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1.一生所爱(22)

    往里,他总嫌弃一诺泡的茶不如他,所以总喜欢自己动手,每每泡好之后第一杯茶总是她的。

    可如今,他却问她要茶,要拿给另外一个女人品尝,拿给那个害他们分离了五年之久的女人。

    一诺瘦弱的肩膀一抖,转过往门外走,“白家的路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想让我带着你去吗!”他问她的那一瞬间,她就忍不住眼泪了,可是她的泪,再也不想让他看见。懒

    看到了又有什么用呢,现在他满心满眼都是别的女人。

    顾北辰见她往外走,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茶杯慌忙跟了上去,大手搭在她肩上,“夏一诺,你怎么了?”

    一诺没有回头,只是耸耸肩甩掉了他的手被顾念辰牵着一路往花园的藤架而去。阳光正好,她窝在藤架下面抠手指头,好像对顾北辰的存在丝毫都不在意。

    顾北辰迎着阳光缓步走上去,蹲在她面前,“看看你这眼泪,快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慌了。”

    一诺不理他,转过子靠在藤架上闭眼假寐,顾北辰也厚着脸皮跟她并排而坐,“一诺,我真的很想是你的顾北辰,可我已经有嘉嘉了你明白吗?我不能背叛他,你们女人不是最恨男人朝三暮四吗?如果我轻易背弃了嘉嘉然后又跟你好,你觉得这样的我你能接受吗?这样的感能长久吗?”

    他倒充起了感导师,好像自己经验多丰富似的。虫

    一诺中沉痛,如此说来,好像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倒成了第三者似的,往里挪了挪让自己离他远点她摆了摆手,“你走吧,别在这儿烦我,白姥爷应该在格勒岛别墅,你知道路,自己去找你的嘉嘉吧!”

    顾北辰皱眉,看了一会儿脸色苍白的一诺,许久才站起,“那你照顾好自己!”

    他脚步声越来越远,一诺的泪水也越来越汹涌。

    顾北辰要出门时碰上了章子迟、顾北星、顾北琦、林凯、顾岩和蒋英一行人。

    沙林也在,他有些诧异,直视了顾北辰几秒,先于众人开了口,“你去哪里?”

    顾北辰也没想着隐瞒,“格勒岛白家!”

    “干什么?”沙林又问。

    顾北辰抬眉,“找嘉嘉。”

    沙林勾唇,“她是白淑瑶!”

    “不管是谁,她是我的未婚妻!”顾北辰强硬的道。

    沙林上前一步直视他在他耳边小声的道,“如果你就是顾北辰呢,未婚妻?已经有妻子的人说这三个字不觉得可笑吗?”声音刚刚好足以让他听到。

    顾北辰抬眉看着顾家众人,没有再回沙林的话,蒋英见思夜想的儿子终于在五年之后重回顾家,激动的上前抱住他泪流满面。

    顾北辰虽有些不耐烦,还是任由蒋英抱了一会儿,而后对众人点了点头,“我要去格勒岛白家一趟,麻烦大家让个路好吗?”

    顾北星想上前去戳他的脸,顾岩却双眉一皱,拉着顾北星,“让你哥去吧!”

    有些事还是让他自己发现的好,这种时候,无论顾家人对他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顾北星只得往旁边一退,给他让了路出来,顾北辰抬步要走,顾念辰大步从别墅里冲了出来,抱着他的腿不让他走,“爸爸,你怎么又要走,就不能永远陪着我和妈妈吗?”

    顾北辰想蹲下来抱起他,后却响起一诺的声音,“顾念辰,你爸爸死了,五年前就死了,这个男人不是你爸爸,你给我回来!”

