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2.真的离婚了!(万字第三更)

    一诺醒来时是半夜,雨声还没有停,滴滴答答的落在窗户上,像巨石砸在口一样疼。

    病房外昏黄的路灯照着斑驳的树影,仿佛鬼魅一样叫人害怕。

    手,下意识的搭上小腹,孩子还在,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病房里顾北星在守着,专用的医药柜里放着术前用药,那些药之前她在网上查到过。

    疯了一样从上起来,她从柜子里拿出那些药摔得粉碎,顾北星被碎裂声惊醒,见一诺站在湿答答的地上,眸色血红。

    “嫂子,你别激动,下午刚输了血,现在你还不能起来。”她伸出双手,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

    一诺扬眉,从桌上的包里翻出电话来打给谷修睿,“哥,你来接我,我要回家,回家!”

    电话那头谷修睿边安慰着她边道好,他不过刚从医院里离去一小会儿而已,爷爷年纪渐渐大了,来医院看过一诺之后非要自己守着,他劝了好久才把他劝回去。

    顾北星拉着她的手不让她从病房里出去,“嫂子,你体还很虚弱,先穿好鞋再说吧!”

    一诺挑眉,回边穿好拖鞋再度起,眸色清冷,“这样好了吗?可以放我走了吗?”

    面对她的连连发问,顾北星终于不知道说什么好,呆呆的立在原地。

    一诺从医院长廊上走了出去,外面雨很大,她被冻的瑟瑟发抖,知道自己体还没好她便不逞强,在走廊下看着迷蒙的雨雾。

    犹记得生会那个夜晚也是这样冰冷的雨,这样冷的晚上,顾北辰在哪里?为什么明明知道她住院了却不来砍他?

    她应该还对他抱有幻想吗?不,不用了。

    他竟可以完全忽视她的生死,那她还留恋他给的虚假的温暖做什么!

    谷修睿来时她已经冻的嘴唇发青,他脱掉上的衣服裹住她的肩膀,抱着他往车里走去。

    顾北辰的打算,他是一早便知道的,所以便也没多问什么。一诺对他的沉默颇为感激,还好他没有再问残忍的问题,否则她不保证自己会怎么样。

    “哥,谢谢你!”一诺靠在他怀里轻声道。

    谷修睿冷毅的眉一拧,“如果你真的感谢哥,就不要再为不值得的人做不值得的事让哥担心,哥还年轻,心里承受能力还算不错!”他略带调侃的捏捏她的鼻尖,“可是爷爷年纪大了,再经不起折腾了,这次回来,就好好在家里住,有什么事交给哥来做,不要再为难自己了,好吗?”

    一诺闷闷的应了声,“好!”而后无力的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第二阳光不好不坏,有风,天气凉爽宜人,一诺坐在代步的轮椅上,由谷修睿推着,陪着谷建勋在谷家露台上晒太阳。

    老爷子一语不发的看着远处黛色的山脉,背影苍老了许多。谷修睿将一诺推到老爷子后,“爷爷,江州的公司还有个股东大会要开,我就不在易州待了,诺诺您多照看着,后天我才能回来,您有事再给我打电话。”

    老爷子点了点头,直升机轰隆隆降落在露台上,谷修睿抬脚走上去,凝眸望着露台上的爷孙俩,越飞越远。

    老爷子在一诺旁的躺椅上一靠,“犯什么傻,到头来还是自己受罪,这下受到教训了吧?看你以后是不是还不听话!!”

    一诺疲惫的笑笑,苍白干裂的唇吐出句心碎不已的话来,“姥爷,离婚协议在我房里窗边儿的桌上,您有空的话叫哥帮忙拿到顾家让那个人签字吧!”

    那个人,如今她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再叫。

    老爷子皱眉拉住她的手,“这孩子,怎么又想到离婚的事上了?”

    一诺闭上眼睛仰面靠在轮椅上,“去年秋天,他曾经答应过我,如果三个月后我还坚持离婚,他不会挽留。如今三个月早就过去了,我们的缘分,当真是尽了,不如我放他自由,这样彼此都好过些!”

    老爷子看远处云层里钻出来的耀眼阳光,点了点头,“好,我会叫睿儿去办!”

