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0.别怕,有我保护你!

    她不是爸爸的孩子?那她是谁,大脑瞬间短路,一诺双腿颤抖的厉害,轰的一声倒在了书房门口的地上。

    再次醒来时,边已经围着一堆人,各个面上都有焦急之色。

    唯有顾北辰安静的坐在面前,握着她的手,听到有顾北星的声音,她猛然发觉,这里已经不是夏家。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是回握住顾北辰的手,“我怎么在这儿,这是哪里?”

    顾北辰吻她的手背,“乖,我们在妈这边,妈叫我们下午来吃饭,姐和星儿也都来了。”

    一诺点点头,别过脸去,顾北辰抚摸她的额头,“要不,再睡一会儿?”

    “不了,睡久了头痛,你扶我出去走走吧!”一诺抬手揉揉眉心,顾北辰把眼镜儿给她戴上,她这才看清楚大家都还在。

    歉意的笑笑,她忙穿着拖鞋起来,“爸妈、大姐、星儿,让你们担心了!”

    蒋英笑道,“诺诺没事儿就好,今儿晚上妈给你做好吃的!”

    一诺笑,却见顾北琦没带孩子来,蹙眉她迎上顾北琦,“大姐,孩子还那么小,怎么不带过来呢!”

    顾北辰抿唇,拉住一诺的手,依然如那年一诺在北京的会上见到她时一样优雅大方,一样气质绝佳。

    “琦还小,坐飞机怕她哭闹,所以没带来,我和林凯晚上就赶回去,家里有妈照顾着,没事儿的!”

    一诺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顾北琦虽说是怕孩子哭闹,其实是怕一诺伤心吧,若说孩子,蒋英和顾岩也有两个月没见到了,若是没有出她的事,顾北琦定是要带孩子来的,可她的孩子没了,北琦怕勾起她的伤心事,所以才没带孩子吧。

    这个美丽女人,优雅无比的外表之下,也有一颗纯净善良如水的心。

    “孩子的名字最终确定了吗?”一诺本着八卦的功夫上前继续‘拷问’。

    顾北琦羞涩一笑,“是啊,林凯给取的,非要叫林琦,我说这名字不好,将来孩子一准儿不喜欢,可他就是不依!”

    林琦,林琦,林凯顾北琦,多有深意的名字,这孩子从小就带着父亲对母亲的长大,怎么会不幸福!

    顾北琦见一诺一时语塞,神有些变了,便让出路来,“屋里憋闷,北辰快带一诺出去透透气儿,我和星儿帮妈妈弄晚餐,晚上就不用忙活了!”

    “好!”顾北辰扶着一诺往阳台上走去,下午起了些风,不大,吹在上却冷冷的。

    一诺缩在顾北辰怀里,不一会儿又挪了出去,顾北辰急了,将她拉回来紧紧抱住,“怎么了?这样躲着我!”

    一诺揪着他的衣襟,不敢抬头看他,“我是个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人,这样的我,你还要吗?”

    心里是忐忑的,她等着他的回答。

    顾北辰粗喘一声,俯首含住她的唇,辗转-吸,直到将她的唇吻的红红的,这才放开,“我要的是你,是实实在在的你,不管你姓什么,不管你叫什么,不管你是杀人犯还是名门千金,我就是要你这个人,一诺,你能明白我的心吗?”

    一诺抬眸看他,厚厚的玻璃镜外,他的脸有些模糊,但真诚的模样却不是做假,尤其那一双深黑的眸,深如漩涡般叫人沉醉。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是吗?为什么先前不告诉我?”在她面前,他始终表现的那么平静,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顾北辰喉结动了动,“是的,早知道了,可真相太过残酷,不是你该承受的。”

    一诺摇头,握紧他的手,“可是我要知道,我想知道,我是有知权的,你撕毁了妈妈留给我的遗书,你必须告诉我真相!”

    顾北辰皱眉,抱着她靠在栏杆上,说起了夏苍峰曾跟他说起的事,当年的夜总会生活,那一夜的放纵,一诺听着听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妈妈死的很早,她那时还小,根本不知道她心里藏下了那么多的痛苦和不甘,她就那么死了,死在满园玫瑰盛放如火的夏天,死的那么决绝,那么凄艳。

    一诺握紧拳头使劲的打在自己上,“都怪我,白珊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是个野种,是我害死了妈妈,如果不是我,或许她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顾北辰忙拉住她的手,环在自己腰间,“诺诺,别这样伤害自己,你受的苦已经太多太多了,以后的事,无论好坏,就全部由我为你承担!”

