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6.永别!(还是必看啊亲们!)4000+ 内有群号!

    顾北辰接过信封,打开,将信纸展平,里面只有一行字,“想知道夏一诺的生父亲是谁,明晚八点国际商贸中心旁边的咖啡厅见!”

    夏一诺忐忑了一整天,纠结着到底该不该去,打她眼睛不好以来,顾北辰翘班的频率明显直线上升。

    为了安抚她的绪,部长大人自然也陪她待在家里,她不说话,不吃饭,什么也不看不想不听,只靠在顾北辰怀里,在沙发里窝着。

    这种况持续到半上午,她终于动了动子,忽然来了句,“北辰,你说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顾北辰亲吻她的短发,“你不是很想知道吗?那有什么好犹豫的!”

    一诺眨眨眼,“是这样吗?”

    顾北辰点点头,将她的头发捋顺,“确实是这样!”

    晚上两人到国际商贸中心的时候是七点四十五分,比约定的八点钟早了十五分钟,门口有迎宾小姐上来打招呼,“请问是夏小姐吗?”

    夏一诺疑惑,点了点头,“我是!”

    迎宾小姐将她引到11号桌坐定,“这是您订的位子!”

    顾北辰见她紧张兮兮的手都不知道放在那里,遂坐在她旁握住她的手,“别担心,有我在!”

    一诺点头,心里却扑通扑通跳的厉害,手心也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顾北辰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她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强压下心头的紧张。

    不敢朝门口看,也不敢看向窗外,甚至不敢动,一诺就那样僵硬的坐着,脊背的直直的。墙上的挂钟指向七点四十九分时,距离八点还有十一分钟,一诺起抓过手边的包就要往外跑,却被顾北辰及时拉住,“你想做逃兵吗?”

    一诺摇摇头,“可是我不敢,我不敢见他,我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顾北辰把她拉回怀里,“这都不重要不是吗,你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的女儿,至于他的高长相份地位和职业,都不重要。有我在,别怕!”

    一诺心里纷乱如麻,仍是在顾北辰边坐定,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的过去,秒针每一次跳动对她都是煎熬,她是不是快速抬眉往门口看一眼,却始终没见到有人进来。

    八点五分、十分、二十分、八点半,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人往他们这一桌走。

    一诺有些失望,摘掉鼻梁上的眼镜,伸手拉住顾北辰,“我们走吧!”

    顾北辰扶住她,“不再等一会儿吗?”

    “她既然不想见我,我在这儿多等几分钟又有什么意思呢!”一诺手心陡然收紧,顾北辰指尖被她握的生疼。

    见她脸色惨白,顾北辰这才起牵着她的手,她脚步沉重,似乎连一双高跟鞋的重量都无法承受。

    前台的服务员见他们往这边走,迅速上前截住他们,“请问是夏小姐吗?”

    一诺无力的盯着门口处的光亮,一句话也不说,顾北辰见她根本没听到服务员的话,微笑着替她答道,“她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服务员更加甜美的一笑,将手中一个便条递给顾北辰,“这是刚才一个客人留给夏小姐的!”

    一诺听说有人给她留了便条,这才回过神来,顾北辰扫了眼便条上面的自己,是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不如不见!’

    这么干脆利落的自己,既然约了来见面,又为何不现了,给了希望,又让一诺陷入绝望,这难道是他希望看到的吗?

    出门时碰上了来喝咖啡的白淑瑶,她有些诧异,右手正在拢头发的动作戛然而止,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顾北辰和一诺,“你们也在啊!”

    顾北辰皱眉,见一诺神色恍惚他这才勉强回答白淑瑶的话,“是,一诺想来这里喝咖啡,我带她过来,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白淑瑶垂眸,“北辰,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但是有些心结我们必须得解开,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儿吧,我想正式像你们两个人道歉!”

    顾北辰本不想答应,没想到一诺却应了下来,三人也没选别的地方,就直接又进了咖啡厅。

    晚上回家时,躺在上,一诺觉得自己的脑袋跟要散架了似的,她等了那么久的爸爸,没等到,她本不想见到的白淑瑶,碰上了。

    折回咖啡厅之后,白淑瑶说了很多,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白东风和易小楼闹的很僵,易小楼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都找了好几天了,也没个踪影。

    后来是白淑瑶的哭声换回了她神游天外的心思,看着她的眼泪,她的心,比谁都痛。

    小时候她怜她孤苦,总想着法儿的逗她笑,长大后,她独立坚强,随白东风在德国留学那么久,从未给哥哥添过麻烦,这样的白淑瑶,夏一诺不想看见她的眼泪。

    一诺记得,白淑瑶的眼泪落在桌面上时,她将手边的面巾纸递给了她,说了些发自肺腑的话,白淑瑶听了眼圈便更红了。

    一个劲儿的说着,‘小楼走了,你不能不要我’这样的话。

    她挣扎了很久,最终是败给了她的眼泪,她点头答应她,前嫌尽释,此后依旧是好姐妹。

    回来的路上,顾北辰责怪她太过善良,她则是凄苦的笑笑,“你不是我,不懂我有多珍惜这么多年的姐妹,白淑瑶、易小楼和杜子琪,是我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抛弃的姐妹,就算他们拿刀捅在我口,我也只能含笑承受。不要以为只有你们男人之间才有永远不变的兄弟,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相对弱势的女人,更需要这样的友谊!”

