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3.陪你地老天荒(8)夺命~ 10000+

    口憋得生疼,她点点头,“我知道了!”而后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冲进大雨里不顾一切的往前跑去.

    顾北辰见她雨夜往外跑,着实着了急,从驾驶座上跳出来阔步往前追。

    她瘦小弱,他高大拔,她哪里就跑得过他,在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之内,他不出意外的追上了她,长臂一伸将她捞入自己怀里。懒

    她羸弱的后背紧贴着他健硕的膛,甚至那颗心脏的跳动都能感知的一清二楚,口的温暖从后背传来,一瞬间将她的神经彻底击溃。

    一诺挣扎,想逃脱他的魔掌,可他却拉的结实,将她整个人彻底困住,她根本动弹不得分毫,被他死死的困在原地。

    不知道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她在大雨中对他吼,“顾北辰你他妈是个男人你就放开我!”

    五年前,这样对他后绝对有效,可是五年后却丝毫都没用,他抱紧她将薄唇贴在她耳际,“你尽管骂吧,你说我不是男人我就不是男人,总之我不会放你走!一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我只是不喜欢看见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嫉妒的要疯了你知道吗!”

    一诺回过头来泪光盈盈的看着他,暗夜里他的喘息声清晰可闻,方才他说什么,他嫉妒的要疯了,这是顾北辰说出来的话吗?是对她说的吗?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虫

    眉头一皱,她抬手捧住他的脸,“北辰,你方才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顾北辰也不吭声,俯首吻住了她被大雨淋的湿湿的嘴唇,狂的吻,比这漫天的雨来的更加猛烈,更加透彻,仿佛要将她整个人揉进自己的体。

    他的舌霸道的探进她口中,死死的-吻她的,一诺无法呼吸,大脑一瞬间短路,只能任由他亲吻着,虽然她也在骂自己不争气,可是她根本无法拒绝他的吻。

    他吻了许久,甚至她觉得连雨都下得小了他才将她放开,如黑瞿石般的双眸紧紧锁住她蒙上雨雾的眸子,“我说我嫉妒的要发疯了!夏一诺我不能看到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是我的女人,永远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你记住了吗!”他带着命令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多真挚的表白啊,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要是放在以往,她一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涕的,可是此刻却有些想笑。

    她是他一个人的,那他呢,他是属于她自己的吗?如果不是,那他凭什么要求自己承诺他唯一,这个霸道的男人,为什么五年后仍旧把她吃的死死的,她不服气。

    一诺气鼓鼓的看着他,双眸渐渐迷离,“顾北辰,我是你一个人的可你是多少人的?”她纤细的小手贴在他口绕着圈抚摸,“这里,装了多少女人?我能占多少位置?嗯?”她反问他,不,质问他。

    顾北辰在大雨里笑了,笑的温柔似水,“这里从五年前遇上你的时候就只有你,装满了你,无数个你,事到如今,你还要怀疑我吗?一诺,求求你,相信我吧,我那么你,你怎么忍心拒我于千里之外?”

    猛地将她抱紧怀里,他的温暖贴着她的冰冷,他的怀抱仍旧那么厚实,让她依赖的不想挪开来。

    多么精致的告白,像所有电视剧里深的男人一样,一诺想,在以往她早就不堪一击器械投降了,可是如今,她做不到。

    只是折腾累了,也无力挣扎了,便被他抱着上了车,“这天太冷了,你感冒还没好又淋雨,还想感冒是吗?夏一诺你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子吗!”他有些愤怒的对她大声说了两句。

    一诺只顾垂首看着自己满湿嗒嗒的,雨水一滴一滴的往车里砸,这声音这空间,怎么想都有些暧昧。

    她尽量避开他的眼神,一眼也不看他,否则她不知道在这并不算大的空间里会发生什么!

    回到家后张妈正在收拾东西,没见白昊先和利芙,张妈一见一诺浑**马上跑过来握住她的手,“这感冒刚刚好怎么又淋成这样?”她说罢复又看向顾北辰,“姑爷,雨这么大您怎么让一诺淋雨了呢?”

