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9.顾北辰的味道(4000+)

    暗暗的灯影照着他高大的躯,影子落在地上,却是落寞的。

    诺诺,我有多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有多你,我不想说;我有多你,我想我不必说。

    半夜醒来时,一诺习惯的将手往旁伸过去,仍旧没有顾北辰的影子,她起摸索着从房间里出去,见书房的灯还亮着。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将房门开个小缝儿,见顾北辰正在锁眉深思什么,桌上的文件夹她认识,那是她的策划案。

    鼻端一酸,她小心关了门,到楼下冲了杯牛缓缓上楼端给他。

    门打开时顾北辰猛然抬头,有些措手不及的对他笑笑,“诺诺,怎么不睡了?”

    一诺含泪上前,将牛放在桌上,柔软的小手捧着他的脸,指腹在他漂亮的双眸下那一点暗影上来回抚摸,“你总是这样怎么行?”

    顾北辰一笑,将她拉到自己怀里,软的子带着她特有的清香,一瞬间盈满他的口鼻,“傻瓜,快好了,再有几天就好,别担心我!”

    按照她的指示,他不得不把那一大杯牛喝完,之后像小孩子邀功一样的看着她,“怎么样,我喝完了!”

    一诺不语,粉唇嘟起的模样格外惹人疼惜。

    他的心便一瞬间柔软了下来,揽着她反复亲吻她的额头安慰她,她不依,抱着他的腰道,“快去睡吧,你到底什么时候起来的,这都三点半了!”

    顾北辰无奈的笑,“好好好,听顾夫人的,什么都听你的,我们一起睡!”最后一句,他用了暧昧的语气,而后唇角抿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起抱着她往卧房走。

    一诺在他肩上就是一拳,这么累的时候他还能说出这么色的话,还能把这么色的话说的这么温柔婉转,直击心扉。

    顾北辰也笑,之后两人相拥,一夜无梦。

    两个月后,夏一诺的策划案经历重重险阻,终于进入商会元老的最后投票阶段。

    那时顾北琦已经着八个月的孕在北京待产,蒋英和顾言不放心女儿,赶飞机到帝都去了。

    茗雪的肚子也愈发大了起来,虽然只有五个月,看起来却像是七八个月了,大家都说是双胞胎,茗雪便温柔的笑,眉眼弯弯,异常可人。

    顾北星一听说临沂公主墓被发掘出来了,便三下五除二收拾东西去了渤辽,章子迟自然也乐得妇唱夫随。

    一诺听着张妈在她耳边说着这些,心忽然就晴空万里,张妈微笑着扶她起,“诺诺,姑爷给你准备的早餐都要凉了,你快去吃吧,可别辜负了他一番心意。”

    一诺抿唇一笑,从藤架下起,随张妈进了别墅内。

    三月暖,山花都开遍了,鸿鸣山的色格外宜人,她本想再多看几眼呢,奈何张妈整天紧张兮兮的,一副怕她会忽然消失的模样。

    其实她到现在有孕也不到四个月,小腹微微有些隆起,她穿了宽松的绒衣,在太阳底下被晒的浑软绵绵的。

    餐桌上摆着顾北辰每天必然为她准备的‘营养搭配’,她抿唇一笑,走上前慢慢享用。

    这一切,就像幻梦一场,她时常会害怕,梦醒了,顾北辰就不见了,索每每掐自己的时候她都觉得疼的。

    最近记忆里有些减退,明明已经告诉过她的事,有时候过一会儿她又忘了,还得问张妈一遍。

    就像现在,她用完了早餐站在落地窗门口看外面的晴空万里,“张妈,北辰今天的行程安排是什么?”

    张妈上前不厌其烦的又告诉她一遍,“上午在商会等策划案通过,下午新博物馆从北京押运的文物到了,姑爷要回文化部安排一下下周的展览事宜,所以中午可能不回来吃饭了。说如果不回来会给诺诺打电话。”

    一诺靠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又问,“张伯今儿忙吗?”

