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无可奈何的吻

    顾北辰皱眉,脸色有些凝重,一转将便签泡进水里,最后几行他没有念出来的内容瞬间就化开了。

    “没有了!”有些内容,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易小楼便签上的后几行字,无非是说她姐易小天有朋友不生育,去哪里哪里看了云云,最后怀上了,又说许多人都去那儿看了,只要不是顽疾,十中有九后来都能生孩子。

    一诺手术完时未久,用别的任何药他都不放心,让她看到易小楼留的这些话又不知道又闹腾到什么时候,还是不给她看的好。

    一诺一把将刚拎在手里的礼物砸在顾北辰上,“顾北辰,你就欺负我看不到!”

    顾北辰也不怒,躬将地上散乱的东西捡起来,抱着她轻声道,“我是这世上最大的坏蛋,今天任由夫人你修理,好了吧!”

    一诺不理会他,他倒是秀起了温柔贤惠来,早餐什么的全包了,还端到她面前来,甚至还凑上前去喂她。

    饭后一诺在小花园里吹风,顾北辰在厨房忙活时顺便给小楼打了电话,“小楼,小天朋友那件事别跟诺诺说了,她一贯心急,现在更是急着想怀个孩子,别说她那子,就是正常人在手术过后也要将养好久才能考虑要孩子的事儿。”

    小楼在电话那边匆匆了答应了一声,而后二人便挂了电话。

    此事过去不过几天,顾北辰忙文化部的事,一诺整一人在家闲着也是无聊,便叫张伯开车带她去市区闲逛。

    易州国际商场里,一诺碰上了久未见面的易小天,她产后材恢复的很好,边跟着抱着女儿的丈夫。

    见一诺忙上前几步来拉起她的手微笑着道,“前些天叫小楼给你说的那个地方,去看了吗?怎么样?”

    一诺扶扶眼镜,这才勉强看清眼前的易小天,她被她说的一头雾水,小楼说的?什么地方?

    小天见她似乎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便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事的始末,一诺赫然想起那顾北辰投进水中的便签来。

    眸中的晦暗一闪而过,一诺笑道,“小天姐,那天小楼给我留了便签,我放丢了,也没记住地址,你再给我说一遍吧!”

    小天一愣,给朋友打了个电话,要来地址发给了一诺,一诺欣喜的跟她告了别,叫张伯送她回去。

    随便整理了两件衣服,她交代了张妈说要去小楼那边陪她,张妈在夏家一辈子,自然是认识小楼的,一诺去找小楼她也放心,所以便没多问。

    顾北辰回来时见张妈正在收拾冰箱,往里这个时候一诺总是在落地窗边坐着,一直望着盘山公路的方向等他回来的,今天却没有。

    他蹙眉,将外衣放在玄关处的衣架上,“张妈妈,一诺呢?”

    张妈边忙活边笑道,“诺诺说要去陪陪小楼,中午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顾北辰坐进沙发里,极目望着别墅外的景色,早上白东风打电话说易小楼这几天都没见踪影,还让他问问一诺见了没,当时他给一诺打了电话,一诺还说从她生那天起小楼就没跟她联系过,这会儿却说去找小楼,明显的前后矛盾。

    “一诺今天出去了吗?见了什么人?”

    张妈放下手里的活计上前来,“叫老张开车带她出去逛了逛,听说碰上了小天小姐,俩人儿聊了一会儿,别的就没碰上什么人了。有什么事儿吗?姑爷!”

    顾北辰从沙发上起往外走,“没事儿,中午我也不在家里吃,不用等我!”

    跳上车,他一路往机场而去,顺便给岳杰打了个电话让他忙下午的工作。

    机场人来人往,想要找一个夏一诺,何其难,顾北辰并没查到一诺的出行记录。从手机里翻出那天他存下的地址,才赫然发现到那里跟本没有航班。

    于是他又驱车去火车站,买了中午的票往那边赶。

    到地方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当地下了大雨路不十分好走,而且易小楼给的那个地址也只是一个小地级市的市郊,颠簸的要命。

