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3.求你要我!

    直到三个月后,初夏来临时夏一诺才知道,他们几人中,乱了的又何止这些。更乱更让人头痛的事,原来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只是这个时候的她还并不知道罢了。

    她更没有猜到,原来一个人的心可以那么那么的痛,比死亡之痛更剧烈,更让人绝望。

    宴会毕后,回顾宅的车上,一诺靠着副驾驶座侧目问顾北辰,“淑瑶、一言和子琪的事,你怎么看?”

    顾北辰脸色一沉,黑眸越发深邃起来,半晌才答话,“淑瑶看似柔弱,实则子强硬的很,白老爷教出来的孩子,哪一个是好得罪的!一言跟杜子琪在一起是很好的选择,他和淑瑶,拖的越久越难断,到时候就算淑瑶放手,白老爷又岂会轻易放过一言。你应该很清楚,白老爷对自己的儿女都不曾手软,更何况他这个外甥。”

    一诺点了点头,白家在易州能有今时今的地位,全仰赖祖上几代人的铁血手腕,白家人确是个个残忍狠辣。

    车子快到顾宅的时候顾北辰却调转了方向,“我们去哪儿?”一诺不解。

    “去要去的地方!”顾北辰一笑,神秘莫测。

    他带她去了鸿鸣山的一处别墅,离谷家大宅有两个山头,开车绕盘山公路去不过是十分钟左右的事

    精细讲究的设计,优雅大方的外观,低调奢华的家私,看样子是一处私宅。

    他牵着她的手,高大的子揽紧她,似乎怕一不留神她就会消失一样。

    一诺勾唇跟在他后来回参观楼上楼下的房间,“这是你的房子吗?”站在婴儿房门口,她回微笑着看他,两眼眯成可的月牙状。

    顾北辰忍不住就上前亲了她一口,并用了略带嗔怪的口吻,“什么叫这是我的房子!这是我们的房子!”

    牵着她进了婴儿房,“你看这里,是给我们的孩子用的,喜欢吗?”见一诺只抿着唇打量房间,并没说话,顾北辰从后抱住她。

    一诺抬眉打量了一下,榻榻米,婴儿,浅碧色的蓬蓬车,各色小玩具摆的满满的都是,房间的彩绳上还挂着她的照片,小小的彩照,上面是他刚毅的字体,工工整整的写着妈妈。

    一诺眼眶不湿润了起来,“别挂我的照片了!”她上前去就要把自己的照片拿下来,她死后,还给孩子留这些念想做什么呢。

    顾北辰见状慌忙阻止了他,“别,别这样诺诺,孩子有权利知道你的存在。”

    一诺忍住泪水抬眸看他,见他黑眸深处有一闪而过的光亮,似是眼泪,那么一瞬间就不见了。

    抱紧她,顾北辰在她耳边呢喃,“我知道你不想爸妈知道你的况,为免他们担心,也让你安心,我们以后搬来这里住,你想看爷爷和姥爷,我们翻两个山头就能到了。顾夫人,从今而后,别想不开心的,祝我们同居愉快!”

    一诺回抱住他,“谢谢你。”

    得到一诺的赞许,顾北辰这才扬眉一笑,抱着她就到了庭院里,一模一样的丁香架,仿佛是从夏家花园里复制来的一样,将一诺放在藤架下的沙发上,盘腿坐在她对面泡起茶来。

    过滤器里的碧色茶叶在他修长的指尖跳起了舞,翩翩然飞到杯中,在水中起浅浅的涟漪,之后浮浮沉沉,煞是可

    一诺拖着下巴看着他颇为享受的模样,不皱起了眉头,他那一道又一道的工序,她只看着就头晕了。

    顾北辰见她眉头皱起便微笑着将泡好的茶地给她,“尝尝我的手艺,不过你怀着孩子,不可贪杯!”

