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那一个条件的用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太后抱起傲尘,脸上带着慈笑,“瞧这小脸,呵呵呵,长得跟昊儿小时候一模一样,皇上你快来看看,哀家的第一个乖孙,你的侄儿。”太后一副不释怀的模样。

    君玥寒闻言也看过来,见一粉雕玉琢的小小人啊,一双黑黑的眼睛,犹如夜星般闪亮,正对着他灿然一笑,好似有魔力一般,君玥寒的心忽的就柔软了。“这孩子真是长得讨喜,朕也甚是喜。”摸摸傲尘柔嫩的小脸,“朕至今还没有子嗣,三弟真是好福气啊。”

    傲尘好似听懂了一般,又是咧嘴一笑,咯咯咯清脆的笑声如山泉一般,黑晶石般的大眼睛看向君玥寒,好像君玥寒的话很受用,一双粉粉的小手上下挥舞,抚摸过君玥寒的脸颊,那柔柔的触感让君玥寒难得的放下了心中的防备。

    “母后,你看,这孩子在对朕笑呢,三弟,不知这孩子可取了名字?”

    君玥昊眼里复杂难明,他曾今质疑过这个孩子的份,可是母后一直认定这孩子是他的,看一眼中的那抹素影,他好像听她叫他…傲尘?

    “回皇上,小儿名唤,傲尘。”云清见君玥寒眼里露出柔光,好像真的很喜欢一样,还有太后,那喜傲尘的神色也是发自内心的,不似作假,心中微安,至少目前来说,她们母子又多了一重保护。只是要太后放弃认祖归宗的想法怕是更难了。

    不过,那又怎样,只要她不想的,谁也勉强不了,傲尘是她拼尽力气生下来的,也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温暖。是他们先放弃的,如今想起来要她就要给?三个字,不!可!能!

    “君傲尘?到是个好名字……”

    “回皇上,是,云傲尘!”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君玥寒未完的话。

    “姓云?怎么会姓云?”太后倏然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向云清,云姓?清儿怎么会想到云姓?是慕容啸天向她说了什么了吗?疑惑的看向慕容啸天,真好对上慕容啸天震惊的眼神,不是慕容啸天,那又是怎么回事?

    “胡闹,昊儿的孩子怎么能不姓君?”

    一言落,慕容啸天也不瞪大了眼睛,云傲尘?云?清儿是知道了什么了吗?为何她要傲尘姓云?难道真是宿命吗?他和烟儿万般疼的孩子真的要走上那一条命定之路吗?看来有些事是到了该告诉清儿的时候了。

    云清抬头对上太后那一双震惊的双眼,太后的反映是不是有点过大了,如说是她不能接受傲尘改为他姓,那也说的过去,可她在太后的眼里还看到了一抹惊慌。怎么会还有惊慌呢,还有那下意识看向慕容啸天的眼神,都说明了有不寻常。

    ‘云’!是云!太后是因为听到了云字,才下意识的驳斥她的,如此看来是这个‘云’字含有内里乾坤了?云清心里闪过各种念头,面上却不动声色。

    眼光闪烁,对上云清清澈的眼神,太后忽然有点慌了,她心里的秘密好像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穿了,好似一切都无所遁形。然太后不愧是浸宫中几十年,只是一瞬就镇定了下来,不管怎样,她还是自己的儿媳,昊儿的王妃,一切都不会变的,她也不会许变的。

    “哀家意思是,我皇室的血脉,怎能不姓君呢?清儿,你也不要在任了,不管怎样,傲尘都是昊儿的孩子不是吗?”慈的声音恢复了一贯的温柔如水。

    “太后错了,傲尘不是昊王的孩子。”清音素语,温润中带着一丝冷然,“从昊王将云清以通罪名赶出王府时,云清便不再是昊王妃了。至于傲尘,太后可以问问昊王,他到底是谁的孩子?昊王可有承认过他的份?”