    顾北辰歉意的垂眸,“我去给一诺放水!”说罢抱起一诺穿过前厅道后面的独栋。

    偌大的房间里浴室哗哗水声响起,浴缸里冒着腾腾的白汽,上的水这回正在慢慢蒸发,一诺冷的打了个寒颤,体有些颤抖。

    顾北辰放好了水试了水温之后拉开浴室的门霸道的抱起她就往里走去,一诺想挣扎他却在她耳边小声道,“如果你想惊醒爸爸利姨和念辰就叫吧!”

    她这才狠狠白了他一眼,低声骂道,“死无赖!”

    顾北辰便抱着她往浴室走边压低声音道,“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到浴室后他三下五除二给她脱衣服,她双手环不让他碰自己,他却趁势俯首吻她的后颈,他清楚她体的每一分每一寸,自然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里。

    理所当然的,他一吻,她便不敢再挣扎了,他的大手一粒一粒解开她前的琥珀扣子,缓缓的将外衣给她除去。

    之后是保暖绒衣,再是内衣内裤,她不一会儿便被他剥光光,赤-子呈现在深黑的双眸中。

    黑眸一眯,他享受的看着这副曾被自己国无数遍的体,她虽然几经,可有时候仍旧青涩的可怕,就像此刻,只能被他霸道的眼神看着,动也不敢动。

    他一笑,勾起嘴唇抱着她跨进了浴室里,温的水瞬间将子淹没,温暖

    感渐渐回到体上来,方才一直的寒颤也停止了,一诺闭着眼睛长长叹了一声气。

    顾北辰伸手抱住她纤细的腰,让她贴着自己,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靠着她的鼻尖,“诺诺,答应我,以后无论多么生气也别拿自己的子开玩笑了好吗?如果你生我的气就跟我说,你打我骂我咬我或者一刀捅死我都行,就是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了,好吗?”

    一诺被气熏的全酥麻,带着鼻音道,“如果你真的担心我的子,为什么不能只对我一个人好呢,顾北辰,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真相剖开你的膛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他心疼的抱紧她,大手不停的捧着水在她上流转给她驱走寒气,“我的心当然是你的颜色。刚才天那么冷你还跑出去淋雨,不好好泡泡水夜里肯定又要发烧,头发也湿透了,得赶紧洗洗!”

    说着不顾自己还湿着的体,起就从浴缸里垮了出去,抱着她的子让她躺在浴缸里头发垂在浴缸沿上,他接了满满的水给她梳理着长发,而后用洗发精细细的洗去雨水,后又用护发精华一点一点的给她涂抹在头发上,柔软的指腹一点点的在头皮上给她按摩。

    一整天来紧绷的神经终于彻底放松,一诺任由他摆弄着,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他给她洗完头发洗完澡,给她擦干体裹上温软的浴巾抱她到大上,自己上的水都来不及擦便拿过吹风机给她吹头发,她怕她在外面一整个下午跑累了便让她躺在边,修长的指给她梳理着长发,温柔的叫人不敢相信。

    直到头发吹干了,子也渐渐的愈发暖了,他把室内温度稍稍调低了一些,给她盖好蚕丝被,“你先睡吧,我去洗澡,乖!”

    温软的一吻印在她唇上,芬芳美好,一诺也确实累了,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听到他在浴室呛咳了几声,想来是方才淋了雨了,子不舒服。

    泡了许久也不见他出来,她有些担心便从大上起来跑到浴室里去看,他果然还考在浴缸沿上,脸色被蒸汽蒸的绯红,嘴唇也红红的。

    她上前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有些烫,她感冒没复发他却看似要提前感冒了,一诺赶紧拉着他的手臂晃了晃他的子,“顾北辰,别睡了,你发烧了要睡到上睡去,快起来啊!”

    顾北辰忽然迷糊的拉进她的手臂,“别离开我!”

