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9.一生所爱(20)4000+ (很有爱哦)

    白淑瑶回,直视老爷子,“顾爷爷,你自己问问沙林,他是要留下来跟你们一起发疯,还是要跟我走!”

    顾中和轻笑,“这事儿也由不得他做主!白丫头,我以为你不止学到了你父亲的行事狠辣,还学会他的深明大义,没想到你竟这么狭隘这么顽固不化。”懒

    他这次来就没打算空手而回。

    白淑瑶的事儿,他已经跟白敬先打过招呼,白家在这边早已经安排好一切,如果她不从,就绑回去。

    话毕几个彪壮大汗从门外冲了进来,三下五除二把白淑瑶围了起来,顾北辰见这场面脸色一暗,明显生气了,“这是绑架你们知道吗?”

    顾中和抬眉,“我想当年她把你带走的时候也知道是犯法吧!”老爷子又看向白淑瑶,“你说呢白丫头!”

    白淑瑶不说话,却也毫不示弱,顾中和闲适的上前,“不是爷爷非要这么做,是你的,丫头,你爸爸叫我把你带回去,如果在加拿大时你不这么冥顽不灵,或许我会考虑给你一条生路,这一次,是你自掘坟墓,怨不得旁人!”

    几人把白淑瑶带走时顾北辰想追上去却被顾中和拉住,“放心,爷爷不会把她怎么样的,带她走的是她爸爸的人,他们会把她安全的送到他爸爸边去!”

    顾北辰黑眸一沉,“我凭什么相信你!”

    顾中和勾唇一笑,“因为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跟我回易州去。我知道,现在无论我们拿出什么证据来,你都不会相信自己就是顾北辰,那就跟我回易州去,到时候你就知道,到底是谁在欺骗你!”虫

    当天几人就专机往易州赶,机舱里,顾念辰似乎从来都没这么开心过,跟在顾北辰后爸爸爸爸的叫个不停,本来顾北辰在为白淑瑶的事烦心,见念辰这么乖巧可一瞬间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念辰往他边靠了靠,小声的问,“我可以坐在爸爸腿上吗?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哦,好想试一试!”

    顾北辰大手在他小脑袋上轻轻一拍,“胡说,在加拿大的时候不是还抱过你吗!”

    小念辰嘴一撅,“那不一样好不好,那时候爸爸根本不认识我,现在爸爸认识我啦,我是爸爸的儿子,我有爸爸了!”

    小家伙头往顾北辰怀里一靠,在他膛上蹭了蹭,原来这就是爸爸的怀抱,宽厚而温暖。

    顾北辰怜的将他抱进怀里,轻轻哼起歌谣,哼着哼着夏一诺就将脸侧了过去,面向顾北星。

    顾北星拉住她的手,见她泪眼朦胧,忙将她的手握紧心疼的皱起了眉。

    她当然不会知道,当年顾北辰就是唱这些歌哄夏一诺睡觉的,不过那时他的嗓音要更清爽一些,大爆炸之后他的嗓子坏了,复健还没有做完,所以此时的声音略带了些沙哑,不过听来却更有磁了。

    一诺擦擦眼泪,怎么这么没出息,连他的嗓子哑了她都觉得有磁,他都不认她,她干嘛那么迷恋他。

    子往外挪了挪,不让自己靠他那么近,一诺僵直着体,动也不动。

    小念辰开始不停的问顾北辰各种问题,最后绕绕的就绕到了雷恩家的姑娘上。

    “爸爸,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顾北辰抱紧他,点了点头。

    小念辰托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细细的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哦爸爸,我们班班长喜欢囡囡姐,囡囡姐班里的东东也喜欢她,我跟我们班长是铁哥们儿,那如果我也喜欢囡囡姐怎么办呀!”

    顾北辰一拍他脑袋,“你和你班长都没戏,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囡囡姐最后肯定被东东泡走了!”

    顾念辰猛地从他怀里坐起来,“那不行啊爸爸,东东还没有我帅呢!囡囡姐姐不能跟他好。”

    顾北辰一笑,那一排健康洁白的牙齿让顾念辰好生羡慕,“那念辰怎么知道东东没有你帅呢!”

    顾念辰嘟起小嘴,“爸爸是最帅的,姥姥姥爷和太姥爷都说念辰和爸爸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念辰肯定也很帅!反正肯定比东东帅!”

    顾北辰忽然就笑了,把顾念辰的脑袋按进自己怀里,窗外是万里云天,舱内是浓浓温

    “哦对了,东东是谁?”许久顾北辰拍拍顾念辰的背轻声问他。

    这才发现他躺在他怀里睡着了,小嘴微微嘟着,很像他妈妈。小念辰又往他怀里靠了靠,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道,“东东,东东就是东东啊,一点儿都不喜欢他!”

    顾北辰给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在他白皙的小脸儿上一吻,而后细细看他的轮廓,可怎么看怎么跟旁坐着的女人很像。

    忙将视线移开,他喉结动了动,用余光瞥了瞥旁边的女人,见她正勾着唇角,似乎是带着笑意的。

    回到易州时是半夜时分,顾中和回了格勒岛上的大宅,顾北星和章子迟跟着老爷子回格勒岛,几人无比豪迈的把顾北辰、夏一诺和顾念辰扔在了空旷的机场。

    机场门口停着顾北辰的车,走时顾北星顺手给他指了指,他愤愤的瞪了顾北星一眼,抱着小念辰往前走,走了许久见一诺没跟上来,他这才想起她的眼睛是看不见的。

    回往她边走去,他牵起她的手,没好气的说了句,“真是麻烦!”

    就这么一句话,语气里却是带着宠溺的,多年前她势力逐渐模糊还跑到外面去,每每他回来牵她的时候也总是一句,“真是麻烦!”

