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0.心痛的无法呼吸(4000+)

    一诺浑一震,无线鼠标没握稳,哗啦一声从桌上掉了下去。

    下午文化部的事处理完后,顾北辰在文化部坐了一会儿,似是闭目养神。

    杨晓曼回家经过文化部时刚好车子驾驶座前面的轮胎坏了,她想了一会儿,干脆将车停在了空闲车位里,拎着包上了楼梯。

    顾北辰办公室里,她缠了他好一会儿,要他无论如何陪她请那人吃饭,顾北辰皱了皱眉没有答应。

    杨晓曼气呼呼的将包往她办公室沙发上一甩,“顾北辰,你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我帮你讨你老婆欢心,你帮我追个男人有这么困难吗!”

    顾北辰扬眉,“我答应跟你一起吃饭,跟你故作亲密,没有答应你陪他吃饭好不好我的大小姐。“他想了一会儿,接着心平气和的跟杨晓曼解释道,“晓曼!我和他一起吃饭……不合适!”

    杨晓曼想了一会儿,也是,故此只得作罢,耷拉着脑袋从顾北辰办公室离去。

    在文化部办公楼下杨晓曼见到了白淑瑶,两人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穿着高跟鞋哒哒哒上前踢了踢那破轮胎,杨晓曼泄气的给她爸爸的司机打电话,“王叔叔,我在文化部,你来接下我吧,我的车坏了!”

    电话那头是络的应答声,连声道,好的,这就来。

    阳光四溢的晴天,虽是傍晚的太阳,也刺的眼睛有些不舒服,杨晓曼索进了车里等。

    大概过了半小时,王叔还没来,她正要打电话催,却见白淑瑶从顾北辰办公室走了出来,顾北辰跟在她后,二人似乎起了争执。

    正看着王叔的车却赶来了,把车子停到她前面,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只得拉开车门走了下来,“王叔叔,怎么这么久!”

    从她家来这儿绕近路也就二十分钟,今天足足半个小时都过了才来,王叔呵呵笑着,“大小姐等久了吧,刚才有些堵车!”

    她点了点头,白淑瑶已经从她旁走过,眼眶红红的,似乎哭过了,顾北辰站在办公楼前眸光如不见底的深潭。

    白淑瑶走后她几步上前拍了拍顾北辰的肩膀,“淑瑶怎么回事儿?上次我跟我爸去白家吃饭,她在跟跟易小楼吵,前天见她跟夏一言吵,怎么又吵到你这儿来了?”

    顾北辰回过神来,对她摊了摊手表示无奈,“她没事,可能是失恋后遗症吧!”

    杨晓曼点点头,“嗯,那哥们儿我走了,你自己在这儿接着为党为人民吧。”说着跳上车一溜烟儿从文化部离去。

    顾北辰回到家的时候才六点半,一诺见他什么也没带,微笑着迎上了他,“今儿不忙了,部长大人!”

    顾北辰拥她入怀,大手将她腰间的骨头握的生疼,直到一诺有些退却,他才放松了些,“今天不忙,剩下来的时间全部用来陪我的顾夫人!”捧着她纤瘦的小脸,在她唇上啄吻了一下,他这才满足的揽着她往厅里走。

    他看起来似乎很累,修长的双腿几乎有些不住高大躯的重压,一诺扶了扶他,他浅笑道,“我没事儿,刚才回来车开太快,风吹的有些头晕。”一诺努努嘴,递了杯茶给他。

    他抿了些,而后将茶放在桌上,“姥爷说想你了,爷爷也许久没有见你,晚饭叫我们去谷家吃。”

    一诺起到沙发后面纤柔的小手搭上他的太阳,轻轻的给他按摩,“好,你先闭会儿眼睛,等会儿我们就去。”

    顾北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

    她柔软的指腹在他疲惫的双眉间轻轻的按着,连带着她体的幽香都一丝一缕的飘入他鼻端,顾北辰又抿了两口茶,转抱起一诺将她放在自己大腿上。

    一诺惊呼了一声,直到体落在他怀里,安稳了,狂跳的心才慢慢平复下来。

    “北……”一句话还没说出来,他已经将食指比在唇边,眼睛还在闭着,他轻声道,“嘘……别说话,就这样,让我抱着你,一会儿就好!”