    一诺点点头,泪珠砸落在衣襟上,如利刺扎在心头,痛痛的。

    “我想去看看我妈!”她俯在他怀里,全的骨头都酥酥的,懒的不想动弹。

    他将她打横抱起,“好,我们一起去看妈妈!”

    西郊墓园的下午,阳光还很烈,一诺和顾北辰手捧着大束的玫瑰往谷雨的墓前走去,斜阳将两人并肩携手的北影拉的老长老长。

    墓碑上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如旧笑着,笑的凄艳绝美,只是墓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大束新鲜的玫瑰花,上面还带着水珠儿,美的不似凡间。

    一诺也没多想,跪在墓前眼神空洞的盯着那容颜不改的女人,“妈妈,我责怪了爸爸二十多年,现在却发现根本

    没有责怪他的资本。他把我养到这么大,整的被白珊骂,却仍旧盯着压力没有抛弃我,为什么,忽然我曾经最恨的人,竟然变成了我最该感激的人,妈妈,你告诉我!”

    顾北辰与她同跪,揽住她的肩按在自己膛上,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妈,你放心,这一辈子我都会好好照顾诺诺,无论她有没有父亲,无论有没有人她,无论她是什么份,我都会对她好,生死相许、此生不改!”

    二人从墓地离开时,顾北辰又回头往常青树那边望了一眼,果然,那个拇指上带着黑龙戒指的男人就背对着他们站在常青树后面,看不到脸,只知道材高大。

    一诺拉拉他的手,“看什么呢?”说着也要回头。

    顾北辰忙将她抱起来,按在自己怀里,“没什么,鬼来了,我们快跑!”他笑闹着抱着她从墓园里跑出去。

    既然有黑龙戒指这个线索,他就会一步步将背后那个男人揪出来。她不想一诺再为此事心,就像他所说的那样,所有事,无论好坏,都有他为她承担。

    端午节过去不久,一诺随顾北辰去美发店剪新造型。

    当时手术伤口已经基本无大碍,洗头师要给一诺洗头发时顾北辰慌忙制止,自己像模像样的上前给她洗。

    一诺躺在那里咯咯的笑着,抿了点泡沫抹到他脸上去,“怎么非要自己洗,顾部长觉得自己比旁人洗的好些吗?”

    顾北辰俯首在她唇上一吻,“那是当然,除了我,还有谁能够伺候好顾夫人呢!”

    对于他的流-氓言论,一诺会以一句‘切’,顾北辰则得意洋洋的继续给她洗着头发。

    柔软的指腹在她头皮上轻轻的按着,确实比洗头师洗的要舒服许多。

    头发洗好出来时,发型师要来给她剪头发,他也不许,问人家要了工具来,自己开始在一诺头上‘耕耘’,在人前也毫不吝啬对她的宠

    对着镜子,一诺忽然想起去年她们在伦敦时,顾北辰给她做造型去参加舞会的事。他的手艺确实很棒,好像什么都会一样。

    一诺看着镜子里认真给自己剪头发的他,忽然就笑了,“顾部长可真像是个百宝箱啊!怎么什么都会!”

    顾北辰边继续剪,边扬起唇角得意的回答她,“什么百宝箱,我充其量也就是个杂货店!”

    头发剪的很成功,顾部长宝刀未老,年少时的手艺到现在也还没丢,一诺一笑,提起手包准备把他扔在店里,“店长,这个男人送给你们了,免费使用,没有期限!”

    店长对一诺笑的那叫一个欢乐,终于留恋的看了看顾北辰那张黑气环绕的俊脸,“顾夫人说笑了,部长大人可是只为您一人服务的,别的人且不说用不起,部长大人也不给用啊!”

    顾北辰上前牵起一诺的手,对店长摆出一个甜腻的笑容,之后与一诺双双从店里出去。

    夏苍峰来鸿鸣山看一诺时,一诺打开门就怔在原地,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他慈祥的笑着,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怎么了?诺诺不认识爸爸了?”

    一诺回抱住他,靠在他怀里,心里挣扎了许久,终于开口喊出了那个字,“爸!”

    张妈忙活着准备午饭,顾北辰下班回来时夏苍峰正在看楼梯口桌上他画的那张草图。

    顾北辰大步上前见他聚精会神的模样,便小声问,“爸,这个黑龙戒指,您认识吗?”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