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4.从新开始(万字第一更)

    ‘其实叫一诺放弃这个孩子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你愿意考虑我的建议,就到悦然茶吧来找我!”

    顾北辰眯眸,阳光刺眼,他匆匆上车踩住油门往悦然茶吧的方向而去。

    顾家最受宠的少爷,易州市不可一世的文化部长,wolf国际的首席总裁,堂堂一个男子汉,他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眼泪多了起来。

    茶吧里,他径直往最里面的包房走去,房门打开时白淑瑶迎了上来,“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顾北辰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如果是为了诺诺,我当然要来!”

    白淑瑶无奈,在他对面坐定,“你心里果然只有她吗?”

    顾北辰抬眸与她对视,“你觉得呢?”他反问她,语气冰冷的让人害怕。

    白淑瑶坐在那里,许久都没有说话,顾北辰有些不耐烦了起来,“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一诺还在医院里!”

    她忽然哭了起来,泪水像断了线似的,如何都止不住,“你怎么和夏一言一样,心里都只有另外一个女人。杜子琪在医院!一诺还在医院,你们从来都只关心她们的死活!”

    顾北辰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两口,“淑瑶,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该从新开始!”他从怀里掏出手帕地给她。

    白淑瑶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从新开始?怎么从新开始?那些事或许你们觉得过去了,但是在我这儿,没有一刻过去过,我很清楚的记得每个细节!”

    她捂着口,看似很痛苦的样子。

    多年前的孤儿院,当去的人不止白东风和夏一言,还有一个人,一个让她惦念了十多年的人。

    那时的顾北辰,一月白色休闲装扮,不似白东风的妖冶,更不似夏一言的练达,他是闲适的,在午后的阳光里,他全像笼罩了一层漂亮的光晕一般,如水雾支起的帘子,将他与外界彻底隔离。

    没有任何人能够走进去。

    就是那,她躲在墙根后没有敢上前来,他却回头了,目光径直穿过孤儿院那么多小朋友,最后落在她上。

    她至今还记得他的那句话,“那个小姑娘很美,为什么躲在后面?”

    美,少年对她的一句称赞让年幼的她心里对自己有了定位,原来她是美的,她从墙后面缓缓走了出来。

    那时的夏一言和白东风刚好从孤儿院列队整齐的小朋友里面挑人回去,夏一言说,“我喜欢她!”刚好白东风纤长的手指也指向了她。

    那一,她在人人艳羡的目光中被白家人带走,自此成为高高在上的白家小姐,可只有她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她只是个没人要的孤儿而已。

    顾北辰手中的茶喝了大半,将杯子放下来,他眉头深锁,“你记住就记住吧!”

    白淑瑶伸手拉住了他,“北辰,不要这样,我知道你也没忘记过不是吗?为什么当初选择夏一诺都不要我,难道我没有她好吗?”

    顾北辰将她的手甩开,“诺诺当你是最好的姐妹,如果你也这么想,就不应该再做这样的事。”

    白淑瑶小脸儿皱成一团,泪眼朦胧的模样其实是格外惹人疼的,“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她垂下眸去,一个半路捡的孩子,怎么比得上夏一诺夏家四小姐的份贵重,就算她是个令人不齿的私生女,就算夏家上下没有几个人待见她,她有好的家世背景,终究不是她能够比的,是个男人就会选择夏一诺吧。

    顾北辰黑眸一暗,“淑瑶,你明白什么了!我早就跟你说过,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当你是妹妹,亲妹妹!我会像你哥哥白东风一样,疼你你!”

    白淑瑶起,提高了绕到他面前来伸出手抱住他,“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不是那些!”

    是啊,他知道,刚从德国回来时,她设计好的衣服让夏一言试,却有些不合,众人笑她出国多年连一言的尺寸都把握不住了,只有她一人,别过众人的目光偷偷看了他一言。

    她对他的,在心里藏了那么那么多年,始终无处诉说。

    其实从德国回来之后,夏一言对她的好,她是感动过的,他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也曾让她动摇。

    就在她决定答应他的求婚之际,他却转毫不犹豫的重回杜子琪的怀抱,果真天意弄人。

    顾北辰将她从怀里推开,“对不起,你想要的,我恐怕给不了!”

    白淑瑶痛哭着,将他抱的紧紧的,“不,不要推开我,我可以为你生个孩子,我不要名分地位,甚至可以放弃做孩子的母亲,你可以保住一诺的命,这样不是很好吗!”

