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0.一生所爱(21)4000+ 羞涩的告诉亲们,此章必看

    过了许久也不见他下来,一诺便起扶着楼梯上楼,之后左转,拉开-房门正要走进去却正正撞上一方-露的宽阔膛。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一诺有些语结。

    顾北辰甩甩头发上的水,“难道你洗完澡是穿衣服的吗?”他颇不以为意的看着她。懒

    一诺脸上一,就算他不记得她了,可这点死不要脸的功夫还是一点都没改。

    不再理会他,她推开他往浴室走去,走到一半听到他往外走的脚步声,一诺停了下来,鼓足了勇气才开口道,“别走,留下来陪我好吗?”

    顾北辰回头,盯着那一方孤单的背影,“我是无所谓,不过顾夫人,你确定要我睡在这个房间里,睡在你的上?”

    一诺没说话,拉开浴室门走了进去,之后有一丝细小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也是你的房间,你的!”

    顾北辰耸耸肩,想她一个女人,眼睛又看不见,一个人在房里也不方便,所以索就靠在房里的沙发上等她出来。

    一诺洗漱完毕后披着浴巾拉开浴室门走了出来,她头发湿嗒嗒的,脚上穿着小巧的拖鞋,更衬的十个脚趾如同花生米一样小巧可

    本来白皙的脸被浴室里蒸汽一熏,泛着可的粉红色,顾北辰暗自咽了咽口水,“那……我先下去了!”

    如此风光旖旎,如此孤男寡女,他又不是柳下惠,很难保证不发生什么。虫

    谁料一诺却上前拉住了他的手,空洞的目光始终没有焦距,可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却似乎带着恳求,“别离开我!”

    她仰头正对着他如黑瞿石般的璀璨双眸,之后伸手紧紧抱住了他,将头埋在她膛里。似乎有温的液体沿着他的膛流了下来,他知道,那是她的眼泪。

    一时间他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揽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别哭了一诺,乖!”

    这话一说出口他自己也觉得不妥,可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他就是那么说了。

    抱起她将她放在大上,口的风便盈盈了一半出来,仿佛含羞的姑娘,红着脸等他抚。

    顾北辰抬手拍了拍自己脑袋,怎么老是胡思乱想,一诺以为他要走,一伸手拉住了他,他只一手撑着,一个不稳整个人倒了下去,凉薄的唇正正吻在她温软可的唇上,支起的右手也好巧不巧的落在她柔软的酥-上。

    一诺脸一红,顾北辰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颗粉嫩的樱桃已经在他掌下缓缓立起来,这一刻,不受控制的,他俯首亲吻她的唇,好像这种感觉是自己等待了几万年的一样。

    幽深的夜,旖旎的,粗重的喘息,仿佛濒临死亡一样的饥渴让两人不可自拔。

    一诺衣衫尽褪,顾北辰上也无一丝衣物,下胀痛的厉害,急切的想找个出口。他坚-的某处抵着她软的入口,在即将进入的那一刹那,他停了下来。

    挥手将单盖在一诺上,他痛苦的低吼一声,冲进浴室里放了冷水,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

    出来时一诺还缩在脚,也有些局促,他给自己倒了杯水,也上前递给一诺一杯,猛灌了一口后道,“对不起,是我失控了,我不该这么做的!”

    一诺想说没事,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他不记得她,她说没关系他觉得她随便,她说有关系他只会更加局促,索便没再说话。

    良久,他把手中的杯子喝空了,看一诺头发还**的,上前裹着单将她抱下来,放在沙发上,到门口的格子柜里拿过吹风机,“湿着头发睡觉不好,以后会头痛的,要照顾好自己!”

    说着细细的给她吹起头发来,柔顺的长发从指缝穿过时他脑海中忽然闪现过一些旖旎的画面。

    他在上面疯狂冲击大汗淋漓,下的女人-喘-低-吟面若桃花,那时那黑亮的长发在他眼睛里涌动成最动人的瀑布,一瞬间直击心底。

    顾北辰忙收回意识,快速给一诺吹好了头发又将她抱到上,他坐在头怔怔看着窗外的月色,心中开始找安慰自己的理由。

    或许是这夜太过寂寞,又或许是这月太过迷人,所以他才会疯狂的,所以他才这么无法控制自己。

    许久,一诺在上动了动,顾北辰回头,“睡不着吗?”

    一诺嗯了一声,也不敢再动弹,“不如陪我聊聊天吧,我也睡不着!”

    一诺只说了一个字,“好!”

    顾北辰笑笑,她这么一个字一个字的,哪里是跟他聊天。靠在头他静静凝视着她白皙的脸颊,“不如你告诉我你怎么才可以睡着,不然你醒着我怕等会儿还会有事发生!”

    他用了很暧昧的语气。

    一诺吸吸鼻子,“桌上有本书,五年前你走时还没念完,接着念吧!”

    顾北辰挑眉,手往桌上伸过去,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那是一本定制版的格林童话。

    跟在加拿大时他给千千念的那本一模一样。

    那时,每每见到千千没有一丝光亮的眼睛,他就会莫名的口闷痛,每天念着童话哄她睡觉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享受,如今见一诺书桌上的格林童话,他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拿起书,他翻了翻,死神的使者仍旧被他跳了过去,他给她念牧鹅姑娘,一诺敛眉,轻声道,“这章五年前你就念过了,念下一章吧!”

