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9.一生所爱(10)万字第三更

    卓越皱眉,原来他还记得他。

    他没有伸手去接,狄沙林将书塞到他手里,转离开,“明天说不定我就不记得他了,所以麻烦你代劳!”

    那是一本七阶魔方教程,心底里,他还是祝愿念辰早些找到爸爸的。

    夏一诺再次去医院是三天后的事了,因为后一天就是顾念辰的生,所以她就提前一天去医院里再次做个检查,并且为前期的治疗做一些药物准备。

    本来说好不让顾念辰去的,结果他非要去,杨晓曼也哄不住他。

    俞俊以和卓越争抢着要陪一诺来的时候,杨晓曼挡在前面说她要陪一诺来,俞俊以和卓越对望一眼,自然百分百的不同意这样的安排。

    可一诺似乎心不好,断然拒绝了俞俊以和卓越相陪的请求,拉着杨晓曼的手抱着顾念辰上了车,三人扬长而去。

    卓越不放心想要跟上却被俞俊以拉住,“别跟上去,如果你不想跟一诺决裂的话!”

    卓越觉得俞俊以这绝对是在危言耸听,所以就甩开俞俊以的手上了车,发动车子,之后要追上去。

    俞俊以将手搭在他车窗上,他不得已,没能将车开走,俞俊以皱眉看着她,“我跟一诺从小一起长大,她的子是我了解还是你了解?如果你真的想跟上去,我也不拦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不是剥夺你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机会,是为了以后一诺还能当你是朋友!”

    卓越长舒一口气从车上下来,夺过俞俊以的车钥匙打开车门拿过他车里的烟盒,抽了人生中第一支烟。

    熏的他想咳嗽,却终究是忍住了,他没有咳出声来,极力忍的指尖都在颤抖。

    上午的医院阳光明媚,刚往林荫上走顾念辰却忽然挣开一诺的手,往林荫尽头跑去。

    一诺慌了神,叫他的名字他也不回应,杨晓曼扶着一诺往林荫尽头而去,“别担心,他往那边儿去了,我们跟上!”

    一诺握紧杨晓曼的手一步步往前走,最后听到顾念辰在叫一个男人爸爸。

    一诺皱眉,“念辰,你在干什么?”

    顾念辰趴在男人怀里对杨晓曼做了个鬼脸,这一声念辰,男人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将顾念辰放在地上缓缓转过来,见一诺漆黑的眼睛丝毫没有焦距口一痛,他想开口说话,却似乎没有勇气,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一个陌生女士打招呼。

    他转过来那一瞬间杨晓曼也愣了,眼睛睁的大大的,而后放开一诺的手上前抱住顾北辰,“老顾,你这是跑哪儿了,这么多年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呢,一诺这几年都快伤心死了你知道吗!你个死没良心的,我打死你!”

    狄沙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杨晓曼揍了一顿,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杨晓曼,他皱眉,“我认识你吗?”

    声音有些哑,不像顾北辰往常的声音,清亮的一汪水似的,让人听了通体舒畅。

    可这丝沙哑里似乎藏进了无数的故事,杨晓曼不可置信的拍拍他的肩膀,“别跟我来失忆这一,我可接受不了!”

    他没有丝毫关于顾北辰的记忆,而严宗泽家里那个沙林,却拥有顾北辰过往的一切一切,除了这张脸。

    杨晓曼一时觉得这世界可真可怕,拉着顾北辰的手走到夏一诺面前,“你的部长夫人,夏一诺,你总该认识吧!”

    一诺只听他们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狄沙林站在一诺面前怔怔的望进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一言不发。

    顾念辰上前拉住他的手摇了摇,“爸爸爸爸,这是妈妈呀,你不记得妈妈了吗?”

    狄沙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卡片,看了看顾念辰,眉目中如大雾般的迷蒙之色这才散去,“念辰小盆友是吧,叔叔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不要随便叫爸爸,你看看,你妈妈都不认识我!”

    他笑了笑,随即伸出右手,“念辰妈妈好,我叫狄沙林!”想了想他接着说,“就是狄仁杰的狄,沙漠的沙,森林的林!”

