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胤禩的府邸和胤禛的挨在一起,只不过胤禛也没有两人是邻居而与他多么要好,平常胤禛很少上门,而一些宴会时院子总是收拾了的,因此胤禛进去的时候只觉得有些冷清。

    胤禩因为良妃去世而在家养病,八贝勒府闭门谢客,没有往繁华闹,冷清的很。胤禛过来的时候只觉的外面的石狮子都是冷的,大门紧闭,连平常的守卫都不见了。

    不用胤禛示意,便有侍卫上前敲门,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打开门。也许是这一阵子都没有多少人来,再加上胤禛平里几乎不见,开门的看见是胤禛后,睁大眼睛连忙行礼,后面已经有人去叫管家,将消息传进府里。

    不一会就见府里的大管家迎出来,给胤禛行礼,胤禛说声“平”后才起来。管家弓着腰,侧着子给胤禛领路往外书房走。

    虽说胤禩闭门谢客,但兄弟还是要见的,再说,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胤禛,毕竟胤禛都亲自上门。

    胤禛在外书房坐下,自有人奉茶,管家退下去,胤禛坐在那里等着胤禩过来。

    胤禩没让他等多久,不一会胤禩就出来了。

    一半旧不新的袍子,脸上之前一直带着的笑容也没了踪影。

    胤禛看着“一病不起”的胤禩,只觉的他消瘦的厉害,整个人之剩了一把骨头,腰带勒出的腰几乎不堪一握。脸色苍白,带着蜡黄,大概病的真的不轻。

    胤禩在一边坐下,道:“四哥怎么过来了?”

    胤禛嗯了一声,但发现胤禩从进来就没有与他直视过,不由皱眉。

    但还是道,“听说你病了,我这个做哥哥的过来看看。”

    胤禩笑笑,笑容里有着胤禛都看出来的勉强,“那多谢四哥了。”

    胤禛只觉这笑容有说不出的刺眼。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胤禛本来就是个不常说话的人,再加上他与胤禩也谈不上有多熟悉,更不用提朝廷上“四爷党”“八爷党”斗得厉害。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两人之前一直想互相置对方与死地,能坐在这里,也很难得。

    屋子里一时冷了场,外书房里的自鸣钟响了,胤禩看了一眼钟,道,“府里要摆饭,不如四哥也一起用?”

    胤禛听到这明显的逐客令,站起来,“还是不麻烦八弟了。八弟还在病中,不用出来送了。”说完不等胤禩反应就直接走出外书房。胤禩在屋里坐着没动,就看着胤禛出门。

    胤禩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许久,才叹口气。

    方才与胤禛说话的时间谁都不知道他藏在衣袖下的手攥着,指甲刺进手掌,他能感到疼。但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冷静,谁都不知道他到底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克制住自己。他几乎在屋里在胤禛存在的地方呆不下去,差点夺门而逃,但幸好他克制住了。不然,实在是失礼的很……

    他本以为能够平静的面对胤禛,而且在府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他感觉自己应该冷静下来,可谁知……去他/妈的冷静!

    不恨不怨?这是菩萨吗?

    胤禩头向后靠在椅背上,眼睛毫无焦距的望着天花板的一角,只听见低低的声音道,“四哥……爷的好四哥……果然是‘好’四哥啊……”

    “呵…………”

    回到自己府里的胤禛跟之前出门时没有区别,面容一如既往的冷,府里最受宠的年氏迎上来,聘聘婷婷的行了一礼,“爷。”

    胤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年氏连忙低下头,服侍着胤禛更衣。换完衣服后,年氏才道,“爷,该用膳了。”

    胤禛点点头,没有起的意思,年氏连忙叫人来,亲手摆饭给胤禛布菜。胤禛没说让她留在那里,年氏布完菜盈盈一礼便下去了,留下胤禛独自用膳。

    胤禛平里很是节俭,菜量不多,也没有大鱼大的摆满一桌。他是个信佛的,平里多食素菜,且从不剩下饭。

    不一会儿胤禛饭毕,下人端上茶来将碗筷撤下去,胤禛漱了口,方才慢慢喝茶。

    这次从胤禩府上回来总感觉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不是指八贝勒府,而是胤禩,胤禛模模糊糊觉得他的八弟跟之前相比有些不一样了,有种莫名的违和感。但哪里变了他又说不出来,只是感觉不对,很不对劲,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不然,一场大病就让人变这么多?太让人不可思议。

    但胤禛也没去多想,接连的几件事只怕会让胤禩消停好一阵子,没了胤禩,剩下的几个不足为惧,看着蹦跶的越来越欢快的胤祯,胤禛也不想说什么,皇阿玛大概宠着他罢了,没见他的好二哥胤礽留下的长子是多么得皇阿玛宠?

    谁知第二天朝堂上康熙突然下了道圣旨,晋升胤禛为和硕雍亲王,胤禛有些惊讶,但面上不显,恭恭敬敬的出列接旨,康熙又道,胤禩因母丧大悲,仍处病中,其孝心可嘉,因此赐了黄金百两,庄子两座。

    孝心可嘉?当时指着胤禩大骂“辛者库妇所出”“自幼心妄”“其心可诛”的是您吧?是吧?怎么这时候又说孝心可嘉了?当然这些话没人敢说,他们尤其是在府里的胤禩在接旨时还要说一声“皇上圣明”“谢皇上恩典”。

    谁知在退朝的时候康熙又提起弘皙,言道弘皙纯孝,有其父之风范,又说他的叔叔们在在这个年龄已经开始外放办差了,再说如今年光不太好,他也想知道江南到底是怎么一幅景,但每次南巡实在是劳民伤财,就让弘皙代他巡视。

    这些话一出,下面又是一阵动,大臣们互相交换着视线,彼此心照不宣。

    弘皙有多么的受宠有目共睹,而在胤礽去了以后康熙对弘皙的宠更上一层楼。就连当时胤礽被废的时候康熙大怒那么生胤礽的气都没有将怒火蔓延的弘皙上,而今,竟然要弘皙代替康熙巡视江南?