    张妈看了眼别墅外刚刚好的车子,眉眼中明亮的色彩暗了下去,“诺诺刚才已经叫我给张伯打了电话了呀!”

    一诺蹙眉,“哦,是吗,我忘了呢!”起开了门叫张伯进来给他倒了杯茶,张伯喝完茶抬眉道,“少夫人不是说要去商会吗?我们走吧!”

    一诺笑笑,说好,上楼换了暖黄色的绒衣,下面穿了件休闲裤,随便挎了个包便跟张伯出了门。

    很随意很普通的装扮,坐在车后座上她暗笑自己,现在把她丢到人堆儿里,不知道顾北辰还能不能找到她。

    顾北辰早知道她在家里待不住,虽然一早安排了她在家里看电视播报,最终还是给了张伯两张邀请函,说如果一诺想来,就带她过来。

    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她真的来了。

    一诺小心翼翼的从后门进了会场,商会成员可真不少,三百人的会议厅到处都是人头,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她坐下来,抬眉看顾北辰在台上发言。

    极尽所能的阐述他的策划案好在哪里,灯光打在他英俊人的脸上,自有一股旁人没有的气势。

    她细细的听着,才知道这些子他做了多少努力,策划案只是有个原型,并不成熟,经他这两个月反复休整之后,可说是完美了。

    后来的发言人说

    了些什么她已经有些不记得了,他只记得策划案全票通过,以最高票数的优势获取商会支持,全场起立掌声雷鸣,她呆呆的坐在原地,泪流满面。

    会后,众人纷纷从前门散去,这就是商会成员,放着好好的后门,大后排的人也不走,偏偏往前挤。一诺轻笑,想要起从后门出去,却被一道灼的目光盯的抬不起步子。

    前排的顾北辰一直安静的坐着,等众人都散去了才起,大步向她走来,眉目中盈满宠溺和温柔。

    每个女人都是虚荣的,能被这么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宠着着,恐怕都会不由自主的骄傲起来。

    一诺站在原地狡黠的看着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粉唇嘟起的模样当真叫人心动。

    最后一步,一诺抬脚朝他走了过去,被他强劲有力的手臂揽在怀里,他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不站在原地等我!”

    一诺在他怀里抬眉,眸中有泪,“你已经走了那么多步,最后一步就由我来完成吧!”

    顾北辰轻笑,揽住她的肩在她侧脸上亲了一口,“傻瓜!”

    这一路风雨,是她始终不弃,朝他迈出步子,他庆幸自己终于懂得她的好,肯全心的她护她。

    这两个月他瘦了许多,却依旧拔,一诺将手放在他魅惑人心的脸上,“今天以后就不要再为我准备早餐了,有张妈在。你这么忙却总是为我的事心,好像我是个孩子一样!”

    顾北辰一笑,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唇,“我和张妈哪能一样!你是我的女人。再说了,你本来就是个孩子,是公主,专属于我的公主。”

    一诺垂眸不语,却有泪落下来。

    顾北辰揉揉她的头发,“好了好了,快别哭了,这都中午了,我也没吃饭呢。不然我们一起吧,也免得再劳烦张妈一回。”

    一诺点点头,他便扶着她往阶梯下走去,背影被阳光笼罩,温暖四溢。

    两人在门口碰到了杨晓曼,见一诺和顾北辰交握着手,杨晓曼上前一把拍在顾北辰肩上,“怎么?顾部长讨得美人欢心了,就把我给忘了!我的事儿还没成呢,你怎么说吧。”

    杨晓曼撅着嘴,一副痞样儿。

    顾北辰便笑了,将一诺的头按在自己肩上,“杨晓曼,你忍心当电灯泡吗?”

