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5.歇斯底里的疯狂

    一辆逆行的大卡车从桥尾驶上大桥,飞一般的往她撞了过来!

    刺眼的光亮打过来,一诺看不到,只仍旧含笑往顾北辰走,那一刻,没有任何惧怕。

    是时,白东风将手中的枪递给顾北辰,两人同时朝大开车的前后主动轮上开了一枪,轰天巨响,大卡车侧翻在马路正中央,侧旁经过的好几辆小轿车被撞坏,交通登时瘫痪。

    一诺的脚步还未停下,顾北辰将枪扔给白东风,飞一般的跑上前去抱住她,她浑颤抖,许是桥上站的久了,在跌入顾北辰怀里的那一刻,昏了过去。

    去中院的车上,顾北辰打电话给雷恩和章子迟,让他们即刻前来,两人应声之后匆匆赶往中院。

    白东风将车稳稳停在中院门口时,辛医师早在等候,顾北辰黑眸森寒,抱着一诺从车后座走了下来。

    “辛伯伯,叫妇产科准备手术。等会儿雷恩和子迟就会过来,诺诺的脑部手术也进行。”

    辛医师跟在他后匆匆往医院内走,“不行,诺诺子虚,妇产科的手术完了之后必须休养一周左右才能动脑部手术,否则她可能吃不消!”

    顾北辰眯眸,“不等了,用医院最好的药,我会叫最好的营养师,她会没事的。”如果再这样等下去,她又要不接受手术,到时候孩子没了,他一样无法对她交代。

    不如就不再问她,也不再她,一切都由他来做主。他再也无法忍受整的胆战心惊,时时刻刻都面临着生死诀别,他要确定她能活下去,完完全全的留住她的生命。

    辛医师点头说了声好,到医药部去调肿瘤专用药物,将一诺送到妇产科手术室的时候,顾北辰全都在颤抖,看着安静躺在上唇角还抿起一抹笑意的一诺,他伏在她口努力嗅着她的香气,“诺诺,不要怪我!”

    起决绝的从手术室离去,大门啪的合上,手术灯亮起,他在走廊里来回踱步,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其实妇产科手术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可他总觉得像等了一个世纪似的,护士门推着夏一诺出来时,他屏住呼吸回头,见她面色惨白,本隆起的小腹微微平了下去。

    孩子,真的没有了。那一刻他心里是说不出的绝望和疼,,眼泪毫无预兆的就落了下来,落在地板上,他似乎听见那声音,嗒嗒嗒,在他耳膜回响,好大好大。

    一诺打了麻醉,根本没有醒过来,手术完毕后雷恩和章子迟也正好赶到。

    顾北辰不敢再看躺在病上的一诺,她醒来,他该怎么跟她解释?孩子,哪里去了?

    上前握住雷恩的手,他沉沉的吐出一句话,“一切就拜托你了!”

    雷恩的手明显在颤抖,回头看着走廊尽头快步而来的辛医师,“老师,我……我做不了这个手术!”

    手抖的厉害,到时候恐怕手术刀都拿不了,怎么给她做手术。

    辛医师看了他一眼,握住他的手,“别怕,你是最好的医生!”

    雷恩点点头可手还是不可抑制的颤抖,如果上躺着的是旁人,他会毫不犹豫的上手术台,轻松的将手术做完,可那里躺着的是夏一诺。

    是他用真心苦苦慕了许多年的女人,往常她掉一根头发他都会心痛,现在让她在她脑袋上凿一个洞,他做不到。

    辛医师见状只能转而看向章子迟,“子迟,你来主刀,雷恩就从旁协助吧!”

    章子迟点了点头,“好,雷恩哥比我了解诺诺的病,老师,你也进手术室吗?”他也有些不安。

    “是的,我和你们一起进去!”辛医师点头肯定。

    顾北辰上前抓住辛医师的手,“辛伯伯,我能进去吗?”

    辛医师摇头,“不能!我们可能要剪掉一诺的头发!”