    一诺一瞬间怔住,他说别离开他,这话是对谁说的?他现在还是清醒的吗?

    下意识的,她开口问他,“顾北辰,我是谁?”她拍了拍他红红的脸颊。

    顾北辰勾唇,有气无力的笑了笑,“夏一诺,你傻了是吗!我叫你别离开我你有没有听到!”

    她这才僵硬的点点头,费力的将他从浴缸里扶起来给他擦了子裹上浴巾扶着他走出浴室。

    “要不我给子迟打电话叫他来看看吧,你总这么发烧可不行,要是半夜里烧的严重了我可没能耐把你送到医院去!”

    顾北辰抱住她纤细的腰摇了摇头,“不用了,别叫他!我自己的体我有分寸!”他抱紧了她,抱了许久,而后道门口的医药箱里拿了些退烧药直接抠出来不用水就喝了,一诺皱眉,上前低声问他,“你是傻子啊,这么吃药不苦吗?”

    他摇摇头,黑瞿石般的双眸紧紧锁住她小的子,“一点儿都不苦,跟方才看着你从车里跑出去那种心痛的感觉比,差的太远了!”他不怕苦,只怕她不好好照顾自己。

    一诺体一僵,不再说话,两行清泪被憋在眼里疯狂打转。她不想哭,更不想让他再看见她哭,如果他不心疼,那她的眼泪又有何用?

    正想着该怎么把泪水回去,顾北辰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皱眉上前接了电话,“爸爸?”

    电话那头是白昊先颇具威严的声音,“北辰你来前厅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说!”

    他锁眉,“现在吗爸爸?”

    “是的,现在!”那头说完便挂了电话。

    顾北辰将一诺抱回到被窝里换了保暖衣在她额头上一吻,“爸爸教我去前厅里,可能有事要说,你先好好睡一觉养养精神,我等会儿就回来!”

    一诺没吭声,拉着被子往脸上蒙了蒙,顾北辰轻叹一声转从房里离去往前走。

    前厅里灯光昏暗,白昊先正靠在沙发上喝一盏茶,茶烟袅袅,在暗夜里显得格外孤寂,顾北辰在他的示意下坐在对面,并端起面前的茶揭开盖吹了吹上面漂浮的茶叶。

    浅尝一口,他微微皱眉,这茶是苦的,极苦极苦,甚至比他吃的那药更苦。

    白昊先又喝了几口茶才缓缓道来,“这些子都想找你好好谈谈,不过年终了,wolf忙,我也就没打扰你,这会儿叫你到前面来不扰你休息吧!”

    顾北辰抿唇将手中的茶放下来,“当然不会,爸爸有事我自然随传随到,绝对没有推脱的道理!”

    白昊先点了点头,“嗯,叫你过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你和一诺的事,五年前还是五年后的,爸爸都多多少少知道些,爸爸还没老糊涂,许多事还是能看得懂的!”

    顾北辰点点头,“爸爸心思如尘,北辰就算有事也自然瞒不过爸爸!”

    白昊先微笑,“你的心思爸爸都懂,不过一诺毕竟是女孩子,她的绪你要照顾到,诺诺她从小缺失了太多太多的,所以不敢轻易相信什么东西,她能给你这么多的和这么多的奋不顾,你不该轻易毁掉她给你的信任,能明白吗?”

    顾北辰又喝了一口茶,不觉得那么苦了,抬眸诚恳的看着白昊先,“爸爸,您说的我都明白,这些年是我做的不好,我没有能好好的照顾一诺和念辰,这么多年的光不是一时间能补得回来的,我自然该用尽一生去疼他们他们,您放心,或许我做的还不够好,不过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到让您满意的!”