    五年的时光仿

    佛没有过去,一切还像停在当年没有任何改变,他超越记忆,超越时空长河再度来到她边,紧紧的牵着她。

    夏一诺从不敢梦想她的人生还能迎来这一刻,而此时,那样在以往看来几乎不可能的事确实是发生了。

    她任由他牵着,大步往前走去。

    上车之后他小心翼翼的给她系安全带,清淡的呼吸扫过她白皙的面颊,一诺浑一紧,靠在副驾驶座上一动也不敢动。

    车里灯还没开,路灯光透过挡风玻璃照进来,落在她剔透的脸颊上,顾北辰一抬头就见她这般模样。

    似乎是在梦里,他也见过这样的让他不可自拔的脸,鬼使神差的,他缓缓靠近他,直到宽厚的膛贴着她柔软的酥-,一诺觉察到他越发灼的呼吸扑在她脸上,慌忙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顾北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做什么,忙推开一诺靠在驾驶座上喘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道,“我对有夫之妇没兴趣,我对孩儿他妈更没兴趣!”

    说着踩住油门飞驰而去。

    顾北辰一路四下看着,易州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是想在记忆里搜寻时却找不到自己曾在这里待过的痕迹了。

    灯红酒绿,大街小巷,五年来易州的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同时静止了的还有他留白的记忆。

    车子最后在鸿鸣山别墅门前稳稳停住,夜色如旧凄迷,他拉开车门径自走了下来,而后绕到副驾驶座上打开车门把躺在一诺怀里的顾念辰抱下来,又搀着一诺下车。

    这场面,如此温暖,眼前的别墅里灯光还没熄,暖黄色的,更让人鼻尖陡然一酸。

    走到门口正要叫一诺拿钥匙来,门却开了,张妈正满脸笑容的迎接他们。

    “姑爷,一路辛苦了!”

    顾北辰也不再计较她的称呼,点点头示意张妈接过孩子。

    张妈伸手抱着顾念辰轻手轻脚的上楼去,把孩子放在儿童房调好室温盖好被子之后悄声走了出来,一个人进了她的房间。

    客厅里忽然只剩下一诺和顾北辰两人,顾北辰环视一圈屋里的装饰,莫名的熟悉感充斥着脑海,廊上有许多照片,他走上前认真的看着,黑眸缓缓眯起。

    仿佛有一个傻瓜,在烈下的垃圾站漫天翻找着什么东西,远处站着一绿裙的女子,面对着那个方向,深款款的看着,眸中有泪水。

    往楼梯上走了两步,转角处有个很大的相框,相框一圈是红玫瑰做成的心形,照片里的那对男女笑的幸福无比。

    那女人正是这房子的主人夏一诺,可那男人怎么看怎么是自己,顾北辰轻咳了两声转往下走。

    一诺靠在沙发边缘抿着唇,似乎在想什么事,他上前坐在她侧,“家里我已经看了,不过我还是想不起来我就是你丈夫,所以,你可以把嘉嘉还给我了吗?”

    他声音是无比温柔的,可夏一诺却觉得这话说的刺耳无比。

    愤然起径自往楼梯口走去,她给他一个清冷的北影,“想找嘉嘉到白家找去,顾家没有你的嘉嘉,这儿也没有人留你!”

    一个不留神,她竟然被脚下的台阶绊倒了,这些阶梯,她足足走了五年,她失明那么久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出过一次意外,今夜,就因为他一句话,她跌倒了。

    夏一诺暗恨自己不争气,抓着地毯就要起来,顾北辰见她那模样慌忙上前扶起她,“你没事儿吧!”

    夏一诺甩开他的手,“我当然没事儿,有事的是你的嘉嘉,你去找她吧!”

    她这一甩手有腥甜的液体落到顾北辰唇角,他,是她的血,拉过她的手在自己手心摊开,见她手掌外侧被划了个口子,血还在往外溢。

    她要反抗,他干脆一把将她抱起来稳稳放在沙发上,之后抬步走到楼梯口的桌旁拿出医药箱给她包扎伤口。

    一诺没有动,任他摆弄着,似乎又回到了玫瑰巷的那个大雨夜,那时他也是这么温柔的给她包扎伤口。

    不同的是那时他记得她,此时他不记得她,相同的是,无论是那个时候拥有记忆的他还是此时没有记忆的他,在这一刻,对她都是没有的。

    等他包扎好了,整理好医药箱放心的舒了口气将药箱放回原处,这才惊觉一切都不对劲。

    从机场到鸿鸣山别墅,他没有问夏一诺怎么走,也没有用导航,更没有旁的人为他指路,可是他一路把他们母子带回来了。

    这个大宅,记忆里他从来没有来过,可是却本能的去楼梯口的桌上拿医药箱给夏一诺包扎伤口。

    皱眉,将医药箱放回原处,他洗了洗手到沙发旁对夏一诺道,“我想洗澡!”

    一诺挑眉,“你这是在问我浴室在哪儿吗!”

    “是!”他简明扼要的回答。

    一诺抿唇,“有问题请教别人的时候能不能语气好点儿,尤其是在别人家里!”

    顾北辰上前双手撑在沙发上,一寸一寸的靠近,直到将一诺直的压倒在沙发上,他才低声道,“哦?你不是我的妻子吗顾夫人,我问自己的妻子浴室在哪里还需要低声下气吗?”

    一诺想抬手将他挥开,还没来得及动他却早双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你不说也行啊,那我自己去找!”

    说罢转三步并作两步的往楼上跑去。

    过了许久也不见他下来,一诺便起扶着楼梯上楼,之后左转,拉开-房门正要走进去却正正撞上一方-露的宽阔膛……

    *

    谢谢亲们,还有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