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是不是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因为你太过在乎太过在意结果得到的成果实在是不能让人满意?

    胤礽他是害怕的,有自己的例子在前,他怕弘皙醒来的时候已经里面换了个灵魂,而他完全不会发现。他更怕到时那人不再喊他阿玛,不再像现在那样,而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到那个时候他该怎么办?熟悉的陌生人才是最可怕的,不过,万一弘皙醒不过来呢?万一,他真的在害怕万一。

    刘贤敏这些子也在煎熬,瘦的比胤礽还厉害,他的脑袋随时都有掉的可能,他已经做好了陪葬的准备,不过幸好嫡长孙还顽强的活着,他现在还不需要成为墓里冰冷白骨。

    胤礽给弘皙理理被子,弘皙被照料的很好,只是还是瘦了,胤礽摸摸他的脸,叹了口气。他转过刚要做什么,谁知眼角余光看到弘皙的手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

    “弘皙?!”胤礽心里石头落了下来,醒了就好,谁知却看见弘皙茫然的眼神,大概有点不明白自己在哪里。胤礽扶着弘皙坐起来,谁知却听见弘皙带着哭腔道,“阿玛,我看不见了。”

    胤礽这才注意到,弘皙的眼睛黯淡无光,一片茫然,他握住弘皙的手,弘皙就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回握,“别怕,阿玛在这里,会没事的。”胤礽转,“快把刘贤敏他们宣进来!”

    又是一通兵荒马乱,给弘皙诊完脉又察看了一下后刘贤敏心里又犯了难,明明毒应该是清了,但为什么就是看不见了呢?现在他要是一个搞不好的话真的会被陪葬的,看来自己应该出去拜拜。

    刚诊完脉,胤礽焦急的问,“弘皙到底怎么样?”刘贤敏他们一离开胤礽就靠过去,紧紧握住弘皙的手给他点安全感,弘皙虽然不说话,但手心里的汗和隐隐颤抖说明他的紧张,胤礽更加心疼。

    刘贤敏小心翼翼斟酌词句,生怕一句话说错就成了花肥或者鱼的饲料,面前那位爷的脸色极差,大有一句话说错就把你拉出去的架势,他不敢抬头,道,“大阿哥的毒应该是清了,失明有可能是因为长时间高烧和毒的副作用造成的,调养一段时间大概就能看见了。”

    “真的?”胤礽很是紧张,倒是弘皙沉默的坐在一边。

    “关于眼睛老臣师父留下过方子,臣可以研究一下看能不能用。”

    “要是不能呢?”胤礽看着刘贤敏,有些危险的道。

    “臣尽力。”刘贤敏感觉后背被冷汗都浸透了,这位爷真的不愧得了那位的真传,但还是咬咬牙,说道。

    胤礽摆摆手,“你下去吧,”转安慰不发一言的弘皙。刘贤敏弓着慢慢后退,出了门才松口气。

    “弘皙,”胤礽柔声道,“你也听见了,会看见的,会好起来的,到时候阿玛带着你去草原骑马打猎好不好?”弘皙点点头,虽然才开始有些惊慌失措,不过边有胤礽,他慢慢安定下来,有阿玛为他担心,真好。

    “我让厨房给你熬了粥,做了些小菜,还有些汤,你这些子一直在吃米粥和牛,先进点别的行吗?”胤礽摸摸弘皙坐起来后愈发消瘦的脸庞,“怎么就瘦成这样了。”

    弘皙低低道,“让阿玛费心了。”

    “不要紧,弘皙受伤还是因为阿玛,不用自责。”

    “阿玛有没有受伤?”弘皙想起什么紧张起来,伸手在胤礽上摸,“阿玛没有事吧?”

    胤礽握住他的手,“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他端起已经摆好的粥,“来,尝尝这个。”

    一顿饭就在弘皙有些别扭和高兴的气氛下用完,因为全是胤礽一勺一勺喂给他的,便喂还边给他说着都是些什么做的。记忆里阿玛从来没有这样一口一口给他喂饭,更不用说这样照顾他,就算小时候阿玛对他好,但平时也是娘在照顾,哪有这么、这么的……温馨。

    弘皙感到自己的眼湿润了,他眨眨眼,不让泪流出来。似乎失明什么都看不到已经可以不用放在心上,就算真的看不见治不好的话他还有阿玛,阿玛会一直陪着他……

    弘皙被自己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

    …………………………………………………………

    胤礽看着弘皙吃完饭,给他擦完脸,又看着弘皙将药喝完睡下后,这才离开。要是弘皙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只怕担心的人就换成他了,他这些子里来可没有休息好过,事太多了。

    仪仗再怎么慢也到了江宁,然后弘皙遇刺受伤这件事现在也不好隐瞒,京里的事、江宁官场上的事,很多很多。更何况弘皙一直没有醒,他大半心神全被弘皙给占据,一些事全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倒是让他们忙乱不已。

    他现在不知道自己还活着的事能瞒多久,被京里哪个兄弟知道都没有好结果,康熙还在是没什么,但万一康熙去了,新皇登基,只怕也容不下他,哪怕自己已没了威胁。

    还有弘皙的眼,他恨不得看不见的人是他,而不是弘皙。弘皙还小,突然世界一片黑暗还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眼睛是最不能失去的东西,而让弘皙失明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自责焦虑一直在折磨着他。弘皙的眼睛到底会不会好他完全没有把握,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引起的,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的见。

    他洗了把脸,屋子里燃起安神香,他很快在上闭眼睡去。

    •

    康熙最近心很不好,这点不管是边伺候的人还是朝臣还是那些阿哥全都意识到了,于是全都小心翼翼,只是到底是什么让他心不好到底是什么引起的思量了半天没有任何头绪,只能更加小心翼翼的行事。

    胤禛从乾清宫里走出来,刚走几步就看见胤禩迎面走过来,看到胤禩时胤禩也看到了他,胤禩只感到微微一僵,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待两人走近时,胤禩已经调整好嘴角最完美的弧度,绝对不会让胤禛看出端倪。

    “四哥。”胤禩首先开口,没有再说什么,胤禛点点头,二人擦肩而过。胤禩毕竟有前科,跟大阿哥走的太近,而且在废太子时他也插了一脚。重来一次,要与胤禛修复关系,不至于如此剑拔弩张,他不信,胤禛更不会相信,毕竟已经走到如今这样的局面,再遮遮掩掩反而不好。

    胤禩走到乾清宫,门口站着梁九功,看见胤禩过来,梁九功给胤禩行礼,胤禩笑笑,虚扶了一下,手里递过去一个荷包,“劳烦公公通报一下。”梁九功不动声色的接过,脸上的笑更灿烂了,转进去。

    不一会儿梁九功出来,“八阿哥请吧。”胤禩点点头,抬步走进去,梁九功没有跟上,去给康熙沏要的西湖龙井。

    康熙坐在榻上,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摞奏折,放在手边的杯子里已经没了茶水。康熙看上去有些疲惫,在从窗户里进来的阳光照耀下周泛着光。

    胤禩低下头,给康熙行礼。

    康熙没有抬头,只说了一声“起来吧,”便没有再说什么。

    胤禩站起来,等着康熙发话。梁九功从外面进来,手里及其小心的端着方沏好的茶,将茶放在康熙手边再把之前的那杯带走后这才躬倒退着下去。

    康熙端起新沏的那杯茶,慢慢撇着,缓缓开口,“胤禩这一阵子做的还不错。”胤禩有些惊讶,抬起头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