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6.他眼中,没有她

    “张伯,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去文化部一趟!”

    张伯笑答,“有空有空,我这就开车过去!”

    为不引人瞩目,一诺特意交代张伯开了辆低调的丰田,到文化部时那边已经下班了,顾北辰也早已不见人影。

    问过了人之后才知道顾北辰在银泰开宴,不知道请的是些什么人。

    张伯问她要不要去,一诺点点头,不过还是顺道回顾宅换了正式一些的衣服,若是顾北辰宴了易州上流,她总不好让他失了面子。

    站在高耸入云的大楼面前,一诺吸了口凉气,让自己定定神。

    上次来银泰国际,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儿了?一诺抿唇,抬步走了进去,有服务生迎了上来,将她请上顶楼。

    她是诧异的,好像有人料定了她会来一样,竟然还专门叫人在厅里候着。

    电梯飞速上升,一诺看着渐渐缩小的霓虹灯影,心里沉沉的。直到电梯门打开,她抬步走出去,在人头攒动的露台上站定。

    易州商会的人来的七-七-八-八了,各自碰杯摆笑,穿梭不停。

    众人都还没入席,只三三两两的抿着高脚杯中的红酒,一诺站在门口远远望着灯光下的众人,终于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顾北辰。

    今他一墨绿色西装,白衬衫,简单的条纹领带,即使是这样简单的装扮,也让他在众人中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一举手一投足均贵气人。

    他正与边的人说着什么,隔着人群,一诺听不到。

    只看到他侧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看起来年纪跟自己不相上下,一黑色晚礼服,庄重之余有些过于沉闷了。她手臂搭在顾北辰臂弯里,看上去有些……过于亲近了。

    一诺纤长的指握了握,不知道自己是该走上前去,还是悄悄的从电梯口退出。

    正犹豫间见俞俊以穿过人群上前迎上了她,“诺诺,来这边坐吧!”

    许久不见,这种场合他来迎她,总是亲切的。一诺苦涩一笑,不明所以的跟着俞俊以往右侧的霓虹走去。

    她回头看了好几眼顾北辰,他好像根本就没看到她,跟边的女人有说有笑,并时不时对上前来搭话的商会成员说着什么。

    原来在人群中她能一眼看到他,而他却不能,径自垂眸,一诺绪不高,被俞俊以牵着往左边走去。

    天气还是有些寒,顶楼的露台被布置成了温室,各色花开的极艳,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倒是已数月未见的政法委杨书记看到了二人。

    杨书记手执红酒,抬步到一诺这边来,“上次诺诺的曲子让人如入仙境,这次不知道有没有耳福能够听到呢?”

    一诺手足无措,当法院提干顾北辰和俞俊以都想在副院长的位置上安插自己的人,她料定了二人会在杨书记的宴会上碰到,那时,顾北辰新婚夜与蒋凯丽在一起的事她一直不满,为了在杨书记的宴会上与俞俊以秀亲密激怒顾北辰,她才下了狠功夫学安妮的仙境。

    一首曲子弹的她头昏脑胀却还要佯装娴熟的不得了的模样,如今时隔这么久,就算杨书记点当的曲子,她也未必能整首弹下来,若是点别的曲子,她恐怕半个音都按不了。

    俞俊以也愣住了,看来牛皮吹破了天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儿,这事儿若被捅出来,到时候不只是一诺面子挂不住的事,恐怕连顾北辰都会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正局促的时候忽而觉得一道炙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她一抬头便见顾北辰边那美丽的女孩儿在看她,一脸友好。

    她笑起来的时候左边脸颊有一个浅浅的梨涡,梨涡正中有一颗米痔,竟是风盈盈的漂亮。

    一诺忽而想起来,这是小时候少年宫钢琴最好的杨晓曼,诧异的起,那边杨晓曼也将搭在顾北辰臂弯的手抽出,往一诺边走来。

    “晓曼?”一诺试探的开口。

    杨晓曼点点头,惊喜的握住一诺的手,“一诺!”

