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7.一生所爱(8)万字第一更

    卓越不再与她争执,忽然想起沙林手上的那枚婚戒,他又开口道,“如果他就要跟另外一个女人结婚呢?”

    “他不会娶别人,他明明记得我,他说过除了我谁都不要!”一诺眸中有泪,说这话,其实没那么自信,她也不过是为安慰自己而已。

    卓越看她泪流满面的模样,终于不忍心再说什么,上前把她揽进怀里,薄唇轻轻吻她的长发。

    一诺的心一瞬间更痛了起来,她记得顾北辰很喜欢她的长发,多年前,每次高-潮过后他都会从后揽住她纤瘦的腰,高高的鼻梁靠近她后颈的发根,深深嗅着她头发上的清香。

    大爆炸的时候,她手术不过几个月,头发刚刚盖住耳朵而已,这四年多以来,她没在头发上动一下剪刀,或许是清闲的了,现在长发已经到了齐腰的长度,她亦没有染烫,黑黑的长发散在后背上,闪亮亮的,让人不释手。

    俞俊以回来的时候卓越还在抱着一诺安抚她,他脸色一黑,卓越便松开手给一诺倒了杯水,“诺诺累了,俊以,我们先回去吧,晚上晓曼和张妈就到了,我们不必来!”

    直接说不让他来,他定然是不依的,说杨晓曼要来,就自然能打消他来陪一诺的念头。

    这个杨晓曼,跟在俞俊以股后面跑也好多年了,杨书记调京后仕途一片大好,年年高升,可她杨大小姐偏看不上京里的王孙公子们,一根筋的喜欢俞俊以。

    这些年,俞俊以躲她,也躲的累了。

    *

    卓越和俞俊以走的时候,是个美丽的傍晚,漫天的云被烧的红彤彤的,这片别墅也被笼罩在一片光怪陆离的夕阳余晖里,忽明忽暗,橙红靛紫。

    沙林靠在别墅后的秋千上,看上去很闲适,修长的指轻轻散着,掌心的伤疤触目惊心。

    一诺和顾念辰在门口送他们,俞俊以见状推着一诺进了别墅,“晚上了,别老往外跑,山里有狼的我的傻姑娘!”

    一诺轻笑,“我什么时候爬过狼!”

    俞俊以无奈,只得躬捏捏念辰的脸蛋,“顾念辰,看好你妈妈,妈妈眼睛不好,天黑,你不要带着她往外跑,否则明天我来好好修理你!”

    顾念辰小嘴一撇,“你修理谁呀,明天我让杨姐姐修理你!”

    俞俊以满脸黑线,只得跳上车和卓越一道离去。

    而人走后,一诺沿着铺向门口的地毯往外走,顾念辰上前拉住她的手,“妈妈,俊以叔叔说山里有狼,我们不要出去了吧!”

    一诺摸摸他的小脸蛋儿,“念辰怕狼吗?”

    顾念辰咽咽口水,点了点头,“念辰怕!”想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不过如果有狼来了,念辰一定会保护好妈妈!”

    一诺鼻端一酸,紧紧将念辰抱在怀里,不停亲吻他的脸蛋,“好孩子,妈妈的乖儿子,妈妈你!”

    顾念辰她脸上的泪水,“妈妈,以后不要哭了好吗?等念辰长大了要给妈妈最好的东西,念辰要把爸爸找回来,永远也不让妈妈哭!”

    一诺点点头,牵着他的小手往外走,远远的夕阳下,沙林还躺在秋千里,动也不动。

    念辰远远看着那男人高大的背影,又抬头看看妈妈哭红的眼睛,停在原地拉着一诺的衣角不让她过去。

    “妈妈,你想去找沙林叔叔是吗?你就在家里吧,我去叫他过来!”

    说罢扶着一诺进了门,一路小跑着上前正准备去拍沙林的肩膀却见他额头上都是汗水,漂亮的眉头紧蹙着,似乎在做什么梦。

    双拳握得很紧,他忽然大喊了一声,“诺诺不要!”而后便挣扎着醒来了。

    顾念辰看着他满是汗水的脸,又见他眼中似乎有泪水,上前眨巴着大大的眼睛问道,“沙林叔叔,你在叫谁?诺诺,是我妈妈夏一诺吗?”

    沙林甩了甩头,双手捏捏眉心,没有说话,念辰拉起他的大手将他从秋千上扶下来,“叔叔,我妈妈叫你过去,想跟你说说话,她眼睛不方便,你跟念辰去好吗?”

    沙林看着面前小男孩儿可的脸庞,没舍得拒绝他,拉起他胖乎乎的小手,“好,叔叔跟你去!”

