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2.惊恐的尖叫

    易小楼对他说了句‘放心’,之后拉着一诺走出病房。

    阳光明媚的午后,医院花园里有些微的意,易小楼拉着一诺到林荫道上随意走着。

    一诺见她始终不说话,心里是有些紧张的,故此停住脚步拉着她的手,“小楼,到底是什么事儿,紧张兮兮的,弄得我好别扭!”

    易小楼笑笑,回抚抚一诺的长发,眸中带着几丝怜惜,“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要照顾好自己。最近有些忙,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你子不好,马上天就了,没事儿不要出来晒……”

    一诺抬眸看着她圆圆的眼睛,心中总有些不是滋味,易小楼说这些话本是关心,可她总觉得她有些言又止。

    努努嘴拉着她在长椅上坐下,一诺握紧她的手,“小楼,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吗?说句不好听的,我都这个样子了,还有几天好活的?有什么事儿想告诉我你就直说,还有什么比死亡还更难以接受的吗?”

    易小楼一听这话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抱紧一诺哽咽道,“没事儿,真的没事儿,千万别再说这样的丧气话。”

    一诺给她擦泪,她便慌忙从包里翻出手帕来将泪水擦掉,手机响了起来她也没接,只是眼睛明显暗了暗,“诺诺,我还有事就不跟你说了,汤等会儿凉了,你嘱咐北辰早些喝,我先走了!”

    一诺想出言留她,却不知道到底说什么好,终是放开手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

    午后的风也是燥燥的,吹到皮肤上莫名的,一诺抿抿唇,整理了一下宽松的裙子,抬步往病房走去。

    进门时顾北辰在打电话,见她进来便挂掉电话靠在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老婆大人,你老公要被饿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

    一诺见他英俊的脸皱在一起,上前在他唇上轻咬一记,端着汤上前坐定,拿小勺子喂他。

    这一切熟悉的她几乎流下泪来,她还记得,上次他从生死边缘挣扎着醒来,她也是这么喂他的,阳光安静美好,时光仿佛停了一样,萦绕在她周的,都是他清淡又芬芳的气息。

    可这样的机会似乎越来越少的,鼻端一阵酸涩,眼泪啪的落进碗里,一诺忙起擦擦泪,“把汤弄脏了,我去换一碗来!”

    顾北辰伸出手将碗从她手中拿过来,一仰头将里面的汤喝的见了底,“那么珍贵的眼泪,怎么能丢了呢!”空碗啪的一声落地,他紧紧的将她按在自己怀里。

    三天以后顾北辰出院,正好北京来电话说顾北琦生了个儿子,叫这两天抽空过去。

    顾北琦多年不孕,这生了个大胖小子,顾家上下自然都喜欢的不得了,连一直在鸿鸣山陪谷建勋的顾老爷子也要去北京凑闹。

    事发生在顾北辰他们去北京的前一夜。

    月色朦胧,过窗打在头,一诺枕着顾北辰的肩睡的并不安稳,顾北辰见她一直无法入眠,便抱着她不停安抚着。

    不过一会儿一诺额上有汗溢出,顾北辰将她微微松开了些,“吗诺诺,我开下冷气吧?”

    一诺抱紧他的腰,在他怀里摇了摇头,小腹一阵一阵的剧痛,痛的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咬紧了牙关才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恰逢此时顾北辰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从上起拿过一看,是白东风的来电。

    “小白,有事吗?”顾北辰接了电话,这个白东风,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没事儿不打电话过来,打电话过来,准没好事儿。

    他眼皮有些跳。

    果然,他的猜测是没错的,电话那头白东风的语气有些颓然,“北辰,你那儿有地方吗?我这有批货,近期走不了,可能得拖几个月!”

    听他这话顾北辰顿时明白了好几分,“早就说过了,违法乱纪的事不能做,毒品还是军火?”

    躺在上的一诺一听这话也紧张了起来,白道上的事就够多了,再沾上黑道上的非法生意,到时候白东风那边要是兜不住,顾家也难撇清关系。

    白东风调整了下气息,“白家什么时候需要做非法生意来谋求利益了?是我老爹手底下的人,早些年跟我也有些交,他家姑娘又是我手底下的,也是于无奈,我想拉他一把!”

    白东风很少帮手下人处理非法业务,这是头一次,顾北辰心中有些犯嘀咕,想了许久也没闹明白到底是什么缘由,只得顺口一问,“是你看上人家姑娘了吧?”

    白东风一时没说话,半晌才回他一句,“想什么呢!哥们儿心里那点儿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是是,您专一您深,您白大少这一辈子就一个女人!”顾北辰这话说的阳怪气的。

    白东风叹了一声,“不和你贫了,你那儿有地方吗?”

    “有,城南仓库可以放东西!”

    “不行,那儿不安全,你随时可以监管的地方,有没有?”

    “有!”顾北辰斩钉截铁。

    白东风叫人运货来鸿鸣山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一诺一直腹痛难耐,却始终没说半句话。

    城南仓库不安全,顾北辰思来想去能放东西的地方,

    也只有他这个新别墅了。

    他这里隐蔽,而且就算公安机关嗅到点儿什么苗头,也不能说查就查。白东风的人忙前忙后的将东西往地下室里搬,折腾到天快亮才弄完。

    剩下几箱实在没地方放,顾北辰抬眉一看厨房里有空,等他去北京后叫张妈继续待在夏家,就不用到这边儿忙活了,厨房他和夏一诺耶不太用,所以便交代人把剩下的东西挪到了厨房。

    一切处理妥当后,白东风点了支烟,在客厅里明明灭灭的抽着,升腾的烟雾将他邪魅妖冶的脸笼罩住,冰冷中透出几丝寂寞。

    顾北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要出言安慰,却忽听得楼上卧室里一诺惊恐的尖叫了一声!

    *

    不好意思今天更新的太晚了,楚出差,刚到地方刚连上网,亲们见谅。明天可能也不会更新很早,亲们可以晚些看,谢谢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