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0.一生所爱(1)

    或许作为一个大风大浪里打拼了一辈子的老头儿来说,他不该抱这种幻想。

    可有时候,他宁愿像夏一诺一样催眠自己,不停的告诉自己北辰没死,北辰没死。

    翌天晴,夏茗风坚持要把一诺送到加拿大去,一诺只说是机场有人接,叫他不必麻烦了。

    远东事忙的不可开交,夏一言和杜子琪已经无暇分,一诺坚持不让他送,他给那边打了个电话,叫他们到时候进航空站接,这才放心的看一诺和顾念辰上了飞机。

    小念辰坐在一诺旁边,歪着脑袋看万里云天,“妈妈,外面真漂亮,等你眼睛能看到了,我们就去找爸爸,然后叫他带我们环游世界,你说好吗?”

    一诺含泪点了点头,转眼已是四月了,到这年中秋,顾北辰就走了整整五年了,过去四年的中秋节,易州城哪家不是阖家团圆,欢庆佳节,唯有顾家,每到这天就有种支离破碎的感觉。

    没人的时候她也会想,这些年自己都是怎么过来的,北辰死后,夏苍峰为她后再嫁考虑,非要她流掉腹中的孩子,为此她足足三个月没有见他,整的将他拒之门外。

    生产的时候大出血,半条命差点搭进去,念辰出生后,她的眼睛就彻底看不见了,四年的时间,一千多个夜,她就是在永无止尽的黑暗里度过的。

    念辰呼呼的小手拉着她的手,“妈妈,你在想什么呢?”

    一诺这才回神,“妈妈在想,过几天就是念辰4岁生了,念辰想要什么礼物呢?”

    温柔的手抚摸着他的额头,这孩子乖巧的让人心疼,小小的年纪却比旁的大他几岁的孩子都懂事得多。

    一诺心中一痛,有眼泪落了下来,是她的错,是她剥夺了孩子的童年。

    是她让他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承担的比别的孩子多,他本该拥有父,本该快乐无忧,本该跟老师和小朋友们去游,本该周末的时候被爸爸妈妈陪着去动物园、植物园、海洋馆。

    可是都没有,除了上学的时间,念辰从不在外面晃悠,每天放学夏茗风去接他,问他要不要跟舅舅出去玩,他都摇摇头,说要回家陪妈妈。

    太爷爷来接他,他也不去,谷修睿和谷建勋来接他,他也不去,夏苍峰夏一言夏茗雪来接,他也不去。

    他时常会捧着儿童读物给一诺念上面的童话故事,念着念着一诺就泪流满面。

    他不知道一诺哭什么,以为是自己念的不好,就放下书抱着一诺,“妈妈,念辰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念辰,念辰会改的,妈妈你别哭好吗!”

    每每这个时候,一诺便哽咽到泣不成声,拉住他小小的子就抱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念辰做的很好,妈妈只是太开心了,真的!”

    小小的他窝在一诺怀里天真的抬头看一诺满是泪水的脸,他自然不会知道,一诺只是想起了那些她躺在顾北辰怀里,顾北辰给她念格林童话的时光。

    顾念辰往一诺边挤了挤,“妈妈不是说等你眼睛好了我们就去找爸爸吗!那今年的生礼物我要问爸爸要,念辰要问问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会来看我!”

    孩子嘟着小嘴靠在一诺怀里,贪婪的闻着一诺上的香味,最后在飞机无止尽的航程中睡着了。

    下飞机时,念辰已经醒来,乖巧的拉着一诺跟着行人排着队往舱门处走,刚走不过两步却有人将他抱了起来,他正要大喊,却见来人是俞俊以。

    “俊以叔叔,你怎么也来了?”惊喜的喊出声来。

    这几年,在鸿鸣山他除了认识些花花草草,什么也没见过,俊以叔叔总会拿各种各样好玩的东西来看他。

    最重要的是,在小小的他的记忆里,好像只有俊以叔叔能把妈妈逗笑。

    常跟俊以叔叔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杨姐姐,他当时唤她杨阿姨,俞俊以一笑将他抱在怀里对他小脸蛋儿上一亲,“念辰,你看她那样儿哪点儿像你阿姨,就叫姐姐吧。”

    念辰黑溜溜的大眼睛一转,“那我叫你俊以叔叔,叫阿姨杨姐姐,杨姐姐叫你什么呢?”