    大门没有关,夕阳透过落地窗打进客厅里,温柔而旖旎,嘉嘉不喜欢挂起来的那些素描在这个家里挂了满墙,全部都与面前这个盲眼女人重合。

    沙林脑子有些疼,一些记忆开始混乱的叫嚣着想要冲体而出,最后却终于被压了下来。

    他与一诺对面坐着,眼前这张脸愈发熟悉,可是却没有亲近感,仿佛记忆深处丢了什么东西一样,他明明记得她的模样,却记不起自己与她到底有过怎样的故事。

    一诺伸手拉过念辰抱在自己怀里,“念辰,沙林叔叔是你爸爸!”

    沙林想开口让她不要这么说,一抬眉看到那双瘦的令人心疼的手指,终于是没说出狠话来。

    念辰眨巴着大大的眼睛,“可是另外一个沙林叔叔是谁呢?如果沙林叔叔是念辰的爸爸,那医院里的沙林叔叔为什么跟爸爸长的一模一样?妈妈,到底谁才是念辰的爸爸啊,念辰都糊涂了!”

    一诺锁眉,什么这个沙林那个沙林,她摸

    摸顾念辰的头,“傻孩子,这就是你爸爸。”

    他不认她,她只能用孩子留住他了,曾经自己都不屑的方法,如今竟然用的这般就轻驾熟,一诺心里苦涩,却哭不出来。

    顾念辰心里七上八下的,试着上前靠在沙林怀里,“沙林叔叔,你是念辰的爸爸吗?”

    沙林往后靠了靠,将他抱起来,亲吻他的额头,“好孩子,我非常希望自己是你爸爸,可是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诺忙笑了笑,唇角勾起宽慰的弧度,“没关系的,没关系,你总会想起来的,你会记起一切,你就是顾北辰,顾北辰就是你!”她斩钉截铁。

    沙林眉目一暗,如果他是顾北辰,顾念辰就是他的儿子,夏一诺就是他妻子,嘉嘉呢?嘉嘉怎么办?

    嘉嘉说,为了救她,他不惜挡了子弹,这样应该算是吧?

    如果他有妻子有儿子,又着嘉嘉,这又算什么呢!

    顾念辰在沙林怀里坐了一会儿,见他妈妈脸上神色凄苦,便从沙林腿上跳下来,“叔叔,我去门口玩会儿,你先跟我妈妈聊聊天!”

    他想喊爸爸,可是喊不出口,走到桌边拿起在医院里狄沙林给他的魔方,径自开了外面的灯往门口走去。

    客厅里,沙林和一诺四目相对,他黑瞿石般的双眸中倒映着她纤瘦的影,而她那双漆黑的眼却始终找不到他存在的痕迹。

    一诺笑着拉过他的手,抚摸上面丑陋的疤痕,“北辰,你还记得吗?这个伤疤是在香山你为了救我留下的。你受了伤,回易州后又没有好好照顾,发炎了好几次,所以就留疤了,你记得吗?”

    沙林一头雾水,眸中是一片迷茫之色,不记得,他什么也不记得。

    一诺听他没反应,又跟他说了许多许多,他终究是听懂了。

    她给她讲的是她和顾北辰的故事,虽然曲折,却的确很美丽。

    心里揪的特别痛,他的眼泪沿着眼角滑了下来,他记得,自己是很少流泪的,而今到底是为面前这个女人的故事感动,还是为自己潜藏着的记忆难过,他也不知道。

    后来,一诺说起了更多更老的故事,一切的一切,细细的给他讲,直讲到斜阳余晖尽散,天边一片暗沉,才停下来歇了歇。

    他这时已经坐在她旁,拉着她的手,可是关于她说的那些东西,他仍旧想不起来。

    张妈和杨晓曼来的时候,两人还在并排坐着,二人一进门嘴巴张的足可装下一个鸡蛋。

    顾北辰死后,夏一诺从不与任何男人亲近,如今怎么跟这个男人靠在一起,杨晓曼大大的眼睛转了两圈,不明所以。

    张妈赶忙上前,将手上提着的东西卸下来,又到外面车里拿东西。

    他们留了沙林在家里用晚餐,餐桌上尽是张妈从易州带来的好东西,一诺这几天没吃到了,也有些想念的慌。

    她记得,当年张妈这些拿手菜都是顾北辰极吃的,叫张妈给沙林盛了鲈鱼羹,沙林端在手里闻了闻味道,一口气将羹汤喝了下去。

    “还有吗?”他敏敏漂亮的唇将碗递了出去,一诺刚好抬手夹菜,碰到他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

    她怀第二胎时,顾北辰为了配合她,整陪她喝鲈鱼羹,其实她知道,顾北辰非常讨厌鲈鱼羹,是为了将就她才喝的。

    可是如今的沙林却喜欢。

    原来,一个人的习惯是可以变的。

    就像他说过不会娶别的女人,这一刻,手指上却带着别人的戒指。

    *

    今儿更晚了亲们,一万字不变的,先3000,等会儿继续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