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3.一生所爱(24)我要你!现在就要!

    白淑瑶深吸了一口气,将顾北辰缓缓压倒,子伏在他上,火的唇含住了他上下滑动的喉结。

    顾北辰伸手揽住她的肩,试探着想回应,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想到夏一诺在他怀里含羞的模样,他都觉得此刻的自己无比卑劣。懒

    一把将白淑瑶从上推开扯过单盖在她上,顾北辰利落的穿好衣服,“嘉嘉,我不想你将来后悔!”

    面无表的从房里离开,他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靠着眯眸看窗外的万里云天。

    今的易州,是难得的好天气。

    白淑瑶不依不饶,裹着单从房里出来倾将他压倒在沙发上,“沙林我要你,现在就要,立刻,马上!”

    顾北辰有些生气了,将她按在沙发上给她盖好被单,“嘉嘉,你不要这样!”

    白淑瑶不再挣扎,拉起被单将脸盖住,嘤嘤哭了起来,“我对你就这么没惑力吗?”

    顾北辰就笑了,进卧房里给她拿了衣服放在沙发上,“你想到哪里去了,这不是魅力不魅力的问题!”

    *

    鸿鸣山别墅,顾北辰走后一诺想起他责怪了顾念辰,心里忽然难受的要命,转就上了楼,站在他门口敲着他的房门。

    “念辰,妈妈想跟你说说话,你开开门好吗?”一诺提高声音,尽量让他听得到。

    房间里顾念辰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哽咽,“有什么事不能在门口说吗妈妈,我想自己待一会儿!”虫

    一诺指尖一颤,看来她方才那番话是真的伤到他了,靠在门口她强忍住眼泪哽咽道,“都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那样跟念辰说话,妈妈道歉,念辰乖,把门开开好吗?”

    听一诺声音不对,小家伙擦擦眼泪一骨碌从被窝里跳下来,跑到房门口开了门,拉着一诺的手进屋,而后又把房门关上径自坐在上抱着他的魔方发呆。

    一诺在沿坐了半晌,念辰都没说话,她往他边挪了挪,抱住他的头按在自己怀里,长长的叹了声气。

    念辰就从上下来把魔方封到角落里的箱子里,而后走回来抱住一诺,“妈妈,以后念辰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如果妈妈不喜欢爸爸,那念辰以后再也不提他了,就算没有爸爸,念辰也会照顾好妈妈的。”

    一诺点点头,眼泪落在小家伙脸上,小家伙心里似乎是憋着气儿的,一诺哄他睡觉,他躺在被窝里就睡了,脸色有些发青。

    等他睡熟了,一诺才从房里退了出来,关上门,神思恍惚的下了楼。

    这世间事,最痛不是死别生离,是明明知道他就活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却无法找回他遗失了的那颗心,那颗只她的心。

    晌午之后顾北辰和白淑瑶正要出去吃饭,顾北星的电话却打了过来,顾北辰接了电话,那边又是一阵火炮一样的咆哮声,“顾北辰,你儿子把自己关在房里关的半死,你死哪儿去了,还想让他活吗!”

    顾北辰为难的看了看白淑瑶,白淑瑶拉着他的手臂撅着嘴直摇头,不让他去。

    他终究是有些不放心的,开口问道,“念辰他怎么了?”

    顾北星大怒,“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怎么了?你自己倒好,找你的小人儿,找你的郑嘉嘉,你想过念辰和我嫂子的死活吗?你怎么这么有良心啊!”

    “顾北星,我再问你顾念辰到底怎么了?你不会说人话是吗?”顾北辰也怒了,这五年来他温润的像一方晶莹剔透的古玉,白淑瑶从未见过他生气的养子,可自打回易州以来,他发脾气的次数明显呈上升趋势,似乎越来越像往常那个狠辣无铁血手腕的顾北辰了。

    想说句什么呢,可是震慑于顾北辰的怒气,她也没说。

    顾北星听自家哥哥生气了,她的气势登时被压下去了一些,放低了声音道,“你家儿子昏迷不醒了,子迟正在给他打点滴,你来不!”

    说罢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白淑瑶显然听到了这话,拉着顾北辰的手央求她,“不要去,否则我们跟顾家就永远扯不完的都是关系,沙林,你别去好吗?”

    顾北辰本来带着歉意的眼神一暗,他一直以为,就算有许多事弄不明白,起码嘉嘉是温柔善良的,可是如今一个孩子因为他们正在昏睡着,她却不让他去看他,这还是他的嘉嘉吗?

