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9.一生所爱(30)温柔陷阱 6000+

    “沙林,无论如何,八月初八我会在城南教堂里等你,如果你不来,我会让你会后悔的!”

    顾北辰烦躁的挂了电话,到宾馆后,他把顾念辰安顿好,整夜都坐在他旁边看他睡觉,脸庞上的弧度温柔慈

    翌七夕,易小天原定和她男人一起出去二人世界,一诺在,小天不放心她,便临时决定七夕不出去了。懒

    一诺自然不愿因为自己的事耽搁了人家两口子,坐在葡萄架下拉着易小天的手,“小天姐,要不你跟姐夫出去玩儿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易小天板着脸,“这怎么行呢,今天是你生,我和你姐夫每天都可以过人节,可一诺的生只有这么一天,你眼睛又不方便,怎么能把你丢下呢!”

    一诺摇摇头,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坠落了下来,易小天记得她的生,那顾北辰呢?他会记得吗?

    为什么到这种时候她还是那么想他,不是决定最后在给彼此一次机会吗?如果他来找她,她就拼了命也要跟他在一起,如果他不来,她就放手,不是这样吗?

    为什么这一刻,她的心仿佛撕扯一样的难受。

    “诺诺,怎么哭了这是!”易小天给她擦眼泪,一诺吸了吸鼻子皱眉道,“小天姐,我这些天在这里本就给你喝姐夫添了不少麻烦了,姐夫平里也忙活,你们夫妻好不容易得一天二人世界的机会,如果因为我而搞砸了,我会很过意不去的。小天姐,如果你还想让我在这里住下去,就和姐夫一起出去过个圆满的七夕吧,我自己能行,真的!”虫

    易小天揽着她的肩将她带往客厅按在实木沙发里,“今儿得听姐的诺诺,姐要是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这七夕能过的安生吗?你姐夫已经把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晚上咱们再自己做个蛋糕,今天在家简单过个生!”

    易小天态度如此强硬,一诺只得听她的,乖乖的坐在沙发里。

    不过一小会儿,忽听得门外有人跟易小天家的姑娘说话,仔细辨认了那声音,一诺惊觉,这是顾念辰的声音。

    她踉跄着站起扶着墙试探的抬脚往前走,门口高高的门槛儿她没跨过去,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上。

    还好,那个怀抱承接住了她的重量,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

    那一刻,她忽然哭了,哭的像个孩子一样不可自抑。她以为他不会来,没想到他终于还是来了。

    紧紧揪着他的衣领,一诺哽咽道,“顾北辰,真的是你吗?”

    顾北辰对着她点了点头,“是我,我来了!”昨夜顾念辰睡着了,他不想让他再在路上颠簸,而且这条路人不多,夜也黑了,有些路段连路灯都没有。

    若是他一人倒也无所谓,而如今有了孩子,事事处处总是要把孩子放在首位的。

    他忍了一夜没来找她,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忍的有多辛苦。

    易小天出来时见顾北辰抱着一诺,惊恐的嘴巴足可以塞下一颗鸡蛋,许久她才灵魂回体,上前上下将顾北辰打量了一遍。

    “北辰?你……你没死啊!”

    顾北辰没有说话,回之一笑,一诺便擦擦眼泪歉意的笑笑,“北辰脑子有点儿问题,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了,小天姐你别介意这些子我都没跟你提起。”

    易小天笑着说没事,顾北辰却脸一黑,她这是什么话,竟然说他脑子有问题。。。

    顾北辰把车里备的礼物拿下来送到客厅,又把送给小天家姑娘的礼盒递给她,而后落落大方的看着易小天,学着一诺的口吻,“小天姐,今天借你们家大姑娘夏一诺一用,可以吗?”

    易小天心中虽有一千个一万个疑问,仍是点了点头,“当然没问题!”

    一诺便在一片混沌中被顾北辰塞进车里,而后直直驶离易小天家,最后他们似乎停在一个花园别墅门口,他小心的扶她下来,搀着他走了进去。

    虽然看不到也能明显感觉的,这个别墅的大小跟他们在易州鸿鸣山别墅的大小差不多,这顾北辰可真神速,竟然手脚这么快,刚来就找到了落脚点。

    她坐在沙发上理所当然的品着他泡的茶,心里暖暖的。顾北辰亲自下厨给她做了饭,餐桌前的她却始终不曾动筷,他给她夹了菜她也不怎么吃。

    顾北辰见她似乎并不怎么想吃那些菜,便皱眉问道,“怎么了,不好吃吗?”

