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两人坐在马车上,济尔默氏一直低着头,却用余光偷偷看他,蒙古族的女子感很是奔放,但这个济尔默氏却有着汉族女子的温婉,也是,新婚妻子自然是害羞的。

    弘皙和济尔默氏坐着车去了宫里,去拜见康熙和那些长辈,一个个宫里走下来,一个个的礼行下来也是累得很,弘皙倒是和济尔默氏一同走的,一副新婚放不下妻子的样子,直教人看了都打趣,弘皙倒是笑眯眯的接着话,而济尔默氏则不免红了脸。

    济尔默氏年幼时也是过了一段肆意子,家里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对于女孩子也是纵着的,但这样的子也没有过多久,后来就开始严起来。毕竟她这样的出是要指给宗室的,家大规矩自然大,即使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能教出来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丢自己脸。但济尔默氏骨子里也是个要强的,行事也大方没那么扭捏,只不过刚刚成亲还是有些羞涩的。

    胤礽和胤禩倒是一副哥俩好的的样子一起进了家酒楼,两架轿子一前一后的在店门口停着,带来的几个人让他们自己找地儿吃酒去了,外面的大太阳晒的还是有些,在外面跟着走了一路,也该歇歇了。

    胤礽手里还拿着一直在手里把玩着的扇子,扇子下面拴着一个扇坠,上好的羊脂白玉雕成的,这扇坠本是一块做玉器时裁下来的边角料,被巧手的工匠拿去雕了个小玩意。胤礽那次看见了,觉得喜欢的紧,这东西也只能做个扇坠儿,胤礽便让人用丝线编了,拴在扇子上把玩。

    胤禩倒是上除了玉佩和荷包便空无一物,两人一起进去直接上了二楼,没有要雅间,倒是一间用屏风隔出来的屋子,靠着窗,胤礽先坐了,胤禩接着坐下,小二随即进去问要点什么。

    这时候已经过了饭点,楼里人也不是很多,整层楼都弥漫着一股菜香味,胤礽为兄,长幼有别,菜是胤礽点的,说了几样,末了又问胤禩要吃什么,胤禩说了两个,小二记下了,自去跟厨房说。

    这楼里的茶还算可以入口,这种地方的茶自是比不上之前进贡到毓庆宫里的茶,胤礽却自己倒了杯,慢慢喝了几口,没有丝毫不适的样子。胤禩注意到,却什么都没说,他想,大概他这个二哥现在也不知道他所用的物品直到现在也是贡品,他这个二哥之前就不关心自己所用的到底是什么,在他的眼里他所享用的都是最好的,都是理所当然的,他是这个国家下一代的主人,自然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

    毓庆宫不知比乾清宫奢侈多少,茶要好茶,极好的茶,所穿的衣服,常所用的用品比康熙的还要好。康熙作为父亲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堆到了毓庆宫,自己倒不在意了。只不过,当时谁又能想到他们父子俩后来走到这步田地。

    大概是没多少人的缘故,菜上的不算慢,胤礽胤禩没等多久,茶也没喝多少,毕竟不够合口,胤礽胤禩只饮了几口便放下杯子。就算胤禩在之前被胤禛往死里打压,衣食比北京城里的普通居民还要差,他好歹也是个皇阿哥,养尊处优,这茶也入不了口。

    从开着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北京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说话的声音从窗户里传进来,闹的很,街上的尘土飞扬起来,在阳光的照下形成一道道彩虹。这时候的北京城正是战乱后修养生息的时候,经过明末京城瘟疫、“闯王”李自成起义、吴三桂引清兵进关,崇祯皇帝自尽一系列战乱后,北京城又和往一样了。只不过在街道上行走的人们穿着已不是汉家衣冠,早已换成长袍马褂,拖着脑后的小辫子。

    这才过了多少年,四九城就变化了这么多,胤礽看着眼前细嚼慢咽进食的康熙朝八阿哥,无声的叹口气,现在的人们肯定不会想到后这里会遭到多大的劫难,而大清皇朝也渐渐走向末路。在世界已经开始发展变化的时候,中国在慢慢倒退,而在这段变化的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的便是“千古一帝”康熙。

    谁又能知道呢。

    但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尽管现在康熙对他是宠有加两人关系看上去不错但如果他有丝毫叛逆的念头或者在朝政大事上插手,第一个不放过他的就是康熙。他自己也知道,尽管“新觉罗•胤礽”已死,朝中太子党的势力已经瓦解,但如果他真要做什么的话手里还是有人的,康熙不得不防。

    做皇帝的儿子难,做康熙的儿子更难。

    胤礽拿起筷子,象牙包的银箸,这楼里还算有眼力,四九城达官贵人遍地,他们来时用具自然不是平常的。胤礽胤禩只是坐在那里便是一股气势,常年高高在上的生活能改变很多,就算二人经历多少事,那气质是不会变的。

    食不言寝不语,胤禩低下头慢慢吃着,什么话都没说,二人慢慢吃完,漱了口,又叫了壶茶慢慢喝。楼下面的客人来来往往,走南的闯北的,进来吃饭的,吃完饭就离开,除了住在这附近的熟客,又有几人又有多少人能够回来再吃一顿。

    不过——“不到园中,又怎知色如许”?

