的事儿到了年根儿上也肯定忙的不可开交。

    她跟顾北辰两人生了个儿子,这些年大部分心都让夏茗风了去,想来也实在是为难他了。悌

    若说那时她眼睛看不到,只得麻烦他,而今她已经复明了,顾北辰也回来了,后这接顾念辰的事是该由她来才对。

    想着便给夏茗风打了个电话,“二哥,今儿我去接念辰,你忙你的吧!”悌

    夏茗风好像正在忙什么,那边还有秘书催他的声音,他略叹了一声,“好,正好我这边还有个会走不开,那你开车小心点!”

    一诺道了声好,挂了电话。

    顾念辰在补习班门口等了许久也没见有人来接,教他国画的老师从旁边走过蹲下来问他,“小念辰,你舅舅怎么没来接你?”

    念辰抿抿唇,“他忙的,可能会晚一会儿,老师你先走吧,前天你不是刚找了个女朋友吗?约会迟到女孩子可是不喜欢的哦!”谀

    男老师被小家伙说的有些窘迫,站起来拍拍他的脑袋,“那你自己在这里可以吗?不要被别人骗走哦?”

    顾念辰点点自己脑门儿仰着脸儿看着老师,“你看我像那么笨的样子吗?”

    老师一笑,“是了是了,念辰最聪明,是咱们班里学的最快最好的!”谀

    顾念辰得意的笑了,对他扬了扬手,“老师再见!”

    男老师也对他道了再见,之后开车走了。

    顾念辰在门口等了许久也不见夏茗风来,于是去旁边的投币电话旁边踮着脚打电话给夏茗风,那边一直没人接,他小脸儿一皱,冻的冰凉的手搓了搓,而后拨了一诺的电话。

    一诺正在开车赶往补习班的路上,一听手机铃声想起来浑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手机背景本来是鹅黄色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改成了墨绿色,像狼的眼睛。

    来电显示未知号码,她正开着车,本来不想接,想了想还是接了。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顾念辰脆生生的声音,“妈妈,我给二舅舅打电话叫他来接我,一直打不进去!”

    一诺唇边马上漾起了慈祥的笑意,“念辰别急,乖哦,站在那里等妈妈!同学们都走了吗

    ?外面冷吗?记得把你的围巾戴上哦!”

    顾念辰道了声知道了,一诺又安抚了他几句,他这才挂了电话,继续站在原地等。

    眼前是被接走的同学越走越远的背影,他心里有些酸酸的。

    爸爸说男子汉要顶天立地,不能有优越感,就算顾家拥有的再多,顾念辰你也要努力。

    他记在心里了,所以姥姥建议请家庭教师的事被爸爸妈妈断然拒绝了,把他送到补习班来和大家一起上课,和同学们交流,让他早早的融入这个社会。

    班里面上课的有的是工人家庭,有的父母是小职员,有的是白领金领乃至一大公司的总裁。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孩子都有父母来接,或骑自行车,或牵着手赶公交,或开着豪车来接。

    他并不希望在同学面前炫耀什么,舅舅来接他他已经倍感幸福,满心甜丝丝的,但有时候也更渴望爸爸妈妈来接他。

    听一诺说要来接他的时候,他的小心脏都几乎要跳出来了,他平生第一次想让同学们都走在他后头,这样他就可以骄傲的向他们介绍自己的妈妈了。

    可是同学们都被接走了,他有一些小小的失落感。

    正想着耳边又浮起一诺的那句话,“记得把你的围巾戴上!”他开心的抿唇一笑,卸下小书包把围巾从里面拿了出来,而后又把书包背好,准备系围巾。

    刚把围巾打开面前便出现一双擦的亮的晃眼的黑色皮鞋,他一抬头,是个高大精壮的黑西装男人,看上去有些凶!

    见那人一直盯着他,他心里有些忐忑,不过想起爸爸说男孩子要顶天立地那话,他还是微笑着跟他说话,“叔叔,您有事吗?”