    最近这两个月各种事忙的他心力交瘁,几乎都没怎么休息,他实在是累极了。

    那些漆黑寂静的深夜,他靠在沿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心中的痛苦如海潮一般反复上涨,冲击着口最痛的那一点。

    那些他独自伏案修改策划文件时燃起的香烟,那些他疲惫整夜之后贪恋的躺在上紧紧拥着她又怕惊醒她的瞬间,一时全都涌向脑海,他只能紧抱着她,大手不停的摩挲着,这样才能感知到她是真实的,她还活着,在他怀里,安静美好。

    他不想她离开他,可是她渐渐隆起的小腹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不久的以后,她将死去,这就是留下孩子的代价。

    他痛的眼眶泛酸,却又在泪水即将夺眶而出时忍住了。如果他脆弱,如果他不堪一击,如果他不能承受,那这些苦,要转嫁给谁?

    一诺伸出手抚平他的眉心,“北辰,你怎么了?”有些疑惑,今天的他,太反常了。

    “我没事,就是想这样抱着你,什么也不做,就这样。一辈子……”哪来这么多的一辈子,这一瞬间,已经是上苍的恩赐。

    一诺抬头在他薄削的唇上蜻蜓点水的一吻,“北辰,我很你!”

    低头将脸埋在他膛,不让他看到自己蔓延的泪水。

    顾北辰也将头埋进她颈间,贪婪的拼命嗅着她的发香,“我也你,诺诺!”

    到谷家大宅时是七点半,谷建勋和顾中和早在门口等着了,见顾北辰的车停下都慌忙到副驾驶去扶一诺。

    姥爷的头发愈发白了,她都还没有好好孝顺他,他就老了,夏一诺鼻端一酸,扑到谷建勋怀里将他抱的紧紧的。

    谷建勋哈哈一笑,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多大的姑娘了,马上就做妈妈的人了,还跟姥爷撒呢!”

    顾北辰从驾驶座出来,对顾中和唤了声,“爷爷!”

    顾中和点点头,四人进了别墅内。

    谷家厨房那边丁丁当当的声音在寂静的山间格外清晰,一诺对谷建勋笑了笑,“姥爷,您家厨子有多少双手,这厨房里怎么乒乒乓乓的响个不停!”

    谷建勋只笑笑,没有说话,牵着一诺的手进了餐厅,四人在餐桌旁坐定后便有仆人端着腾腾的菜上前来。

    孩子越来越大,她的食量也增加了些,一诺欣喜的看着,不食指大动,可看归看,爷爷和姥爷还没有开动,她怎么好意思。

    顾中和舒眉,将菜往一诺面前转了一下,慈的看着她,“乖丫头快吃吧,都是你姥爷费尽了心思准备的。”

    一诺不明所以的看向谷建勋,谷建勋以手扶额,“诺诺小时候的心愿是吃遍全国美食,所以姥爷就叫人在各地找了名厨来,从今儿个起,每天尝几道菜!”

    顾北辰一听差点没笑出声来,他掩住唇,在一诺耳边道,“原来顾夫人小时候这么吃啊!”

    一诺嘴一努,“姥爷,我什么时候许过这样的心愿了!”

    谷建勋嗯了一声,而后拿手指着她,“两岁的时候,姥爷带你去逛美食节,你就是这么说的嘛!”

