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他这次离开,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回来的,就算是之前是太子久居宫中,但满朝文武可都认识他,一旦被人认出来,只怕会造成无法控制的后果。

    废皇太子新觉罗•胤礽,大清历史上首位皇太子,就这样从时间长河里消失。

    他们这次从北京去江南用了近四个月的时间,毕竟是冬天,又下着雪,天寒地冻本不是赶路的时节,再加上南方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却下着冻雨,就跟后世曾席卷南方的冰雪灾害一样,路上结了厚厚一层冰,马走在上面非常不稳,只能慢行。

    老实说,虽然胤礽非常想离开紫城,他也不想在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中赶路,现在的北京没有后世的列车没有飞机没有汽车,除了水路的船只能靠马车,京杭大运河开通后就一直是贯穿南北的重要交通线,要是在四五月里,走大运河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况且,从那里走还走的快。

    但是他没办法,为了彻底断绝康熙的心思,为了离开这个漩涡,也为了防止变数,他只能尽快离开。

    ……………………

    江南,有无数名人雅士曾赞誉过的地方,同时也是最大的文人聚集地,也是资本主义萌芽的发源地,同时又是胤礽及一干兄弟、宗室王爷的钱财来源地。

    江南的富硕是有目共睹的,其繁华程度超过胤礽的想象,当年北宋张择端画的《清明上河图》画的便是商业繁华的汴京,宋朝的繁华没有一个朝代能够比的上,就算是封建王朝最后一个大清王朝也没有到这种程度。

    但即使这样,也让胤礽吓一跳。

    有些事只有临其境亲体验才会知道,

    对于胤礽来说,《清明上河图》只是一幅画而已,只是一幅画了当年汴梁的画,除此以外,没有什么意义,但他到了江南才发现,他完全错了。

    街上的商贩行人来来往往,在这严寒的冬里也十分闹,让温度凭空上升了许多。胤礽一行人在一家宅子前停下来,宅子不大,典型的南方水乡风格,与北京那种高宅大院相比显得精致许多。

    早有人提前来布置,来购买宅子,准备佣人,将宅子上上下下都打点好,以便让胤礽来的时候马上入住。这次来的人是康熙的人,没有一个是胤礽自己的,甚至贴伺候的仆人都不是原来的人。

    这样也好,要是胤礽与从前改变许多的话,会引起别人怀疑的,况且是一直贴伺候的老人。

    对于胤礽康熙可是煞费苦心,精挑细选伺候的人,宅子什么一应俱全,知道和硕密里亲王还活着的人越少越好,因此,除了侍卫知道外,那些找来伺候的人都以为是个宗室子弟,但因为江南还有些不安定因素,比如天地会之类的反清机构,一个宗室出现在江南还是很危险,于是对外称高官子弟。

    在这个朝代,没有后台可是寸步难行,更何况这位天之骄子,当年除康熙外最尊贵的人,真的能受得了普通人的生活吗?

    胤礽扶着人走下马车,长时间的坐马车让他分外不舒服,更不用说一直骑马的侍卫,宅子门口站着等待胤礽的仆人,一行人走进大门。

    早有人备下水和换洗衣服,胤礽泡进水里,舒口气,才感觉舒服些,两名侍女在给胤礽洗头,长长的辫子洗一次真的很费事,胤礽努力忽视不舒服的感觉,闭着眼,不去看那头手感不错的黑发因为长时间的辫在一起而成了波浪卷,一个接一个的小卷。

    整理完毕后胤礽散着头发等着头发干,披着件披风拿着一本书倚在榻上,屋子里烧着地龙,很是暖和,胤礽看了一会就感觉懒懒的,把书放在一边开始发呆。

    这座宅子的上上下下自有人打理,那位老管家贴上胡子还像模像样的,嗯,看样子这还是康熙特意拨过来的,只是……为毛找个太监啊!就算贴上胡子声音压低他还是个太监啊!弄个太监来是不是来说这位不是普通人啊!

    其实内宅的种种这位都不清楚,之前毓庆宫有他的嫡福晋,在往前,他的那个时代可是没有这样大的宅子,再说男人,本来就对内宅打理不在意,全然不知如何下手,这次还是要感谢康熙……

    胤礽把书放在一边,闭着眼睡过去,准备开始他的“养老退休”生活。

    ………………………………

    弘皙本已到了大婚的年龄,只是胤礽这样一走,他的婚事只能耽搁。胤礽那些妻妾等胤礽下葬后搬进和硕理亲王府,康熙给胤礽的那些人找了所不错的宅子,又赐下两个庄子,本来她们就有份例,再加上胤礽的“灰色收入”——虽然这些“灰色收入”让胤礽带走了大半,但下辈子那些人是不愁吃穿了,再说胤礽这样一走,一下子冷清下来,来往的什么也都减少,嫡福晋瓜尔佳氏已不求什么,只要安安稳稳的过下去就行。

