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1.一生所爱(32)同归于尽吧~

    白淑瑶勾唇一笑,残忍犀利,“顾北辰,你觉得我手中的枪没能耐打死两个人是吗?我可是有十九颗子弹!”

    多年的姐妹谊她早就抛到一边了是吗?她当自己是敌人是吗?一诺苦笑,拉开顾北辰厉声吼道,“白淑瑶,你疯了是吗?我大早晨的跑来跟你说这么多,你还是执迷不悟。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你想死现在就去死吧,没人管你!”懒

    白淑瑶哂笑,“肯说实话了吧?原形毕露了吧!夏一诺,你别假惺惺来装好人,你心里早就盼着我死了不是吗!整天摆一副菩萨嘴脸给谁看,你以为我会信你?”

    到如今她白淑瑶竟然还是这样想她的,一诺觉得有些可笑,轻哼一声道,“是,我残忍我狠毒我冷血无,我是早就盼着你死了,我恨不得你赶快从我眼前消失。”

    言毕回拉着顾北辰径直往教堂大门口走。

    后的白淑瑶对天放了一枪,“夏一诺,你怎么这么幼稚,你以为我叫你来就是为了演一场歇斯底里的戏给你看吗?今天,谁也别想从这个教堂走出去,不怕死的你尽管再迈出一步试试!”

    一诺和顾北辰的脚步登时停在当下,顾北辰拥着一诺回,眯眸看着白淑瑶,“你到底还想怎样?”

    白淑瑶勾唇,拿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顾北辰,“你,过来!”

    “不要,北辰你不能过去,她疯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一诺拉住顾北辰的手,指尖一跳。虫

    顾北辰在一诺额上安慰的一吻,“别怕,这件事终究是要有个解决方法的,此时不解决,还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我不想看你再陷进危机。”

    松开一诺的手,顾北辰抬步往白淑瑶走去,高台上他站在她面前,注视她含泪的眼,“嘉嘉,你走的太远了,快点回头吧,我们没有机会了!”

    最后一次,劝慰她,最后一次,叫她嘉嘉。

    白淑瑶眸中的泪瞬间滑落,扔给顾北辰一支枪,而后用手中的另一支枪抵着脑袋,“沙林,我也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嘛你跟我走,我不会动夏一诺,我们彼此相安无事。要嘛你开枪打死她,或者我打死自己!”

    顾北辰眯眸看着一诺,后又看向白淑瑶,“如果我都不选呢?”他反问她。

    白淑瑶一笑,抬起枪指着夏一诺的方向,“那就由我来替你开这一枪!”

    顾北辰眉头紧皱,最后终于缓缓抬手,冰冷的看着白淑瑶,“那就要看看是你的快还是我快了!”

    冰冷的枪口直指着白淑瑶心脏的位置,白淑瑶从对面看他,此刻才觉得悲伤,她跟着父亲这么多年,岂能不知最要命的位置在哪里。

    顾北辰、白东风、白奕西几人自小在一起接受魔鬼训练,到底哪个位置能一击毙命,他比谁都清楚,可如今,他正执枪对着她口最致命的位置。

    原来,这五年她的苦心,终究是白费了。

    眼前一黑,双腿不一软,她颓然的倒在地上,用纤长的手狠狠砸向地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哪里不如她。”

    顾北辰见她哭的痛彻心扉,便放下手中的枪抬步往她边走去,想要扶她起来,未曾想他刚走不过几步她却猛地抓过手边的枪支,抬手对一诺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时间过于短暂,根本没机会瞄准,她这发子弹却结结实实的打进了一诺的左肩。

    眼前是一片黑暗的永远看不到光的世界,肩上的疼痛叫她没来由的害怕,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摸不到,只有疼痛是真实的,只有从肩膀上潺潺溢出的鲜血是真实的。

    白淑瑶见一击不中,痛哭着大喊,“既然你们不放过我,那今天我们就同归于尽吧!”