    顾北辰揉揉她的短发,不再反驳她,鼻尖嗅过她带着香味的发根,忽然想起往里她如海藻般的长发散落一肩的模样,眼神逐渐迷离了起来。

    而后便是匆匆往回赶,现在,她就平静的躺在上,而他,则强硬的压在她上,成对立之势。

    “诺诺,我想要你!”他珍视的抚摸她的锁骨,眸中的火已渐成燎原之势,几将她吞没。

    一诺闭上眼睛,抬手揽住了他的腰。

    他一个侧,将她抱住,开始狂的亲吻他,一诺缩在他怀里嘤-咛出声,渐渐的,意四起,她背上都是细密汗水,顾北辰纤长的手指滑过她的脊椎骨,抚摸每一个敏感的关节,在那片滑腻的肌肤上任意亲吻。

    她动的抓紧他的手,朦胧的眸子半开半合的看着他,眉眼之间有邀请之意,顾北辰勾唇,与她唇片想贴,而后便是一场激烈似火的缠绵。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愈发浓重的喘息中起起伏伏,直至平复,这气味,便溢满整个房间。

    关于照片上利夫人的事,就像谜一样,在她心里越埋越深。她再不提起,顾北辰也再不问。

    每每工作完,他都早早的回家,陪着她在附近的小路上转转,子虽过的平静如水,却也温暖安逸。

    他会陪她看电影,那些缠绵悱恻的节令她泪流满面时,他会撑住睡衣,给她递纸巾,她笑时,他也会跟她一起笑,虽然他真的觉得那节没什么可笑的。

    他怜的抱着她,这才发现,原来她泪点这么低,笑点,也这么低。

    在利夫人不孕不育医院拿的药,也吃的差不多了,一诺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再去第二趟的时候,顾北辰却要出差了。

    文化部有个对外交流会,他要飞好几个国家,首飞是英国,正好,伦敦那边wolf的事也需要人过去处理。

    蒋英想亲自去一趟,奈何她近些体本就有些不舒服,一诺无论如何也不让她去,只说是有顾北辰就够了,她也只得同意。

    一诺最终没有跟去,她眼睛不好,到那边他顾不上她的时候,她行动总不如在易州便利。

    她不想步步跟在他后,成为他的包袱,她不想拖累他,不想让他一的觉得这个包袱愈发沉重。

    是夜,顾北辰从后拥着她,缠绵的亲吻她的后颈,“傻瓜,你又在瞎想些什么!”

    她觉得痒,便在他怀里缩了缩脖子,“我哪有瞎想,这几天月经要来了,我觉得有些不舒服,不想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到时候你又没空照顾我,我自己待在酒店肯定无聊!”

    顾北辰皱眉,扳过她的体,在暗夜里注视她那双昔神采熠熠而今暗淡无光的眼睛,“又在说什么傻话!”

    他吻她的额头,“既然不想去,那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马上就大暑天了,不准吃那么多生冷的东西,多喝开水。前段时间你不听话,不是还痛经了吗!”

    他伸手抚摸她的小腹,像抚摸一个孩子那样温柔,眼神里碎进数缕月光,朦胧的叫人沉醉。

    一诺点点头,将脸埋进他膛里,她想跟去的,可是她没有勇气,她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在异国他乡没有他陪在边她仍旧要佯装坚强的子,她更没有勇气正视自己越发微弱的视力。

    与其那样,她宁愿忍受痛苦的分离。他说会永远陪着她,可她根本没勇气去考验他的耐,能有一个男人肯用心哄哄你,已经是几世的造化,她不可能永远将他拴在边。

    第二天送顾北辰走的时候,易州艳阳万里,从车里下来那一瞬间,阳光灼的皮肤有些疼,顾北辰牵着她,眸中似有不舍,抬步往候机室走去。

    痛在vip候机室等待的,还有些认识的商界新贵,政界同僚,飞机起飞之前,顾北辰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失控。

    他就那么大力一带,就将一诺带进了怀里,薄唇封住她略显苍白的唇瓣,狠狠的吻住,辗转着不肯放开。

    一诺想推开他,那么多人看着呢,他今儿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小手无力的捶打在他肩上,他箍在她腰上的大手却猛地加重了力量,让她挣扎不得,只能承受他重重的亲吻。

    在登机口,他回头对她温柔一笑,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纵使她戴着眼镜儿也看的十分模糊,她也对他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直到他朦胧的影子彻底在她视线里消失,她才被张伯搀着,坐上车往鸿鸣山别墅而去。

    后视镜里阳光灿烂的天空瞬间惨淡下来,乌云遮,有风吹了起来,路边的树枝乱颤,就像她乱的一团麻似的小心脏一样。

    张伯扫了一眼一诺有些低落的神色,“夫人别愁眉苦脸的,部长过些子就回来了,不是说小别胜新婚嘛,你要照顾好自己,等部长回来,他见你活蹦乱跳的,也会开心的。”

    一诺抬手擦去脸颊上的泪水,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好,我会的。”

    低调的宾利在车流中缓缓驶过易州国际航空中心,一诺回头透过后车窗玻璃往凄迷的天空看了一眼。飞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她才回过头来。

    她在心里默默念着,再见,北辰。我会想你的。

    可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成了永别。

    *

    话说,应亲们的要求,楚建了个读者群,群号是:113710108,愿意进来的亲可以加一下,另外,楚的新浪微博是:http://weibo.com/u/1766383774,亲们也可以直接在自己的新浪微博页面搜索账号名:楚东来。各种求关注求勾-搭求包-养啊亲们~~,你们哦~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