    一诺全都在颤抖,这话字字如刀,割得她的心鲜血淋漓。

    顾北琦锁眉绕过众人上前扶着她,她这才撑着自己的子没有倒下,顾念辰听一诺如此说,正哭着就忽然停了下来,擦擦眼泪面无表的转进了别墅。

    他小小的的直直的,头却一直低着。果然外面那些人没有骗他,他爸爸早就死了,死在五年前的大爆炸中,再也不可能回来。

    往里旁人说这话的时候,他宁愿不信,可是这次是妈妈亲口说了,连一直抱着希望,一直不放弃爸爸的妈妈都说爸爸死了,看来,爸爸是真的死了。

    走了几步,他一路小跑着上了楼,碰的一声关上房门躺在儿童上将被子蒙在自己体上,躲在被窝里默默的流着眼泪。

    顾北辰听一诺那话,心也狠狠的疼了一下,始终装作风轻云淡的模样,他大步绕过众人跳上车摆了摆手,踩住油门往格勒岛白家飞驰而去。

    森严的别墅大门紧闭,顾北辰抬眸望去,典型的欧式庄园,很大,足够建几个足球场了。

    可就是这么大的别墅,却似乎没有人,就连花园里都没有任何一个出入的仆人,顾北辰将车停稳之后按了按门铃,没有人应门,他干脆翻墙进去。

    白家门口养着的一大群纯种藏獒便疯了一样朝他扑过来,他正准备闭眼,一声口哨响,那些大家伙便乖巧的摆摆尾巴停了下来。

    极目望去,一个一银灰色小西服的男人站在花园的窗口,饶有兴味的看着他。

    他也看了那男人几眼,觉得有些眼熟,只是确实不认识。

    银灰色小西服的男人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顾北辰,不认识我了?”

    顾北辰抬眸,见他似乎带着几丝挑衅的意味,遂没好气的道,“本来就不认识!”

    男人一笑,“那就今天开始重新认识,我是白奕西!”白奕西说着朝他伸出了手。

    顾北辰见他拽的二五八万似的,抬手在他掌心一拍

    ,风一样从他面前越过,“对不起,有没有人告诉你我最不好的就是记!”

    白奕西无所谓的耸耸肩,径自往前走去,这两天家里最好是不能进人,淑瑶被爸爸罚了面壁,间或会去家里的佛堂问讯她几句,她不认错爸爸就是一顿好打,所以白家这几天都跟人间地狱似的。

    顾北辰旁若无人的进了别墅,找了许久才在紧缩的佛堂门外停住脚步,是典型的中式佛堂,他透过窗户往里看,见地上正跪着白淑瑶。

    佛像正下方是一池冒着寒气儿的水,白淑瑶就在那水里跪着,手臂上明显有些伤痕,从窗口可以看到她的侧脸,被冻的惨白。

    顾北辰怒气,抬脚想去踹门却被一个不知来自何方的声音制止,“北辰,白家对不住你,淑瑶欠你和一诺的,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这声音,他四下望了望,并没见有人在,过了一会儿才从拐角处一个暗门里见有人推着轮椅出来。

    轮椅上坐着个男人,虽然坐着仍旧可以看出来材高大器宇不凡,想来这就是爷爷提起的白敬先了。

    白奕西的父亲,白家黑道势力的直接掌权人,顾北辰多看了他一眼,既然有这等份,自然是有旁人没有的气势的。

    “这几子有些不舒服,就不站着和你说话了,北辰你多担待!”男人开口,本是极平常的话,硬是让他说出了不容拒绝的气势。

    顾北辰恭敬的鞠了一躬,“伯父,请您放了嘉嘉!”

    白敬先一笑,“如果你知道真相,或许会要求我杀了她!”虽然笑着,可脸上却像笼罩着无尽的寒气一样,冰冷的骇人。

    顾北辰锁眉,想了一会儿才道,“我不管什么真相,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嘉嘉,不是你家的白淑瑶,如果您要惩罚的人是白淑瑶,那请您放了我的嘉嘉!”

    白敬先没说话,只是示意后的黑衣男人开了佛堂门,男人按了下轮椅旁的按钮,佛堂门自动向两侧打开来,顾北辰第一时间冲进去将白淑瑶从冰寒的水池里抱了出来。

    她浑冰冷,脸色惨白里泛着铁青,顾北辰心疼的揉搓着她的体给她取暖,一边道,“若真如您所说嘉嘉是您的女儿白淑瑶,您怎么忍心如此待她?伯父,求您让我带她走吧!”

    白敬先垂眸,后高大的男人又随手一按,头顶上天窗哗的一声打开,灼的水便从头到脚淋了下来。

    白淑瑶缓缓睁开眼,有些不甘的看着白敬先,觉察到自己正被顾北辰抱着时她唇角一勾,眼泪流了下来。

    “淑瑶,如果你悔悟,把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顾北辰,你还是爸爸的好女儿,爸爸不会为难你!”

    *

    谢谢亲们,楚你们,谢谢流水chj送的鲜花一百朵,谢谢依宝贝的二十朵鲜花,谢谢每天都不忘记支持我的糖糖,楚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