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2.一生所爱(23)那啥~那啥~

    “淑瑶,如果你悔悟,把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顾北辰,你还是爸爸的好女儿,爸爸不会为难你!”

    白淑瑶愤怒的看向男人的方向,多年来藏在心里的话此刻不顾一切的喊了出来,“我是郑嘉嘉,不是您的女儿白淑瑶!爸爸?您当我是您的女儿吗?”懒

    白敬先后高大的男人敛眉,如果白敬先不当她是女儿,怎么会把她关在家里而不是交给顾中和处置,可怜天下父母心,到这时她还在执迷。

    “如果不是白家,我郑家怎么可能会灭,如果不是白家,我爸爸为什么灭了戴家,郑家为白家出生入死,最后得到了什么?您给了我一个名字,给了我一个份,给了我光芒万丈的的前途,以为这就是恩赐吗?是你们白家毁了我们郑家,是你们白家欠我们郑家的!”

    白敬先始终面色冷峻,一语不发,他后站着的男人上前一步道,“淑瑶,你快别说了!”浓眉拧成一个疙瘩,男人冷峻的脸上带着怒气。

    早在昨晚白敬先已经跟他说过,顾北辰此时没了记忆,如果他强要带走白淑瑶也没有人能拦住,所以,到时候就算白淑瑶主动承认当年是她带走了顾北辰,顾北辰也未见得就会马上离弃她,毕竟在加拿大这五年,是白淑瑶拼尽了全力才保住他的命,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一个与他生死与共的女人呢。虫

    到时候他只需要顺水推舟,让顾北辰把白淑瑶带走,那他便不必再为惩罚白淑瑶的事费心,毕竟她说的是事实,白家欠郑家的。

    就连顾中和都不知道,当年戴家被灭门绝非因为和顾家的婚约那么简单,这其中还牵扯了白家和东南亚的一次军火交易。

    郑家兄弟三人为保白家灭了戴家,之后白敬先却没能保住郑家。

    早先,郑家三兄弟在死神之翼待了有数十年之久,当时已经是三大堂会的堂主,戴家被灭门时正碰上中央打黑力度渐强,死神之翼三大堂主理所当然的被灭。

    当时打黑风头太劲,白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牺牲郑家三兄弟保住死神之翼,亦算是给白道有个交代。

    就这样,郑家老大的孤女被他妻子扔到了城南孤儿院,最终被白家寻到并带回家做自家女儿养着,郑家也自此无后。

    男人还要上前,白敬先却一抬手拦住了她,浓眉微微拧起,“是,你说的没错,白家欠郑家的爸爸都记得,爸爸会悉数还给你。”

    白淑瑶呛咳了两声,虚弱的靠在顾北辰怀里,“沙林,带我走!”

    站在白敬先后的男人上前一步拦住两人,“小姐,你不能离开白家!”

    白淑瑶哂笑一声,转而看向白敬先,“爸爸,您是想留下一具尸体吗?”

    白敬先闭眸,当年郑家三兄弟被执行枪决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他道,“你走吧,我白家此后再没有你白淑瑶,后东窗事发,你犯的错,责任自己担。顾老要如何向你讨债,跟白家再无关系!”

    “老爷!”男人自然知道,白敬先本来是给了白淑瑶后路的,如今她不留在白家,硬要跟顾北辰走,以后的事,白家想在插手,也是不可能的了。

    白敬先抬眉扫了一眼满脸黑气的英俊男人,“北棠,我们走!”

    北棠恼怒的跺了下脚,无奈的皱眉看着白淑瑶离去的背影。

    若她留下,白敬先的惩罚不过是做与顾家看看罢了,可若她离开,顾家怎么可能放过她。枉她白淑瑶聪明了这么多年,却在这点上如此的看不开。

    顾北辰扶着她越走越远,白敬先在北棠的搀扶下回头看着她略微虚浮的脚步,之后往佛堂纱帘后一望,“飞虎,大哥尽力了!”

    北棠垂眸安慰他,“老爷,若飞虎堂主还在,也定会感念您的恩德。说来也是小姐太不懂事了,看不明白老爷的用心良苦!”