    白昊先抿唇,在暗夜里表示了嘉许,“你能这么说爸爸很开心,不过许多事是天长久慢慢积累的,你给爸爸承诺爸爸不能说不信你,也不能说真的完全放手把一诺后半生的堵住都押在你上。”他挑眉,“爸爸早些年的事你可能也多多少少听说过,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你心里也有个考量,若后你做的不能让我这个老头子满意,你该知道我会怎么做,是吗?”他反问顾北辰。

    顾北辰心尖一跳,白昊先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自然是在提醒他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了。

    他点点头,“爸爸放心,我自然全心的对一诺好,好好孝敬您老人家,您放心,一诺,她是我心里唯一的女人。”他摸着自己的口,“这里的位置有限,现在已经被她填满了,不会再住进任何别的女人!”

    得到他最终的承诺白昊先将杯中的茶喝完,静静从沙发上起来,“记住你今晚说的话,现在诺诺也是有爸爸有靠山的人了,如果你后做的事有违今天的誓言,老头子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顾北辰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飞快的冒出一句,“欢迎爸爸监督指导!”

    白昊先回头对他一笑,矫健的影往卧房走去。

    一杯苦涩的茶喝完之后他出了些细汗,子不再那么烫了,靠在沙发上想了许久他起往后面的独栋走。

    回到卧房时一诺还没睡着,只是眼睛闭着,呼吸不太均匀。

    他靠在头纤长的食指缓缓滑过她的眉她的眼她殷红的唇她翘的鼻,之后停在眉心轻轻的打转,一诺不敢睁开眼睛,他便勾起了唇,脸上带着一抹宠溺的笑。

    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他微笑道,“好好睡吧我的顾夫人,现在有爸爸给你撑腰,你什么都不用怕了,我可是被你吃的死死的!”从后抱住他,他嗅着她的发香,“做个好梦,我的顾夫人!”

    他的声音,仿佛有某种魔力似的,一诺被他抱着,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真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头天晚上是怎么睡着的,只是他的大手还揽着她的腰肢,她想挪动一下子却动不了,他的子还微微有些发烫。

    她小心的将他的手移开要从上下去,他却忽然带了力,一下子将她拉回上压在下,他下某处昂扬抵着她的小腹,她自然知道那代表什么,只淡淡一句,“我有些累了!”

    对于她的冷淡顾北辰也没有生气,只是长长的呐了一口气,缓缓将她放开,睁开眼睛在她额头上一吻,“累了就再睡一会儿吧,放心,我不碰你,再睡一会儿好吗?让我好好抱抱你!”

    看他那么可怜,她便乖巧的在他边躺了下来,静静的由他抱着,他的长臂越收越紧越收越紧,终于在她快要无法喘息之际停了下来。

    上午他两人是一起去的wolf,像往常一样的‘恩’。

    一诺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他手心还有些发烫,看来是发烧还没好,到总裁办之后她从包里掏出感冒药来一把扔在办公桌上冷声道,“快把药吃了,别把感冒传染给我,我可经不起折腾了!”

    转要走顾北辰却从后揽住了她,暧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顾夫人这是在担心我吗?”

    她挣开他的手,“谁在担心你,我只是担心你无法处理业务,上午还有一个会,手头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果你病倒了,我的工作压力必然会更大,快把药吃了吧!”

    她不承认,他也不勉强,优雅的给自己倒了杯茶,缓缓将药喝了下去,苦涩的药哽在喉中,他却觉得像喝了蜜一样甜。

    桌上厚厚的资料中她故意将前些天他买房和调款的文件也夹了进去,顾北辰皱眉,知道她的意思,抬眉看一眼沙发里的她,她却像没事似的,在看天外的流云。

    寒冷的冬天,很少有这么好的云,真真是难得的好风景。

    她不吭声他也便没说话,径自看着手边整理好的资料。

    一些细则方便不够完善的她都用红色的笔勾了出来,并备注添加了,顾北辰赞许的抿唇,他的小妻子,当真是无比能干的。

    Linda来总裁办见两人相安无事有些惊诧,她以为他俩会闹得天翻地覆呢,结果竟然半点动静也没有,只是一诺脸色不太好,顾北辰一个上午的心却格外的不错。

    她觉得有些不忿,便趁着吃饭时间和岳杰小声说,“顾总真的很不像话,这两天给野女人买房子送钱的,不知道把一诺放在什么位置了!你看一诺一个上午都不开心,这病才刚刚好还要来公司劳,顾总却跟没事儿人似的,一晌午都开心的不得了。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吃着碗里的惦着锅里的,没一个好东西!”