    一连两天,一诺每天都在露台上往东南方向看,一开始老爷子并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久了他细细看了看西南方才知道,她一直在看她和顾北辰的那房子。

    老爷子哀叹,摇摇头离去。

    期间顾岩和蒋英来看过一诺,都被她以体不适为理由推脱掉了,她一个人待着,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而谷建勋明白,她心内太痛,痛的失去了知觉才会是这般模样。

    其实,如果她大闹一场,或者是痛哭一场,活着他心里会有少许安慰,奈何她太过隐忍,忍着忍着就习惯了,以至于他这个做姥爷的想安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话。

    谷修睿到顾北辰的别墅时是个晴朗的早晨,他一人靠在藤架上望着天上几丝若隐若现的流云,眉头微蹙。

    见谷修睿来他也没动,就那样静静的靠在那里,只是看了他一眼,算作是打招呼。

    谷修睿上前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他,“刚从江州回来就来给你送东西,你应该觉得荣幸!”唇角勾起,其实他想再说点恶毒的话。

    顾北辰接过一看,是当初一诺保留的那

    份离婚协议,原来她一刻也不曾打消和他离婚的念头。

    下面娟秀的小字工整的写着她的名字,自己外又一圈模糊的印记,顾北辰在阳光下伸手抚摸那印记,就算没有在她面前,他也能想象她边流泪边签字的模样。

    心中一阵揪痛,他抬手就要撕掉这协议,谷修睿却制止了他。

    “你不是想让一诺活着吗?你不是想让她放弃这个孩子吗?那不如伤的再彻底些,签了这份离婚协议,我保证会如你所愿!”苍劲的大手握住他的手腕,他已经准备要撕掉的离婚协议就那么被保了下来。

    谷修睿递过一支笔给他,顾北辰深吸了一口气接过笔大手一挥漂亮的字迹一挥而就,没有丝毫由于,苍劲的笔记将A4纸划破起一个细小的绒屑。

    将签好字的协议丢给谷修睿,手中的笔被他握的咔咔响,最后应声而断,他松开手,那支断成两截的笔便落在地上。

    偏过头闭上眼睛,他无力的轻启薄唇,锁眉道,“滚,立刻就滚!”

    谷修睿整理好离婚协议装在文件袋里,大踏步从别墅里离去。

    谷修睿走后不久,顾北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顾先生,您和您夫人的婚纱照后期已经制作完毕,前几天打您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请问一下照片是不是要送到家里来呢!”

    客气的女声。

    顾北辰嘲讽一笑,随即道,“送来吧,我现在在家!”

    雷恩家的工作人员将婚纱照送来时,顾北辰正在看盛典的节目单,直到门铃声响起,他才起去开了门。

    照片上一诺笑的无比幸福的样子,他就想起那天拍摄的形来。

    *

    “来,新娘子笑一个,新郎官儿亲新娘子一下,抱着腰,靠近一些。”顾北辰哪里这样被人命令过,俊脸上登时就有些不开心了。

    一诺踮起脚在他唇上一吻,“顾部长,拍婚纱照可是您把我押来的,别这么冷着个脸,会吓到宝宝的!”她拉着他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

    顾北辰皱眉,看了一眼摄影师,之后才不得不接受他们两人在不停摆各种奇怪的姿势被他拍的现实。

    还有一次是让她半趴在他上,她穿着高跟鞋,一个没站稳就倒在了他上,把他狠狠的压在地板上,他那里竟然不合时宜的硬了起来,若不是那衣服宽松一些,恐怕逃不过摄影师的相机。

    一诺明显觉得他的窘迫,便离他远了一些,休息的时候还是没忘记调侃他。

    唇角浮起一抹笑意,他看着早被工作人员们细心挂在卧室墙上的婚纱照,不过一瞬间脸上却雨密布起来。

    婚纱照送来的时候,是他和夏一诺离婚协议签订的时候,可真是讽刺。

    拳头一挥狠狠搭在相框上,相框应声碎裂,他的手也被碎片扎的不停流着血,一滴一滴,将照片上一诺洁白的婚纱染红。

    眼眶有些泛酸,真的离婚了吗?他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事实,夏一诺从此就不再是属于他的了吗?她会放弃孩子吗?她能活下来吗?

    顾北辰颓然的跌进大上,手上的血浸湿了单,他却丝毫不觉得疼。

    *

    今更毕,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