    他听话的将书翻到下一页,坐在

    托起一诺的头放在自己腿上,大手将她长长的黑发捋直,而后开始一字一句的给她念着。

    不知道念了多久,真如一诺所说,她睡着了,他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在上,给她盖好了被子,把空调调高一点,拉开窗帘靠着窗口看外面黑漆漆的山色。

    仿佛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姿势,也仿佛早就习惯了在她熟睡后才睡下,站了许久,顾北辰小心翼翼的躺在沿,离一诺远远的,也不盖被子。

    *

    翌他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却见怀里不知何时多了个女人,他差点没惊叫出来,直到想起这是在鸿鸣山顾宅,是在夏一诺家里,他才定睛看怀里的女人。

    她很美,闭着眼睛自有旁人没有的安详娴静,那双漂亮的眼睛,哎,当真是可惜了。

    伸手抚了抚她细长的眉毛,一诺鼻翼却一皱,顾北辰忙躺在上一动不动的继续装睡,谁知一诺并没有醒来,懒懒的翻了个,纤细的腿往他长腿上一搭,膝盖好死不死的正好抵在他的命根子上。

    顾北辰此刻只能无语望天,动也不能动,到夏一诺醒来时他已经僵持的全酸痛,一诺挪了挪子,他都有些怀疑她是故意的,纤手正好摸到他早就昂扬的某个部位。

    半晌没敢动弹,她屏住呼吸缓缓将手挪开,而后长长的呼了口气,顾北辰愤怒的翻将她压倒在,“夏一诺,你非要我是不是!”

    一诺怔怔的躺在上,往里,顾北辰也会这样对她吼。

    “夏一诺,你不想活了吗!”

    “夏一诺,你哪根神经没搭对!”

    “夏一诺,你能不能给我安分点儿!”

    “夏一诺,你是我的女人!”

    每当生气的时候,他总会喊她的名字。

    一诺还没来的反应,他便一把掀开她上盖着的被子,翻压在她上,薄唇含住她前的那一点玫红,狠狠的-吸,仿佛惩罚似的,他抬头看她因为激而潮红的脸颊。

    他的吻依旧那么烈霸道,他仍旧熟悉她的体,虽五年没在一起,他还是能轻易的挑起她体内的熊熊烈焰。

    薄唇一路向下,到小腹,沿着肚脐轻轻打转,一诺痒的受不了,叫他停下来,他却不放开她,困缚住她的双手,继续肆虐。

    等她几乎全的肌肤都被他亲遍看遍摸遍了,修长的手缓缓探向她下那一丛幽谧的森林,长指在软的入口处轻轻摩挲着,而后拉着一诺的手去抚摸那些粘湿的液体,“夏一诺,这样才够公平,哼!”

    他起从大上下来,径自往浴室走去,徒留一诺整个人躺在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上的男人已经大步离去。

    那团火在小腹处烧的她腔几乎都炸开来,她这才明白,顾北辰原来是在惩罚她,惩罚她碰了她不该碰的地方还不能给他痛快。

    所以他才这样折磨她吗,还在刚刚进入状态的时候停了下来,让她一个人难受。

    一诺勾唇,哭笑不得,可真是个小气的男人,这种事他也会计较。

    顾北辰洗完澡后一诺正裹着单窝在大上,他擦了擦头发上淋漓的水珠,挑衅的看着一诺,“怎么,先让我抱着你进去洗是吗!”

    一诺气呼呼的从上下来,迈着小小的步子沿着墙根儿往浴室走,“谁让你跟着!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小气,我又不是故意碰你的,你就这样折磨我。那我根本看不到你,却被你给看光了,是不是也吃亏了呢!”

    顾北辰停下擦头发的动作对她吼,“你哪儿来这么多歪理。”继而几步上前将一诺挤在墙角,“怎么?看来顾夫人是真的很期待跟我来一次鸳鸯浴呢!嗯?有夫之妇。”他抬手挑起她尖细的下巴。

    一诺一把将他的手挥开,“死不正经!”慌忙冲进浴室关了门,顾北辰勾唇轻笑,“我太正经怕你不喜欢啊,有夫之妇!”

    一诺在浴室里不住想诅咒他,他怎么这么口,一句一个有夫之妇的叫她,就算她是有夫之妇,那也是因为他好不好。

    清洗完毕一诺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顾北辰却早不在房里了,她循声往外走去却听得念辰欢快的笑声,径自靠在阳台上,她看不到就只用听的。

    后花园里,那对父子你追我赶的景让她觉得幸福而满足,可是这样短暂的幸福却是借来的,注定不能长久。

    正想着顾念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妈妈,妈妈你也过来跟我和爸爸一起玩嘛!”

    一诺回神,转往楼下走,小念辰乖巧的跑上楼梯来扶她。

    她怜的揉揉他的头发,见他满头是汗便牵着他的手给他清洗了一番,她牵着他呼呼的小手正要随他去后花园找顾北辰。顾北辰的声音却在客厅响起来。

    “顾夫人,易州已经回了,鸿鸣山我也来了,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嘉嘉?”他闲适的靠在沙发上喝自己给自己泡的茶。

    半晌见一诺没有反应,他又问了一句,“对了,顾夫人,你家的茶不错哦,我可以拿走一些吗?”而后他自言自语的道,“嘉嘉一定喜欢这个味道!”说着又抿了两口。

    一诺闻得出来,那是他泡的茶的味道,往里,他总嫌弃一诺泡的茶不如他,所以总喜欢自己动手,每每泡好之后第一杯茶总是她的。

    可如今,他却问她要茶,要拿给另外一个女人品尝,拿给那个害他们分离了五年之久的女人……

    *

    谢谢亲们,楚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