    岳杰委屈的皱眉,伸手点了点Linda的额头,“又关我们男人什么事儿了,再说了,你怎么知道顾总就一定没干什么好事儿,要我说,是你们这帮女人没事儿就喜欢凑在一起八卦、胡思乱想!说不定顾总跟一诺什么事儿也没有呢!”

    Linda皱眉,“怎么可能,女的第六感是很准的,我的直觉告诉我,顾总和一诺之间,有事儿!”

    岳杰对她脑门子一敲,“就你知道的多,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第六感这次非常烂,一点儿都不准!哦,那些资料是你给一诺的吧,笨蛋,做事之前不跟我商量一下,只管没脑子的往前冲!”

    Linda皱眉,“我只是对顾总给别的女人买房子私自动用小金库里的财产不满意,这也不对吗?如果顾总真的在外面养野女人,我提醒一下一诺有什么不对吗!”

    岳杰彻底被她的思维打败了,只能边吃饭便点头,“对对对,老婆大人说的都是对的,老婆大人最大!”

    Linda这才满意的抿抿唇,之后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这才是我的好老公嘛!”

    岳杰撇撇嘴,“刚才还不是说这世界上的男人都一样吗!这会儿又献什么殷勤!”

    Linda扬眉骄傲的一笑,“我的男人不一样嘛!岳杰绝对不会在外面养别的女人的,不是吗?”

    岳杰无奈的点点头,满脸吃了生苦瓜的样子,“是啊是啊,家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就够我累的了,我怎么敢在外面养别的女人哦!”

    这两年岳菲长大了,越发的护着她妈妈,平里两人拌个嘴她都会跑上来拉着他的衣襟对他又嘶又咬,有这么个活宝女儿护着她,他怎么敢在外面养女人哦,他还想多活两年呢!

    正说着部门里一个年轻姑娘微笑着走了上来,“岳经理,顾总说找您有事儿,让您午饭后去办公室找他!”

    小姑娘看着岳菲的眼神带着某种不言而喻的愫,Linda一抬眉看了那姑娘一眼,姑娘识趣的退去了。

    公司不主张谈恋,也不主张夫妻档,Linda和岳杰这一对却是全公司都知道的恩,部门里几个姑娘见岳杰能干高大帅气,还斯文俊秀,都暗暗的喜欢他,但碍于Linda一直以一副母老虎的姿态存在着,虽然心里想想,但没有一个人敢向前的。

    那女孩走后岳杰看着Linda的样子笑的合不拢嘴,Linda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笑什么笑,再笑老娘废了你!”

    岳杰眉头一拧,“笑我娶了个好老婆!”

    吃醋代表在乎,因为,所以在乎,所以怕失去,所以时刻整装待发,做好抵御一切外敌的准备。这些年Linda虽然强势,但他更加明白的是,Linda的强势只是因为真的很她,所以他很喜欢也很享受她的强势。

    Linda得意的扬眉,岳杰便拉着她的手亲了一口,开心的笑了,窗外忽然闪过两个人的影,看着很是熟悉,岳杰忙叫Linda和他一起往外看去。

    那是夏一诺,她在前面疾步走着,顾北辰在后面进步追,他要去拉她的手被她甩开了,他仍旧不气馁,还上去拉,她还甩开,他便扶住头靠在门上眉头皱的死紧死紧的,一副极不舒服的样子。

    一诺的步子马上就停了下来,忙上前问他怎么样了,满脸的关切,他得了便宜一样的在她唇上一吻,笑的无比无赖。

    下午上班之后岳杰第一时间去了顾北辰办公室,关上门几步走上前,“顾总你找我!”