    无法想象,平里最讨厌坐车的一诺从易州到这里是怎么一路过来的,她有时候脾气很暴躁,尤其是坐车走颠簸的路时,总会发脾气,这会儿她边一个人都没有,有谁让她发泄一下呢。

    利夫人不孕不育医院还没下班,一诺到时医护人员还在忙前忙后,咨询了前台之后她一路往主治医师办公室而去。

    那是个女人,四五十岁模样,瘦瘦的,人很精神,见一诺进来慌忙叫她坐下,并且给一诺递了一杯水来,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

    一诺道了声谢谢,干了半天嗓子直冒烟儿,接过水来喝了几口,那女人叫她张口,伸舌,还看了看眼睛,又摸了半天的脉。

    眉头一皱,“小姑娘怎么不惜自己子,子宫伤的不轻,现在还有些宫寒。要怀孕得先暖宫啊!”

    一诺点点头,女人带她去西医诊疗室看了看,之后开始斟酌着下药,一诺有些激动,从包里掏出一大叠钱放在桌上,“阿姨,请您一定要治好我的病,我真的很想要个孩子!”

    女医师将钱塞回她包里,“小姑娘,用不了那么多钱,你体不十分好,这些药

    我给你下的剂量很轻,你回去一天先吃一次,如果体能撑住,慢慢的改成两次,之后三次。”

    一诺含泪点头。

    她又交待道,“一定要听话,我的安排总是对你的体有好处的,不能急功近利,前些子有人不听医嘱,多吃了药,伤了子,要怀孩子还得往后拖!”

    一诺心里一颤,她还真是打算一开始就一天吃三次,好得她交待她了,不然岂不是要多等好多子,再次凝重的点了点头,“您放心吧,我一定听您的。”

    “好,我带你去前台付款,然后随我到西医诊疗室做90分钟的暖宫,小姑娘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一诺扶扶眼镜儿点了点头,“我是从易州来的,朋友介绍的,您这里可有名气了,朋友说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数一数二的!”

    女医师就笑了,这小姑娘,可真会说话,叫人听了就舒服。

    付了款之后一诺被带到西医诊疗室,躺在病上,摘掉眼镜她眼前昏暗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绪有一瞬间的紧张,她慌忙伸出手去拉住了主治医师,“医院什么时候下班?”下班之前,能做完吗?

    “六点。别担心,今天我值班,要到晚上八点呢。小姑娘有地方住吗?我知道这附近有个不错的旅馆,你要是不放心就在医院里睡也是一样的。”

    一诺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顾北辰到医院时利夫人不孕不育医院的工作人员大半已经下班了,只有值班人员还在,到前台问有没有易州人来住院,前台说没有。

    主治医师下楼准备去吃饭时赫然看到这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大厅内,他就那么背对她站着,虽然全湿嗒嗒的,却自有一股旁人不敢靠近的气势。

    几步走到前台,她询问了下值班人员,才得知他是来找一个从易州来的姑娘的。

    她问了他姑娘的外貌,顾北辰形容了一会儿,总觉得自己词不达意,最后加了一句,“对了,她戴着副眼镜儿,长的很漂亮,大概这么高!”他用手比到自己口的位置。

    忽然想起钱夹里有她的大头照,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夹给主治医师看,“就是她!”

    主治医师多看了顾北辰两眼,“您是她什么人?”

    顾北辰一听这话便知道一诺肯定在这家医院,“我是他丈夫,他刚做完手术不久,子还虚,近段时间内我不想让她用药,所以她就自己偷偷来了!”

    女医师点了点头,完全吻合,顾北辰说的况确实跟她见到的那姑娘一模一样。

    “跟我走吧!”扶扶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女医师在前面带路,顾北辰便随着她上了电梯。

    西医诊疗室的门打开时,一诺还躺在诊疗仪上,小腹上几处位有吸附器在上面贴着,这场面,就像他去鸿鸣山见到她躺在诊疗仪上是差不多的。

    眼眶忽然有些泛酸,他上前去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女医师见状安排了些注意事项,从此间退去。

    顾北辰浑上下都淋湿了,他来时还是瓢泼大雨,火车站附近积水严重,根本打不到车,他徒步走了好多路,最终才拦到来这里的车。

    医院里有些冷,他体一颤,头发上的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手却将一诺的手握的更进了些,凉凉的唇在她温的唇上无可奈何的一吻,“傻瓜,孩子真的这么重要吗?值得你这样为难自己吗?”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