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0,万千宠爱、万千心碎(万字第一更)

    一诺和雷恩到谷家大宅时谷建勋正在修剪花枝,苍翠的枝叶被一点点修剪掉,地上落了一层绿色。

    抬头时正见一诺含泪往这儿走,放下手里的剪刀起迎上一诺给她一个坚实的拥抱。

    雷恩没说什么话,只是点点头就从此间退去,老爷子惋惜的看着雷恩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如果当初没有和顾北辰的生死纠葛,一诺就不会有这么多坎坷和痛苦。

    可是时过境迁,那孩子已然成了别人的丈夫,过些子会成为别的孩子的父亲,真的跟诺诺半分关系也没有了。

    谷建勋抚抚一诺的长发,顾北辰是极她,可是极致的也给了极致的伤害,和雷恩的温润不同,顾北辰的始终太过独断,太过霸道。这一路上,一诺不止一次的被那些霸道弄的遍体鳞伤。

    到最后,他选择用心她的时候,他选择温柔的保护的时候,却还是不得不给她一刀,让她痛,让她放弃。

    挤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老爷子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诺诺,怎么有空来看姥爷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就像当年宠她的母亲一样的宠着她。

    一诺的泪缓缓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抱着谷建勋的脖子哽咽道,“姥爷,诺诺舍不得你!”

    老爷子长叹一声,揉揉她的长发,“傻瓜,姥爷也舍不得你呀!”

    一诺一直在谷家住了三天,到第三天要去医院输血的时候是谷修睿送她去的,二人还在医院碰到了数不见的杨晓曼。

    一诺要上前去搭话,谷修睿却拉住了她,“干嘛去!”

    “小曼啊哥,那个是杨晓曼,我以前同学!”一诺挣开他的手欢快的上前去跟杨晓曼说话。

    杨晓曼往她后瞅了一眼,见是谷修睿陪她来的,便无心问了一句,“北辰呢,他怎么没来?”

    一诺眸色一暗,拉着她的手抬眸给她一个大大的笑脸,“文化部忙活的不得了,他抽不开!”

    杨晓曼点了点头,“哦,我听我爸爸说了,京里有高官来参加祭祖大典,他忙也是应该的,不过也要抽时间陪老婆来医院嘛!改天见了他我一定帮你说她!”

    一诺点头苦笑,杨晓曼拍拍她的肩,“诺诺,先让你哥陪你上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哈!”

    *

    一诺躺在上输血那会儿只觉得全的细胞都在颤抖,她最怕的就是输血了,孩子越来越大她的体无法保证他健康成长,只能靠不停输血来维持,往里躺在病上有顾北车握着她的手,她很安心,如今虽然有哥哥陪着,可终究不是他。

    殷红的血液顺着输液管流进血管的时候,一诺闭上眼睛不看四周惨白的墙壁,一滴眼泪嗖然坠落,一瞬间隐进发鬓。

    输完血后的下午,她不想回去,谷修睿就带着她满易州的转悠,最后在易小楼的‘千百度’停了下来,里面人不多,稀稀落落的坐着。

    他们抬步进去时见调酒师兴致也不高,一诺走到吧台上跟他说话,他只抬眉道,“小姐似乎不开心,今天来了之后就直奔休息室睡了,到这会儿还没起来,我一个大男人,不好进去看她,也不好说什么。一诺小姐,你去看看她吧。”

    一诺抿唇,点了点头,调酒师给谷修睿递了杯水过来,这几人的习,他还是了解的,谷修睿在外从不饮酒,这个规矩,至今无人能破。

    他垂眸静静的帮别的客人调酒,一诺一笑扶着吧台慢慢的往里走去。

    走到易小楼的独立休息室时才知道刚才调酒师那句他不方便进来时什么意思,因为白奕西也在。

    易小楼似乎正在挣扎,白奕西从后抱住了她,一诺站在门口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小楼听到脚步声回头见是她来慌忙挣开白奕西的怀抱,局促的站在窗边,没有说话。一诺眯眸望去,见她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了。

    瞥了白奕西一眼,她上前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他脚尖上,“白奕西,你耍流氓都耍到我姐妹的地盘儿上了是吧!”

    白奕西疼的直咧嘴,一诺这才将脚收回,他眉头一皱,看看易小楼,随即对一诺道,“我才懒得关心她的死活,你自己跟她说吧,我先走了!”