    顾北辰从资料堆里抬起头捏了捏眉心,眼底有些疲惫的血红色,“叫你帮忙查的事怎么样了?”

    岳杰侧头,“有些眉目了!”唇角的笑意渐渐大了。

    顾北辰也轻松的一笑,放下心来似的,“我就知道事交给你准没错,这么多年了,岳杰你办事还是这么利落!”

    岳杰得了嘉许略微一笑,“跟着顾总再笨的人也会变聪明,我只是想让我们站在有利的位置上,查这些事实在是小菜一碟!”

    顾北辰将刚画的A4纸揉成一个小团,手腕一用力砸在岳杰前,“夸你两句你就不得了了,果真跟Linda说的一样,你这人不能奉承。等会儿把资料给我送来吧,我看一下!”

    岳杰打了个OK的手势转从办公室离开,轻吹了两声口哨。

    顾北辰为夏一诺做的事别人不知道,他却是事事参与了的,若说顾北辰不夏一诺,那完全就是扯淡嘛!

    扬唇,他进了办公室。

    小年wolf照旧放假,白珊白昊先约好了小年回家过,虽然忌惮着白淑瑶,可一诺也不想扫了白昊先的兴,自然是带着顾北辰和顾念辰去了,说是上午在白家吃饭,晚上再回顾家来一家团聚。

    顾岩蒋英自然是通达理的,准备了厚礼,顾北辰便开车带着一家四口人去了白家。

    白东风不在,或许他不想出现在这种闹的场合吧,见家里没有他的影子顾北辰如是想。

    不出意料的,白淑瑶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已经不坐轮椅了,冬天天气冷,腿上的伤没那么快好,而且骨头已经碎了,再没有接好的可能,以后就算好了,走路也定是不方便的。

    寒冷的光芒从落地窗上打进来,落在她盖着厚绒毯的腿上,一诺看了她的腿一眼,这一次,没有怜悯也没有心疼。

    只觉得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再没有看她,她径自扶着白昊先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静等白敬先和白珊过来,不过一会儿白珊和夏苍峰就来了,跟着来的还有夏茗风夏茗雪和雷恩,囡囡和呶呶也跟着来了。

    顾念辰和囡囡一见面两个人便坐在地毯上的阳光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咕哝着什么,雷恩静静坐在沙发里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没说话。

    房里人一多一诺觉得有些憋闷便一个人出去在花园里走了走,夏苍峰跟顾北辰和雷恩聊天,白珊许是许久没见夏茗雪了,见她照顾两个孩子瘦了不少便拉着她的手聊些家常话,白昊先利芙则是在跟白敬先说话。

    白淑瑶见众人都在说话便溜着墙边走了出去,拖着还不方便的脚往花园里走去。

    一诺正停在一株雪松旁边,白淑瑶缓步走了上去,“发什么呆呢,我的好妹妹?”

    犀利的声音,与记忆力相差的那么远那么远,夏一诺口一痛,那些一起说悄悄话的少年时光终于是过去了,易小楼已经好几年没有消息,白淑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原来成长这么残酷。

    残酷到折腾的你满是伤之后还要往伤口上撒盐,一诺皱眉回头看她还打着石膏的腿,“白淑瑶,你不配叫我妹妹!”

    白淑瑶脸色一瞬间变的狰狞起来,愤怒的看着她,“看看我的腿,都是拜你所赐,夏一诺,我发誓会让你付出同样的代价!”

    一诺眯眸背着阳光看她,少年时那个一白衣清新可的女子再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前这个疯狂自大的疯子,这个疯子一样的女人。

    她挑眉,“白淑瑶,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给过你太多次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如果你还不知道悔改,别说是一条腿,或许你这双腿,这双手,连脖子上的脑袋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会丢了!”

    她说着还伸手去抓了抓她的肩膀,白淑瑶更加愤怒,眸色血红,“夏一诺,休要来威胁我,总有一你欠我的我要你加倍偿还!”

