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只见原本平凡的白玉牌在云清的手里发生了令人惊奇的变化,白玉牌中仿似活了一般,一种柔和的光芒似烟似云在缓缓流动,那流淌的轻柔如烟般飘渺,如云般高洁,如玉般晶莹,又似羽毛般轻柔,最后汇聚到一起,发出了温和柔润的光泽来。^/非常文学/^

    一时间众人只觉的美的梦幻,美的(诱yòu)惑,皆不敢大声的喧哗,甚至于连呼吸都放的轻柔了,生怕打破了这美好。

    果然是珍宝!这样的变化绝非是寻常之物,现在他们相信这块他们心生怀疑的玉牌却是一块难得一见的宝物,既如此,那么那个关于这个‘珍宝’的传言是否属实呢?一时间众人看向这块白玉牌的视线更加的灼(热rè)甚至带着一丝贪婪!

    云清看着手中散发着莹莹光泽的白玉牌,眉头微蹙,清冷的眸中绽放一丝探寻,感受着那温和的浮动,如清风般拂过(身shēn)体轻盈通透,又如暖阳照(射shè)般温暖宜人,霎时只觉的通体舒畅,心中略感惊奇,没想到这么一块小小的玉牌竟会发生这样的神奇的变化,不知是何意?

    且这种感觉——眼神移到手腕上掩映在衣袖下的古镯上,两者的感觉如此相像,心中若有所思,莫非这两者之间有何联系?

    云清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离夜夕的方向,只见离夜夕脸上除了一闪而过的惊讶之外,别无表(情qíng),而他(身shēn)边坐着的女子却是倏然站起了(身shēn),一双杏眸中发出犀利的光,仿佛要将她吞吃入腹的感觉!

    清冷的眸不(禁jìn)深了深!

    见云清的视线看了过来,女子的视线也是不躲不避的迎了上去,口中喃喃自语道:“你果然是存在的!”

    离夜夕瞥了一眼(情qíng)绪有些许浮动的女子,巍然不动的看着擂台上的一切,寒眸半眯,遮掩了里面的(情qíng)绪。

    云千澈看着眼前的景象,寒眸中划过一丝诧异,如深潭古井般幽深难测,视线若有似无的瞟到了云清的腕间,那里,他曾见过发出于类似的光泽,而此刻这枚玉牌竟然在云儿的手上发生异变,这只怕——视线向四周扫视一圈,果不其然,只见到一双双贪婪的眼睛,寒眸一凛,陡然(射shè)出凌厉的光,有他在,无人敢伤他的云儿!

    众人接收到这凛冽冰寒的眼神,心中颤了颤,不由的有些忌惮,即使这玉牌真的有神奇之处,有云霄宫主坐镇,谁又有那个胆量和实力挑衅云霄宫?又不是不要命了!

    傲尘微张着小嘴,黑亮的眼眸闪闪发光,忍不住赞叹道:“好美哦。”

    一边的洛倾离风相如则心中复杂,眼里折(射shè)出晦暗难明的光,眼神复杂的看向那个光芒四(射shè)的女子,为何这个玉牌会在她的手中绽放光芒?关于那个传言一一

    “如此这般,是不是这玉牌就归云清所有了?”一霎那的光芒过后,白玉牌收敛了光芒,又恢复了原先的样子,一块价值不错的普通玉牌。

    孟拂申惊讶过后一脸喜意,原来这个玉牌真的会自行择主啊,虽不知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渊源,但这种奇观毕竟不多见,闻言立刻答道:“是,云姑娘果真是玉牌的有缘人,如此便请姑娘收好吧。”

    云清淡然一笑,瞥了一眼蠢蠢(欲yù)动心有不甘的众人,轻启樱唇:“如此便多谢孟盟主了。.

    “云姑娘客气,云姑娘既已看出此玉牌的不同之处,此物自是要归于姑娘。”孟拂申朗声道。

    云清满意一笑,将玉牌拿在手里把玩,视线若有似无的瞟过离夜夕,嘴角的笑越发灿烂。

    “她便是你要找的人?”离夜夕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眼里闪过不明意味的光,话则是对着他(身shēn)旁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所说:“你意(欲yù)何为?”

