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一生所爱(2)

    “夫人您好,请问您家里有修剪花枝的剪刀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好听的嗓音,说的是中国话不错,略带了点儿港味儿。一诺眉心一皱,方才那味道一瞬间浸透她的全,她险些没扑到人家怀里痛哭一场,还好她没有那么做。

    “有,在花园里!”一诺苦笑,拍拍念辰的头,“念辰去给叔叔拿修剪花枝的剪刀来!”

    男人看着念辰粉嘟嘟的模样愈发喜欢了起来,蹲拉住念辰的手,“小盆友,你还这么小,拿不动哦,叔叔跟你一起去好吗?”

    念辰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好啊!”

    男人抱起他,起对一诺一笑,“夫人,您介意我进去一下吗?”

    面前的女人乌黑的眼睛毫无焦距,只唇角善意的笑让男人觉得她是不介意他进去的,一诺眼睛弯成月牙状,“当然不介意!”

    男人抱着念辰往里走的时候回头看一诺的背影,见她正扶着门框往门口走,忽然想起来他方才慌乱的神色,漆黑的瞳孔和始终没有任何焦距的眼神。

    心里暗叹,可真是个可怜的女人,这么年轻漂亮怎么就瞎了眼睛,还一个人拖着个半大的孩子。

    肯定吃了不少苦吧,想着他又回头多看了一眼,一诺已经走到门外,在门口的栅栏上斜倚着,眉目浅淡如画。

    那双眼睛看着好生熟悉,可是到底在哪里看到过这么美丽却暗淡的眼睛,一时间还真是想不起来了。

    找到剪刀之后他抱着念辰出来对一诺道谢,微风轻拂的早晨,一诺一回头便又闻到了那入骨般熟悉的香。

    “真是太感谢您了夫人,我用完之后马上给您送来。”男人把念辰放在一诺边,转要离开,一诺张了张口,终于是叫住了他。

    “先生,您认识我吗?”小心翼翼的,带着试探的,她不敢问,却终于还是问出了声。

    男人一回头,对着阳光笑了笑,微微泛着光的眼眸一眨,“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似乎又没见过,我也正想问您呢!”

    一诺的手颤抖起来,可那道熟悉的香味却越来越浅淡,越来越无法捕捉了。

    这味道,在那场大爆炸中灰飞烟灭的男人的味道,她午夜梦回时想起来都心痛裂的味道,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偏僻的半山别墅重现?

    是她出现幻觉了吗?是她太想他了吗?一诺一瞬间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愣愣的站在原地,泪水汹涌而出,将她脸上打湿了一片。

    男人见一诺流泪,慌忙上前,抬手想要给她擦眼泪,可抬起的手落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夫人,您怎么了?”

    一诺摇摇头,擦擦脸上的泪对他笑道,“没事儿,你是中国人吧!”

    “是的,我是香港人!现在是加拿大籍。”男人呵呵笑笑。

    香港人吗?那就真的不是顾北辰了,一诺脸色一暗,她到底还在期待什么。在易州这几年,她整说北辰没死北辰活着,有多少人都把她当成疯子,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过是用那种方式安慰自己罢了。

    可如今呢,她竟然以为面前站着的男人就是顾北辰吗?

    声音不同,说话的语气不同,甚至连籍贯都不同,不认识她,他怎么可能是顾北辰。

    可是,还是不死心,她皱眉,想了许久才说出那句话,“还没有用中国的礼仪打过招呼呢!你好!”

    说着她朝他伸出了左手,就让她再确认一下,就让她再贪心一回。

    男人有些诧异,旁人握手都是出右手,这个盲眼的中国女人,实在是奇怪的紧。

    刚见他的时候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后来又流泪,现在又用左手跟他打招呼。

    或许看不见的人多少都有些怪癖吧,他这么想着,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一诺颤抖着握住那只手,那是只纤长而光滑的手,拇指食指和中指之间有些薄茧,看来是长期握笔所致。

    指尖颤抖着,一寸一寸往他手心探去,最终,她终于在无尽的绝望中收回了手,这个男人不是顾北辰。

    他左手心,没有伤疤。

    当初在香山,那么重的伤,回易州之后又数次裂开,顾北辰手心的伤疤不是用什么现代科技就可以抹去的。

    她曾经握住他的手,亲吻那丑陋的伤疤,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他掌心里,一遍一遍的跟他说对不起。