    男人理也不理他,躬将他夹在腋下转就走,他刚要挣扎那男人却一个手刀砍在他后颈,他当即便晕了,被那男人像拎小鸡一样的拎走。

    手中的围巾也掉在地上,上面细细的绒毛被风吹的一动一动的,仿佛他颤抖的心。

    一诺到补习班门口时没见到孩子,左右看了看也没见,心想着进去看看,却在门口处看到了顾念辰掉在地上的围巾。

    早晨顾北辰走时那种强烈的预感又侵袭而来,她周一冷,慌忙找电话却发现电话在车里面忘记带了。

    跑到马路对面开了车门拿出电话见有一个未接来电,是个陌生号码。

    她当即便打了过去,几乎是条件反的开口就问,“我儿子在哪里?把他还给我!”

    那边不出意外的是白淑瑶的声音,“想要你儿子也不是不可以,我们约个地方,我保证,一定把他还给你!好吗?”

    一诺丝毫没有来得及考虑答应的话便已经出了口,“你说去哪儿,我马上就来!”

    白淑瑶一笑,“就来你们wolf国际的楼顶吧,反正也是你们顾家的地盘儿不是吗?”

    一诺手颤抖的厉害,当即就给顾北辰打了电话,是秘书部接的,往常她在公司从不对任何人发脾气,而今听不到顾北辰的声音却瞬间狂躁了起来,“顾

    北辰呢,让他接电话!”她几乎歇斯底里。

    秘书一怔,反映了一下才听出来是一诺的声音,怯怯的道,“顾总在开会,能不能等一会儿!”

    一诺当即狂吼,“叫他马上接电话,晚一秒钟我就去砸了会场!”

    秘书手一抖,忙把电话转给了linda,一听linda的声音一诺当即就崩溃了,带着哭腔道,“linda,念辰被绑架了,等会儿他们回到wolf楼顶,你快叫北辰暂停会议早作准备,快呀!”

    一诺闻言边踩着十寸高跟鞋往会议室跑边安慰一诺,“诺诺你别怕,我这就跟顾总说,你别哭啊!”

    Linda冲到会议室时满屋子的人瞠目结舌,穿太高的高跟鞋跑起来的样子,真的是不敢恭维,她还在门槛儿上绊了一跤,差点儿没跌倒,还好岳杰眼疾手快,蹬开椅子上前一把扶住了她。

    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到顾北辰边小声道,“顾总……念……念辰被绑架了!”

    此言一出顾北辰黑眸一眯,双手瞬间冰冷,“消息可靠吗?”

    “你老婆打电话来都快哭了,你说可靠不可靠!”

    Linda撑着酸痛的腿皱眉。

    顾北辰当即转对会议室所有人躬一礼,“对不起诸位,现在我有比我的命还重要的事要去办,此次会议暂时中止!”

    之后大踏步往外跑,linda靠在岳杰肩上小声道,“说等会儿白淑瑶会带着念辰到我们wolf楼顶呢,你快叫住顾总啊!”

    岳杰瞥了她一眼,“你不早说!”话音还没落人已经跑远了,这下linda重心不稳,便真的稳稳的摔在了地上。

    一诺在赶往wolf的途中车没油了,附近又没油加油的地方,她从车内冲出来要拦的士,可是上下班高峰期,根本拦不到车,就连公交车里都塞的满满的。

    她急的满头大汗,浑每个细胞都在疼,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地上砸。外面冷的要命,她的心更冷,仿佛被冰冻到爆裂了,呼吸都困难。

    一边往前跑一边祈祷着会有一辆的士从面前过,可惜跑了很久还是没有,索她冲到路中间张开双臂拦了一辆车。

    等睁开眼才发现是辆大卡,司机打开车门对着她就是一顿臭骂,车后面堵了一路,喇叭声四起。

    一诺满脸是泪的拉住他的手,“大哥,求求你送我去wolf国际办公楼下好吗?我儿子被绑架了危在旦夕,求求您了!”

    那中年男人甩开一诺的手,“别用这招博同,你们这号儿人我见得多了。上次就有一个,说死了爹的,让我送她,结果到车上把衣服脱了,告我非礼,你赶紧的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一诺拉进他的衣襟,“大哥,求求你,我不是我不是。我儿子真的被绑架了,晚一会儿他就没命了,求求您带我去吧,求您体谅一个做母亲的心,我以一个母亲的名义向您发誓,我真的没有骗您!”