    女子并不回答,视线却是始终落在云清的(身shēn)上,扬声喝道:“云令你不能拿走!”声音如出谷的黄莺般婉转好听,却是暗含着凌厉。

    一句话如惊雷一般,众人不(禁jìn)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不明所以的看向那神秘的女子。

    “哦?”云清摩挲着手中的玉牌,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没有忽视女子口中脱口而出的两字一一‘云令’!清眸中一闪而过一丝凌厉,嘴角勾起清冷的弧度:“孟盟主刚刚的话想必大家都听到了,当着天下英雄豪侠的面宣告了此玉牌的归属权已为云清所有,莫不是姑娘没听懂么?”

    言下之意便是大家都听懂的意思,而你却不明,暗讽对方莫不是听不懂人话?明白过来的人,心中暗暗好笑,却是碍于这种场合和对方的(身shēn)份只好憋着,一个个脸色古怪异常。

    闻言,女子心里大怒,明媚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转而又落出明媚的笑来,语声轻柔道:“我一向只与人打交道,姑娘莫不是也听不懂人话?”清清淡淡的便暗讽了回去。

    云千澈寒眸半眯,发出危险的光,一束冷芒直(射shè)向蒙面女子。女子感觉到云千澈犀利的目光,微微转头,明媚的眸子中竟是落出一丝几不可查的不屑,转头不在看向对方。

    君玥昊手捏成拳,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子,浑(身shēn)散发着冰寒炎凉的气息,仿佛来自千年冰川的地底,只让人觉得从脚底生出寒意来。

    洛倾离桃花眸一眯,摇着折扇的手一顿,全(身shēn)泄露出危险的气息,目光不善的看向对方,却在接收到云清清冷的眸光时,微微压了下去。

    风相如温雅淡笑,只那向来温和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符的凌厉来,离夜夕眉头微皱,终是归于平静。

    一时间气氛陡变,众人皆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息。

    傲尘瞪着眼前的出声和自己母亲呛声的女子,黑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小脸崩的紧紧的,慢慢走到女子的面前,忽而扬起小脸,落出甜甜的笑来,目光看似天真无邪的说道:“这位大婶,娘亲说小孩子要踏踏实实做人,要有羞耻心,不能随便抢人家的东西,”小手一指孟拂申的方向,甜甜的道:“刚刚那位叔叔已经说过了哦,这块玉牌已经是我娘亲的了,所以就算大婶喜欢也不能抢我娘亲的东西哦?”

    “噗一一”有人喷了……

    “喝一一”有人抽了……

    “吸一一”有人惊了……

    一道道抽气声此起彼伏,这小孩真是绝品了,大婶,这女子蒙着面纱虽说看不清容貌,但看这落在外面的秋水剪瞳,还有那玲珑有致的(身shēn)段,高雅圣洁的气质,怎么看也是一个花季少女清丽佳人阿,即便是叫一声姐姐都不为过,可他竟叫人大婶,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偏偏他还一脸天真的表(情qíng),还有那说出口的话,什么叫小孩子要踏踏实实做人,要有羞耻心,不可抢别人的东西,若是那女子硬要强抢的话,岂不是连四岁稚儿也不如?这还真是一个孩子的说出的话吗?

    云千澈宠溺的看着傲尘,星眸中寒星点点,含笑的看着那小小的人儿。云清睨了傲尘一眼,清冷的眸子染上一抹笑意,这小子看似天真,实则腹黑着呢,也不知道是像谁,视线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云千澈,只见对方的视线也正好看了过来,黑曜石般晶亮透彻,仿佛漩涡一般能吸引人的灵魂,撇了撇嘴,这厮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秀他那勾人的双眸。

    帘儿紧绷的脸忽而就松了下来,小脸上扬起一抹笑来,小少爷最容不得人说小姐的不是,谁若是得罪了小姐那可是比得罪小少爷还要悲惨,看着女子的眼里露出一丝同(情qíng)来。

    玄风也被自家小主子的话逗乐了,俊朗的脸上不由得露出赞赏的笑来,暗中朝傲尘竖了个大拇哥,心中也再次下定决心,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小主子,简直比主子还要腹黑,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

    女子显然被气的不清,瞪着傲尘的眼里仿似可以喷出火来,她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可偏偏对方是个小孩子,且还是一脸的天真无辜让她发不出火来,面纱下的脸一抽一抽的,衣袖中的手,紧紧捏起,纤细的骨节根根泛白。

    “大婶,你不说话是不是也认为娘亲说的话很有道理啊?傲尘也觉得是咧,看来大婶是听懂了娘亲的话吆。”小脸上扬起阳光般干净明朗的笑,一片天真可(爱ài),让人忍不住想把他拥进怀中。