    一诺摇头,当然不是不好吃,他做的菜,只闻味道就知道是大师级别的了,可是她真的没胃口。

    听他似乎吃的很香,一诺皱眉,“你很饿吗?”

    饿的连句生祝福都没有?

    顾北辰没做声,继续吃他的饭,顾念辰也在旁边狼吞虎咽,边吃边口齿不清的说,“妈妈,我和爸爸可是连夜从易州跑过来了,昨天晚上没吃,今天早上没吃,快饿死了!”

    一诺一听这话有些生气了,脸上的表一瞬间变的严肃起来,“顾北辰,你就这么照顾我儿子的吗?”

    顾北辰捏捏顾念辰呼呼的小脸儿,边吃边笑道,“念辰少吃两顿会更帅的,到时候迷倒万千少女!”

    念辰忙接了句,“就是。”又扒了一口饭,他抬头很郑重的道,“不用万千,迷倒我囡囡姐就行!”

    顾北辰和一诺恶寒,没再接话。

    饭后三人在别墅自带的小花园里纳凉,一诺拉着顾念辰的小手,“顾总裁够神速的,刚来钱塘就找到这么个好地方!”

    顾北辰

    笑笑,“喜欢就买下来了!”

    是啊,喜欢就买下来了,以后她问他,顾北辰你真够喜新厌旧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是不是也会回答她喜欢所以就换了。

    收回思绪,她挑眉,语气强硬,“没挣钱倒是学会花钱了!”

    顾北辰倒也不生气,缓缓道来,“上次wolf那个项目赚的钱足够买下这整个别墅区了,我的顾夫人,我好歹带着儿子跑了好几百里来看你,你能不能不这么打击我!”

    一诺转从花园里往房内走,“我哪儿敢打击你啊我的顾大总裁。我现在住的房子都是你买的,寄人篱下的人哪儿有打击人的资格!”

    顾北辰从后眯眸看着她,为什么,她总是这么跟他僵持着。这别墅是第一次她说要来钱塘时他就叫人物色好买下来的,想着后她来了叫她住。

    可是走的那天她没有打招呼,在这里这么多天也从来不打电话,她以为他心里就好受吗?他以为他真的是铁打的吗?可以不伤心,不难过,不左右为难,不难以抉择。

    但是他自己知道,不可以,他也是人,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他也会有绪低落的时候,只是她从来不曾发现罢了。

    他开始想象五年前的顾北辰,那时的他也活的这么痛苦吗?那时的夏一诺也对他这么冷淡吗?

    那时,那时,可惜他已经不记得那时了。

    他追了上去,手就要抓到她的手了,电话却响了起来,不大的声音,在空旷的别墅里却格外刺耳,他一直不接,也没有挂断。

    夏一诺脸色暗淡,垂眸往沙发旁走,而后让自己坐了上去,“淑瑶吧,怎么不接电话?”

    这种子,是个人都忙着约会,除了白淑瑶,还有谁会打电话给他。

    顾北辰抬眸,惊诧于她的敏感,随即把手机放在桌上,上前蹲在她脚边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不,今天只有你,只有我,只有念辰,只有我们一家三口,没有旁的任何人!”

    他的语气温柔,他手心温暖,他诚恳的让她不能拒绝。

    眼睛一酸,眼泪就要不争气的落下来,一诺甩开他的手抬头拼命的睁大眼睛不让泪水滑落,而后沉默了好久才破涕为笑,“那还不把你儿子从花园里叫回来,这会儿太阳烈了,你想把他晒成非洲难民吗?”

    顾北辰一笑,“念辰又聪明又可,哪点儿像非洲难民了!”