    说着便又要开枪,此时的顾北辰早已经扑到她边,大手死死握住了她的手腕,白淑瑶骨头被她握的生疼,指尖使不上力气,便拼了命的挣扎。

    两人抢夺间白淑瑶猛地一带力,手中的枪不慎走火,正正打在她早年音去西郊墓地追夏一诺而摔伤过的那条腿上。

    疼痛一瞬间袭来,她煞白了脸,重重倒在地上。

    顾北辰再顾不得与她争抢,从高阶上一跃而下,飞奔上前将一诺抱进怀里。

    她肩头已经被鲜血浸透,上的薄纱红的刺目,顾北辰紧紧揽着她的肩,她的血从肩头流过他手掌心,也一瞬间流到了他心底。

    满目的红里,他头痛的厉害,忽而有渐渐清晰的画面从脑海中闪过,黑风阵阵的夜,南港码头,枪林弹雨中他不顾生死为她挡下的那一枪。

    他还记得当时她心痛的神,她想上前拉住他的手,他却缓缓倒在地上,血流如泉涌。他记得有个人不停在他耳边唤他的名字,他记得有滚烫的泪落在他脸上,烫心。

    他记得鸿鸣山别墅爆炸的那个夜晚,他从国外回来,特意给她带了她喜欢的手帕,可回到家却见她躺在沙发上脸色惨白双唇青紫,仿佛死去多时的人一样。

    那时,他害怕极了。仿佛他这一生从来就没那么害怕过,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想看到那样的她

    而如今,她仍旧像当一样,静静的躺在他怀里,脸色白的像纸一样吓人,嘴唇上乌青乌青的。

    那种失去的痛,如果经历了一次,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他抱紧她,黑眸眯起,危险之色愈发深浓。

    “夏一诺,你不准有事,你敢死我就杀你全家!”他不假思索的脱口而

    出。

    一诺在他怀里虚弱的撑开双眸,“北辰,你想起我来了吗?”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威胁她的,你敢死我就杀你全家。这话虽不中听,可她却觉得,这是天底下最甜蜜的话了。一字一句都像钉子一样,钉在她心底最柔软的角落,温暖,却也痛的鲜血淋漓。

    顾北辰急切的点头,将她横抱在怀里,“废什么话,我送你去医院!”

    一诺摇摇头,染血的手拉住他的衣领,“如果你记得我,就算是即刻就让我死了,我也心甘愿!”

    他又凝重的点了点头,“是,我记得,一直没忘。你不要忘了自己还是顾夫人,我警告你,我还没叫你死,谁也没资格要你的命!”

    他抱着她大步往外走,后的白淑瑶又叫住了他,“你们不能走!”

    顾北辰回眸,黑眸中的寒气似乎一瞬间将整个城南教堂彻底冰冻,“白淑瑶,你没资格这么跟我说话!我不要你的命是嫌脏了手,你若再纠缠不清,我手里的枪也不长眼睛!”

    他腾出右手扣动扳机,无比精准的击中白淑瑶落在地上的那支枪,那枪砰地一声爆裂开来,燃起半尺高的火苗,在后噼里啪啦的烧着。

    五年没进中院了,没想到再次进来竟然是一诺躺在手术台上,顾北辰双手撑着窗口,天沉了起来,风从窗户猛烈的灌入,吹的他通体寒凉。

    他眯眸看着中院里长高了不少的松树,心中五味陈杂。这五年里,她是怎么过的?伤心过痛苦过绝望过吗?他几乎可以想象她整以泪洗面的模样。

    她瞎了,什么都看不见,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一定特别害怕吧。

    双拳紧握,并不长的指甲却将手心掐出了血,他无法原谅自己,五年的时间,一千八百多个夜夜的空白,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想到此,眼眶泛酸,红的厉害,他转往楼下走去。

    手术室外太过窒息,他受不了了,他再也不能接受什么不好的消息。

    她已经遍体鳞伤,不是说物极必反嘛?不是说否极泰来吗?为什么夏一诺走了那么多年的衰运,到现在流血受伤的还是她。

    他高大的躯倚在一株松树旁,静静盯着六楼手术室的窗口动也不动。

    其间,谷建勋谷修睿来了,顾中和来了,蒋英顾岩来了,夏苍峰白珊来了,雷恩夏茗雪来了,俞俊以卓越杨晓曼来了,顾北星章子迟来了。

    那么多人她,她却用自己的青,一直等着一个不知何时回来,会不会回来的他。想到此顾北辰中闷痛,一滴泪从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中滴落。

    他皱眉,用指腹擦去眼角的泪痕,大踏步往手术室而去。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