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2.一生所爱(33)荡平白家~ 5000+

    顾北辰中闷痛,一滴泪从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中滴落。

    他皱眉,用指腹擦去眼角的泪痕,大踏步往手术室而去。

    夏一诺醒来是在第二天夜里,顾北辰单手撑着脑袋一直靠在边守着她,他看起来是累极了,半眯着眼,困顿的不得了却不敢睡着。懒

    顾念辰在房里面的小卧室睡着了,台灯开着,泛着微微的光。

    这两天他一直哭的死去活来的要妈妈,张妈无法,只得将他带到医院,顾北辰一心在一诺上,哪有时间照顾他,好在她乖巧,自己洗完澡之后静静的回房便睡了,一点儿也不让人心。

    肩膀疼的一丝一毫都动不了,一诺体动了动,左肩的疼痛便一瞬间袭遍全,她闷哼了一声,靠在那里的顾北辰警醒的抖了一下,忙睁开眼睛把暖灯往她伤口的位置挪了挪。

    一诺本能的拉住他的手,“!”

    “你想这条手臂残废是吗!”典型的顾北辰式语气,连关心的话说出来都这么残忍。

    一诺撇撇嘴,“真的很啊!”

    他并没有把暖灯挪走,而是整个人一翻躺在她右侧,轻手轻脚的抱住了她。

    往常都是她睡在右边,换他睡在右边真的很不舒服,可是她左肩刚做了手术,子弹打的很深,穿透了肩膀,处理完伤口后医生们就震住了。

    手术室的灯转绿之后医生护士门满头是汗的走了出来,当时他就靠在窗台上,脚步像被定住了一样,根本不敢上前去。虫

    他是不晕血的,可是看到那些染血的手他几乎没吐出来,心里是刀割一样的痛。

    到底是谷修睿沉稳,上前问主治医师一诺怎么样了,医生说伤的很重,周围的骨头都震裂了。手术之后要一直用暖灯烤着,如果之后恢复的好没造成伤残,那是万幸。

    若恢复的不好,留下病根儿的话,以后雨天都会疼的厉害。再有甚者,如果这些天没照顾好她,发烧了感染的话,这条胳膊就保不住了。

    想起这些话他还有些后怕,医院里虽不却有些闷,顾北辰却连空调都不敢开,生怕出了一点儿意外。

    他躺在上,抱着她纤细的腰,一诺也不动弹,过了许久他伸手去捏她的脸蛋,这才发现她哭了,脸上都是泪水。

    慌忙侧过子小心翼翼的吻去她的泪水,他尽量压低了声音问她,“傻瓜,你这是怎么了?我这不都回来了吗,我是顾北辰,是你的顾北辰啊!”

    他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她,声音好听的不得了。

    一别五年,太久了,而今想想那些生命中没有彼此的子,顾北辰心中还是疼的厉害。

    他恨不能就此将她揉进自己体里,这样便再也不用分开。

    一诺在黑暗里摸索着抚上他的脸,“是我的北辰吗?不再离开了吗?会陪我一生吗?”

    他凝重的点头,深深吻住她因手术而干裂的唇,“我是你的,不离开了,陪你一辈子!”

    嘴唇上干裂的痕迹被他吻的溢出了血,他珍视的伸出舌头去那些腥甜的液体,紧紧拥着她,“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保证,会用一生来你!”

    一诺本想跟他聊天呢,奈何这样煽的话,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只得将哽咽声都吞回去,深深嗅着他的味道。

    她的顾北辰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一生只她一个人,再也不会离开了。纵使左肩上的痛一丝一丝在骨头缝儿里蔓延,她心中仍旧忍不住雀跃。

    她几乎想跳起来,想向全世界宣布,她的北辰回来了。

    顾北辰这两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不吃不喝不睡,连上的衣服也还是那天他们去城南教堂时的那

    扳过她的脑袋让她离自己远一些,顾北辰轻笑道,“别离我这么近,衣服都没换,味儿了!”

    一诺努努嘴,这种时候,他倒想起来自己洁癖的事了。

    “我不,我就要靠着你!”她不听话,更是将脑袋靠近了几分,顾北辰无法,只得由着她。

    谁让人家现在是病号呢,谁让人家这会儿子金贵呢。

    过了一会儿一诺在他怀里动了动,小声道,“北辰,你陪我聊天吧!”