    脸色有一瞬间的冷凝,他仍旧整理好绪,“嘉嘉,你先自己去吃饭吧,别去太远的地方,下午躲在家里休息会儿,我去夏一诺家里看看念辰,他没事儿我就回来。”

    白淑瑶一愣,还没来得及答话顾北辰却已经甩开了她的手,大步流星的上了车踩住油门离去,整个过程中他看都没看她一眼。

    心头一痛,她抬头看了看天空几篇寂寥的流云,终究他还是在乎他们,就算没了记忆,还是听不得他们母子有事。

    愤恨的转,她按开电梯门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去。

    *

    顾北辰到鸿鸣山时一堆人正围着顾念辰束手无策,他一进门见孩子被大人们团团围在中间便来了气,首先上前随手拉开侧的人往外一推,“他都昏迷不醒了,你们还围在一起做什么,想憋死他吗?”

    众人闻言散开,他则上前坐在沙发上抱起孩子放在自己怀里,小家伙浑冰冷冰冷的,上还有冷汗往外溢出来,嘴唇青紫,脸色惨白惨白的。

    顾北辰抬头看向章子迟,“怎么回事儿,你们这么多大人,是怎么

    照顾孩子的!”

    他生气了,心疼了,看到顾念辰这样闭着眼睛,他受不了了,不知道哪里来的绪,连带着整个屋子里的人统统怪了一遍。

    众人目瞪口呆,正要解释什么大门却被打开了,明亮的阳光霸道的闯入,那个男人,俊美如神邸,数年未变,他还是一白色,高贵典雅的仿佛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雷恩,他来了!这个名字一瞬间闯入他的脑海。

    顾北辰抬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他就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警惕的看着雷恩,随即一垂眸他又看到了雷恩牵着的那个纤细的小手,女孩儿很漂亮,得了雷恩的真传,虽然才五六岁,一张脸就美的人见人花见花开的,纵是他本不太喜欢小孩子,可见到这样的小女孩儿还是没来由的怜

    小女孩儿一见念辰躺在被他抱在怀里手上插着针管,脸色白的吓人,松开雷恩的手小跑着上前,上台阶的时候差点没被绊倒。

    顾北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小女孩儿已经跑到他前,蹲下小小的子伏在沙发上握住顾念辰垂在顾北辰腿上的另外一只手,大大的眼睛里泪水像断了线一样,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辰辰,你怎么不醒呢,你快点儿醒醒,你再不醒姐姐我就跟我们班的东东好了!”

    小家伙痛苦的动了动子,想睁开眼睛却没有力气睁开。

    雷恩幽深的目光在一诺上流转了一瞬间,之后大步上前停在顾北辰面前。

    这个曾经死活跟他抢女人的男人,这个曾经把他深的女人折磨的体无完肤神伤心碎的男人,这个他从小玩到大比自家兄弟还亲的男人,在‘死’了五年之后又回来了。

    他看着他,眼神却那么陌生,陌生的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雷恩皱眉,顾北辰的事他已经听章子迟说过,如果kevin博士和迪姆导师的实验最终成功了,那么现在他不应该待在这里,多待在一诺和小辰面前一刻,只会让她们在以后的子里更伤心罢了。

    雷恩冷漠的看着顾北辰,躬从他怀里接过念辰,撑开念辰的眼睛看了看,而后又掰开嘴巴往他嘴里放了一颗薄荷片,“你们跟小辰说了什么,他还这么小,心里就郁结这么多事儿,家长有这样当的吗?”

    顾北辰愣在那里,看着雷恩紧紧抱着顾念辰,中的闷痛比往常任何一次都厉害。

    雷恩那种保护的姿态,仿佛顾念辰是他儿子一样,以往,卓越抱念辰,俞俊以抱念辰,沙林抱念辰,他也会嫉妒,可是没有一次是这么强烈的。

    他想跟他说句话,可雷恩已经抱着念辰起,章子迟则一手拿着吊针架,雷恩看向一旁眼泪始终没干过的一诺,对众人道,“我要给小辰扎,你们大家先在下面等着。”而后又对囡囡道,“囡囡扶你四姨跟爸爸走!”

    囡囡懂事的上前扶着一诺,几人一行头也不回的往楼梯上走去。

    望着雷恩和一诺并排而行的影,顾北辰心中针扎一样,喉咙口好像被什么堵住了,酸胀的难受,眼睛也涩涩的。

    *

    谢谢亲们,明天一万字,嗷嗷嗷嗷~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