    顾北辰眯眸,曾几何时,那一头秀发是他最喜欢的,每每她在他怀里攀上高-潮的时候,长长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纤瘦的肩膀上,他都会不自的去亲吻她的头发,嗅着发烧清淡的香味,迷醉的不可自拔。

    深吸了一口气,他垂眸,大步往走廊尽头走去,“剪吧!”这一声在廊上久久回,震的他心里纷乱如麻。

    易小楼被白东风接来,也在等着一诺出手术室,夜黑的可怕,伸手不见五指,只廊上几点惨白的光照的人心里发寒。

    最后一诺的手术足足做了十个小时,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医院早班护士上班时,手术室的门才再度打开,顾北辰在廊上站了整整一夜,本黑如瞿石的双眸布满血丝,眼睑下方的青黑色愈发明显了起来。

    最先走出来的是章子迟,医用手上还带着触目的鲜血,将手摘下来丢进垃圾桶,他拿掉口罩长舒了一口气。

    连开口问他的勇气都没有,顾北辰只能上前迎住他,干裂的唇微启,章子迟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肿瘤手术很成功,一诺今天夜里就能醒,不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她醒来……会暂时失明一段时间,之后能不能复明,很难说!”

    顾北辰点点头,嗓音沙哑,“我知道!”

    *

    加护病房里,一诺手术后头上缠着纱布,脸上有些浮肿,几乎看不出本来样貌。

    章子迟靠在廊上休息了一会儿,才给顾北星打电话叫她通知家里。

    顾北辰一直在病房里守着,双手紧攥着一诺纤弱的手,她呼吸微弱,他要靠在她肩头仔细的听,才能确定她还在活着。

    顾、谷、夏三家人把病房挤满的时候顾北辰才回过神来将一诺的手放开,给她输液的地方加了个加灯。

    眼窝深陷,他疲惫的道,“你们先回去吧,诺诺这里有我看着,没事儿!”

    蒋英上前揉揉他的头发,“傻孩子,你都这么久没好好休息过了,这里妈看着,你睡一会儿吧!”

    顾北辰已经再没有说话的力气,只靠在蒋英肩头,闭眸。

    蒋英回头看向顾北星,“子迟忙活了一夜,你先陪他回去休息吧,老顾你去忙你的。”她又对顾岩道。

    顾岩和顾北星点点头,从此间退去。

    蒋英又叫夏苍峰走,他说什么也不肯走,夏一言和杜子琪回去忙远东的事,他就在病房里始终守着。

    顾中和和谷建勋两老也在医院独辟的小院儿里等一诺醒来,谷修睿始终黑着个脸,一副要冲上来揍顾北辰一顿的样子。

    奈何蒋英一个眼神将他退了回去。

    蒋英用湿毛巾给一诺擦手时,顾北辰靠在旁边的矮几上睡了过去,眉头紧皱着,他睡的一点也不安慰,时不时的还挣扎着叫一诺的名字。

    蒋英见状叫辛志远叫小护士来给了他一阵安定,他这才睡了过去。

    晚上,他几乎是和一诺同时醒来的,揉揉酸痛的眉心,他起叫蒋英回去休息,蒋英忙活了一天,也确实累了,便将一诺交给顾北辰,踩着星月从医院离去。

    朗月清辉过窗而入,落在一诺有些浮肿的脸颊上,顾北辰心疼的轻吻她,大手握着她的小手,想将她抱起来又怕动到她头上的伤,所以只能伏在她肩侧。

    许久,她纤细的小手在他手里动了动,顾北辰心跳漏了几拍,欣喜的对着门口喊值班护士,“她醒了,诺诺醒了!”

    值班护士从取药室将辛医师交代好的一诺的药推来,给她换了一瓶营养液输,一诺这才慢慢恢复神志。

    睁开眼眼前却一片漆黑,她下意识的去摸小腹,可那里已经微微平了下去,头部锐痛,她抬手去摸,却只摸到粗糙的纱布。

    困难的睁开眼,努力的再睁大一下,再睁大一些,可眼前还是一片漆黑。

    努力保持冷静,她摸索到顾北辰手心的那块伤疤,这才开口问,“我的孩子呢?我的头发呢?”

    “诺诺,你先听我说,孩子,我们以后再要,头发还会长出来的,你好好养病,好吗?”顾北辰努力搜索着词汇,却只能说出这些话来。

    病房里忽然陷入死亡一般的沉寂,静默了许久,一诺才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啊!!!”她凄厉的大吼了一声,顾不得手上还插着枕头,没有丝毫力气的手拼命捶打顾北辰的膛,“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顾北辰握住她的手,按住她不让她动弹,“别这样诺诺,你还在打吊针!”

    一诺挣扎不了,只膛剧烈的起伏着,绝望的躺着,泪水决堤而出,口中吐出的话落寞、冰冷,“顾北辰,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我现在和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你滚,滚出去啊!”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