    见白奕西也生气了,一诺更加摸不到头脑,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做什么。

    一诺正要与易小楼讨论这个问题,易小楼却红着眼睛神秘兮兮的看着她,“诺诺,有个八卦!”

    她点点她的脑袋,“我不想听,我现在只想八卦一下易小姐混乱的私生活!”

    易小楼笑了,笑的有些无奈,拉着一诺的手走了出去,最后在千百度最好的包厢门口停下,伸手指了指里面,“知道里面是谁吗?都进去快两个小时了,这还没出来呢!”

    一诺摇摇头,“我又没有千里眼!”

    正说着,门却忽然被打开,俞俊以抬步走了进来,跟在他后拉着他衣襟的是杨晓曼。

    一诺怔然,“小曼,你……”

    杨晓曼见被易小楼和夏一诺看见了,也不避讳,无比豪迈的点了点俞俊以的后背,“没错,本小姐就是看上这个男人了。”

    俞俊

    以无奈的摇摇头,上前握住一诺的肩膀,“诺诺,你别听她胡说!”

    杨晓曼嘴一扁,差点没流出眼泪来,佯装坚强的打了俞俊以一拳道,“我喜欢你怎么了,易州要娶本姑娘的男人可是排着队呢,本姑娘等你这么多年你没个表示就算了,你躲什么呀躲。一诺喜欢的人是北辰,人家彼此相,你干嘛要横插一杠子啊,俞俊以你丫就是欠虐!”

    俞俊以脸色一沉,一诺随即极快速的看了他一眼道,“俊以你先走吧,这边儿有我!”

    俞俊以想说什么也没再开口,只得抬步从此间离去。

    俞俊以走后,易小楼和一诺一直在陪杨晓曼聊天,她聊是怎么遇上俞俊以的,是怎么喜欢他的,是怎么上他的,直到如今,也许多年了。

    一诺不感慨,这个圈子可真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心事。如此想来,她也不是那么悲剧,不就是顾北辰和白淑瑶不清不白吗,那有什么,她摸了摸隆起的小腹,在心里暗暗道,“顾北辰不要你妈妈要你,他跟谁好跟谁好去,跟妈妈没关系!”

    可是想完之后,心里还是针扎似的痛感。

    这一晚,谷修睿要把她带回谷宅,奈何她实在也想回去看看了,谷修睿拗不过她,只得将她送回了那个空旷的别墅。

    进门将灯按亮时她一眼就看到了墙上挂着的照片,忽然想起那天顾北辰在垃圾堆里翻找照片的境,如果连那些都是假装的,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那个男人。

    谷修睿坐了一会儿,一诺总共跟他说了不到三句话,最后还把他给赶走了。他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虽然放不下心来,可更不想让她生气,只得驱车离去。

    一诺闲来无事,一人进了树屋随便放着什么曲子。

    四周黑漆漆的,她没有开灯,静静的靠在墙角听着音乐。‘你送的鸢尾花早已经枯了,你教的那首歌我学会弹了,风把旋律吹乱了,心又随风飞走了,我的手指弹着弹着想起你了,习惯在你手心练习那首歌,习惯有你指尖轻轻跟着和,歌里不再有你了,你还在回忆住着,愈想忘了愈会记得,有你多快乐。’

    浅淡的嗓音,似乎正在诉说她此刻的心,她缓缓起,坐在钢琴前,掀开琴盖弹起了顾北辰经常弹的那首曲子。

    他握着她的手教她的温度还在,而人却不见了,他给了她万千宠,也给了她万千心碎。

    许久之后,弹的累了,她靠在琴上揪紧口的衣服,渐渐睡了过去。

    天色黑尽的时候,树屋的门被轻声打开,那双大手的主人似乎怕惊了她浅淡的梦,轻手轻脚的上前,抬手想摸一下她的脸颊却又收了回去。

    顾北辰就那么静静的凝视着她,有多久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了,想念让他几乎疯狂,这一刻他只想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可他怕惊醒她,怕自己前段时间所有的狠心和努力都付诸东流,纤长的手指就要抚上她的头发,却颤抖着停了下来。

    他从来未曾想过,有这么一天,他想要给她一个拥抱,都那么奢侈的事

    *

    等会儿还有两更,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