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1.陪你地老天荒(6)当激-情褪去~

    最后一句,“我马上过去!”格外清晰,也格外刺耳。

    什么人、什么事又值得他放下病中的妻子,即刻赶往!

    一诺站在常青藤旁没有挪动步子,见他抬不过来故意装作没听到方才那通电话,明知故问,“顾先生好得闲,怎么今天不去上班?”懒

    顾北辰上前来紧紧拥抱了她一下,“本来说好今天不去公司好好在家陪你的,但是临时有些事,我必须出去一趟,你在家好好休养,没事儿别出门去,外面太冷了!”

    交待了一番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往前走去,直到背影和最后一束阳光彻底消失在一诺视线里。

    方晴好一会儿的天又了下来,一诺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山峦叠嶂,素白的雪融化了大半,青黛色渐渐在冰层中显露出来,远看去闪着亮晶晶的银色。

    这就是他说的放下工作在家陪他吗?一通电话而已,他便放下病中的她匆匆走了,算算时间他们结婚至今也六年多了,所谓七年之痒,就是这样吗?

    他们之间有整整五年的空白,在一起的时不到两年,这样,也会七年之痒吗?

    当恋与激-褪去,婚姻,还能维持多久呢?

    颓然靠在沙发上,一诺叹了口气,动动因昨发烧而酸痛不已的子,头有些晕晕的。

    没事可做她跑到健康秤上面站了站,这两天劳碌,加上昨天发烧出了许多汗,整整瘦了三斤,皱皱眉一诺从健康秤上下来正要上楼却听敲门声起。虫

    上前去开了门见是蒋英来了,撑着疲惫的子她笑了笑,“妈来了!”

    蒋英把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下道,“北辰打电话说你病了,昨天烧到四十度,这大冬天的子可怎么承得住,刚碰到北辰他拿了些补品让我带回来等会儿炖给你补子,这次必须得吃了,妈盯着你!”

    一诺无奈的笑,他走了还不忘买些补品回来叫他妈带过来,这算什么,背叛补偿吗?她才不要。

    “妈,我有些不舒服,吃不下,您别忙活了!”

    蒋英拉着她的手把她按在沙发上,快速系上了围裙,“早年坐月子的时候因为北辰不在你心里不舒服,什么都没吃,这子近几年弱得很,平里不多补补也就算了,昨夜病了那么一大场,再不好好进补非出问题不可!”

    正说着念辰从楼梯上一蹦一跳的下来,一诺见他走路不老实,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正要上前去抱他头一昏没能从沙发上起来。

    蒋英上前抱住顾念辰到她面前来,“看你,这几天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还在嘴硬!”

    顾念辰蹲下来拉着她的手,“妈妈,前几天爸爸还说要给念辰生个小妹妹,你要把体养好哦!”

    一诺脸色一沉,“他想生让他自己生去。”

    顾念辰来了精神,跳上沙发赖在一诺怀里,“那念辰是妈妈生的还是爸爸生的啊?怎么生的呢?”

    一诺白他一眼,“你是捡来的!”

    小家伙见她不高兴,便识趣的自己躲在旁边玩。

    蒋英炖了补品,一诺不吃也说不过去,只得面上笑着吃了些,大病刚好了些胃里承受不了太多温补的东西,她只说吃不下了蒋英也没再勉强,笑着收拾了厨房。

    下午卓越打电话,说她的复健时间到了没去医院,她没问他怎么知道,只是懒懒的应了,便没再出声。

    卓越在那边有些生气了,“嗯嗯嗯,你就会嗯,除了嗯能不能说句别的,为什么不去医院,你眼睛还没彻底好,你这是跟自己过不去吗夏一诺!”

    一诺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儿又被卓越给数落了一通,自然不高兴,刚准备开口眼泪却流了一嘴,“我有些不舒服,不想去了,下次吧!”

    电话那边卓越一听她说不舒服忙压低了声音,“对不起,刚才是我太着急了,忘了问你的况,你怎么了?不舒服不会让顾北辰陪你来吗?”

    是啊,可以让他陪她去啊。听卓越这话,空气一瞬间冷凝起来,仿佛缺氧了一般,她口是窒息的痛,良久才憋出来一句话,“他不在家!”

