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傲尘的满月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酒楼前的惊变发生只在一瞬间,当云清接住袭向她的利器时,也不过瞬息之间。此时已经是上中天,酒楼前来往的人亦不在少数,大家都被这突来的变故惊愣了,瞪大着眼睛半天没有反应。

    云清瞥向一脸担忧的帘儿及青鸾,抬手示意自己没事,看向内堂的眼深了深,真是好大的一份礼啊。眼光瞥向瞬间追出去的青影,冷芒乍现,她到真想会会看是谁这么大手笔的欢迎她。

    青鸾见云清安然无恙,一颗心才总算放下。刚刚她发觉有异,想要阻挡时却因来者速度太快,想要出手已是不及。很显然来人的武功在她之上,心中不更加警惕,眉头微锁,不知是何人要对小姐不利。

    “进去吧。”云清带领帘儿和青鸾刚走到门口就有小二迎了上来。

    “几位客官里面请。”小二声音颤抖,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这位公子一看就是份高贵之人,若是真的出了事,他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小姐,我们回去吧。”刚刚的变故让帘儿吓得不轻,小脸苍白,心有余悸的说道。

    “嗯,无妨。”云清拍拍帘儿的肩抬步走了进去,白色的衣摆轻划出一道美弧,清冷的风姿,全散发着一股耀人的光辉。

    直到云清等人走了进去,街上的人群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还好刚刚那个风姿卓绝的少年躲了过去,那样如画的人儿若是受伤连他们都会心生不忍呢,可是……抬头四顾,就这样完了,啥也不说就走了?有人甚至揉揉眼睛,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把你们的招牌菜上几个来,再上一壶好酒。”云清带着帘儿和青鸾,走到窗边的一个空位上,对着惶恐的小二淡淡吩咐道。

    小二讶异的看向云清,见云清仍是一副云淡风轻之姿,揪着的心才悄然放下了,这位公子不但人长得美,这心也是极好的,一声高唱退了下去。

    帘儿仍是心有余悸,刚刚的事太可怕了,看向大厅内坐着的众人,不死心的劝到,希望她家小姐可以改变主意:“小姐,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小少爷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青鸾不语,只是一双眼睛透着冷光,警惕的盯着四周,此时也看向云清,希望她能改变主意,想到刚刚的事心里一阵后怕,来人武功在她之上,若是对上她没有十足的把握。

    云清眼眸微眯,似笑非笑的扫过四周,卷翘的长睫唿扇,遮挡住眼里的凌厉之光,如黑曜石一般的眼里弥漫上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绪。如樱花般的唇瓣诡异的勾起:“小姐我饿了,既然来了怎么能空手而回呢。”

    门口发生的事并没有几人发觉,此时大家一边享用佳肴,一边侃侃而谈着最近京城内发生的大事。

    “你们听说了没有,此次昊王爷治水有功,皇上龙心大悦,连其他三国都派遣了使臣来我君国了。”

    “三国使臣就要进京了,这事我也听说了。”

    “就是,昊王可真是天纵奇才啊,我君国何愁不会强大。”

    “听说那治水的方法是昊王妃提出来的。”

    “昊王妃?她不是被昊王赶出府的弃妇么?你们不会弄错了吧?”有人不屑的提出质疑,立刻引来众人的鄙视。

    “你那都是老黄历了,昊王妃只是回娘家小住,你没见昊王经常去将军府看望王妃和小世子的么?回将军府那是迟早的事。”

    “真的假的我也听说了,当初赈银失踪也是昊王妃查出来的,皇上还许给了昊王妃一个承诺的呢……”

    百姓们犹自谈论着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而昊王的八卦无疑远比国事更吸引他们。

    云清径自喝着杯中的酒,甘醇浓烈,是好酒。周散发着淡然的清辉,好似众人谈论的并不是她。三国来访?这就是父亲最近忙碌的原因?

    帘儿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嘴角翘起,连刚刚的担心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心里充满了自豪,满眼崇拜的看向云清。

    二楼雅间,一双眼眸透过珠帘望向下面那个悠然自得的影,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嘴角勾起,眼里的兴味越发浓郁。

    徐立一旁的黑衣男子眉头微蹙,目露不屑,这些天到处都在传闻昊王妃的事迹,不过一个弃妇而已,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那个有名的草包女所为,不屑嗤道:“君国的百姓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了。”然白衣男子却只是但笑不语。

    顺着主子的视线看向楼下,只见一名清雅的公子,白衣霜华,淡漠静然,虽处人群,却又仿佛将一切隔绝在外,此人似有一些面熟,疑惑的开口:“主子,他是谁?”

    白衣男子淡然而笑,“众人谈论的对象,”淡淡的声音疏离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味:“一个有趣的女子。”

    男子的脸上瞬间落出惊愕,‘他’,或者说是‘她’就是众人口中的昊王妃,可是和传言并不相符的,他怎么也无法将他和那个传言中的草包女子联系在一起。如果是眼前的这个人,他到愿意相信那些是真的。如果这个女子肯归顺主子的话,那主子的大业就更加指可待了。如若不然留下也是个祸害,而他也绝不许有人妨碍主子的霸业……想到这儿,锐利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气。

    “收起你的心思。”白衣男子似是明了黑衣男子心里所想般,悠然的说道。

    云清握着酒杯的手一顿,瞬间抬头凌厉的眼神向二楼的某一处。原本云清就有一种被人窥伺,如芒在背的感觉,每当她抬头寻找时,那道目光又会消失无踪,可是就在刚刚那一闪而逝的杀气,终于暴露了对方的位置。手腕轻转,一枚银针夹带着凌厉的气息,看似轻柔,实则带着雷霆的力道疾而出。

    黑衣男子心中诧异,根本没有防备,忽觉杀气来临,体快速后退躲避过去,哪知第二根银针紧随而来速度奇快,眼见银针直取黑衣人面门,只见白衣男子袖手轻挥,疾速的银针与竹筷相交已双双没入窗棂,入木三分,发出‘嗡’‘嗡’的声音。

    看着露在外面犹在颤动的针尾,目光惊诧的看向白衣男子,心中的震惊犹自未平:“主子,此人当真是昊王妃?”传闻昊王妃不过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弱女子,何时有了如此凌厉的手了?