    说着双膝一软,就差对那人下跪了。

    那人见一诺诚恳,垂眸便应了下来,见她腿抖得都走不好路了,扶着她上了车。

    市区红灯颇多,一路上停了几次,一诺等不了了,侧头看着司机,“大哥,求您快一点儿,你闯过去吧,后面的事我先生会帮你摆平的!”

    司机见她上了车腿还在抖,叹了一声,加油门往前冲,见红灯就闯,对面有车来也极迅速的闪躲避让,终于在四十分钟之后赶到了wolf楼下。

    眉一扬,他得意的道,“也就我的技术能在这上下班高峰期四十分钟冲过来,换了别人,再有个四十分钟他也开不过来!”

    话还没说完那边的车门早开了,大卡车门极高,一诺还踩着三寸高跟鞋,可她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

    男人见她似乎是崴了脚,一瘸一拐的还在往前冲,可当她跑到一滩浓稠的血迹前面之后,便再也抬不动脚步了,血泊中还有顾念辰衣服上的一粒扣子,她当即便晕倒在血泊之中。

    那司机见状只得将车好,下车来将她扶起来,想着怎么联系她的家人,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男人接了电话,“您好!”

    那边是顾北辰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残忍到极致的声音,“我警告你们,趁早把我妻子给放了,如果有人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让他挫骨扬灰,死无葬之地!”

    男人手一抖,对着电话那边喊了一句,“你神经病吧,这个女人是你什么人,我今儿怎么尽碰着神经病了!谁动她了,你在哪儿啊,我们在wolf楼下呢,这个女人晕倒了,真是麻烦。你是他丈夫吗?是的话就快来接人,别啰里啰嗦跟个娘们儿似的!”

    顾北辰刚冲到楼下来,见男人扶着一诺,忙上前以一种绝对捍卫的姿势将一诺抱回怀里,双眼血红。

    男人一怔,这不是那个wolf国际的大总裁吗?他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他动了动唇,道,“她说她儿子被绑架了,她车没油了停在路边,叫我送她过来的,我可什么也没做哈!”

    顾北辰抱起一诺就走,对后的linda道,“问他要张名片!”而后大踏步离去。

    一诺醒来是在午后,因为受了太大刺激,脑子还有些不清醒,又发了高烧,一个劲儿的叫着要念辰要念辰。

    顾北辰几次拉住她的手,却在她挣扎的过程中被她抓的手腕上都是伤,她脸色惨白惨白的,头上的汗不停的往外流,的像个火炉一样。

    又叫医生给她打了镇定,而后用了些退烧的药,等白昊先和利芙赶到医院了,他才从病前起

    白昊先深深看了顾北辰一眼,顾北辰并不怯不惧,迎上他的目光与他对视,白昊先便叹了一声,“你有事就去忙吧,诺诺这里有我照顾,不会有事的!”

    顾北辰点点头,从病房里离去。

    残阳如血的wolf国际顶层,顾北辰站在边缘处眯眸往下看,这么高,摔下去粉碎骨,必死无疑。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岳杰在他后上前一步到,“顾总仁心,政治场上不问手段,生活中却最是感,既然知道自己会后悔,为什么会松了手呢?”

    顾北辰回眸,对着西天的残阳,脸上满是橘红的色彩,藏起了无尽的心事,继而道,“白淑瑶始终是我和一诺生活里的一根刺,她伤害一诺,伤害我的家庭,最后还敢动念辰。我是不能留她了。可若叫我真的杀她,岳杰我跟你说句实话,加拿大那五年,我还是对她心存感激的。”

    岳杰垂眸,“可您最后还是松了手!”

    他往前走了两步,背对岳杰,影被霞光笼罩住,格外刺目。

    深吸了一口傍晚的凉气,“淑瑶的子,我太了解,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见了棺材也不会落泪的。她一天不死,就一天不死心。与其叫她整把顾夏白三家弄的鸡飞狗跳,不如让这一切结束。不怕跟你说实话,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拉她上来,从她要把念辰丢下去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今天掉下去的会是她,在她和我的妻子儿子之间,我根本不用多做选择!”

    岳杰点了点头,“那之前您叫我查证的那些资料……?”

    顾北辰转往电梯口走,“交检查机关吧,我想他们需要那些东西!”