    一诺点了点头接过杯子,掀开抿了一口,“嗯……你很会享受生活嘛!连茶都会泡。”一诺连连点头,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顾北辰看着她那可模样,不有些心动,绕过大理石桌面到她旁边坐下来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她的腿,他长舒了口气,“山里空气真好,真希望这样的子能停下来,只有我和你!”侧过将脸埋在她温软的小腹,他抱住她的腰,绪有些低落。

    人生如茶,苦涩过后回味甘甜,可他的人生,似乎一直都不幸运。

    在他极了她之后,上天残忍的宣布,他与她必定天人永隔,这是太残忍的现实。

    一诺见他绪不对,忙将茶杯放下,双手捧住他的脸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傻瓜,现在不就是只有我和你吗?”她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她。

    顾北辰神色恍惚,忽然就想起了招标宴那个夜晚,她险些被绊倒,他伸手扶了她。

    几乎是下意识的,当时他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他从她眸中看到了一些惊诧,更多的就是星星点点的比夜晚的星空的更加明亮的色彩。

    他极了这双眼,极了她羞的望着他的模样。

    唇,毫无预兆的压了下来,捉住她的,追逐嬉戏,他吻她,狂的吻,将她按在沙发里紧紧握住她的子,吻的几乎把五脏六腑都吸出来,最后却深呼吸,将她推开。

    一诺不知道他为何这样,诧异的盯着他看,他便执起桌上的茶杯再次地给她,“既然你喜欢,今天我特批了,许你把这杯喝完。”

    一诺接过茶杯抬眉看他,“你的手

    真漂亮,而且很巧,你竟然会泡茶,我都不会!”嘟了嘟嘴,她无奈的看着他。

    顾北辰一笑,“没关系,以后我泡茶给你喝,一辈子!”

    一诺不再看他,闪躲着端起茶杯将剩下的半杯喝完,之后拉过他的手,看着他手心的伤疤,“以后你走丢了,我看到这个疤就能找到你!”她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许多时候,她根本没想过一语成谶这个词是多么的残忍而神奇,但这句话一出口,她却有些后悔了。

    顾北辰笑的比月色还朦胧,抱着她进了藤架旁的树屋,“我不会走丢,你任何时候回头看,我都在你边。”

    一诺眼一,从木屋里眯眸盯着藤架看了几眼,夏家后花园有,顾家后花园有,他的私宅,也有,若说巧合,似乎太过巧合了。

    见一诺目光渺远,顾北辰上前将她抱进怀里,顾家的藤架,是还没结婚时他去夏家,见一诺喜欢才搭的,当时还是岳杰给他介绍的园艺工,岳杰问他是为了讨好哪个美女,他当时只付之一笑,说有夏一诺陪着他不幸福他觉得很快乐。

    而今想来,有她在边的时候,他是幸福的,由衷的开心,当那些话,不过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渴望,掩饰他喜欢她这样再明白不过的事实而已。

    “喜欢吗?”他附唇到她耳边,小声问。

    这一问,一诺就流泪了,关于顾北辰会上她,这个问题,曾经的她连想都没有想过,她调皮的在他唇上一吻,“是你先喜欢我的!”

    顾北辰不依,抱着她往角落里走去,“你的四封书我还收着呢,怎么说是我先喜欢你的,你有证据吗!”

    夏一诺撇嘴,“书是打赌输给姐妹们才帮她们送给你的好不好,部长大人咱们能不能不这么自恋!”

    顾北辰宠溺的笑,将她放在软凳上,“好好好,你说是我先喜欢你的,就是我先喜欢你的。”伸手掀开面前的紫色天鹅绒,毯下是一架墨绿色钢琴,一诺坐在软凳上怯怯的看着,不明白顾北辰的意思。

    顾北辰上前坐定,看了她一眼,修长的指尖落在琴键上,清脆的琴音便如同轻风一般,掠耳而过,沁人心脾。

    转过头,他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诺抿唇,食指落在琴键上,典型的一指禅。

    低音区沉闷的声音显然与顾北辰弹的调子丝毫不相符,尴尬的笑笑,一诺扬眉,一副耍赖的小模样,“我不会弹琴,这么高雅的东西,你还是自己玩儿吧!”

