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倒v)

    这里是胤礽自己布置的,不像是毓庆宫从一开始便是康熙为他建的。

    弘皙坐在廊下,手里拿着鱼饵逗鱼玩,手指一点一点的不知在想什么。一件披风披在他的肩上,“怎么不多穿点衣服?”胤礽给他理理衣领,温暖的手指碰到弘皙的手,触感让弘皙心里感到莫名的悸动。

    “阿玛,我不冷。”

    胤礽很不赞同,“子还没养好,还是注意点比较好。现在年轻时不注意,等你老了有你受的。”

    “阿玛。”弘皙哭笑不得,但还是感到很窝心。

    胤礽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弘皙的底子还是比较好的,至少从小开始的骑非常好的锻炼了他的体,但胤礽还是不放心,吃饭时一定要盯着他,还让厨房特地做了药膳。是药三分毒,这道理胤礽还是知道的,子一时半会儿还是靠饮食慢慢调养。

    于是江南事了,弘皙也好的差不多,给弘皙说媳妇这件事又被胤礽提上议程。甚至写信到京里要名册画像,又问康熙中意的人选。一个男人成家了才算是真正成人,做父母的都想要孩子过得好,盼着抱孙子,胤礽也没有例外。

    但是弘皙心里却觉得很不舒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不想回北京,不想娶嫡福晋,想留在这里和他阿玛在一块儿。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皇玛法能放他阿玛走已是最大的让步,他不能也抛下一切走。

    胤礽最后还是决定和弘皙回去,康熙的信里也三番五次的提到要弘皙回去好好检查检查,顺便大婚。

    弘皙住的地方在胤礽的隔壁院子里,是这府里最好的地方之二,弘皙看了会书上睡觉。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做噩梦。漫天白幡铺天盖地,长长的车队不知去向何方。弘皙低着头,眼睛哭得红红的,棺材里躺的人是他的阿玛,着丧服的男女都在哭,哀乐一直想。

    弘皙的手在颤抖,他已经经历过一次胤礽的葬礼,但梦里的景象跟那次不一样,那种哀伤绝望就好像……就好像……胤礽真的离开一样……

    到底……是什么……

    弘皙一下子坐起来,上出了一的冷汗,弘皙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汗,手里**的一片,哀乐仿佛还在耳边回。弘皙掀开被子,抓起外袍就往外走,门口拿着灯准备进去点灯的小太监愣了一下,连忙行礼,弘皙大步往外走。

    胤礽住的院子走不远就到了,弘皙也没有理一直想和他说什么的人,大步往里走。他现在就想去见他的阿玛,去确认一下,但确认什么他不知道。

    哪知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低泣声,晃动的声音,一个男声低低啜泣,呻吟声隐不住。

    “爷……哈啊……轻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