    他往前走的影有些莫名的沧桑,被夕阳照着,便更叫人心酸起来,岳杰对着他大声道,“顾总,您并没有杀人放火!”

    顾北辰背对他朝他摆摆手,“而我见死不救了!我落井下石了!我是怎样的人,我自己清楚,岳杰你不用刻意美化我!”

    确实,他放手的那一刻,白淑瑶是对他笑的,笑中带泪,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他不喜欢她,她却总是会一声不吭的跟在他后叫他北辰哥哥、北辰哥哥。

    白淑瑶的尸体扭曲的不成样子,已经没有复原的可能,尸体化妆师满足不了白家的要求,被赶了出来。

    一诺出院了,高烧退了,只是受了刺激,一直坐在窗前发愣,有时候跟她说话她也没反应。顾念辰受了惊吓,在医院打了两天点滴,回家之后也蔫蔫儿的,一直不高兴。

    顾北辰放下wolf一切事务在家陪妻儿,可惜两个人都当他不存在似的,念辰这两天嗜睡,午饭之后就又躺下了,他便趁空上前从后抱住了一诺。

    一诺却忽然回过神来似的,回看着她,泪水在眼眶里疯狂打转。

    视线里这张俊脸越来越模糊,她扯着嘶哑的嗓子问他,“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她在质问他,质问他是不是故意害死了白淑瑶。虽她三番几次的对她做手脚,可她从来没想过让她死。

    她过去这么多年的记忆里都有她,好的坏的,就算不愿想起,也已经融入了骨血。

    她还有些没缓过劲儿来,根本无法想象那个她曾经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是被她最的丈夫亲手送向了鬼门关。

    顾北辰眯眸,眸中尽是冰寒刺骨的残忍,“她该死!若说她心狭隘、嫉妒成、因生恨,三番五次的动我的人,那她死也是死有余辜;若说她不顾多年姐妹谊,不管顾夏白三家的关系,用尽手段夺人所、拆人家庭、谋人命,那这等狼心狗肺之辈,便更该死!”

    一诺忍了这么多天的绪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扑进顾北辰怀里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白淑瑶!白淑瑶!活着的时候让她受尽了苦难,就算死了,也不能让她安心。

    她该恨她的,在看到地上那滩血迹的时候,她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可是当她醒来,得知那滩血是她的血时,她的心又一瞬间沉到了谷底。

    她想起那些年少时光,淑瑶、她、易小楼,还有其它几个姐妹,他们一起在漆黑的夜里等流星雨,她们一起在沙滩上追逐嬉戏,一起看潮起潮落。

    她还保留着那时的照片,几个姑娘笑的天真烂漫,她不知道,她们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为什么白淑瑶变成她的敌,为什么易小楼对他们避而不见,这就是传说中的成长吗?为什么竟然会这么痛,这么痛!

    白淑瑶入葬的那天她和顾北辰都去了,一黑色风衣,她头上戴了朵白花,以此来祭奠她们永远无法找回的姐妹

    白淑瑶被葬在郑飞虎的墓旁,也算是让她回到自己家了,一诺第一次看到了淑瑶的爸爸,那是个颇英气的男人,只看那张脸也知道是极重义气的,否则当年也不会为白昊先牺牲。

    白昊先静静站在郑飞虎墓前,头垂着,“对不起,飞虎,大哥没能照顾好嘉嘉,是大哥的错,来生大哥再给你赔罪!”

    沧桑的脸上闪过一抹沉痛,一诺看到了,眯着眼睛明明有泪却落不下来。

    这是大年二十九,天上下起了大雪,雪花大的很快将墓碑掩盖住,一诺伸手将照片那点雪抹掉,指尖一寸寸游走在照片上,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决堤,“淑瑶,你就这么恨我吗?”

    她就这么走了,在墓碑上对她笑着,笑的像小时候一样温柔美好。

    她走了,就算是死,也要在旁人心口灼一个大大的血洞,让他们痛,让他们不得安生。

    山风太大,一诺这几接连着病了好几场,终于承不住来势汹汹的风雪,倒在了她墓碑旁。

    看来,这个年,终究是过不好了!

    *

    谢谢亲们~明天见~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