    话音刚落手机却又倔强的响了起来,一诺静静坐在那里,也不说话,顾北辰仍是没有接。

    铃声终于在响了一阵子之后停了下来,顾北辰刚把顾念辰从花园里抱回来,白淑瑶的电话又不死心的响了起来。

    念辰眼疾手快,上前扣下电池对顾北辰扬了扬,“爸爸,你说过的哦,今天只属于我们一家三口。”

    顾北辰眸色一暗,仍旧是点了点头。

    中午过后一诺有些不舒服,眉头一直锁着,人也蔫蔫儿的,顾北辰叫她休息她却不肯。

    仿佛是期待着他给她生祝福似的,一诺坐在沙发里不肯挪地方脊背得直直的,只是一句简单的生快乐而已,他如果说了,她保证,她立马就去睡觉。

    可是没有。

    顾北辰似乎生气了,上前坐在她侧唤她的全名,“夏一诺,你到底去不去睡?你再这样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

    一诺听他这么说也气不打一处来,脸上蓄满了怒气儿,她对他发脾气,“谁需要你管,你想管回去管你的郑嘉嘉啊,回去管你的小-人儿,在我这儿浪费什么时间!”

    顾北辰见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才压下了滚滚而来的气势,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她擦眼泪,“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呢,还说这种话,我哪儿有什么小-人,你尽会说些莫须有的来污蔑我,这么大个人了还流眼泪,一点儿也不可!”

    一诺撇撇嘴,“我就是不想去睡嘛,你干嘛要勉强我!”

    顾北辰揉揉她的头发,“傻瓜,你这不是不舒服吗,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你让我怎么放心!”

    一诺惊愕的抬头,“放心?你又要走吗?”她拉进他的手,“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是不是你不想跟我和念辰在一起了?”

    见她绪激动,他忙将她抱在怀里,“不是不是的,你别多想,以后我都会陪着你和念辰的,再也不离开你们,我保证好吗?”

    一诺急切的呼吸这才顿住,抬头委屈的面对着他,“那既然是这样,如果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还要你干什么呢,以后有你照顾我我会生活的很好的,现在我就是不想睡嘛!”

    近,他们难有如此亲近的时刻,她也很少对他撒,这句话一出,顾北辰整个人几乎都酥了,静静抱着她,很想就此地老天荒,永不分离。

    门外的卓越见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和美的相倚,将手中的花束和礼物放在门口悄然离去,五年来,夏一诺没个生他都不曾缺席。

    在顾北辰走后的这些年里,她从不过生,却那么几个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子,其中之一就是他卓越。

    也许对夏一诺来说,他只是那几分之一中的一个,可对于他来说,夏一诺却一直是最耀眼最不可更改的唯一。

    回程的车里他笑了,交流会后他说是要回去,可是走到半路上还是不放心,就折了回来。

    他知道一诺见他也会有尴尬,所以每只是远远的看看她,确定她过的还好就转离开,而今顾北辰来了,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回易州。

    车里放着孤单的音乐,你永不会知道我多么真心多么真心的过,像那无邪笑容曾特别深重特别深重的伤我。

    一个做音乐的哥们儿自己的词儿,他声音嘶哑,唱起来有些凛冽,像北风凄厉的刮。唱到他心里时又像刀一样,割的他鲜血淋漓的。

    晚上是顾北辰在门口发现那束红玫瑰的,那时的他手上脸上满是面粉,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躬捧起地上的玫瑰花了礼物,他心里当然很清楚这玫瑰是谁送的,所以并没有十分惊异,抱着玫瑰放到客厅里,之后叫来顾念辰叫他上楼去叫一诺。

    一诺心里不畅快,本来不想下来的,奈何不住顾念辰软磨硬泡,便被他牵着手往楼下走,她看不到,自然不知道此刻的顾北辰是个什么样子。

    只是顾念辰看到顾北辰那个样子仍旧是忍俊不,一诺听到他压抑的笑声便揉揉他的脑袋,“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顾念辰继续不厚道的看着顾北辰,抬头瞅着一诺,“妈妈,爸爸这个样子好搞笑哦!”