    白衣男子仍旧端坐怡然,仿似刚刚的事根本没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一般,举止优雅中带着无与伦比的高贵气息,呵呵一笑,还真是直觉敏锐啊。

    “慕容姑娘果然手了得,在下佩服。我等本无意冒犯,今之事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慕容姑娘见谅。”温文尔雅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云清挑眉,见周围之人皆没反应便知道这话只有自己一人听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

    在杀气出现的时候青鸾也已有察觉,此刻见云清突然出手,一个旋人已落在雅间门口,抬脚将门踹开,只见房间内已空无一人,只余清风习习,敞开的窗户,窗棂还在轻轻摇曳着。窗棂上银针已尽数没入只余下孤零零的竹筷入木三分。

    “呵呵呵呵”爽朗的笑声传来,几乎就在青鸾踹开房门的同一刻同时传来,“夜某今有事在,先行一步,改定当登门拜访向慕容姑娘讨教一二。”

    “小姐,人已走了。”青鸾返回来,难掩担忧的说道,对方好快的手,好深厚的内力。

    云清点点头,示意她已经知道了。

    帘儿后知后觉的此刻也感觉到了不对:“小姐,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了?”

    “无事,我们回府吧。”那人知道她的份,出现于此只是巧合吗?目的又是什么,此刻都不得而知,然凭直觉云清觉得他们还会在见的。既然她要的消息已经知道了,其他的暂且不用理会。

    ……

    “哈哈,哈哈哈哈……”

    云清刚走进云烟阁就听见一阵爽朗的大笑,是父亲!记忆中有多久没听到父亲这么爽朗的笑声了?好像是自从母亲过世后就没有了吧!云清心不由的大好,眼里浮上一层暖意。

    “小姐,你回来了,老爷正在里面等你。”

    “是清儿回来了么?”轻快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开心。

    云清嘴角轻勾,倾而入,“父亲!”眉眼弯弯:“不知是何事竟让父亲如此开心!”挥挥手让青鸾和帘儿下去休息。

    只见慕容啸天抱着傲尘满脸宠溺的笑着,伸手将傲尘举过头顶,傲尘好似很喜欢这个动作,挥舞着手脚,柔嫩的小手不时的在慕容啸天的脸上划过,一手揪起慕容啸天垂下的发丝,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咧着小嘴咯咯咯的笑着。那如银铃般的笑声仿佛可以涤进人心中一切的烦忧,让人心境平静。

    “哈哈哈哈,清儿,傲尘这孩子为父甚是喜欢哪!”

    云清的眼睛在这爷孙二人上流转,眼里是浓浓的暖意,这就是她这一生的温暖。她将会倾尽一切相护的温暖。在一旁安静的坐下,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幅温馨的含饴弄孙图。

    眼前的画面虽然唯美,却是透着一股诡异,原因是,有谁见过尚未满月的婴儿可以被举过头顶,且又可以清晰的表达自己的喜好的?这一切都透着不寻常,可惜的是当事人却没有这种自觉,反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原本红袖见到时是一副提心吊胆,可后来见小少爷不但没事还喜欢的紧,便也释然了,只道是她们家小少爷是天降奇才。

    汗啊,红袖娃儿,你有见过这样的天才么?

    红袖重新上了一壶茶后,退了出去,将这一方天地留给这祖孙三代。

    仿佛感应到云清的到来似的,傲尘笑得更欢了,小脸准确的转向了云清这边,白嫩的小手也转向云清挥舞着,那一脸纯净的笑容,带着婴儿特有的软糯,瞬间就融化了云清的心。

    将傲尘交给云清后,慕容啸天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如今的清儿退去了懵懂,满的风华清逸飘洒,淡然中透着睿智,如严冬的寒梅傲雪凌霜。“清儿,今后你有何打算?……你与昊王只间?”

    闻言,不等慕容啸天说完,云清就打断了他的话:“父亲不用担心,清儿与昊王之间已是覆水难收!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何况自古皇家又有多少亲?”看向怀中的傲尘,嘴角勾起一抹暖意:“在说清儿也不想让傲尘在那种环境下成长。”

    慕容啸天眼里落出一抹复杂,清儿看的很透彻,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丝欣慰,可是:“昊王毕竟是傲尘的爹。”

    云清眼角一斜,不屑的道:“那样一个宠妾灭妻,冷血无的人不配做我儿子的爹!”

    仿佛是知道云清和慕容啸天有事要商量一般,原本在云清怀中笑闹的小人儿此刻也安静了下来,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两人。无人察觉那眼里快速划过的一丝流光。

    “可是有人威胁父亲?”云清的眼里泛起一缕冷然。

    “清儿想多了,只是三后使臣来访,而三后傲尘也满月了。”云清不解,使臣来访这她已经知道了啊,可这两者之间有关联吗?

    “太后将在宫中为傲尘办满月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