    当把书给卓越之后他心里一直有些放不下,所以就在便签上记下了顾念辰的名字,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想着他的模样,又在小卡片上随手画了几笔,怕弄丢了就一直揣在口袋里,拿出来看看虽然并不能让他记起什么,但起码能知道他是谁,跟自己是怎么认识的。

    狄沙林对着一诺笑着,伸出的手没有收回去,等着一诺与他握手。

    一诺正在愣神,也忙伸出手来握住他大手,“你好,我叫夏一诺,生如夏花的夏,千金一诺的一诺!”

    狄沙林指尖一抖,心想,好别致的自我介绍。

    杨晓曼在一旁急的直跺脚,顾念辰眼巴巴的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松开,眨巴着大大的眼睛,“爸爸,妈妈要去做检查,你不来吗?”

    一诺想说你不要叫他爸爸了,话到嘴边觉得有些尴尬,所以便没开口。

    杨晓曼也跟着一起起哄,“老顾,就去嘛,你还欠我一顿饭呢,大不了我不让你请了,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狄沙林皱眉,最终却点了点头,“好吧。”抱起顾念辰,他看了杨晓曼一眼,声音冷淡的道,“别叫我老顾了,怪别扭的,你

    可以叫我沙林!”

    杨晓曼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沙你个头!”

    他无奈,只得不再开口,径直跟着二人到眼科去。

    一诺躺在诊疗仪上,各处位被贴上贴片,他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些熟悉,勾起唇角,想来是千千做诊疗的时候他经常看着,所以就记住了。

    整个过程耗费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顾念辰赖在狄沙林怀里不愿意下来,狄沙林就那样抱着他,也不嫌累。

    小家伙时不时亲一下他的脸蛋,他就笑他,捏着他的脸蛋说,“不要占叔叔便宜嘛!”

    顾念辰嘴一撇,“念辰从小到大都没见到爸爸哦,爸爸好不容易才抱我一会儿,就让我亲一下嘛!”

    狄沙林说不过他,只得让他亲。

    想了一会儿觉得不对,狄沙林开口问他,“你从小就没见过爸爸,怎么总是叫我爸爸呢?”

    顾念辰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还蹭了蹭,“爸爸好笨哦,家里有爸爸和妈妈的婚纱照嘛,我每天都盯着看,怎么会不认识爸爸呢!”

    婚纱照?狄沙林敛眉,美目中有些异色,而那些异色也只是一闪,就消失了。

    他连前一天发生的事都记不住,就算想查证一些什么,也不过是徒劳,一切顺其自然吧。

    一诺诊疗做完后就要回去,杨晓曼一直拉着她的手跟她说边的男人是顾北辰,她有些心神不宁,忽然想起严宗泽家里的沙林,她抿唇笑笑,“走吧!”

    杨晓曼急的语无伦次,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她说,顾念辰也一直赖在狄沙林怀里不肯下来。

    狄沙林见一诺要走,便在顾念辰脸上一亲,宠溺的哄他,“念辰乖,叔叔每天都在医院里,下次妈妈再来做诊疗的时候你跟妈妈一起来就能见到叔叔了!”

    念辰不依,腻在他怀里抬头委屈的看着他,“念辰明天过生,爸爸会来和念辰一起过吗?”

    狄沙林脸色一暗,“叔叔可能去不了!”

    这几年,他所有的活动范围都没有走出这家医院,真的走出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

    顾念辰见他这样说,眼泪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掉,狄沙林见他哭了,慌了神,“念辰乖,别哭了!”

    顾念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妈妈说爸爸很我,可是爸爸从来没跟我一起过生,我每年的生愿望都是见到爸爸,现在见到爸爸了,爸爸却不愿意陪我过生。呜呜呜,妈妈骗我的,爸爸一点都不我!”

    狄沙林脸上都是为难之色,一诺无奈的从狄沙林怀里将顾念辰抱过来,漆黑的双眸一紧,眼睛弯起,对狄沙林露出一个失落的笑脸,“让您见笑了,要不明天你就来生会吧,我叫朋友来接你!”

    “我问问kevin博士吧!”他没有直接应承,一诺点了点头,叫杨晓曼给狄沙林留了电话,“这是我的电话。”

    狄沙林接过便签看了看,对一诺点点头,“好,等会儿我问过kevin博士之后给你打电话!”

    一诺道了谢,抱着顾念辰在杨晓曼的搀扶下越走越远。

    狄沙林望着阳光中那孤单萧条的背影,心里有一瞬间仿佛被巨石击中了,闷闷的疼。

    *

    一万字更毕,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