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7.一生所爱(28)想的心都碎了~

    他不是回来了吗?那她为什么还会跟别的男人手拉手离开?这到底算什么?

    *

    长途大巴驶离易州时正是中午,一诺要一人去钱塘,奈何卓越放不下心,就早早把顾念辰送回鸿鸣山,悄悄坐在一诺侧的位置。

    一路上她都紧靠着窗户,一语不发的。当伸出手指尖却被冷硬的玻璃挡住时,她的心,很痛很痛。懒

    大颗的泪坠落在手背上,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了,或许,离开易州其实是个艰难的抉择,毕竟离八月初八还有些子,她和顾北辰刚刚见面就分开对她到底有多不利她是知道的。

    没有人陪她,一个人注定的孤独早已开始,也还远远没有结束。

    卓越见她流泪,顺手递给给她一张手帕,一诺有一瞬间的错愕,“卓越?”

    卓越轻轻一笑,“是啊,你看不到,我怎么可能放心你一个人去呢!”

    一诺接过手帕拭泪,“不是说有人在车站接我吗?你不用担心!”

    卓越耸耸肩脱掉自己的西装搭在她肩上,“那么远的路,你叫我怎么不担心。”车里空调开的太冷了,他都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一诺没有拒绝他的关心,“卓越,你这样不值得!”

    卓越揉揉她的头发,“好了,少自恋了,本少爷这次去钱塘有个交流会,可是有重要任务在的,我只是顺道看着你别把自己弄丢了,你用不着这么感动的痛哭流涕吧。”虫

    卓越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听卓越如此宽慰她,一诺也笑了,静静靠在座椅上等着到达。

    钱塘那个地方,少年时候,一诺和易小楼一起去过几次,觉得很不错,至今她还记得涨潮时的胜景。

    南方比较靠近郊区的那些老房子的环境也很好,至少空气会觉得很清新很舒适,她喜欢打开窗户就有大把的绿色植物的味道,她喜欢隔着窗帘看外面的风灵动的美,她喜欢开着窗拉上窗帘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睡觉,她喜欢自己是被风给叫醒的。

    至少,不会有如今这么多这么多的烦恼,这么多这么多的纠结和心痛。

    不过已经许多年不去了,不知道以前他们住过的房子还在不在,是不是拆迁了。

    车子到钱塘时是下午四点多,卓越辗转找到了当年她们住过的房子,还是老房,不过翻新了,看上去也有人气儿的,想来是有人在里面住。

    天气不太好,外面的太阳已经不怎么温暖,只是一缕缕透着寒气的白色的光,到达的时候天儿冷,卓越沿途给一诺拿了几件厚点儿的衣裳。

    她穿着毛茸茸的线衫往墙上一靠,静静等着前去问路的卓越。

    应门的是易小天,一诺听到她的声音便惊喜的往前跑,差点没被路口的木板绊倒,还好卓越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一诺惊喜的上前握住易小天的手,“小天姐,你怎么在这儿呀,我以为你在市区,上午就准备打电话叫你来接呢,原来你也在远郊!”

    易小天见一诺也很开心,看了看卓越想来也不是外人,便笑着道,“市区太吵闹了,这儿好,以前小楼也喜欢这个地方,所以我就买下来了。这么大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我没什么事儿就和你姐夫还有孩子来住几天,还好你来了,姐就不孤单了!”

    一诺笑,易小天并不知道顾北辰回来的事,拉着一诺进门的时候还在说,“诺诺,都这么多年了,俊以和卓越姐看着都不错的,你觉得哪个对你胃口,就给收了吧!”

    一诺心里一阵恶寒,这个易小天,原来跟易小楼还真没什么差别,说起话来也是一的。

    她只是笑笑,也不回答易小天的话,房内响起小女孩儿的声音,“妈妈,小姨的电话!”

    一诺一怔,易小楼?是她吗?她离开易州也好几年了吧,大爆炸的事之后她一直没什么心思出门,到后来想起的时候易小楼已经离开易州许多子了。

    她终没能见她一面,这么多年来,易小楼也从来不跟易州的老朋友们联系,她总觉得她人间蒸发了一样。

    “小楼吗?”她顿住脚步拉着易小天的手问她。

    易小天摇摇头叹了一声,“哎,不是,是我表舅家的女儿,她家在钱塘,昨天打电话约我逛街呢!”