    白敬先眉尾一弯,略带笑意,对北棠此言加以赞许。

    这些年边培养了这么多孩子,还就北棠最让他满意,旁的几人在常在堂会之间来来去去,只北棠被他留在边,北棠的细心在他的意识里,是连白东风都比不上的。

    *

    白淑瑶的单公寓里,她半着上趴在上,顾北辰看她光滑的后背上累累的伤痕,心中一紧,那药酒的手亦有些颤抖起来。

    他咬牙,用药棉轻轻给她擦拭伤口,虽然都是皮伤,可被酒精浸透到底有多疼他是知道的,白淑瑶却从头到尾吭都没吭一声。

    只双手紧紧抓住枕头,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不住的颤抖。

    她的坚强和隐忍都让他心疼,擦好药后他轻轻给她穿上真丝睡衣,坐在头抱她入怀,“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这一句话却让白淑瑶痛哭了出来,五年来她都提心吊胆的过子,刚把顾北辰带走的时候她也很害怕,一方面要躲避白家的追捕,一方面还要满世界的给顾北辰看病,这几年她太累了。

    有时候她也想,就这样放弃了吧,可是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此时放弃,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都付诸东流了,她绝对不许那样的事发生!

    顾北辰抱紧她,轻声的哄着,“快别哭了,事都过去了,等你伤好了,你想回加拿大,我们就去加拿大结婚,如果你想回德国,我们就回德国!”

    白淑瑶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抬眸泪眼朦胧的道,“那一诺呢,她怎么办

    ,你……”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怀疑吗?

    顾北辰浓眉一皱,黑眸中有几丝惆怅和无法言说的迷茫,脸上浮起几许苦涩,他笑了笑,“别想那么多了,你休息一会儿吧!”

    白淑瑶心头一颤,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且还是这种表。这样说来,他心中对夏一诺已经有不舍了是吗?

    纵使没有记忆,纵使这五年来跟她朝夕相处,可他一见到夏一诺,一切还是变了不是吗?

    见她脸上神色不对,顾北辰给她盖好薄被,“嘉嘉,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煮点儿粥!”

    白淑瑶想伸手拉住他,他却已经大步从房间里里去了。

    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捧着个白玉小碗,碗里装着晶莹剔透的红枣银耳粥,“你子还虚弱,先喝点粥暖暖胃!”顾北辰上前坐在头,用小勺一勺一勺的舀了碗里的粥,小心的吹冷之后慢慢的喂给她。

    不一会儿一碗粥就喂完了,顾北辰满意的笑笑,眉目之中尽是欣慰,白淑瑶心里忽然就难过起来,一把把他拉到了上。

    五年来他对她处处关心不假,可却从来不碰她,每每到激时刻都将她推开,她很想知道,他心里到底藏了些什么!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可以那么果断的拒绝一方年轻美好的体的惑?

    夏一诺那张脸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她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起回抱住顾北辰抬头吻住了他,之后把他压向大,纤长的手开始剥除他上的衣衫。

    顾北辰一手扶着她的肩膀猛地坐起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嘉嘉,别这样,你上还有伤!”

    白淑瑶解开长发上的发卡,褪去上单薄的真丝睡衣,拉着顾北辰的手放在前盈白饱满的-房上,“沙林,五年了,我已经等你整整五年,为什么不肯我,你心里到底还有些什么东西是不能与我分享的?”

    她眸色迷离,着的体虽然有伤痕,却仍旧足够的人。

    顾北辰闭上眼睛,抱住了她,可脑海中却闪过今早他撩-拨夏一诺的场景,微不可闻的轻叹一声,他小声道,“别胡思乱想,等你的伤好了再说吧,我们就要结婚了,我想等到新婚夜的时候。”

    白淑瑶不许,纤手沿着他的腰线缓缓下滑,之后握住他下坚-的某处,“不,我不要,我们已经要结婚了,我早晚都是你的,为什么非要等到新婚夜呢?”

    还有两个月,这两个月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她要把自己完完全全的给他,她也要他完完全全成为他的。

    好像这样才有些心理安慰似的,好像这样才能够留住他似的,白淑瑶深吸了一口气,将顾北辰缓缓压倒,子伏在他上,火的唇含住了他上下滑动的喉结。

    *

    谢谢所有支持的楚的亲们~楚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