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许衍亭显然是惊吓过度,嘴里喃喃道,“太子下……”

    正容蓦地愣住了。

    他霍然转,看到在那些人包围圈里的胤礽,摸出之前别人给他的弓弩,举起来,对准。他根本没有思考,他的心里完全被“太子下”四个字给占满了,连为什么已经死掉的人还会出现都没有考虑,只想着杀了那个人。前面正在混战,当时给他弓弩的人也没有多想,毕竟弓弩在近战中用处不大,但现在用处来了。

    经过改良的弓弩程很大,正容就看着那支箭越过人群直朝着那人飞过,一瞬间的事。

    胤礽是眼睁睁的看着弓箭过来的,在紫城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对于杀气自是敏感,只是他没有想到杀气的对象会是自己。他看着那支箭过来,在火把的映衬下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体的反应还比较快,他往后退了半步,还没完全避开,弘皙一下子冲到他的面前。胤礽听到皮被刺进的声音。

    “弘皙!?”他抱住弘皙,让弘皙倚在他的怀里,周围的侍卫已经开始行动,没有保护好弘皙是他们的失职,他们绝对不能出任何错误。胤礽拿着帕子想给弘皙止血,看着弘皙口插着的那支短箭,他不敢拔,生怕里面有倒钩,只是流出的血却发黑,而弘皙已经开始半昏迷——箭上有毒。

    “来人!”胤礽大吼出声,手里还抱着弘皙,手上不敢用力,生怕再弄疼他。

    有侍卫带着伤药过来,点起灯给弘皙做简单的止血包扎。不去管那支箭出以后战火升级的战场。

    “爷,”那人急促的说,“快给下解毒,虽然给下服了药但还是解毒要紧。”

    胤礽点点头,抱起弘皙,上了停在一边的马车。车门关上前,里面传来冷冰冰的话语,“一个都不准逃,那个箭的,给本宫找出来。”

    马车随即启程,侍卫上马飞奔,已经有人提前奔回去去找一直跟在边的太医。胤礽抱着弘皙,一直在耳边喊他,只是弘皙半合着眼,一点反应都没有。胤礽心下着急,“弘皙,撑着弘皙,阿玛在这,弘皙你千万不能睡知道吗,弘皙,撑着……”弘皙嘴动了动。胤礽握着他的手,急切的叫道,“弘皙!?”

    弘皙再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让胤礽焦躁不已,他的手在抖,如果不是弘皙,只怕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他自己。这是他的儿子,和他最亲近的人,他绝对不能让他出半点意外。

    胤礽提高声音,“快点!”

    “嗻。”侍卫再次扬起马鞭,让马车走的快点。

    一行人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飞奔,不去管这样浩浩的会惊起多少人。

    宅子里早已灯火通明,下人来来往往准备着各种东西,胤礽抱着弘皙急匆匆的往屋里赶。

    跟着胤礽来的刘太医是位医科圣手,为了胤礽康熙可是将太医院里水平最好的一位给扔了过来,只不过这位刘太医已近“因公殉职”,换了个份跟在胤礽边。此时他已经将用具都准备好。

    胤礽将弘皙轻轻的放在上,一把揪起刘贤敏,“快点给弘皙解毒!”

    刘贤敏被他这样弄得有些喘不过气,不过他不敢说什么,连忙去看弘皙。

    宫里带出来的丸药自是好的,刘贤敏给弘皙服下解毒的丸药,然后将衣服剪开。看嫡长孙的样子,现在解毒重要。

    箭中了弘皙的右边口,两根肋骨下,幸好没伤着肺,而且弓弩程是有限度的,即使改良过也没有多么远,短小的箭支上往往带毒,以毒来取敌人命。

    箭明晃晃的插在那里让胤礽深觉刺眼,刘贤敏仔细研究过箭支后果断握着箭头准备拔箭。后的威压让他不冒出冷汗,这位爷仿佛将收起来的威压全都放了出来。

    箭拔了出来,对着伤口将毒吸出来,直到流出的血变成红色以后才停止。胤礽早在弘皙开始皱眉的时候就冲上去,把弘皙抱在自己怀里,紧紧握住他的手。

    刘贤敏给弘皙上完药包扎完,又开了方子让人去熬药,毕竟即使服下了解毒丸还是要将体里的余毒清出来。只是他也无法保证嫡长孙的命保住了,唯有尽快的研究出解药来才行。宫里的丸药是能够解大部分毒,只是不知对这种毒有没有用,他只能尽力,不想死的话只有保住嫡长孙的命。一旦嫡长孙出了问题他肯定会被陪葬。

    胤礽将弘皙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将熬好的药给他喂下去,弘皙昏的厉害,一碗药吐了一半,胤礽又拿起一碗,非要让他喝下去为止。药喝完了胤礽还是不敢大意,仍然抱着他,他怕,他怕一松手弘皙就不见了,只有将他抱在怀里他才安心。