    一诺眸中的欣喜散去,回复成一片黯淡的灰。

    *

    鸿鸣山别墅,顾北辰回去的时候家里只有张妈和顾念辰,小家伙窝在沙发里,蔫蔫儿的,看起来不太高兴。

    顾北辰上前去抱住他,“怎么了,乖儿子,看上去不开心啊!”

    顾念辰抬手揽住他的脖子将头埋进他颈窝里,“爸爸,妈妈走了,不要我们了!”小家伙憋着气儿,子一抖一抖的。

    “是跟你卓越叔叔一起吗?”忽然想起上午他们牵着手离去的景。

    小家伙摇摇头,“没有,妈妈说,是去看看老朋友。”

    顾北辰眯眸,钱塘,她去了钱塘,一声不吭的走了?一个人?

    随即打了个电话给岳杰,“帮我查一下卓氏药业的大公子在不在易州!”

    岳杰拧眉,顾北辰什么时候对药业集团的人感兴趣了?他也没问,“好,过会儿给你电话!”

    “嗯。”顾北辰挂了电话靠在沙发上,好几次想打给夏一诺,终究是没打,犹豫了许久他便起给自己泡茶。

    正喝着的时候岳杰的电话打了来,“顾总,卓少人不在易州,说是咱们跟钱塘有

    个交流会,不知道什么原因,老爷子最近跟大公子闹不和,大公子就被流放到那儿去了。”

    父子没有隔夜仇,能有什么天大的事儿让卓越跟他老子闹矛盾呢,他这回很明显是跟一诺一起去了钱塘。

    顾北辰拧眉,手中的茶杯一抖,有茶水溅出来,落在他修长的指上,灼痛了他,他却淡然不语。

    *

    那一晚卓越也被易小天留了下来,就住在夏一诺隔壁,离开易州,离开顾北辰,离开顾念辰,离开鸿鸣山的子,并不好过。

    一诺躺在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之后几晚,每晚如此,她以为顾北辰会给她打电话来的,但是他没有。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她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接通了之后才知道,对方不是顾北辰。

    “夏一诺,你死到哪儿去了?可把姐姐想死了,你太不够意思了哈,走哪儿了也不说一声?”杨晓曼在那边温柔的说着,这种话都能被她说的这么柔声柔气的。

    “没事,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等我想回去自然就回去了,话说,几天不见我还真想你了,你跟我聊聊天呗。”跟杨晓曼说话的时候,一诺闭着眼睛,仿佛能看到电话那头她那张整天追着俞俊以的腻死人不要命的脸。

    “嗯,回来吧!不就是个男人吗!姐姐给你找更好的。”

    “没有,不是因为北辰,你想多了。”一诺苦涩一笑,无力的说。

    “你不打自招。”杨晓曼无比’恶毒‘的拆穿她的谎言。

    一诺怕她听出自己声音中的哽咽,忙道,“好了,不跟你说了,一打电话给你就泼我冷水,看透你了。”她故作生气。

    “好好好,不说这个了,你还好吧,需要什么跟姐姐说。”杨晓曼永远是这副慷慨样儿。

    “你是谁姐姐,装什么老成啊,有我老吗!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想你想的支持不住了我就回去。”一诺潇洒的说着。

    杨晓曼想说,你只会想顾北辰想的支持不住,话还没出口,一诺就挂了电话,将被子往头上一拉,闭上眼睛强自己入睡。

    同一时间的易州,顾北辰也睡不着,倚着楼顶上的栏杆看着满天星斗,她离开了,他才慢慢的觉得,自己竟然很想她。

    一个认识不过一个月的女人,他却想她想的几乎心都碎了,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却无可奈何。

    随手抽出一支烟,他点燃了,靠在栏杆上缓缓的抽着,一圈圈升腾起的雾气将他那张如旧英的脸庞笼罩住,迷蒙似雾,看不真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念辰从楼梯上小跑了过来,从后抱住他的腿,“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呢,念辰好想她!”

    这几天一诺不在,小家伙一个劲儿的嚷着怕黑,每天都在大上跟他睡,这会儿他以为他睡熟了,跑上来透透气,没想到他也醒来了。

    顾北辰掐灭手中的烟头,躬将小家伙抱起来,与他亲昵的脸贴着脸,蹭着他可的鼻子,“爸爸也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不过在妈妈回来之前,爸爸都会陪着念辰的!”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