    俞俊以郎朗一笑,“她呀,她随着你,叫我叔叔啊!”

    杨姐姐不依,就追着俊以叔叔一圈一圈的跑,那时候他就看到了妈妈脸上的笑容,真的好美好美。

    从飞机上下来,俞俊以捏捏小念辰的脸蛋儿,“叔叔闲着没事儿,就来陪你和妈妈了,念辰还这么小,就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害怕吗?”

    到处都是陌生的脸庞,蓝眼睛白皮肤黄头发,确实跟在中国看到的风景大不相同,念辰却摇摇头,看着被俞俊以牵着的一诺,“念辰才不怕呢,太爷爷说,念辰要像北辰爸爸一样,做个男子汉,保护好妈妈!”

    俞俊以敛起脸上的笑意,握着一诺的手紧了紧,从vip通道往外走去。

    刚走不过几步,却正正碰上对面而来的卓越。

    “一诺,你来了!”卓越径直上前走到一诺旁跟她说话。

    一诺一听这声音便知是他,卓越,药监局长独子,北辰走后的这几年,除去俞俊以,卓越也对她十分上心。

    爸爸一直比较看好卓越,因这人温润无害,比俞俊以的心思要柔软许多,所以昨天还叫夏茗风跟她说,如果不来加拿大看病就要带她见药监局长儿子。

    如今她是来加拿大了,可这卓越,怎么也来了。

    一诺皱眉,看来这是夏苍峰有意为之,只是他千算万算,恐怕没算到俞俊以也来了吧。

    一诺抿抿唇,“卓越,你怎么也来了?药监局的事走的开吗?”

    一见卓越念辰便张开双手让他抱,卓越抛给俞俊以一个无害的笑意,从他怀里接过念辰,转而对一诺道,“这边有个化妆品公司要引进易州,我爸让我来把把关,正好赶上你来看病。雷恩这边已经安排好了,药物的事都由我经手,一切事你就放心吧。”

    他复又看向俞俊以,“俞少也这么巧?”

    俞俊以笑笑,“公司里的跨国合作方案,我来考察一下,没什么具体的事要做,就偷闲来陪陪一诺!”

    *

    晚上一诺在雷恩安排的半山别墅里住了下来,究其原因还是俞俊以让一诺跟他走,卓越也让一诺跟他走。

    念辰两个叔叔一样喜欢,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最后一诺想了想,还是决定住在雷恩安排的住处。

    房子很敞亮,比鸿鸣山她家的别墅要稍微大一点点,尤其是后花园里,不知道种了些什么无名的花,异常清香。

    雷恩曾说,当年他与北辰关系最铁的时候问起过,问北辰这一生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北辰说是加拿大西部的落基山脉,他问过他为什么,他没说。

    后来雷恩曾来过北辰说的这个地方,果然人间仙境,所以就在这里置了产,还笑说等他老了就来这儿安度晚年。

    没想到这房子他还没住,倒是让一诺先住上了,俞俊以和卓越这才双双落败而归。

    翌清晨,阳光很好,晨起时的风还微微有些冷意,一诺一个人在花园里闻花香,并等着Justin医生来给她做个全检查。顾念辰一个人在前厅里玩积木。

    门铃响了起来,顾念辰放下手中的积木上前开门,男人脸上包着块防蚊布,说了句英文。

    念辰仰头看着他,张了张口,皱着眉头道,“对不起哦叔叔,你说什么话,我听不懂耶!”

    男人一听他开口说中文,顿时开心了起来,蹲揽住他小小的肩膀也不顾自己脸上还带着防蚊布,上前在他脸上吧嗒亲了一口,继而问道,“啊小盆友!原来你是中国人呀,你们家有修剪花枝用的剪刀吗,借给叔叔用一下?”

    念辰听他说中文,用手摸了摸他方才亲过的地方,听俊以叔叔说,这边的人见面就要亲脸表示礼貌,他一抬脚也在男人脸上亲了一口,“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去问问我妈妈!叔叔你在这里等着我哦!”

    说罢转往花园里跑去,之后拉着一诺来到门前,风过,有熟悉的冷香袭来,一诺浑一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笑,“夫人您好,请问您家里有修剪花枝的剪刀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