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胤禛做的实在是冒险,坐在康熙的车架上,他低着头,内心里狠狠的反省自己一时冲动而跑去找胤礽。在自己皇阿玛心里他们的二哥处在一个什么位置这些兄弟都明白,胤礽到底是怎么离开和剩下的那些事自己根本没有搞明白就过去,实在是冲动的很。

    而且……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胤禩。

    胤禩的手段好像自从良妃去世后高端了不少,不再像是从前那样,就连脸上一直带着的笑都有了不同,好像在那笑容后面隐藏了什么。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看清胤禩,但实际上,这个人站在这里就像是隔了一层薄雾,怎么也看不清楚。

    “胤禛啊,怎么想起去看你二哥来着?”康熙突然说道,让胤禛吓了一跳,也没敢抬头看康熙的表

    “回皇阿玛的话,儿臣只是想去看看二哥,也不知道他在外面过的怎么样。”

    “哦。”康熙也没有再说什么,父子两人沉默了一路。

    没有提胤礽为什么还活着,没有提胤禛是怎么知道胤礽活着还住在哪里,康熙就像出去吃了顿饭,顺便在那里遇到自己另一个儿子一样。

    胤禛对于康熙的偏心早已深有体会,在康熙心里,就好像只有胤礽是他的儿子,其他所有人都是陪衬,就算胤礽后来做出那么多大逆不道的事,康熙最后还是原谅了他,胤禛无意识的攥住佛珠。

    不得不说,康熙体贴起来的时候还算是个好父亲,车驾走到雍亲王府的时候停下来,康熙让胤禛下去,门口的奴才看到一直跟在后面的那辆马车就传回府里,出来迎自己的主子。本来胤禛应该先送自己阿玛回宫再回来,但可惜这不是自己的马车,赶车的也不会听自己的命令,于是只能听从康熙的吩咐。

    胤禛下了马车后康熙也没有多停,车夫扬起鞭子,一行人往宫里走去。胤禛目送马车走远后才转过,他不动,府里的下人也不敢动,胤禛迈着大步往府里走,“走吧,”他接着又道,“戴先生睡了吗?”

    旁边的人急忙道,“戴先生还没睡,正在等着爷。”

    胤禛点点头,去找戴铎。

    他现在需要一个旁观者清的人给他分析一下,有时候正在下棋处于棋局中的人是不如在一旁看得人清楚的。

    戴铎住的院子里还亮着灯,胤禛前面有人打着灯笼,夜里的风有些凉,灯笼被风吹得摇摇晃晃,院子里的树木花草在灯下影影绰绰,白里熟悉的风景在夜里看上去陌生的紧。

    为胤禛府里的幕僚,戴铎的待遇好像是最好的一个,这不怪胤禛厚此薄彼,戴铎还是有真才实学的,而且在胤禛夺嫡的过程里戴铎起了不小的作用。

    胤禛走进屋里的时候戴铎正在灯下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