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夜色正浓,影影绰绰,月色皎洁洒下一层清辉,给整个大地度上一层银色,朦胧而美好,少顷,从天边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那轮银月,霎时暗了下来。/非常文学/

    夜,更深了。

    整个庄子一片安静,竟连平(日rì)里巡夜的护卫也不见,只余廊檐下几盏风灯在夜风中随风摇曳,映出孤零零的影子,孤寒萧瑟。

    静谧之中,忽而出现几条黑影在屋顶飞快的跳跃,渐渐的越来越多,如猫一般轻盈落地无声,如鹰一般敏捷的(身shēn)形骤起骤落,向着四处散去,快的让人只以为是眼花了。

    风过处,冷寂的夜越发清寒,到处飘((荡dàng)dàng)着低沉压抑的气息。

    黑影落入庄内立刻分散开来,向各处院落奔去,其中一批人在一处楼阁前停下,(阴yīn)鸷的眸子紧紧盯着那紧闭的门扉,屋内没有一丝光亮,空气中飘动着诡异的气息。

    乌云退却,落出银色的圆盘,银色的清辉透过乌云瞬间洒下,驱散了暗沉,只见黑衣人一挥手,做了个手势,只见一条条黑影快速冲了上去,利刃在月光下反(射shè)出森寒之光。

    冲破门窗,进入屋中,透过窗口透进来的月色,勉强可看到(床chuáng)上被子隆起处,正毫无知觉的睡着,黑衣人眼露寒光,一步步靠近,几把利刃瞬间落下,带起阵阵(阴yīn)风,狠狠的砍在棉被上,好像是怕砍的不够透,又连续砍了好几下,如此这般只怕是(床chuáng)上之人已被砍成了好几段,绝无生还的机会。

    黑衣人暗自得意,即使对方功力在深,这下只怕也成了剑下亡魂了,然拔剑之后却并未有预想中的血腥之气,反而触感柔软竟无实物之感,黑衣人心里一惊,直觉不好,立刻收剑,低喝一声:“不好,走。”

    说时迟那时快,不待黑衣人退开,只听‘噗’的一声,灯烛亮起,驱散了黑暗,屋内瞬间一片亮堂,屋内的一切立刻无所遁形。

    “各位辛苦了,真是一出好戏,够精彩。”(身shēn)后响起啪啪的击掌声,一道清魅的声音如清风般幽幽传来。

    七八个黑衣猛然回头看向声音来源处,明亮的灯光下,让人有一种刺目的感觉。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怎么说我这个主人也要招呼一声不是吗?否则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只见女子浅笑盈盈,端坐的正中的椅子上,一手执壶,给自己的杯子里徐徐注入茶水,白雾袅袅升起,一股清香慢慢弥散开来,神(情qíng)恣意,举手间说不出的优雅魅惑,只是周(身shēn)透着丝丝清冷风华来,让人不敢小觑。.

    此人不是云清又是何人?黑衣人心里诧异,不知她为何会好好的端坐于此,视线落到女子对面,更是因为震惊而瞪大了眼睛,表(情qíng)仿佛见鬼了似的,那白衣锦袍,墨发如缎的男子,浑(身shēn)透着高贵天成,不是云霄宫主云千澈又是何人!

    “云霄宫主!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怎么会没事?”云清和云千澈!他们怎么会没事?且还好像一副恣意闲事的样子,中了他们的毒怎么会一副没事的样子?难道是他们的行动暴露了?对方一早便已掌握了他们的行踪,故意将计就计,目的便是要来一招请君入瓮?

    “上好的雨前龙井,茶韵清香,闻之(欲yù)醉,品之醇香,诸位远道而来,一路赶来想必口干舌燥,不如坐下饮一杯。”无视对方的问题,云清淡淡一笑,清音素言中是万事尽在掌握中的淡然和自信。

    “确实很香,”云千澈轻笑着,语气中有着淡淡的酸味:“云儿还真是偏心。”

    云清淡淡瞥了一眼,漫不经心道:“那便多喝几杯好了。”话落正好茶也泡好了,便推到了云千澈的面前。

    云千澈忍不住嘴角一抽,笑道:“既是招呼客人的,本宫怎么能这么自私夺人所好呢?还是留给客人吧。”不动声色的将两杯茶水推了回去。

    “不用担心,我这儿这茶不少,不差这两杯。”纤手微抬,青花瓷杯再度落在云千澈面前。

    看着面前两只杯子里各自八分满的茶水正透出幽雅清香,云千澈不止嘴角抽了,这下连眼角也抽了,抬眸看向云清,寒星般的眸子中透露出一丝无奈:“云儿……”这女人还是狠,心里不(禁jìn)暗恼,没事干嘛要自找不痛快呢?