    胤礽的那些孩子除了弘皙就还有个弘晋,其余的都是女孩子,都还小,还需要人照看,生了五子的侍妾因为产后体虚弱再加上胤礽去世,刺激过大,不久也去了。

    弘皙还是被康熙留在宫里,跟在康熙边,还是少年的弘皙像极了当年的胤礽,不管是眉眼还是那种气质,都与胤礽及其相似。不知康熙把弘皙带在边是为了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康熙留弘皙在边是为了安抚废太子一派。

    康熙后来的十六阿哥比弘皙还要小两岁,因此弘皙出了上书房后胤禄还要在上书房继续念书。

    这天弘皙从外面回来,走到乾清宫正好看到胤禩出来,弘皙本来就有些不待见他这位八叔,整天笑眯眯的像只狐狸,且虽然笑着但背地里的手段也够狠,一不小心就到你,说句话明着暗着有无数个坑,坑你没商量,倒是不知别人是怎样得出为人贤和的好名声。弘皙仔细看看,好吧,与他别的叔叔相比,他的八叔确实平易近人的……

    “给八叔请安。”待两人走到近处,弘皙给胤禩打个千儿。

    胤禩还是笑眯眯的,嘴角挂着如沐风的笑,让人看上去是舒服的,但在弘皙眼里,这就是一只老狐狸。

    “弘皙这是刚从外面回来?”

    “回八叔,是。”

    两人又说了几句,胤禩便告辞出宫,弘皙继续往乾清宫走。等到了乾清宫才知道之前被降为闲散宗室的胤禩被复封为贝勒,听说在乾清宫里呆了很长时间,不知跟康熙说了什么。

    弘皙走进去的时候康熙正在看折子,炕桌上放着好几摞的折子,康熙带着眼镜在看手里拿着的一封。

    “弘皙来了啊。”康熙放下折子,招呼弘皙到他边。弘皙请过安,走到康熙边坐在康熙脚踏上,就跟当初他的阿玛年少时与康熙相处时一样。康熙摸摸弘皙因为丧中没有剃发而显得毛茸茸的头,叹一口气。

    他现在真的感觉自己已经老了,儿子的孙子都已这样大,而胤礽十四岁时,康熙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而现在,看奏折时间一长就开始头晕。

    弘皙虽然住在宫里但也时不时回府看看,这次刚刚去给自己额娘请安,顺便看看自己的弟弟妹妹。

    没了胤礽,这个家一下子冷清许多,之前最受胤礽宠的李佳氏,弘皙的生母,一下子清减不少,但弘皙见过瓜尔佳氏之后大吃一惊。在弘皙的印象里,他这位嫡母一直是波澜不惊将内宅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条很少见到失态的时候,但弘皙去给她请安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来,那个躺在上憔悴不堪的女子真的是曾经风华绝代的太子妃?

    弘皙只是给瓜尔佳氏请过安就出来了,虽说皇家无,他的阿玛又是个私生活不检点的主,但他隐隐感觉到瓜尔佳氏大概是胤礽的那些侍妾里对他感最深的一个,就算她是后来的,就算胤礽大婚之前已有了侧福晋和侍妾她对他的感依然深。

    他知道的,他的额娘对胤礽大概的只是胤礽所处的地位,那些人也都是一样。

    经历过了阿玛的丧事,也经历过别人的势利,弘皙深深明白,之前的那些人,巴结胤礽是因为胤礽是储君,胤礽能给他们带来利益,所以才来巴结。而现在,没了胤礽,没了太子储君的名号,也没有人来巴结。

    要是没了康熙的宠,他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子。

    人都是这样,对他有利时他来巴结,而一旦有难,则躲得远远的。

    在弘皙眼里,康熙对他好是因为愧疚,但是,他也知道,康熙所作所为未尝没有朝廷上的原因,在康熙边,他没有看到他对他的阿玛的离开有多大的悲伤,亏得别人一直说他的阿玛是最受宠的皇子,现在看看,还不知是怎样。

    康熙的这些孙子里,除了弘皙外几乎没有见过多少,就算逢年过节命妇带着孩子前去祝贺也不一定全能够记住。儿子多,孙子自然也多,次子的长子都比幼子大,更不用说长孙了。

    康熙现在其实是心力交瘁,胤礽一走,他倒不必再担心太子党,但胤礽的离开将原本就混乱的朝堂搅得更乱,上面的储君已经没了,就算是废太子,也有再复立的时候,况且胤礽一直深受康熙的宠,这很有可能发生,只是胤礽带着废太子的名号去世,让下面的人心思立马动了起来。

    为一个帝王,康熙做的确实不错,只是到了晚年,颇有些力不从心,他答应让胤礽离开,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在里面,只是脱离了皇家,胤礽与他颇有些像普通人家父子的感觉,时不时胤礽的来信让他不觉笑出声来,康熙也感觉到,他与那些儿子相处,臣的味道多于子,只是没法改。

    除了中央集权与议政王大臣的矛盾外还有一点,就是康熙很生气,朕还没死呢,你们就惦记上朕的这把椅子,斗得你死我火,是不是期盼自己早死?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