    “清儿,哀家知道这次是昊儿亏欠了你们母子,你放心,哀家定会给你个交待的。只是这种意气的话以后不可再说。”太后皱了皱眉,清儿经此一事变的强势了许多,这可不知是好是坏啊。

    “太后可知云清醒来时是在哪里?”清冷的目光对上太后,让太后不由心里一颤,直觉接下来的话是她不想听的。

    “云清出了王府,又被将军府不容,最后昏倒路边。当云清再次醒来时是躺在棺材中,被埋于荒林。云清经历九死一生才诞下了傲尘,边只有帘儿拼死相救,若非如此,太后今看到的只怕是一尸两命。深山荒林中,云清更是被不明刺客追杀,若不是被高人所救,太后今看到的只会是两具尸体。试问太后,你要如何给云清交待?”

    视线缓缓的扫视了一圈,不意外的捕捉到了沈侧妃袖下紧握的双手,云清嘴角勾起,眼里露出似笑非笑的冷光。

    太后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若是清儿真的出了闪失,那后果……

    再次听着云清亲口说出这些话,君玥昊只觉得心里闷闷的,他不知道她经历这么多,也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虎口逃生的,虽然她只是寥寥数语,但是他能想象到当时的况一定是十分危险的。其实她心里是恨着他的吧?!

    慕容啸天的脸色变了又变,眼里漾着深深的心疼,一张端正俊秀的脸上满满的自责,他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女儿,原以为嫁给君玥昊可保一生无忧,哪知竟将清儿陷入险地,如是清儿有个三长两短,他要如何向烟儿交待呢?踏前一步,“臣的女儿断不会做出自毁名节的事来,但不知太后可还记得当初的约定?”

    “这……慕容将军,此事是昊儿糊涂,还请将军莫要见怪……”太后言辞闪烁,不敢面对慕容啸天那双满含沉重和痛心的眼睛。

    感受到慕容啸天发自内心的疼,云清心里一暖,缓缓一笑,无声的安慰着这个疼女入心的父亲。

    “以前是云清看不开,仗着太后的宠,嫁入昊王府,以为单凭一腔柔就可以感化昊王,可惜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恋落花。如今,云清对昊王的心早已冷却,和昊王亦是相看两相厌,对面无言。以前的慕容云清早已被葬在荒林中,今的云清是重生后的云清,我只是我爹的女儿,我儿子的娘,和皇家在无任何关系,我的儿子也只是我的儿子!”一双眸子氤氲如雾,淡漠的语气带着让人不容置喙的坚定。

    太后微微慌乱,“清儿你…即使违抗哀家懿旨也不惜吗?”

    云清看向太后,良久开口,“太后执意要如此吗?”

    “我不能让皇家血脉流落在外,清儿,哀家那么疼你,你怎么能如此伤哀家的心?”太后循循善,期望能够挽回,她不能让清儿离开昊儿。

    如此还要留下她,看来这个太后对慕容云清的疼真的不是那么单纯的。至于她真正的目的吗,暗芒闪过,她会弄清楚的。

    不在看太后那充满了期望的眼神,云清转向君玥寒,淡淡的开口,“皇上,可还记得答应了云清一个条件?”

    那个条件她果然是留作此用了。想来她一早就预料到有此刻的状况,所以早早的就预留好了退路了吧。

    君玥寒望着下首的女子,清冷的影透着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凉,他第一次觉得心里微微的有点痛了,她是伤了心的吧,否则怎么会甘愿冒着抗旨的罪名也要和三皇弟断绝关系,虽然三皇弟有错在先,但是一个女子有这样的魄力和心机,还是让他心惊。在看向三皇弟,素来冰封的脸上透着丝丝愧疚,想来对她也不是没有好感的吧,可惜造化弄人,如今可还有挽回的余地?

    看向自己的母后,满眼的期盼,心里泛起一丝不忍,微微叹息,今这事恐不能如母后的意了,如让云清将那个条件说出口,此事就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母后,今设宴乃是为慕容将军压惊,不要让小事扫了大家的兴,况且慕容云清体尚虚,不宜久站,让慕容云清入席吧。”不在称呼昊王妃,亦没有直呼云清,一切变得悬而未决。

    只是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被太后抱在怀里的那个稚嫩小儿,眼里闪过的嗜血冷芒,转瞬即逝。

    ------题外话------

    潜水的亲们,都冒个泡吧,让无殇知道大家并没有抛弃无殇啊啊啊啊啊!

    群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