    杨晓曼撇嘴一笑,“电灯泡我就不当了,反正你欠我一顿饭,你自己看着办吧,下次你要跟我一起去叫他出来,我可没那胆量!”

    顾北辰点点头,“你杨大小姐还叫没胆量?那怎么样才叫有胆量?”

    杨晓曼吐吐舌头看着一诺,“一诺你看他。”复又看向顾北辰,“我就是不敢单独请他出来嘛!”

    一诺抿唇笑了,对顾北辰一个可怜兮兮的眼色,“你下次有空就陪晓曼去嘛!”

    顾北辰最招架不住她这种眼神,连连点头道,“好,好!”

    *

    易州城中一个并不显眼的饭店,一诺进门时勾唇笑道,“没想到顾部长也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顾北辰点点她的鼻尖,“那顾夫人觉得我该进什么样的地方!”

    一诺扬眉,搜索了一些词汇,继而道,“奢侈成,一掷千金!”说完便咯咯的笑了起来。

    顾北辰也被她逗乐了,揉揉她的头发将他拉到自己旁,大手握着他的小手,“哪有那个必要,况且我也知道你不喜欢奢侈。小时候,我和小白他们一起接受魔鬼训练时恐怕连易州最困苦的子都及不上。”

    一诺眸色一黯,她从来都不知道,他也有黑色童年。

    顾北辰避重就轻,“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乖。”一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郑重的点了点头。

    半个小时后,顾北辰一厨师装,端着大托盘往他和一诺的包房走,店里的人纷纷侧目,这么帅的厨师?

    包房门打开时,一诺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无论穿什么,都掩不住那浑然天成的贵气。

    简单的四菜一汤却全都是一诺小时候最的,自从妈妈死后,她再也没让任何人给她做过,含泪抬眸,“你……怎么会知道?”

    顾北辰将菜放好,把托盘递给服务员,解开上怪异的衣服坐下来,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是你爸爸告诉我的!”

    一诺一瞬间沉静了下来,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盯着那些菜流眼泪。

    顾北辰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你爸爸其实是很你的!”

    一诺肯为远东这么拼命,说明心底里是认可夏家的,只是她母亲死后,她心中对夏苍峰有满腔怨恨,加上白珊整的冷言冷语,所以这么多年来她都没给过夏苍峰好脸色。

    因此父女间的芥蒂越来越深,可是父子没有隔世仇,上次夏苍峰从他家离开时,他看到了他眸中闪过的泪光,当然,还有一诺红了的眼眶。

    “谢谢!”一诺将眼泪都蹭在他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上一代的恩怨,就让它过去吧,你妈妈也不愿看你这样!”一诺在他怀里重重点了点头。

    这一顿饭一诺吃了很多,顾北辰吃的不多,只是满足的看着她将桌上的菜一扫而光,一边跟她说不要吃撑了。

    等她全都吃完了,他伸出手为她抹去唇边的饭粒,一脸宠溺,“好吃吗?有没有妈妈的味道?”

    一诺一笑,“是顾北辰的味道!”

    下午,顾北辰要回文化部,文物展的事一丝纰漏都不能出,他还有得忙。

    回到家后一诺觉得头有些疼,去洗手间捧着水往脸上拍了拍,鼻端的,似乎有东西流出来。

    她睁开眼来看却见是两道殷红的血液,吓了一大跳,慌忙拿纸巾擦去,好在血流了一会儿就不流了。

    将纸巾装好后她亲自放进了垃圾自动回收箱里,张妈见她在回收箱边按着按钮,便上前道,“我来吧!”

    一诺一笑,“张妈你去忙你的,我来就行了。”张妈拗不过她,只得让她自己清理。

    确认垃圾从回收箱里被回收之后,她扶着楼梯到二楼书房里打开了电脑,撑住头痛,她查了下自己的病,类似病历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从病人流鼻血到死亡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四个月。

    一诺浑一震,无线鼠标没握稳,哗啦一声从桌上掉了下去。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