    他却温柔的抱着她,告诉她这样他就可以把对她的握在掌心,那时,她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她放手的时候男人愣了一瞬间,见她本就平静如水的脸上更是没了半分动容,似在强忍着什么,微微张开的唇被风吹的有些干。

    男人敛眉,躬揉揉念辰的头发,“晨时风大,天气预报说今天有一场雨要下,夫人进屋坐着吧,小盆友给妈妈弄点茶润润喉。叔叔先走了。”

    念辰点点头目送男人从门口离去,直到见他进了半里外的另一栋别墅,念辰才扶着一诺进了房内。

    男人走后,一诺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目光没有焦距的往前方游离着,一句话也不说。

    这样的况,念辰见的太多太多,他最怕妈妈不说话,最怕妈妈不理他

    。

    可是太爷爷说过,妈妈想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打扰她,否则她会不开心的。

    所以他便心神忐忑的坐在地毯上玩积木,他很喜欢玩积木,可这会儿也没了心思,时不时的回头看看,一诺还是那副样子。

    最后他干脆走到一诺前,在她面前的地毯上坐了下来,托着脑袋抬头看着她。

    以往在易州,妈妈不说话的时候他心里是最害怕的,他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妈妈不高兴,所以总会跟张妈和李叔一起闹,好像疯着闹着就能把这事儿忘了。

    可心里还是很难过,怕妈妈不要他。

    他曾经问过妈妈,别人都有爸爸,为什么我没有!话刚说到一半妈妈的眼泪就倾泻而下,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抱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等她抱够了,就松开他,捏捏他柔软的脸蛋,脸上带着苦笑跟他说,“念辰乖,念辰的爸爸去很远的地方了,他要给念辰找到全天下最好的礼物,然后再回来。”

    他信以为真,抱着一诺笑的无比幸福。

    有时候在幼儿园,也会有小朋友说他爸爸死了,他就避开老师狠狠揍那些个头儿比他还大,比他胖许多的男孩子。

    有一次老师打电话到家里来说他在学校里跟小朋友打架,回来的时候妈妈把他按在沙发上对着他的股就狠狠的打。

    妈妈一边打还一边骂他,叫你不争气,叫你不学好,叫你在学校打同学,妈妈是怎么教你的,你都忘了吗。

    本来股就很疼,他忍住了没哭,可看到妈妈的眼泪,他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嘟嘟囔囔的话也说不清楚,可仍努力把一句话说的完整,“他说爸爸死了,说爸爸不要我和妈妈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而后妈妈就抱住他,吻他的额头,妈妈的眼泪落在他嘴唇上,他伸出舌头,好苦。

    一诺收回散乱的眼神,叹了一声,小念辰也从那个并不好的回忆里跳了出来,他忙握住她的手,“妈妈,你渴了吗?念辰给你倒了杯开水,已经不烫了,妈妈你要不要喝!”

    他害怕极了,害怕妈妈这样沉默着不理他。

    一诺宽慰的笑笑,伸出手将她抱进怀里,“念辰乖,妈妈不渴。”

    他想问她一句话却又不敢问,话在嘴边又说不出来的感觉真不好,小脸儿憋的通红。

    一诺觉察到他有些不对劲,便在他软软的小脸蛋儿上捏了捏,“怎么了,念辰在想什么呢!”

    柔软的小手抬起来,摸了摸一诺柔顺的长发,他有些不开心,闷闷的道,“妈妈会永远我吗?”

    一诺皱眉,将他抱紧了些,“傻孩子,这是什么话,妈妈当然会永远你。”

    小孩子的绪来得快,走的也快,当即就开心的笑了,吧嗒在一诺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妈妈,念辰也会永远妈妈的!”

    *

    脸上裹着防蚊布的男人进门后穿过长厅往花园走去,走着走着忽然回神似的抬头看挂在走廊两侧的画。

    快三年了,这些画越积累越多,所有的画都是在画一双眼睛,微笑的,哭泣的,远眺的,迷茫的,心痛的,还有些是正在呆呆的出神。

    这是一双漂亮的眼睛,画上面的绪虽不同,却有一点相同的地方,这些眼睛都很黯淡,似乎是一双……盲人的眼。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