    只怕在康熙的心里,除了弘皙剩下的皇孙都不是孙子了吧。除了弘皙,康熙会记住几个孙子?很多的只怕只知道名字,脸都对不上。再说,弘皙都比他那些小叔叔大那么多,康熙后宫的孩子仍然在增加,康熙儿子都那么多,还用说孙子?

    因此,康熙宠弘皙,很让大多数人眼红。但那些老臣,那些看着胤礽从年幼到亡故的老臣是知道的,弘皙与他阿玛年轻时是多么的相像。

    那时的胤礽风华绝代,那时的胤礽是康熙最大的骄傲,那时的胤礽是康熙最满意的储君。只是现在康熙对弘皙好到底在怀念什么?是怀念胤礽还是在怀念他曾经的意气风发?

    果然,弘皙是沾了他的父亲胤礽的光

    +++++++++++++++++++++++++++++++++++++++++++++++++++++++++++++++++++++++++++++++

    弘皙接到康熙的旨意大感意外,替皇玛法巡视江南?这不是他叔叔们的事吗?哪怕他的年龄够但辈分摆在那里,怎么说也轮不到他。

    相比四阿哥被晋升为和硕雍亲王,他代替康熙巡视江南在朝臣眼里更是重大。四阿哥在这段时间的表现一直可圈可点,而且在别人眼中一直是个稳重的,办事果断牢靠,战战兢兢不出错。再说他是除了胤礽,唯一在康熙边养过的皇子,康熙将他封为雍亲王,也在理之中。

    弘皙思量许久,还是决定去跟他的阿玛谈一下,毕竟很多事他看不出来,他阿玛却能。(咳咳,小弘皙,你阿玛现在还真是看不出什么……)

    谁知弘皙兜兜转转到达庄子时发现庄子里面众人来来往往收拾东西,胤礽边的大太监秦飞正指挥着众人,看到弘皙进来了,忙上前请安。

    “秦飞这是在做什么?”弘皙微微皱眉,他知道秦飞是他皇玛法派下的,胤礽边的所有人都是皇玛法的人,之前胤礽的人,一个也没有。因此他没有显露多大的绪。

    秦飞正要说什么,耳边却响起一个声音,让弘皙抬起头。

    “弘皙,”胤礽站在廊下,后跟着几个人。

    “阿玛。”

    “进来说话。”胤礽不等弘皙上来,转朝里面走去。弘皙马上跟上。

    进了屋,胤礽让边的人退下,有下人端上茶水点心。待人退下后,弘皙问,“皇玛法让儿子代巡江南,阿玛知道吗?”

    胤礽点点头,没说什么。

    “阿玛?”弘皙疑惑。

    “既然是你皇玛法要你去的,你就好好做,知道吗?”胤礽回过神,道。

    “可是阿玛,皇玛法为什么要儿子去江南?不是还有叔叔吗?”弘皙道。

    “没事。”胤礽不愿多说。

    看胤礽不说,弘皙也没再问,即使心里疑惑也不说什么,转而道,“阿玛,我进来的时候看见秦飞在收拾东西。阿玛要走?”

    “嗯。”胤礽点点头。

    弘皙有些不舍,但也没说什么,他也猜的出来,阿玛肯定是要回杭州,那么,让自己去江南巡视只怕也有什么事,但是阿玛不说,他也没办法。

    弘皙又坐了一会儿,看着胤礽心不在焉,虽然还是满腹疑问,但也没说什么,又回去了。

    胤礽站在门口看着弘皙的马车离开,转回到府里。

    他从未料到康熙会同意弘皙去江南,虽说是代巡,但里面还是有很多空闲的地方,而康熙这么做,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几句话。

    这本来是他的私心。事后想想,他的那些话差不多在打康熙的脸,难怪康熙会怒气冲冲,换了他,只怕会更生气。

    康熙到底为胤礽做了多少?而胤礽又为康熙做了多少?他这个陌生人,占了胤礽的子,占了胤礽的一切,利用康熙的宠,肆意的伤害康熙。但即使这样,内心还是有着对胤礽隐隐的嫉妒。

    会有哪个父亲能做到康熙那样?有谁能?即使他的亲生父亲也只是奉行着“不够、钱来凑。”

    他惶恐,深深的惶恐。来这里这几年,他一直小心翼翼,谨慎行事,不让别人看出自己是假冒的,他最怕的就是被康熙认出来,怕康熙知道他是个从远方来的妖孽占了他最饿儿子的子,还理直气壮的欺骗他。

    如果是他,如果他的儿子被人占了子,他能气疯,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当年自己离开的时候儿子才一岁大,才刚刚会喊爸爸,他不敢想象自己儿子没了爸爸,妻子没了丈夫怎样生活下去。也不敢想象,万一有人和他一样,占了自己子,占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儿子占了自己的一切,又会如何?

    他,想都不敢想。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