    一诺抿唇,苦笑,往分,当真如风散了。

    她叹一口气,白眼在脸前升腾而起,温度可真低,冻的脸疼,心也冷冷的,“我从来不欠你的,或许我爸爸欠你爸爸,欠你的叔叔们,可这么多年,敬先二叔煞费苦心把你养大,给你万千宠,给你至高至贵的份,给你如锦绣一般的前程,我白家欠你郑家的,早该还清了,是你自己不知道好歹。多行不义必自毙,这话你就没听过吗?”

    白淑瑶被夏一诺这话激怒了,上前抓住她的衣领疯狂的摇着,她腿本就美好,承不住子的重量,这一摇整个人便要倒下来,大冬天的一诺也承不住她的重量,两人便齐齐倒在了雪地里。

    顾北辰见一诺和白淑瑶都不在厅里心中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忙从客厅出来一路奔来这个并不近的小花园,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他大步上前从雪地里扶起一诺,脸上升腾起化不开的怒气,冷冷睥睨着雪地里的白淑瑶,“我忍你够久了,别以为事过去了就没证据,你犯下的罪孽,我一桩桩一件件都给你记着。若不是你昊先伯父不让动你,你以为我会让你好生在白家待着?白淑瑶你记住,后再敢对一诺动手动脚,休怪我不客气!到时候别说没提醒你!”

    白淑瑶子一抖,眼看他温柔的给夏一诺拍掉上的雪,拥着她的背往前厅而去。

    眸中的泪水滑落,融化了面前的一小块儿雪,她跌跌撞撞的从地上起来,目送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顾北辰,夏一诺,反正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你们偏要在我边秀恩是吗?那就好好秀吧,反正也没几天好得瑟了!”

    双拳紧握,她撑住受伤的腿慢慢往回走。

    饭桌上没见白东风,白昊先抬眉问白敬先,白敬先眉眼一沉,“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说起来也是他的不是,不过事已然过去那么久了,再研究谁对谁错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他总有一天会想开,总有一天会放下,他们是父子,父子之间哪有隔世的仇怨,他终究还是他的儿子,他不会真的一世不再回来的。

    一诺看白敬先那眼神,想问问这些年易小楼的事,可是终究是没问出口,这喜庆的子,她不想让他不开心。

    午后白家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许久,许是多年不见了,话题也特别多,外面的天色也渐渐好了起来。

    影渐渐西斜时众人道了别要各自回家,顾念辰拉着囡囡的手,“囡囡姐,你明天能不能来我家里跟我玩儿呀!”

    囡囡抬眉看了边高大的雷恩一眼,“爸爸,明天囡囡可以去辰辰家跟他玩儿吗?”

    雷恩皱眉,想了想躬把囡囡抱起来,“啊不行啊,囡囡忘了吗,明天要陪爸爸去卫城看小阿姨呢!”

    囡囡小脸儿一皱,低头看着仰着小脸儿看她的顾念辰,“辰辰,囡囡明天要跟爸爸一起去卫城看小阿姨,不能去陪辰辰了!”

    小念辰脸一耷拉,窝在顾北辰怀里不再出声儿。

    顾北辰抱着儿子,揽着妻子,目送雷恩一家从白家大宅离去,白昊先说要在家里住几天,他便和顾念辰夏一诺一道回家。

    三人踏着漫天绯红的云霞通过长长的庭院往外走,有浅浅的余温照在面颊上,暖融融的,可以挪总觉得后背有一双眼睛,冰寒刺骨的盯着她。

    走出门口时她回头看了一眼,那时白淑瑶怨毒的双眼,她只与她对视了一下,却全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她那眼神太可怕了,带着浓浓的警告,妖冶、狠毒、诡异的像幽灵一样,仿佛会随时扼住她的咽喉夺取她的命似的……

    *

    谢谢亲们~一万字更毕,明天也一万~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