    好吧,两岁时的事,她,已经全都忘了,而他,还记得那么清楚,。

    如果所有人的记忆都像小孩子一样,维持一段时间就慢慢淡忘了,那该多好,一诺看着对面谷建勋渐渐苍老的笑脸,眸中有泪,却不敢落下。

    这一顿饭吃的很开心,至少在她看来,是很开心的。大家心里都藏着事儿,却都没说出来,一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笑着。

    *

    夜很快凉了下来,一诺躺在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和顾北辰从谷宅离开时,姥爷语还休的模样。

    一个叱咤风云了一辈子的商界英才,失去儿女之后,终是要失去她这个外孙女了。

    在后视镜里,她看到谷建勋颤抖的手,那手不再像小时候牵着她的那双手一样温厚,而是瘦削的,嶙峋的,且爬上了老人斑。

    那一刻,一诺明白,姥爷真的老了。

    第二天早上,一诺叫顾北辰起,他说累了,不起,她催他去上班,他只说叫她给岳杰打个电话,说他上午休息一下下午过去,叫岳杰多注意部里的事,一诺照做了,还笑他学会了偷懒。

    一诺闲来无事便在家里收拾东西,墙上挂着的有很多她的照片,笑着的,皱眉的,托腮冥想的,俏皮的,嗔的,还有些是她的背影,她想了想,还是拿了下来,墙上便只剩下空空的相框,寂寞的挂在那里。

    白皙的手抚上微微隆起的小腹,她抿起了唇,笑的有些苦涩。

    如果她不存在在宝宝的记忆里,以后,宝宝就不会像大人们一样的痛苦。

    忽然想起上次她拽着顾北辰拍了些大头贴,当时他拿了她的一张,放在钱夹里,一诺将照片全部封到一个箱子里,放进垃圾回收箱,而后上楼在卧室找到顾北辰的钱夹。

    正要将那张照片拿走,顾北辰却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一双有力的臂膀从后揽住了她的腰,“亲的顾夫人,早安!”

    一诺浑一怔,忙答道,“早安!你怎么起来了?”顺手将钱夹轻轻放在了梳妆台上,照片一角露了出来。

    “我为什么不可以起来呢!”顾北辰扳过他的子,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不是啊,我……我是说……怎么不多睡会儿!”平复了下绪,一诺忙道。

    顾北辰眉尖一挑,已经看到了那张露出一角的照片,“怎么?拿我的钱夹做什么?入室盗窃啊!”他呵呵笑着,下巴上的胡茬蹭的她额头痒痒的。

    一诺撇了撇嘴,“你整个人都我的,我用得着盗吗!”说完后才觉得自己这话有点那啥,于是只得吐了吐舌头。

    顾北辰一听她这话,倒是笑着的分外阳光灿烂,将她放开,起将照片再次塞进了钱夹里。

    洗漱过后他到楼下吃早餐,赫然发现廊上挂着的照片都不见了。

    眉头一皱,显然,这一定是夏一诺下的黑手,他黑着脸回头,“照片呢?都哪里去了?”

    “挂着……不好看,我就拿下来了!”一诺干笑两声,解释道。

    “拿下来了?在哪里?给我看看!”顾北辰狐疑。

    一诺远远瞥了自动垃圾回收箱里,见灯变成了绿色,这才释然,顾北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由得青筋直跳。

    那是他拍的,他费劲了心力拍了那么多照片,洗出来挂在只属于他们的房子里,她竟然把它当垃圾给扔了。

    早饭也没吃,他脚下的拖鞋都没换,匆匆往外走去,一诺紧追而上,上了他的车。

    车子最后停在一个空旷的垃圾场,因为是上午,清晨刚运走了一批垃圾,所以垃圾站的东西并不是太多,但是那股强烈的恶臭已经让人难以靠近。

    一诺怀这个孩子开始就没害过喜,一闻这股子熏天的臭味,不由得呕吐了起来。

    顾北辰便在旁边给她拍背,直到她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吐净了,他拿出手帕给她擦了擦嘴,之后把车开到远一些的地方,自己徒步过来开始在骄阳下翻垃圾。

    一个高贵如王者的男人,在光天化之下翻着臭气熏天的垃圾,她依稀记得,顾北辰这个人很有些有洁癖。

    这样的场面,很滑稽,一诺本想笑的,可是不知怎么的,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口像被谁凿了个无底洞似的,痛的无法呼吸。

    *

    新的一月,祝亲们幸福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