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8.顾北辰之死

    “你自己也想过要死不是吗?那好,就让我成全你!”

    白淑瑶转从鸿鸣山别墅离去,纤长的指尖掐进手心里,有血溢出来,滴在柏油马路上,很快干涸。

    顾北辰从机场往回赶时已经将近九点钟,雷恩打一诺电话没人接便打给他,“北辰,还没过来吗?满月宴就要开始了!”

    他拧眉,“没关系,是我回来晚了,你们先开始吧,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接了一诺我们马上就来!”

    那边雷恩沉默了一瞬间,心里有些隐忧,仍镇定道,“好吧,你一夜没睡就从那边赶回来了吧,开车慢点儿!”

    顾北辰应了声好,挂了电话,手机屏幕上莹绿的光像狼的眼睛一样,亮过几秒之后终于暗了下去。

    路上他速度极快,大概跑了二十来分钟,就快到家了,舒了一口气,他抬眉往大门看去,远远看着别墅里有明亮的火花闪过,心里不祥的预感一瞬间升腾到头顶。

    撑住一夜未睡的疲惫,他猛踩住油门嗖的一声将车停在别墅外,抓起手边给一诺准备的礼物就往大门而去,拿钥匙开门时发现门是反锁的。

    客厅里灯没有关,他双手伏在窗户上,使劲往里看,这才见一诺靠在沙发上,上盖着厚厚的貂绒毯。

    他试着叫她的名字,她没有反应,懊恼的摇了摇头,这玻璃隔音那么好,她怎么可能听得到。

    忽然想起他刚才还在盘山公路上时看到的火花,他下意识的往厨房看去,见一排三个煤气灶都在开着,旁边的隐形电路被烤坏了,正噼噼啪啪的漏电,白东风的那些‘货’被火星点燃,外面的纸箱已经烧了起来,厨房门口处的地毯也着了火,照这个烧法,不一会儿就能烧到地下室。

    到时候这整个房子,还有房子里的人,是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他终于觉得前所未有的害怕,双手握拳不停地捶打在玻璃上,可不过是徒劳而已。

    别墅的落地窗,他用了密度最好的钢化玻璃,就这样捶打,恐怕到明天早晨他也无法把玻璃打碎。

    愤怒的抬脚狠狠踢在上面,却仍旧未能将玻璃击碎分毫。

    额头上的汗水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滴,他扯着嗓子大喊,“夏一诺,你醒醒,起来给我开门啊!”

    紧握的双拳已经捶出了血,他指尖一颤,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了119,之后继续疯狂的捶打着玻璃。

    二十分钟后,远处119救援车的声音在山下已经清晰可闻,可从山下到山上仍要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别墅内大火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地毯被烧毁,火苗直直向地下室扑去。还有一簇火沿着厨房往客厅铺着的地毯,直直的就要烧到一诺脚下。

    顾北辰再等不下去,绕到树屋里从琴板下面摸出一只小型手枪对落地窗开了一枪,子弹穿过玻璃,打出一个细小的孔,周围的玻璃也被震的裂了开来。

    他拿过手边休整花园用的铁铲,狠狠对着裂纹的地方敲打,不一会儿窗户被打出一个足可让一人通行的裂口,高大的躯向下弯曲,他从裂口处钻进房内。

    地下室的部分军火开始爆裂,火光四溅将路彻底堵住根本无法上前,他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只拼命往前冲。

    厨房那几箱东西也接连爆裂,而后是最边缘处煤气瓶,房子被震的摇晃了几下,连带着电线被四溅的火花彻底点燃,整个别墅陷进一片火海。

    他穿过重重阻碍到一诺面前时见她脸色青黑,撑开带血的手拍拍她的脸颊,他紧张的语无伦次,“夏一诺,你醒醒啊,这样的玩笑再也不能开第二次了,别吓我,你醒醒!”

    灼的泪水滴落在她干裂的嘴唇上,而后侵入口鼻,一诺明明听到他的声音,明明感知到他紧紧的抱着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也睁不开眼睛,只有眼角的泪水无声无息的溢了出来。

    顾北辰将一诺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避过爆炸溅起的玻璃碎片和烧的铺天盖地的大火,往门口冲去。

    这时第二个煤气瓶应声爆裂,巨大的响声几乎将他震倒,一夜未睡的疲惫,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加上心尖上绷得紧紧的那根弦,他几乎撑不住。

    脚下虚晃了一瞬间,他强打起精神,抱进怀里的一诺,正要再往前走,最后一个煤气瓶也炸了,厨房里堆放的所有东西一瞬间燃烧起来,火势直烧到房顶上去,扑天的大火卷着乱七八糟的碎片飞一般往两人袭来。