    胤礽只觉得他们都是台上的戏子,那些戏子可以既是杜丽娘又是柳梦梅,既是崔莺莺又是张生,可以唱范蠡又可唱侯方域,上一台戏演的是生死别离,下一场却是个大团圆的结局,世事变化无常,谁又能说下一秒又是什么?

    他们居高位,天之骄子,但与那些戏子却没什么分别,都戴着面具涂着油彩说着一些真真假假的话语,台上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台下不过一场空,他们再怎么争,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有。

    胤礽思及此,不由缓缓笑了,在嘴角构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亲王府里的喜宴正闹着,弘时因为有事耽搁了,现在正匆匆忙忙往那里赶,他骑着马,刚转过一个街口的时候却看到正从酒楼门口并肩走出的那两个人,他刚要过去喊八叔,却在看到边的那个人时瞳孔一缩,似是不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弘时一惊,但手控着马却不由自主的过去,到胤禩跟前下马来。

    弘时惊魂未定,但胤礽却没有理会他,连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直接坐进抬过来的轿子里,弘时看着轿子走远了才低声对胤禩说话,声音沙哑的厉害,“八叔……那可是……可是……”一个“二”字还没有出口,胤禩看他一眼,弘时便不说话了,但眼里的惊恐还是有的,还未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咽回喉咙里。他也是皇家子弟,脑海里已经飞快的转过好几种可能,却什么都没说。

    胤禩却没有安抚他,只留下一句,“你去忙你的吧”便上轿离开,他其实也不明白为何胤礽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街上,总不能都以为认识他的人都忘了他吧,还是说他是真的有恃无恐?弘时可不是他,谁知道弘时会不会传出去,还是说胤禛已经知道了?

    胤禩坐在轿子里思量着,胤禛一直和太子走的很近,但后来胤禛已经和太子翻脸,胤礽是怎么觉得胤禛会站在他那边?不,胤礽心高气傲的很,是这些阿哥里面最张扬跋扈容不下人的人,综合自己的经历,他不觉得胤禛会善待胤礽,就算胤禛优待弘皙和胤礽留下的那一大家子是不是也说明胤禛心里有愧,对不起胤礽,他后来说的再好听也只不过是掩饰罢了。

    要相信皇家的兄弟分,实在是天真的很。

    弘皙安安分分的成亲让胤礽放下了一些包袱,正准备离京,去过他的“第二”,哪知却从宫里传来消息,康熙病了,病的很严重,经常一睡便叫不起来睡很长时间,朝会也暂停,太医院的太医全集中于乾清宫,众位阿哥轮流侍疾。

    康熙本来是偶感风寒,他本来就自己精通医理,觉得不严重就没服药,是药三分毒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只让御膳房做了药膳,一天用两次。但他却忘了自己年龄已经大了,不复之前的健壮,长期的紧张生活让子承受不住。

    那几个在北京生活的传教士也仿佛受到弥漫在紫城上空的紧张气氛,终里待在自己的宅子里翻译带来的书本,他们之前觉得这个广大辽阔的国家只让一个人治理全大清都掌握在皇帝一人手里很让人敬佩,但现在皇帝一病倒,整个国家顿时群龙无首,群臣不知道该怎样办,却让他们有怀念起自己的国家。

    康熙的儿子都长大了,各自手里都握着一部分权力,现在康熙一病倒各个便开始忙碌,不管是不是出自真心,面上都带着真真假假的担心,不过在进出皇宫里的阿哥里,胤禩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的皇阿玛活的时间够长,当皇帝当得也很久,不会这一场大病就要了他的命。

    康熙也有清醒的时候,但不知不觉便又睡过去,不管喝下什么药都没用。再一个傍晚醒过来的时候,康熙却坚持要搬去畅园,说什么乾清宫里森的很,没什么人气,他一直做噩梦,众人劝了又劝,终究坳不过他,还是着人搬去畅园。

    只是不知为何,才搬去畅园几天康熙子便渐渐好起来,不至于一直在上。到这种地步胤禩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不是他了。魇咒、巫蛊,不管在哪个朝代都是统治者的大忌,更何况有胤褆魇咒胤礽在先,胤礽大病一场几乎救不过来也与魇咒有关。