    一声声大婶让女子的脸色逐渐变得青黑,即使蒙着面纱也能让人感觉到那飙升的怒气,恨不得撕了那张不停嚅动的小嘴,还有那脸上明朗的笑容在在都让她感觉到刺耳又刺眼。

    “找死。”手腕倏然扬起,一股凌厉的杀气直((逼bī)bī)傲尘而来。

    云千澈袍袖一扬,瞬间如鹏鸟展翅,将傲尘抱入怀中,寒眸中一片冷意,敢在他面前伤他的人,真正是好胆量!袖袍一扬,掌风凌厉加上原本的杀气((逼bī)bī)了回去,女子冷哼一声,(身shēn)形轻轻一晃,袖手微抬,轻而易举便化解了这道凌厉的杀气。

    云千澈心中一凛,这女子是何来历,果然是深藏不露,竟然轻而易举便化解了他的杀气,“姑娘对一个小孩子痛下杀手,可否觉得不妥!”

    “云宫主何必动气,没有教养的孩子,我不过是代为他的母亲教训他而已。”云淡风轻的语气实和刚刚的狠戾天差地别,仿佛真的只是在为友人教育孩子。

    “我云清的儿子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教训的!”云清的脸色冷了下来,眼里闪过丝丝冷芒,这女子出手狠辣,竟当着她的面想要伤害傲尘,好,好样的!“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冰冷的话语毫不留(情qíng)的砸了出去,只让人感到丝丝寒气从脚底板升了起来。

    女子倏然抬头,看向云清的眸中,(阴yīn)狠如蛇,云清,居然是云姓,哼,本来想让你活得久一点,既然你急着找死,那我便成全了你!“你竟如此侮辱与我,我会要你付出代价的!”

    “哼!凭你还不配我侮辱你,顶多是你自取其辱!”清冷的眸中一片冰凌,根根刺进对方的心窝。

    “狂妄自大,我便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云儿,小心。”云千澈寒眸半敛,寒芒阵阵。云清点点头,将视线放在女子的(身shēn)上。女子(身shēn)形一晃,跃至半空,衣抉飘飘,有一种飘逸的美,只是浑(身shēn)散发的戾气破坏了那份美感。

    云清嘴角轻勾起冰冷的弧度,(身shēn)形一跃踏上了半空,两人相对,一淡然,一飘逸,皆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众人皆仰头看向那半空中的两人,

    须臾,只见双方忽然动了,如流星划过,瞬间相交又分离开来,快的人根本没发现她们是怎么动的,甚至于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已经飘落于擂台之上,唯云千澈眉头微微皱了皱。

    “你果然不可小觑。”女子轻柔说道。

    “彼此彼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云清抬眸,声音中却是一片冷冽。

    女子忽而一笑:“这云令你不能拿走,留下云令,今(日rì)我留你一命。”

    “若我说不呢?”云清挑眉:“想要我的命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剑拔弩张,气氛一触即发!

    “等等,两位,请听孟某一言,”孟拂申拱手上前:“两位都是巾帼不让须眉,实乃女中豪杰,只这珍宝一说,皆是按事先的约定而来,既是云姑娘得了这玉牌之缘,那么理应归云姑娘所有,这位姑娘,还请不要破坏规矩。”

    云清眼里划过一丝赞赏,这孟拂申果然如传言一般公正侠义。

    “规矩?”女子一声嗤笑:“孟盟主此言差亦,这本就是我云族之物,自是要物归原主了。”

    云清心里一震,云族之物?!

    再次看向手中的玉牌,心思云涌,那么这白玉牌是为云令,云令是云族之物,那么这个云族是什么来头?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莫不是爹所说的隐世家族?刚刚那一触即分的交手,看似简单,实则两人心中均震撼不已。

    这个白玉牌一到她手上便发生异样,且还是跟她手上戴的玉镯所发出的光芒类似,这究竟有什么关联?还是说她手上的古镯也是云族之物,可若是云族之物为何又会戴在她手上,而最重要的是这枚古镯是她在二十一世纪便戴在手上的,却是跟着她一起穿越了过来,这其中有什么关联,还是说,这本(身shēn)就存在着某种联系?

    一时间,云清想了许多,却始终想不明白,心中的谜团却是越来越大了,心中惊涛骇浪,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抬眸看向女子道:“云族是什么来历?这玉牌和云族有什么关系?”

    ------题外话------

    今(日rì)起恢复更新,让亲们久等了,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