    一觉睡了两天,这会儿头酸胀酸胀的,一点儿睡意也没有。

    他没反应,静静的躺着,手还保持着抱紧她的姿势,呼吸平稳均匀。

    一诺心疼的往他怀里躲了躲,她怎么忘了,她睡了两天他可是一秒也没睡,先前wolf的几个和作案他已经好多个夜晚都没有好眠了,这又折腾了两天,不累才怪。

    思及此一诺便躲在他怀里,听着他清浅的呼吸声和沉稳有力的心跳,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不是没有这样睡在一起过,可直到今他完全记得她了,她才觉得心安,才觉得这个顾北辰完完全全是自己的。

    都说如果真的着对方,那记忆不重要,时空也不重要,以前她也曾相信过,可如今想来,统统都是话。

    她要一个完整的顾北辰,而不是一个躯壳,她要他记得她,记得她的所有。这样她才能安心他,才能安心做他的顾夫人。

    *

    翌医生来看一诺时她精神头不错,惨白的脸色也红润了些,医生皱眉,给她量了量体温,随即对顾北辰道,“顾少太小心了,一诺这是被着了,你开着暖灯还不让她吹空调,感冒了可怎么办!”

    顾北辰皱眉,她这个况,能吹吗

    !

    医生见他脸色便知他担心一诺病,随即笑道,“一诺醒了病也就稳定了,没有大碍的,别把她闷出病来!”

    一诺在心里把医生祖宗十八代都感谢了一遍,直到顾北辰不满的开了空调,一股凉风嗖的拂到面颊上,她这才一笑,“谢天谢地,死我了!”

    医院护工送早点来的时候顾北辰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小姑娘见他只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模样,小脸儿一红低下头去,“顾总裁,您的早餐!”

    他的目光一刻也不曾从一诺上离开,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道,“嗯,谢谢你!”

    一诺体不能大动,他就按住她不让她下,温柔的给她洗脸给她梳头,“顾夫人,以后的每一天都由我来照顾你!”

    一诺软软靠在他怀里,“那我干什么?”

    他扬眉,声音里满满的不怀好意,“你啊~”想了一会儿他薄削的唇凑近她耳廓,温软的舌卷住耳垂-吸了一下,低声道,“你什么都不用做,好好听我的话就对了!”暧昧一笑,他将她从上抱下来绕过水晶帘到阳台上去,晨风习习,吹到上舒服的难以言表。

    一诺靠在他怀里,忽然就想大哭几声,这样难得相拥的时刻,她等了太久太久。

    把她放到餐桌旁温软的靠椅上,他宠溺的揉她的头发,极目往朝霞满天的东方望去,仿佛这五年的时光从不曾远离。

    那一千八百多个夜夜仿似不曾溜走,就像他一直在她边一样。

    他躬扶着椅背在她唇上-吻,直到她无法喘息才不舍的放开,“一诺,我很想你!”

    明明就在边,那种刻骨的思念还是折磨的他心碎裂,愧疚,不舍,疼惜,乱七八糟的绪充斥着他的内心,这些绪,却都是因为面前这个女人而来。

    一诺抬眸笑笑,“笨蛋,我也很想你啊!”

    见到他的笑脸,他不自的就伸出手去,捏捏她的鼻尖,“你说谁是笨蛋!”

    “说你啊!”一诺鼻梁皱了起来,他最看她这模样,以往她极少对他撒,只偶尔露出这样的表,便让他更觉得怜。

    俯首在她唇上轻啄,“我怎么可能是笨蛋,夏一诺你嫁谁不好干嘛嫁笨蛋啊!”

    一诺不满的摇头,“你就是笨蛋,到现在才想起我来还说自己不笨!”

    听她这话他只得缴械投降,自己坐在软椅上抱起她放在膝头,伸手拿过桌上的鲜喝了一口,而后吻住她,一点一点的从唇齿之间渡到她口中。

    念辰醒来后见一诺没在上,便光着脚丫站在珠帘后往外望了一眼,正见到这一幕,捂住嘴轻轻一笑,小家伙径自跑到浣洗室里自己刷了牙洗了脸,穿好衣服鞋子给夏茗风打了个电话,“小舅舅,你快点来接我上学哦,对了,带点早餐来!”

    “小子,医院没准备早餐给你吗,干嘛有了老爸还叫我送你上学!”夏茗风轻笑着问他。

    小家伙嘟嘟嘴唇,“嗯……接送我上学是小舅舅的责任,给我送早餐也是小舅舅的责任,爸爸是照顾妈妈的,妈妈是什么也不用做的!好了不说了,我在大门口等你哦!”说罢挂了电话。

    用完早餐顾北辰抱着一诺进来时准备去叫顾念辰呢,却发现小上的小毛毯叠的整整齐齐的,用过的东西也都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小家伙不在房里。

    顾北辰皱眉,往儿童餐盒望了一眼,早餐还原封不动的在那里。

    正要出门找他手机响了起来,是夏茗风打来的,皱眉,他记得夏茗风似乎不是什么善茬儿,怎么这会儿打他电话了。

    “北辰,怎么不接电话?”一诺的声音提醒了他。

    从桌上把电话拿起来,他按了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是顾念辰的声音,“爸爸,小舅舅来接我上学了,嗯……早餐我也吃过了,好了,没事儿了,你陪妈妈吧!”