    康熙只怕也想到了这一点,子没好多久,便让人去搜查,他睡着的时候一直在做噩梦,怕是在乾清宫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能把手伸到乾清宫的人能有几个想想就知道。

    康熙一直没有出畅园,也把几个来看视请安的阿哥赶到了外面,胤禛胤禩胤禟胤誐几次三番求见都无果,畅园只许奏折进,奏折出,采买的太监进出也要经过严格检查,是否私自夹带信件物品,全都要经过侍卫检查,搞得紫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后宫嫔妃全小心翼翼,生怕惹到明显不高兴的帝王。

    朝政还是在运转,但康熙那里还没有动作,众人都摸不着头脑,谁知一天夜里,三阿哥胤祉被侍卫捆着进了畅园。

    胤祉是个关于享受的,他又风雅之物,整个宅子修的精致无比。夜晚很安静,谁知有人在门口大力敲门,口中喊着“圣上有旨”,府里的总管连忙穿上衣服去开门,又有人去后院报与胤祉知晓,哪知门刚一开,就有人冲进来。

    “府里的人全部拿下,女眷另外关个院子,将诚亲王带到前院来,”领头的人大声喊着,“记住你们要找什么!”

    “是!”两百名侍卫齐声高喊,立马分散开进府里。总管想拦住,“你们、你们不能进,那是后院是女眷啊……这是诚亲王府!你们眼里有没有诚亲王!?”

    穆克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冷笑道,“只怕明天就没了诚亲王了。”他大步往里走,边人持着明晃晃的火把,“继续,都看清楚,都仔细搜!”他推开总管,总管和几个小太监立马被控制住,捆上绳子扔到了一边。

    半夜三更都在安眠,前院的吵扰很快惊醒了后院的人,听到声音急急忙忙穿衣束发,倒没了往的繁琐,好在从前院到后院还有一段时间,也够她们整理。胤祉却只在亵衣外面批了件袍子,没穿袜子穿着鞋,后跟着几个内侍。

    “报!诚亲王在此!”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喊叫,声音又高又飘,隐隐约约都到了前院。大内侍卫的行动是很快速的,几人很快就到了胤祉面前。

    “你们要做什么?!”

    “圣上有旨,将诚亲王押解进畅园,”口中喊着的侍卫被火把照的一清二楚,胤祉气的手都在抖,“你……竟然是你!?”

    那人却没有理会,“来人,将诚亲王拿下!”

    胤祉在挣扎,“爷可是亲王,你们算什么东西竟然要抄爷的家都给爷滚!”那人俯□子说了一句话,“皇上说,诚亲王想想自己都干了什么再喊吧。”

    他站起来,“将诚亲王带到前院穆克登大人那里,我们继续搜。”

    “是!”

    胤祉被压着到了穆克登那里,从后院到前院全被火把照的清清楚楚,廊下的灯笼又多点了些,把整个诚亲王府照的如梦似幻,可惜里面的人却没有丝毫感觉,胤祉觉得上都是汗,没人理他他喊了几句便不说话,低头思量着什么,双手被捆犯人的麻绳来了个五花大绑,让他自觉面子里子都掉了个彻底。

    这个时候他是没心思去管自己的福晋侧福晋侍妾格格,后面时不时传来女子的惊叫声,听上去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但大内侍卫跟在康熙边的都不是那种小人,自是不会发生欺负女眷的事。胤祉毕竟是皇子,就算是搜查东西那些人也要给他面子。

    前院穆克登站在那里,听着回来的侍卫汇报,胤祉被压着过去,穆克登看了他一眼,立马有人搬过一把椅子让胤祉坐下,穆克登却又转过头没再看他。

    “大人,内外书房要不要搜?”

    穆克登颔首,“当然要搜,你去告诉他们,圣上有旨,要彻查诚亲王府,如发现可疑的地方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是!”

    胤祉霍地站起来,“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他又惊又怒,“那是什么地方也是你们能搜的?!”

    穆克登似笑非笑,“三爷,担心您书房有什么事还是先担心您自己吧,皇上可是大怒吆……”

    胤祉不说话了,脸色变幻不定,慢慢坐回了椅子上,心急如焚的等待着。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你们一直陪着我,这文写的很辛苦,本来想轻松写的,结果后来看的资料越多越发现根本不轻松,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写下去。本文如果有要定制的话留下言,如果凑齐的话我会现在开始整理文档找人做封面写番外和把h补起来,这文我现在已经想好后面怎样写,所以不要担心坑掉。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