    一诺在心里暗自把杨家祖宗谢了个遍,跟杨晓曼寒暄了一阵才知道原来这杨晓曼竟然就是上次杨书记提到的他的女儿。

    一诺一笑,拉着杨晓曼的手,连称呼都改了,对杨书记道,“杨叔叔,晓曼当年在少年宫钢琴是最好的,现在都是国际琴师了。今欢宴,该由晓曼一展才艺才是。上次我弹的您已经听过了,跟晓曼比,天壤之别啊!”

    一诺诚恳的看着杨书记,两眼放光,奉承的话生意场上她说过不少,每次都说的心安理得的,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况且,从知道杨晓曼就是杨书记女儿的那一刻起,她已猜透了杨书记的心思,今这弹琴的事,看来她不用担心了。

    不出所料,杨书记也爽朗一笑,对杨晓曼点点头,“曼曼,既然诺诺都把你捧上天了,你怎么好意思拒绝她的好意呢!就去弹奏一曲吧!也别让商会的同仁们都干等着!”

    杨晓曼一笑,温柔可人,羞可,“好吧,既然一诺不弹,那只好我来了,如果我才艺不佳,还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她转,落落大方的往紫罗兰钢琴的方向走去。

    杨书记没有再说话,

    目光随着女儿的背影往前移动,虽不动声色,眸光深处却慢慢的都是嘉奖和期许。

    俞俊以看着杨书记乐开花的眉眼,与一诺对了个眼色,心里也登时明白过来,杨书记本就想让晓曼去一显手,方才跟一诺说的,不过是场面话罢了。

    今赴宴的,哪个不是易州权贵,上流社会的年轻人们难得聚的这么齐,他当然想让自己女儿大放异彩。可又不好意思直说,所以只得借了一诺的口。

    杨晓曼当年在少年宫跟一诺一起学琴,一诺有几斤几两,她岂会不清楚,想来她是早与自己的父亲说起过这回事儿了。

    杨书记料定了一诺会推辞,而后顺其自然的把这次大好机会让给杨晓曼,所以方才才会那般慷慨大方的邀请一诺弹琴。

    杨晓曼的琴声响起,流畅如水的音色闯进每个人的心房,如骄阳一般温暖着这略显寒冷的天气。

    众人都颇具礼仪的往琴台上望去,台下霎时间寂静了起来,一诺以为顾北辰至少会趁这个空档回头看她一眼,她隔着层层人海望着他的背影,期待他回头,等了很久很久,可直到最后杨晓曼的琴声停止,他也没回头。

    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手随意的插在裤袋里,认真的望着杨晓曼的方向,一诺眸中的泪忽然就忍不住要落下来,可在俞俊以面前,她还是忍住了。

    她不可以哭,那么狼狈的泪流满面,输了里子连面子也输掉。

    强笑着看着前方,直到掌声如潮般响起,杨晓曼起一礼谢众人,优雅万方的从台上走下来。

    她这才明白自己与她的区别,杨晓曼是真正的公主,而她不过徒有其名而已。

    之后的宴会,顾北辰仍旧轻轻浅浅的笑着,丝毫都没往夏一诺的方向看一眼,只目不转睛的盯着边的杨晓曼,笑的温柔惬意。

    一诺坐在俞俊以旁,端起了酒又放下,放下又端起,最终还是没喝。

    他可以跟杨晓曼眉来眼去勾肩搭背,可她不可以不顾孩子的死活,一滴泪啪的一声落到酒杯里,除了坐在她边的俞俊以,没有人看到。

    俞俊以递给她一方手帕,“别哭了,你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坚强些!”

    一诺接过手帕胡乱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重新换上笑脸,与每一个上前搭话的人客气寒暄,也始终没再看顾北辰一眼。

    直到宴会结束,众人逐渐散去,顾北辰和杨晓曼还没走。

    一诺坐在角落盯着那两人由始至终的亲密模样,俞俊以好几次要送她回去她都没有起,等到所有人都走了,顾北辰终于往她的方向看过来,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

    她当做没看见,起往电梯口走去,“俊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好吗?”

    俞俊以上前将上的西装搭在她肩头,“荣幸之至!”

    从后赶来的顾北辰却一把拉住她纤弱的手臂,将她肩头的衣服拿下来放到俞俊以怀里,“我不许!”

    继而看着一诺,大手抚上她闪烁着泪光的小脸,“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