    被震碎的落地窗碎片直直的往这边飞,那一刻,根本来不及考虑,顾北辰一转将一诺护在怀里,细小的玻璃碎片便不偏不倚的插在他后脑。

    头痛的仿佛要裂开,粘稠的血液不停地沿着后颈往下滑,大火咆哮着要将两人淹没,他却不那么害怕了,微微一笑,抱着一诺不顾一切的往门口走去。

    由于爆炸太过剧烈,门也被震坏了,任他如何按,就是拉不开,劲后的血越来越多,沿着修长的脖子滑过锁骨,最后滴在一诺脸上,大火炙烤的他满是汗,汗水浸透伤口,疼痛,却让他保持了一瞬间清醒的意识。

    玄关处的柜子上有些药,他瞥了一眼,上面放着的,还有白淑瑶的手机。

    />  漆黑的眸瞬间凝聚,他当没有阻止一诺和白淑瑶再有往来,看来到底是错了。

    她怎么会有这么狠辣,这么疯狂的心思,一诺已经这样了,她到底还是不肯罢手吗?

    地下室的爆炸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巨大的声响像嘶吼的野兽一样,迅速将顾北辰的思绪淹没。

    大门被震倒,险些砸在他上,他忙抱着一诺迅速闪到一边,倒下的大门压住裹在一诺上的貂绒毯他的鞋子也掉落在地,脚底被玻璃碎片刺穿,徒流了一地的血。

    后脑的剧痛终于一瞬间直击心口,他再也撑不住,靠在门边缓缓蹲下子,手腕一个用力将一诺放在门口厚厚的草坪上。而后在她背上轻轻一推,一诺的体便沿着门口的低低坡度一直往下滑,最后在与柏油马路相接的地方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地下室的那批货终于承不住大火的炙烤,砰地一声尽数爆炸,滔天的火光照亮了大半个鸿鸣山,也将顾北辰漆黑的双眸照的通红通红的。他嘴角带着笑,眼中却似乎带着泪。

    前些子他还跟一诺笑说,这些草涨势太猛了,再不管管就长到家里来了,跟八十岁老爷爷的胡子似的。

    那时一诺只说这草长的极软,躺上去肯定很舒服,他便笑她懒,一天到晚只知道睡。

    滔天的火光里,三层别墅被震的轰然倒塌,灰尘和火星升腾到半空,而后再极速落下,将一切生命迹象彻底掩埋。

    *

    一诺醒来是在两天之后了,病房里没有一个顾家人,只杜子琪在旁边守着她,见她醒来雀跃的握住她的手,“诺诺,你吓死我了知道吗?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一诺撑住酸痛的眼睛,“我怎么了?”

    “白东风放在你家的货出了事儿,你差点就没命了你知道吗?”杜子琪一说起这个就控制不住眼泪。

    夏一诺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时那青黑的脸色确实把她吓到了,她以为她会死,心里足足揪痛了两天。

    一诺眉心一颤,“北辰呢?”

    杜子琪不说话,只是眼泪却大颗大颗的落在她手背上。

    一诺口剧烈起伏着,拼命的摇着她的子,“杜子琪我问你顾北辰呢,我的男人哪儿去了,你他妈哭什么呀,你说话呀!”

    她模模糊糊的记得,屋里好像很,烤的她喘不过气来,这时那个熟悉的怀抱将她拥住,不停地喊她的名字,叫她醒过来。

    “一诺,你别这样,你怀孕了,孩子好不容易才保住,这会儿绪不能太激动!”杜子琪也朝她大喊。

    怀孕了?一诺瞬间愣在原地。是啊,顾北辰走时她月经该来的,可是这都一个月了,还没来,她怎么把这档子事给忘了呢。

    她怀孕了?不,她要赶快把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告诉顾北辰,忙擦擦眼泪,她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杜子琪,“子琪,带我去见北辰,他知道这个好消息一定会很开心的!快带我去啊!”

    门哗的一声被打开,刺眼的光芒透过走廊的窗户斜斜的打进来,门口处站着高大英俊的雷恩,一诺觉得,往里看他,都觉得温暖舒适,可这次见到她,却全都是冷的,冷的如同坠入了冰窖。

    他皱着眉,脸上有青青的胡茬,手中拿着一张A4纸,像死神一样缓缓靠近病,最后停下脚步,将手中的眼镜儿架在一诺鼻梁上,把那张纸递给一诺,“诺诺,你节哀!”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