    果然,深(情qíng)而又略带着委屈的声音,换来了云清意味深长的一瞥,那灵动的眸子里分明写着:你自找的,活该!见此云千澈苦笑着摇了摇头。

    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眼里皆有着震惊和难以置信,不知为何,看着面前两人庞若无人的样子只觉得这氛围却是怪异,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你们到底想怎样?”

    云清淡笑不语,云千澈只宠溺的看着云清,似对对方的问话充耳不闻。黑衣人只觉诡异莫名,心头的不安越发浓郁,彼此递了个眼色,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云清眼角余光将几人间的小动作收入眼底,面上却只当未觉,只是嘴角的笑越发的深了些,然却不达眼底。

    脚步轻移,几人慢慢移动(身shēn)形,慢慢凝聚内力,意(欲yù)出其不意给对方一个偷袭一举拿下两人,既然气氛如此诡异,未免再出意外,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抬手,扬剑。

    “哐哐哐一一”刀剑落地的声音。

    “砰砰砰一一”重物倒地的声音接连响起,只见刚刚还一(身shēn)杀气的黑衣人,一个个面色惨白倒在地上,惊讶的看着两人,鹰隼的眸子里闪着怒火,瞪着两人:“想不到堂堂堂堂云霄宫主竟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大言不惭的质问着,仿佛压根忘了是谁先采用见不得人的手段,而这只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只见云清呵呵一笑,红唇微扬:“诸位深夜来此给云清演了这么精彩的一处戏,于(情qíng)于理,云清也该礼尚往来一番方才不会失礼,对吧。”话语里毫不掩饰讥讽。

    黑衣人语塞,只能恨恨的瞪着两人:“废什么话,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云清摇了摇头,口中啧啧有声一副惋惜的模样:“本姑娘一向仁慈,怎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来?放心,本姑娘只是回请大家看一场戏而已,各位不用紧张,最多就是戏不精彩的话,那就加一出割(肉ròu)剔骨的戏码好了。”暗中却是腹诽道,怎么哪儿都是这么狗血的台词,难道就不能有点创新思想?若是黑衣人知道她心中所想,想必是要吐血了。

    云清话落,黑衣人却是脸色微变,看向云清的眼里微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恐,割(肉ròu)剔骨!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所谓割(肉ròu)剔骨便是一片片将被施刑之人的(肉ròu)活活割下来,这中间却是不止让被施行之人清楚的感觉到痛楚,更是清楚的看着自己(身shēn)上的(肉ròu)一片片离体,直到最后变成森森白骨,那种**和灵魂双重的折磨,简直令人发指!

    当年君国主君玥寒的宠妃下毒毒害她的儿子,结果便是被她施以的这种酷刑,直到最后活活痛死,且还是她亲自动的手。

    想到这他们内心里不(禁jìn)打了个寒战,在看向云清的眼神里,便带上了一丝胆寒,只觉得这个外表绝美的女子是来自地狱的妖魔,可怕残忍嗜血。作为杀手,他们早知道自己早晚有一(日rì)会死,这便是他们的命,他们不怕死,但是人都会怕生不如死,尤其他们这些曾经受到过严苛训练的人,更是能体会那种生不如死的恐惧,此刻,他们只愿任务失败了,能求得一死。

    不过,他们心里更明白,只怕这个想法此刻看来也是个奢望了,端看他们是何时中了人家的招都不知道,便可知这两人的手段之高明。

    暗暗咬牙,既然难逃一死,他们也要死的傲气一些,然很快他们便发现,牙竟然是酸了的,根本就使不上力气,那轻微的力道根本就不够咬破牙齿中藏的毒药,直到此刻,他们的心里才真正升起了一丝绝望,求死不成啊!

    云清淡然轻笑,只等着几人使出了各种招数,从最开始的试图挣脱,然后一心求死,最后失望认命,直到黔驴技穷,神(情qíng)从不服,愤怒,不安到最后的绝望,面如死灰。云清好整以暇的看着,嘴角始终带着淡笑,只这笑容看在几人的眼里,却是比地狱的恶魔还要令人毛骨悚然。

    “长夜漫漫,这戏才刚刚开始,诸位可要打起精神才好啊。”屋内一片静寂,无一人回复。

    “我要的很简单,你们知道是什么。”淡淡瞥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哼,你别得意,如今整个庄子都已被我们控制了,就凭你们插翅也难飞了。只要你们死了,老子就是死也值了,哈哈哈”短暂的沉默后,其中貌似领头的一人,愤愤的吼道,接着便发出了一阵张狂的大笑充彻着整个屋子。

    云清挑眉,视线落到说话之人的(身shēn)上,面对上一双(阴yīn)邪的眸子,清冷的眸子有着明了,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是吗?路教主似乎很有信心啊,只不过盲目的自信可就是愚蠢了。”

    闻言,狂笑声止,黑衣人错愕的看向云清,什么意思,莫不是她早已知晓了是他?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