    快到天明时弘皙发起高烧,一直在外面候着的刘贤敏又被宣进来,重新开了方子抓了药,只是这次弘皙连吞咽都没法吞咽。胤礽着急,端过药碗喝了一口唇对唇的一口一口的喂,用舌头引着让弘皙咽下去。

    胤礽摸着弘皙的额头,拿着凉帕子给弘皙降温,只是弘皙度一直降不下去。听着弘皙的咳嗽声,胤礽只感觉心里一颤一颤的。但是人还没醒,胤礽不敢松手,一遍一遍的给弘皙换帕子。

    他想起当年自己还小,出了天花,康熙一直守在他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直到自己好了为止。那段记忆太过模糊,后来两人翻脸,似乎将这件事给忘了。而作为叶时清时,自己的儿子三个月发高烧,妻子生完孩子后体一直在调养着,孩子那时小小的一团,他抱着他坐在椅子上陪他打吊瓶。小小人儿一直呜呜哭着,声音很低,裹在襁褓里子柔软的很。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动作有些僵硬,生怕弄伤孩子。

    半夜时分急诊室里还是有不少人来人往,只是他独自带着孩子让不少人侧目。苏传水给他送饭,提着保温桶,他那时是很感激的。孩子半夜发高烧又无法将老人叫起来,他强把妻子留在家,自己带着孩子去了医院,半路上还是给苏传水打了电话。苏传水接了电话二话没说就去了。

    他那个时候生怕失去自己的孩子,而今,弘皙躺在这里生死不明,没有抗生素没有碘酒他该怎么熬过去。他紧紧握住弘皙的手,不让它凉下去。

    外面怎样他已经不去管了,他只祈望弘皙的度能降下去,能睁开眼看看,别的,与他无关。

    ………………

    秦飞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站在胤礽边低声道,“爷,您该歇歇了,至少用点粥饭啊。”胤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几时了?”

    “未时一刻了,爷。”

    胤礽动了动,将试试弘皙的额头,感觉度稍降了些,只是还是在发。这样一动才感觉胳膊和腿已经没了知觉,子冷的很,他把弘皙放在枕上,将被子给他盖好。自己起迈步晃了晃差点摔倒。秦飞连忙赶上去扶住胤礽。

    胤礽感到眼前发黑,周围嗡嗡一片,秦飞扶着他在椅子上坐了一会才感觉好点。他挥开秦飞站起来,低声道,“让人伺候着,药要按时熬好,有事就告诉我。”

    秦飞称是,让弘皙边伺候的内侍连忙走到弘皙前,胤礽看了下,走出屋子。自从晚上回来他就没有离开过弘皙,滴水未沾,更别提换衣服,他低头,衣服上沾到的血已变成黑色,当时他着急出了一的汗上很不舒服。

    他洗了个澡,换衣服,秦飞已经摆了一些小菜。“我不想吃,撤了吧。”秦飞有些为难,“可是爷,什么都不吃您撑不住啊,大阿哥现在这样,他也不愿您为他伤了子。”

    胤礽叹口气,点点头,端起粥碗,秦飞在一边给他布菜。

    胤礽吃了点就不想吃,放下筷子示意撤下去,秦飞没再劝,让人将一切撤了,走到胤礽边给胤礽按摩太阳。胤礽闭着眼,感到心俱疲,但他还是要将事都安排好。弘皙出了这么大的事是瞒不过康熙的,要派人跟康熙说清楚。而仪仗差不多快到了江宁,要怎么说?说弘皙提前跑了在江宁遇刺?曹寅这个江宁织造大概不想当了吧。还有那人,他清楚的感觉到那支箭是冲着他去的,不过在江宁地界上能碰到认出他的人这个概率实在是低,到底……那人是谁?

    过了一会儿,秦飞道,“昨晚上箭的那个被抓住了,从牢里出来和去救人的乱党没有一个逃走的,”

    胤礽应了一声,“问明白没有,到底他是怎么知道爷的份的。”

    “没有,用刑用到现在他一直不松口。”

    “继续,”胤礽睁开的眼中冰冷一片,“给爷查清楚。”

    “嗻。”秦飞停了停继续道,“那人是那个戏班子的班主,叫正容,府里关起来的雁秋小的已经让人去问话了。”

    “问出什么了?”

    秦飞摇摇头。胤礽冷笑,“养了一帮子吃闲饭的?”秦飞没敢接话,大阿哥伤成这样这位爷没有去杀人已经很不错了,要是再无进展只怕真的会出人命,不是那些乱党,这帮侍卫也会按上个“护主不力”的罪名。秦飞唯有小心再小心。

    胤礽沉吟片刻,方才开口,“跟雁秋说爷的真实份,看他有什么反应,爷就不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秦飞想反驳,可实在是问不出什么来,也只有这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