    顾北辰会心一笑,挂了电话还洋洋得意的道,“不愧是我顾北辰的儿子,小小年纪就乖巧懂事,自己的事安排的井井有条的,一点儿也不用我这个做老爸的费心思!”

    一诺一阵恶寒,什么叫他顾北辰的儿子,那也是她的儿子好不好!

    *

    一诺出院是一个星期之后,手术后期观察没什么大碍,在医院里也憋闷的慌,她就要回去,顾北辰拗不过她,只得给她办了出院手续。

    刚回到家张妈便满含泪的上前上下打量着一诺,“诺诺,哪儿还疼吗?你想吃什么?张妈妈给你做!”

    一诺一笑,摸索着拉起张妈的手,“张妈妈别担心,已经不疼了,手术很成功,过段时间我就没事了。这几天念辰你没少心,也累了,上午就让北辰下厨吧。”

    顾北辰抿唇轻笑,拉了拉她的手,她现在可真是顾夫人了,还懂得支使他下厨做饭。眉峰轻扬,顾北辰将张妈和一诺一起拉到沙发上,“遵命老婆大人,我现在就做饭去!”

    言毕系上防水围裙,有模有样的进了厨房。

    五年前的大爆炸历历在目,他边炒菜边回想起那终生难忘的瞬间,如今还是心有余悸。

    若当时他没有赶回来,一诺岂不是已经葬火海了吗?越想越生气,越想心里越乱。

    菜炒好后饭也刚刚蒸好,他换上一副笑脸把一诺和张妈叫到餐厅来,殷勤的给每人盛了一碗汤,装了半碗饭,而后坐在一诺边的位置上,“尝尝吧,五年了,也不知道我厨艺是不是退步了!”

    一诺只闻味道就知道,桌上的菜都是她吃的,多年前她总说妈妈还在的时候做的什么什么超好吃,他便为她学了来,每天换着花样的给她做,而今他竟还记得数年前那些细如微尘的事

    右手端起面前还冒着气的汤,没来得及喝眼泪便啪嗒一声落进了汤里,顾北辰心疼的给她拭泪,“怎么了又哭了呢!”

    一诺擦擦眼泪把一小碗汤尽数喝完,笑着对顾北辰道,“没有,我只是太开心了!”

    她很容易满足,一桌菜就足以让她泪流满面,顾北辰无奈的看着她,暗叹了一声。

    饭后她精神似乎很好,一直不睡,他便板着脸抱起她回卧室将她放到上,“睡觉!”

    简单的命令。

    “不困!”她也两个字回他。

    “多休息一下伤口好的快,你再不睡我就不陪你了!”他语带威胁。

    一诺只得乖乖钻进薄被里闭上了眼睛。

    他见桌上还放着那本格林童话,便拿过来轻声给她念着,念着念着她就睡着了。

    在她唇上轻轻一吻,他放好书转从房内出来,“张妈,我出去一下,一诺醒了你跟她说!”

    张妈笑着点头。

    *

    白家大宅如旧庄严,他的车刚停在门口北棠便打开门来迎他,上次他来时见到的那些藏獒也没在门口挡路。

    他惊诧于白敬先缜密的心思,竟然料到了他今会来。

    白家花团锦簇的后花园里,白敬先正在一株月季旁细心的剪枝,听到脚步声便放下剪刀,也没回过来,“你来了!”

    顾北辰停住脚步,黑如瞿石的眸望着他高大的背影,“你早料到我会来,不是吗?”

    这一声冷冷的出口,白敬先回过神来远远的打量着他,良久才道,“你,才是顾北辰!”

    他看得出他恢复记忆了,上次他来找他时,虽与这次并无多大差别,可那双眼睛当时清澈如水,一望见底。

    而如今,这双深黑的眸子再也看不透,白敬先往他边走了两步,“找我有事?”

    顾北辰勾唇,“何必多问,你该知道我为何而来!”

    白敬先接过北棠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你要找的,我这里没有!”

    顾北辰勾唇,眉目之间残忍如撒旦,“如果不把白淑瑶交出来,我保证,三之内平白家!”

    白敬先皱眉,“我说过,郑嘉嘉已经与白家断绝关系,眼下并不在我这里。如果你要找白淑瑶,我很遗憾,恐怕你要失望了。”

    顾北辰双拳紧握,眼神如刀。这老家伙倒是很懂得算计,想要保白淑瑶命还让白家脱清关系,早早的把她打发出去确是最好的办法。

    白敬先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仿佛看透他心中所想似的,“年轻人,随你怎么想,不过在我这里你找不到你要找的人,别白费心思了!”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