    卓越耐下心来柔声问,“他去了哪里?”

    是啊,他去了哪里呢?她也不知道,皱皱眉,一诺抹抹脸上的泪,“我也不知道,卓越我有些累了,没事的话我挂了!”

    那边卓越轻叹一声道了声好,而后挂了电话。

    一诺躺在沙发上透过泪看窗外模糊的光影,不大一会儿门开了,是利芙。

    她忙起擦擦潮湿的眼睛,“利姨你回来了,医院那边还好吗?年前有什么事就交给我处理吧,您在家里好好陪陪爸爸!”

    利芙笑着点头,“医院也没什么大事儿,这次我们能过个安生年了,阿姨给你带了些土产来,晚上早些回家,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一诺垂眸,“下午我不出门!”

    利芙惊诧,“今天不是要去做复健吗?”

    一诺心头又是一酸,原来连利芙都知道她今天要去做复健,可是为什么唯独顾北辰忘了,“不去了,我有些不舒服。利姨,爸爸在书房!”

    利芙一直说不去医院不行,还非要给顾北辰打电话,一诺劝她也没劝下来,电话那边一直提示不在服务区她这才挂断了。

    而后把手上的东西都放在客厅桌上,拿了件厚点的衣服来拉着一诺,“走,阿姨带你去医院,复健可不能不做,就算现在能看到了,也得为长远打算。”

    一诺拗不过她,可又不想让她刚回来就接着折腾,忙拉住她的手,“别,利姨,我自己可以去,您累了这么久,先歇着吧!”

    利芙不,敲门声起。一诺上前拉开门一看来人是卓越。

    卓越进门后礼貌的对利芙一躬,“阿姨,您一路跋涉也累了,先休息吧,一诺复健的事尽管交给我!”

    利芙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是没说,一诺心知她在想什么,给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换好鞋子跟卓越一起出门去。

    两人刚走不久顾北辰也回来了,当时白昊先和利芙正坐在客厅里喝茶,他见一诺没在前厅,给二老打了招呼便要到后面的小独栋去找一诺。

    利芙叫住了他,“一诺和卓越一起出去了,没在家里!”

    顾北辰皱眉,眸色晦暗,“今天她还要做复健,怎么能跑出去玩儿你,利姨卓越和一诺说他们去哪儿了吗?”

    白昊先抿抿唇,“你公司事忙爸爸也没提醒你,本来想着诺诺一个人去做复健也没问题呢,结果卓越不放心,早早的来把一诺接走了,说陪她一起去做复健!”

    顾北辰心里一堵,老半天才低声道,“爸爸,利姨,你们先在家,我去找一诺!”

    白昊先闷闷的嗯了一声,起往卧房去了,利芙也摇摇头起目送顾北辰从别墅里走出去。

    若说他心思不细,这些子他为一诺无一不是面面俱到,若说他心思细腻,今这事儿都这个点儿了他才想起来,也当真是不该。

    他赶到医院时一诺和卓越刚好从旋转门出来,见一诺眉头微皱着,他大步上前,“怎么不在家等我,一个人就跑出来了呢!”

    一诺勾唇,笑的温柔似水,“没有啊,我没有一个人跑出来,是卓越记挂着我今天要做复健,所以便来家里接我了。”

    顾北辰看站在她侧的卓越一眼,抿唇道,“谢谢,今天麻烦你跑一趟,辛苦你了,过些子我和一诺一起谢你!”

    卓越也笑,“我与一诺之间不必言谢,再者,我是带一诺来做复健,如何用得着顾先生感谢呢?”

    他复又看向侧的夏一诺,黑眸中的宠溺不言而喻。

    一诺隐隐有些不安,这两个男人,看来是杠上了。

    顾北辰也着实被卓越那话噎了一下,抬头眯起眸,瞳中有危险之色一闪而过,却仍旧耐心十足的宣布自己的所有权,“夏一诺是我的妻子,你帮她既是帮我,她感谢你与我感谢你,本质上是一样的,卓先生!”

    卓越扬眉看惨淡的天色,“顾先生觉得一样?”他反问,继而接着道,“可我觉得不一样,既然是我帮了一诺,自然该由她亲自谢我!”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顾北辰上前一步,眸中有隐而不发的薄怒,“你要怎么谢?”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