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补完)

    一个妃子的死在人数庞大的后宫里不算什么,良妃的死也就是胤禩悲痛。

    “温敬寡言曰良,孝弟成曰良,小心敬畏曰良。”从这个字里也可看出她处事的态度。也可以看出康熙对她的满意。

    胤礽的记忆里这也是个及其貌美的女子,平里久居深宫很少能看见。胤礽为太子平里自不用去给他的庶母请安,也因此不常见到良妃,但是逢年过节宫里妃子都会出席的宴会还是能够见到。只是胤礽的注意力不在她上面,再说做儿子的盯着自己父亲的妃子看实在是失礼至极。

    但是,从胤禩的表现来看,这也不是个简单的,也对,宫里有哪个女人简单?德妃的三个儿子也是个个优异,哪怕早年夭折的六阿哥胤祚也极得康熙喜,不然不会取个“祚”字。

    而胤祚也因为“祚”没了命。

    但四阿哥成了九龙夺嫡的最后胜利者后来的雍正帝,十四阿哥成了康熙朝后期最受宠的皇子,风头直当年的胤礽。他本的才干自不必说。德妃在宫里不显山不露水,也不见得多么的貌美,竟能稳坐后宫四大妃,把持宫务。

    而良妃,后世里有人说她为了儿子的前途活活死了自己,毕竟她的死实在胤禩被康熙斥责“辛者库妇所出”之后。胤礽想,听到这句话胤禩不好受,良妃更不会好受,就因为自己出辛者库就给儿子带来骂名,那么自己死了之后呢?自己是辛者库妇,那么宠幸自己的皇上您又是什么?

    就算不说,良妃心里也是怨的。

    胤禩病在家里出不了门,康熙干脆免了他的差事,让他在家好好养着,万一八阿哥因为太过于悲痛而一病不起,更加显示出他的纯孝,再引起满朝赞誉,这是康熙所不愿看到的。

    +++++++++++++++++++++++++++++++++++++++++++++++++++++++++++++++++++++++++++++++++

    胤礽住的庄子里去了个客人,就在傍晚胤礽准备叫人摆饭的时候。康熙带着人突然去了,事先说都没说,带着几个侍卫出了城。胤礽有些惊讶,这个时候出城过来明天早上还有早朝他回的去吗?虽然这样想胤礽还是起来迎接。

    虽然有可能康熙是因为良妃的死而出宫散心,但胤礽不认为康熙对她有多大的感

    要说康熙真的对某人有真,大概是胤礽生母赫舍里。那是康熙还算年少,没有后来的帝王冷酷,那时少年夫妻生活甜蜜。赫舍里在康熙的心目中站了很高的地位,只是如果赫舍里还活着的话,康熙就不一定对她有多大的感

    赫舍里的离开让康熙记忆里全是她的好,全是满满的回忆。就不知康熙是在怀念她还是在怀念他逝去回不来的年少风华。

    毫无疑问,胤礽是沾了赫舍里和承祜的光,才有了后来的皇太子,才能在康熙心中占有重要位置。人们总是对逝去的东西抱有深深地还念之,尤其是男人,心里总会在某个地方藏着一块伤,一碰就会痛的,从未结疤的伤。

    当年意气风发,擒鳌拜,平三藩,收台湾,坐拥整个天下,而今却眼睁睁的看着边的人逝去,却无法挽回。他不是神,哪怕是整个天下至高无上的帝王业阻止不了别人的离开。

    屋里点了灯,照在胤礽脸上有种温暖的黄色,康熙外面披着一件披风,胤礽走过去,亲自给康熙脱掉披风。

    胤礽笑道,“阿玛来的可真是巧,厨房刚刚弄出个新花样,阿玛吃点新鲜点的。”

    康熙也来了好奇心,毕竟在宫里吃的再精致也没有外面庄子上的新鲜,“看你闲的,都有功夫关心厨房了。不过到底是什么,朕尝尝。”

    “也就是些野味,庄子里出的,阿玛肯定没有吃过。”

    菜以很快的速度摆了上来,胤礽口味有些偏淡,且晚上吃些油腻的不好消化,古代的晚上可没有现代那么多的夜生活,他也便养成了早起早睡的良好习惯。

    胤礽站起来亲自给康熙布菜,拿起碗给康熙舀了碗汤放到康熙手边。“阿玛尝尝这个,这是用山里的野山菌和鸡崽熬的,里面除了放点枸杞葱和盐什么都没加,喝得就是个‘鲜’字。”

    “看把你闲的,都有功夫研究做菜了。”康熙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确实很香。

    “儿子这也不在忙着吗,儿子侍弄的那盆花长势极好,不出几天就开了。”

    康熙笑骂道,“这还不是闲的慌?诚心膈应朕的是不?”

    胤礽笑的如同狐狸,没有接话。

    吃了宫里绝对不会有的东西,康熙比平常还多吃一碗饭,胤礽早就叫厨房多加点。毕竟外面康熙带来的侍卫还要伺候好。

    饭后漱口,康熙到椅子上坐下,“这段子真有点忙,也没能过来看看你。”

    胤礽自是知道康熙在忙什么,他没有傻到什么人都不培养,他要做的是远离这个权力漩涡,而不是傻乎乎的等着被人宰。对于他做的事康熙也是默许了的,毕竟“废太子胤礽”已经死了的,他能翻出多大的花浪来?