    听得此话顾北辰眼一横,顾念辰只得乖乖住了嘴,将一诺牵到后花园里的石桌旁坐下来。

    石桌上早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卖相好与不好都是顾北辰做的,与以往不同的是所有菜都被雕成心形,顾念辰张大了嘴巴看着,大大的眼睛咕噜一转,哦,追女孩子还是爸爸比较在行,看来自己得好好跟他学学呢。

    一诺刚在石桌旁坐下不久,花园尽头的门口响起了顾北辰浅浅的嗓音,他温柔低沉的吟唱着生歌,一步步往她靠近。

    一诺委屈的泪水便流了下来,撅起嘴去擦脸上的泪,整个人便只能无措的坐在那里,等待顾北辰一步步走到她边。

    顾北辰微笑着,脸上和手上还有面粉,顾念辰觉得此刻的爸爸就像是舞台上的小丑,不过,是全天下最帅最帅的小丑。

    蛋糕做的并不十分好,甚至可以说简直太一般了,顾北辰将蛋糕放在桌子正中间留出来的一个心形空位置上,长舒了一口气,“我的顾夫人,祝你生快乐!”说罢他躬,在她额上浅浅一吻。

    头发上的面粉便落在她脸上,如此看来,还果真是天生一对。

    顾念辰用力的鼓了鼓掌,“妈妈,爸爸做的蛋糕师五色的哦,好漂亮!”

    一诺揉揉眼睛,把泪水擦干了,正对着顾北辰的方向,顾北辰则是神秘一笑,把蛋糕从明显的四个界线处切成五块,又一一切下一小口递给夏一诺,“这第一块,是离别的伤怀!”

    一诺撇撇嘴,接过来一口吃掉,有些酸酸的,瑟瑟的,不过味道也不错。顾北辰看她的反应得意的扬眉,“这是用柿子粉和橙汁混合的,所以酸中带涩,就像你我分离时我的心!”

    将第二块递给一诺,一诺接过放进口中,“有些苦,可苦之后又略带甜味,不过那天太浅,你真的要去品,却不见了!”

    顾北辰在一诺旁坐下来,拉着她的手,“这是久别之思,莲心微苦,香草微甜,就像我想念你是是一样的!”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温柔的有些不像他,一诺的手有些抖,刚擦掉的眼泪又涌了出来,滑进嘴巴里,苦味更浓。

    顾北辰此时已经将第三块递给了她,她仍旧接过,吃下去。比方才眼泪流进嘴里时还苦许多倍,她不住皱了眉头,还是生生咽了下去。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口的位置,“这是想念之苦,咖啡因醒神,苦丁静心,你不在这些天,我没睡一天安稳觉!”

    一诺将苦的难以下咽的蛋糕咽下去,迎来他的第四块蛋糕,甜,非常甜,甜的几乎出她的眼泪。

    “这个是甘蔗粉加芥末的,再见之喜和之前所有的绪混在一起,就像芥末一样,我不芥末,却必须咽下这怪味道!”

    见一诺也被那芥末折腾的泪眼朦胧,他忙将最后一块递给她,一诺接过就放进口中,想要缓释芥末的味道。

    这块微甜,带着香气,他还没说她便开了口,“这是桂花!”

    顾北辰一笑,“对,这是桂花,浓郁的香味就像你始终不曾离开我一样!”

    说实在的,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每只有抱着她,他才能安然入睡,偌大的上没有了那么个人,他翻来覆去的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尤其是当月光照亮他侧那一片空着的位置时,他清醒的无法入眠,心中满是因想念她而来的疼痛。

    一诺吃完这五种不同口味的蛋糕之后拿纸巾擦了擦嘴,又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而后放开顾北辰的手,“你这么煽做什么,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感动我,这么烂的方法,谁知道你对多少女孩子用过!”

    其实,人生百味也不过如此了,若说她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她不想这么快就在他面前丢盔弃甲,就算输在他的温柔陷阱里,她也不要输的那么彻底,那么难看。

    顾北辰一脸委屈,只压低了声音重新握紧她的手,“没有,我发誓!”

    他这话刚说完,好死不死的一诺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想都没想她就接了电话,那边白淑瑶的声音略带哽咽,诡异的响起,“很幸福是吗?很感动是吗?别开心的太早,他早晚还是我的!”

    子一震,“你在哪里?你出来!”话音还未落,一诺手一抖,手机滑落,摔在卵地上,电池被摔了出来。

    *

    谢谢亲们,这是补昨天的6000字,等会儿会再更新6000字,是今天的~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