    见她这般嗔的模样,顾北辰忽然就笑了,伸出左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肩上,“不会弹就听着,琴这东西本不足以用高雅形容,高雅的是琴声罢了,这首曲子能让你觉得快乐才是目的,与高雅无关。”

    他霸道的宣扬自己的怪异思想,亲了一诺一口,同时认真的按起琴键。

    一诺不懂这些,心里是有些失落的,静静看着他漂亮的手指游走在琴键上,心里有些羡慕。

    六岁之前都在玫瑰巷,妈妈根本没钱给她买钢琴,姥爷的馈赠妈妈不要,夏苍峰的施舍,妈妈也不要。

    那时候的她,能偶尔在少年宫外面看看里面的小朋友们弹琴跳舞,就已经很奢侈了,怎么会梦想拥有这些东西呢。

    后来妈妈去世,她越发对这些东西不敢兴趣了,甚至是排斥,夏苍峰将她和夏茗雪一起送进少年宫,她却学什么都不下心思,所以至今也不会弹任何一首曲子。

    一曲弹毕,顾北辰停下来看她,见她面有愁容,便开口问她,“怎么了?”

    “没事儿,虽然我听不懂,但我觉得你弹的是极好的。不像我,我妈死后我爸让我去少年宫弹琴,我每次都偷偷跑掉,什么也没学会。”一诺低眉抠着指甲。

    顾北辰转握住她的手,“不会弹琴也没什么,你没见那些长年弹琴的姑娘,手上骨节都变形的厉害,一点儿都不好看。”他安慰的在她额上亲吻。

    夏一诺脸色一黯,“就会哄我,你琴弹的那么好手指还这么漂亮。”

    顾北辰将她揽在怀里轻笑,“我发誓没有骗你,真的。你是最好的,不需要别的特长来锦上添花。”他轻咬她的耳垂,呵她痒痒。

    闹着闹着就闹到了卧房,洗漱完毕后,一诺学着他以往的样子倚在窗边看外面的璀璨星光,夜风轻拂,已经没有了年前的寒冽竟然分外舒适。

    顾北辰上前揽住她的肩,他手心的温度就那么从肩头袭遍全,窝的她心里很难受。

    “冷吗?”他把她抱进怀里,和她一起看窗外的繁星点点。

    一诺抬起手握住他的手,闷闷的回了一声,“不冷。”被他这样抱着,自然不冷。

    他的唇吻过她的颈,的,这么熟悉的感觉,她不会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回过来,她踮起脚回吻他的唇,纤手探进他的睡衣里,“你我吗?”

    第一次这么问他,她不想这样问的,都说女人上一个男人后,智商为零,且必问一个问题:你我吗?

    她本来不想加入大俗之列,未曾想终于还是问了这个问题,问出口之后,她反而有些后悔。

    “这样的问题,还需要问我吗?你还想要确认什么?”顾北辰抱住她的腰。

    一诺双手挂在他颈上,眸色暗淡,“可是最近你都没有……”最近他从不碰她,就算有时候忍不住强烈的***,也只是跑到浴室冲冷水澡。

    她有好几次明示暗示,他都不为所动,一诺心里隐隐的难过。

    顾北辰忽然就笑了,抬手将她按在自己怀里,“傻瓜,你体不好,而且怀着孩子!”

    一诺抱着他脖子的手又紧了些,“我问过医生了,没事的,不要太激烈就没问题。”她羞红了脸颊,白里透红的模样格外人。

    顾北辰抱住她亲了一口,长叹一声,“乖,夜深了,快睡吧!”

    一诺不依,靠着窗道,“明天你不用上班,这么美好的月色,就不要辜负了吧!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一点都不想浪费时间。北辰,我们的机会没有多少了,在我活着的时候,连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都不能满足吗?求你要我!”

    一诺靠在他肩上,亲吻他线条优美的颈。这么厚着脸皮直接邀请,她还是头一次。

    *

    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生死相许: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