    况且,胤礽手里要是,没个人他还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么多年都没把太子教好,这样会让他大失颜面。毕竟胤礽是他手把手带大的,要是胤礽做不好事岂不在说他没把胤礽教好?他能力不行?

    开什么玩笑。

    “前些子,”康熙手里端着杯子,拿着杯盖抿着杯里的茶水,“朕得到密报,江南那边又出事了。”言语里是深深的疲惫。

    江南属“历史遗留问题。”从清朝入关以来江南就连续的出事,当年的“扬州十”、“嘉定三屠”在汉族人民心中留下极重的伤痕。江南还是传统的士林聚集地,从江南出来的学子数不胜数,这一方面固然是前朝所留下来的,另一方面就是江南的富饶。

    江南是清朝官场的大染缸,无数的人掉进去被染上别的颜色,但还是有人前仆后继。

    “是盐道那边。”康熙叹口气,“这件事朕不想闹大,你回去帮朕查查。”

    胤礽点点头,他在这里也很不舒服,很多事无法处理,再说,这次回去想把弘皙带上,让他见见世面,而不是局限于紫城。有些人入了紫城就再也没出去过。他不想让弘皙一辈子都局限在这北边一亩三分地里。

    就看康熙怎么说,会不会同意了。

    但是,胤礽也知道,这个想法很难实现,首先,弘皙只是孙子辈,就算发生什么事也不是要他出马,他上面还有一群叔叔们,而那些叔叔也不是等闲之辈。其次,弘皙要以什么名义去,如果光明正大的去会不会打草惊蛇?毕竟要查的是盐道,很多东西只能暗中动作,弘皙在江南现肯定会有些东西查不到。

    胤礽在考虑怎么跟康熙说,康熙却发话了,“胤礽,这次不要与江宁织造府那边联系,朕感觉,江南能出这么大的事江宁织造府不可能不知道,但送信的人却不是江宁织造府的人,有可能……”

    胤礽有些惊讶,担任织造府的都是康熙的心腹,如果连织造府都合伙隐瞒,那么这事在江南到底蔓延到何种地步?

    “或者没有那么严重呢?毕竟织造府不会去注意一点小事。”

    “但愿吧……”康熙叹口气。

    “阿玛,我想带着弘皙走,他也不小了,也该出去走走。”胤礽斟酌语言向康熙提议。

    果然,康熙如炬的目光一下子过来,“带他干什么?出去走走?你是在怪朕把你在紫城那么多年?”

    胤礽连忙站起来给康熙跪下,这完全是自己下意识的反应,看样子原主经常被康熙训斥然后养成如今的习惯。胤礽在心里唾弃自己,不就是被说了一句,换算不上训斥,自己就感到如芒刺背,果然,帝王的气势旁人是学不来的。

    “儿子没有那么想过,儿子从未怨过阿玛。”

    “没怨过?没怨过你会走?没怨过你还想带着弘皙走?朕都想过将你复立太子你却执意要走?”康熙手里攥着茶杯,语气平静,但胤礽知道下面隐藏着多深的怒火。他也知道不知什么时候康熙手里的杯子会砸下来,康熙从不收敛自己的绪。

    他知道,他都知道。他一直在算计康熙,从帝王的角度分析康熙,但他下意识的似乎没在康熙与胤礽的父子关系上下太多功夫。

    就算他不是太子,甚至连二阿哥都不是,他和康熙之间,还是有矛盾。原先的太子党还是有一部分中坚人士,而他们似乎将关注点放在弘皙上。

    这些康熙都知道,他也知道弘皙与胤礽的关系越来越好,但是,康熙还是在担心,本来将胤礽放到江南他自己也弄不出什么事,而且胤礽做的事他都知道,但是加个弘皙呢?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阿玛,”胤礽给康熙跪下去,“儿子向阿玛保证儿子绝无二心,”抬起头眼里闪着泪花直视着康熙,康熙看了他一会,眼中感不似作伪,便转过头,康熙不知想起什么,手里的杯子最终还是没有扔下来。

    “罢了……”康熙一声长叹,起离开了。

    而胤礽在康熙走后很长时间才站起来。

    他反复对自己说,这样也好,他如果在一开始穿过来也许会尽力做个好太子,只可惜,没有如果。康熙朝,不管谁是太子,都不会有好下场,太子和皇帝的矛盾,诸子和太子的矛盾,诸子和皇帝的矛盾。本来,满族就是一个奴隶制民族,它进化的也不够完善。想学明朝的立太子制度,但明朝除了太子是重点培养外其余诸子都与政权隔离,而不是像清朝那样,个个阿哥手中都握有一部分权力。也就是说,康熙朝末年混乱局面,兄弟反目,互相倾轧,全是康熙造成的。

    内侍进来扶着胤礽,胤礽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然后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胤礽摆摆手,示意更衣。

    ++++++++++++++++++++++++++++++++++++++++++++++++++++++++++++++++++++++++++++++++++++++++++++++++

    在康熙走后歇下的胤礽不知道康熙寝宫的灯亮了一夜,胤礽还是不知道康熙找他是为了什么,康熙不会说,就意味着胤礽永远都不会知道。

    良妃的死让康熙想起了赫舍里,又想起了胤礽,胤礽从来不知道他和赫舍里有多少相似的地方。画像再怎么画也是失真,从画像上是看不出的,唯一记得清清楚楚的,也只有康熙罢了,他看着胤礽从一个小小婴儿长成少年,又从少年到如今,他全都记得,只是,看样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与这个儿子,生分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