    顾北辰长叹了一声,“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包房的门被打开,白东风黑色脸冲了进来,“白淑瑶,跟我回去!”

    白淑瑶被他拉的跌倒在地,脚踝痛的厉害,她抬眸看着他,泪中带恨,“哥,当初如果不是你阻止我,或许北辰就是我的了,为什么不让我靠近他?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跟他说话唯独我不可以?为什么!你一点都不我,一点都不疼我!”

    白东风将她扶起来抱在怀里,握住她不停颤抖的肩膀,“傻瓜,哥

    怎么会不疼你不你!”白东风言又止。

    顾北辰从沙发上站起,与白东风对视了一言,“既然你想知道原因,我就告诉你!戴家灭门案你还记得吗?知道凶手是谁吗?是你爸爸和你叔叔!在这样的生死大仇面前,你觉得顾家可能让你进门吗?你是白家小姐,喜欢你的人千千万,不要再为难我了!一诺还在病中,我已经很痛苦,不想再为任何人任何事分心!”

    白淑瑶怔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白东风,白东风默然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添乱了好吗淑瑶!跟哥回家!”

    她终于不再挣扎,被白东风半揽着从悦然茶吧往外走。

    顾北辰也从包房里出来,快步从她旁穿过,衣襟擦着她的衣襟离去,他那么迫不及待的走了,连看她一眼的时间都吝啬浪费。

    白淑瑶颓然的靠在白东风肩上,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回白家的车上,白淑瑶无力的开口问话,“哥,戴家灭门,是爸爸的指示吗?”

    如果不是,白家为什么从孤儿院里把她挑走,当亲生的一样的厚待,这样的事,根本说不过去。她才不相信什么兄弟深,父亲是怎样狠辣的角色她很清楚,就算与她亲生父亲的谊再过深厚,也不可能纵容一个私自行动没组织没纪律的下属。

    所以,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当初戴家灭门,一定是爸爸的指示。

    白东风挑眉,“父亲和你爸爸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打天下,数十年的兄弟谊非你我能够理解。你爸爸和戴家,他们是私仇。当年戴家攀上了顾家,你爸爸看不过,所以一时被仇恨迷了心智,便犯下大错,你也明白白家在道上是什么地位,如此轻率的草菅人命,就算父亲有心保他,也是保不住的!”

    白淑瑶不说话,只是泪水却不曾断过,一直将手背打湿了也没停下来,白东风长叹一声,将车子停在白家大宅门口扶着她走了出来,“哥哥怜你你是因为把你当做白家人,咱们全家没人对你有任何忽视。大姐前年从利比亚回来,没有给任何人带礼物,唯独给你带了宝石项链,二姐子孤僻,从不陪任何人出门,你每每叫她逛街,她却从未拒绝,奕西是个浪子,却对你尊重有加,爸爸那么强硬的脾气,上次你犯下那么大的错,他却帮你掩饰,淑瑶,白家上上下下没有人当你是外人!”

    白淑瑶神恍惚,“你都知道了?”

    “否则谁有那么大的权力可以让东风号的守船人放行?戴菁菁吗?白家人是那么轻易能收买的?哥的东风号,就那么不堪一击?”白东风反问她,却也没有责怪的意思。

    白淑瑶苦笑,“是,的确是我,是我和蒋凯丽合谋,是我要他们带走一诺,可是我没让她们杀她啊,她是我的姐妹,我怎么可能对她下手!”

    白东风揉揉她的头发,将她脸颊上的泪水拂去,“别哭了,哥明白,哥都知道,先回家吧!”

    中心医院里,顾北辰赶回来时一诺正在做香薰治疗,她安静的躺在上,手还是死死的护住小腹,仿佛怕谁伤害她的孩子似的。

    顾北辰伸手去拉她的手,却根本拉不动,她就以那样的姿态,将孩子护的严严实实。他再也没了责怪她的力气,俯将头埋进她肩窝里,贪婪的嗅着她的香气,一刻也舍不得放开。

    香薰治疗完毕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两人携手要回家却见白淑瑶从走廊尽头缓缓而来,眸中带着莫辨的神色!

    顾北辰拉着一诺的手猛地一紧,她怎么来了?

    *

    今儿一万字哦,后面还有两更,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