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太后的心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落霞满天暮西,华灯初绽印繁星,遥似琼台瑶池宴,几番欢语几多醇。

    内一片灯火辉煌,轻歌笑语,君臣同乐,气氛和谐。

    只是今晚的主角都有点心不在焉,不在状态。

    君玥邪坐在席上,百无聊赖,内的一切好似都与他无关,眼睛不时瞟向门,怎么清清还不来呢,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她了,皇兄派人传了三次,她都在休息,现在还没醒吗?清清一定是累坏了吧,不然怎么会睡了一天呢,想到这里不满的挖了君玥昊一眼,要不是三皇兄将清清赶出王府,清清也不会这么辛苦,既然皇兄不珍惜,那以后就有他来照顾清清吧。

    君玥昊端然静坐,默然的喝着杯子中的酒,好似眼前的一切都不在眼里,只是不经意间望向门的眼神,透露着他心里并非如此。接收到君玥邪的目光,君玥昊心里一沉,连邪儿也觉得他错待了慕容云清了吗?想到那个一清华的女子,君玥昊目光微沉,她今晚就会向母后提起了吧,她能说服母后吧,只是一想到以后他们便真的再无关系了,他心里竟然不想斩断和她的这最后一点羁绊。

    君玥寒一明黄高坐在上,天子的威仪高高在上,心思莫测,她怎还没来?是伤到了子了么?会穿他送去的衣服吗?

    沈贵妃一桃红华赏,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美艳照人,不时瞟向宫门处,眼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皇上,慕容将军平冤昭雪,实乃我君国一大喜事,臣妾要敬慕容将军一杯。”素手执起酒杯,浅笑嫣然。

    “妃所言极是,朕也要敬慕容将军一杯,来人赐酒。”君玥寒微微转首,轻执酒杯,“将军请!”

    “臣谢皇上,谢贵妃娘娘。”慕容啸天心复杂,当皇上召见他,告诉他无罪释放,并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慕容云清所为,他养了个好女儿时,他震惊了,清儿何事有了这番透彻的心思纵观全局?当皇上派人三番两次宣她前来,均被以正在休息,不宜前来拒见时,他更是惊得回不过神来,这真的是他的清儿?又闻知清儿被昊王所弃,他心里更是忧心如焚,现在他只想尽快见到她的清儿,确保他的清儿平安无事后才可安心。

    “臣妾听说将军能够洗脱嫌疑都是昊王妃的功劳,咱们的昊王妃还真是让人不敢小觑啊!恭喜慕容将军了。”沈贵妃一脸的喜色,状似不经意向下扫视一圈,“咦?咱们的昊王妃呢,还没来么?”淡淡的疑虑,将众人的目光瞬间吸引。

    “这昊王妃还真没来,这宴席都开始好一会了。”

    “是啊,这昊王妃胆子也太大了点,竟不将皇上放在眼里。”

    “是啊,就算是有几分才华,也不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众人交头接耳,虽压低了声音,但是还是传入了几位有心人的耳里。

    见众人被自己的话转移了目标,沈贵妃的眼里划过一抹得意,慕容云清,皇上赐宴你竟然姗姗来迟,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不自量力。

    君玥寒神色一凛,俊朗的脸上划过一抹冷色,向沈贵妃的眼神有如寒冰。

    被君玥寒一瞪,沈贵妃浑一僵,有如置寒潭,吓得不敢在开口。这还是皇上第一次对她有如此寒厉的眼神,猜测皇上竟然让她住在倾月的用意,袖中的手紧紧的握起而不不自知。

    君玥昊如千年寒冰般的脸上没有变化,只是眼里的神色更暗了。缓缓扫过,众人只觉得内的气温陡然下降,一**寒气倾袭而来,具吓得不敢在开口。传闻昊王不喜昊王妃,看来传言有虚啊。

    慕容啸天心里一紧,见皇上的脸色充满了戾,慌忙起,“皇上……”

    “昊王妃到。”

    一声通报缓和了内紧张的气氛和慕容啸天正要出口的话。

    众人齐齐转头,望向这个姗姗来迟,风头正劲的女子。

    一袭白衣,淡然素雅,月拢清辉,怀抱稚子,踏着莲步缓缓而来。素白的裙摆旋起一朵朵圣洁的莲花在月华下绽放,似有阵阵幽香传来,众人一时竟看得痴了。

    不愧是皇家御宴,云清缓缓而来,径自走向高坐之前,轻轻俯,“民妇云清见过皇上,见过太后。民妇来迟,请皇上赎罪。”独独无视了那一抹对她望眼穿,艳丽的桃红美人。

    云清的影出现,君玥寒恍惚的心神终于安定了下来,说不清为什么看到她没穿他送的礼服时心里涌现出的小小的失望,那件礼服她穿起来一定很美吧?!轻抬手,“免礼,赐坐。”

    君玥昊望向云清,一白衣,没有穿他送的衣服,依旧是一袭白衣,头发只用一根简单的银簪簪起一半,余下的发丝垂于后,素白裙衫随着走动旋起一朵朵优美的弧度,让人想起步步生莲这个词来,好似能闻到青莲的幽香,直到走入内,淡淡的月华清辉笼罩全,衬得女子飘渺出尘,好似下一秒,就会乘云而去。君玥昊心里一紧,不知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这一刻,君玥昊好想紧紧抓住眼前这个女子。

    从她走进来的那一刻就没有看过她一眼,这让君玥昊的心里有了一丝失落,这个如莲清幽,淡然霜华的女子,只是一颦一蹙就可让万花失色,想到他们之间的约定,君玥昊心里不由泛起了苦涩。

    “清儿,快到哀家边来,让哀家好好看看。”太后眼里隐有水光,慈的拉过云清的小手。“清儿受苦了,有什么委屈说出来有哀家为你做主。”

    “民妇云清见过太后,给太后请安。”面对高位之上的太后,云清疏而有礼,冷冷清清的嗓音透着如水清透。虽然记忆中太后确实很宠慕容云清,只因为慕容云清迷恋昊王爷,太后就将她指给君玥昊。但是,云清相信自古皇家最注重的就是权谋利益,以前的慕容云清格胆小懦弱,太后怎么会无故宠?且又在今天这种场合下说要给她做主?当下心里存了三分戒备。

    “民妇不敢,民妇如今乃是下堂弃妇,不敢有劳太后挂心。”云清不卑不亢的说道。同时也提醒太后,我已不是你的儿媳,你不要乱认亲戚。

    听此话,太后狠狠的瞪了君玥昊一眼,转向云清柔柔的劝道,“哀家知道清儿受苦了,都是昊儿的错,不该没查清楚就下定论,现在有哀家在,昊王府的正妃之位永远都是清儿的。”转眼看到小傲尘,更是喜上眉梢“这是哀家的乖孙吧,快让哀家抱抱。”

    “母后……”不等君玥昊说完,太后双眼一瞪,“总之,哀家只认清儿一人为昊王妃,你回去好好管教那些个不成器的东西,要她们把不该有的心思都给哀家收敛着点,否则别怪哀家心狠手辣。”太后的双眸中划过一抹凌厉之光,让人知道不要把老虎当成温顺的猫

    坐在君玥昊边的沈侧妃,眼里划过一抹惊慌,掩在袖中的手微微握起,担心的看了君玥昊一眼,见后者神没有什么变化,心里的不安渐渐加浓。

    啥?感太后还以为她在意的是那个正妃之位?厄,好像以前的慕容云清还是真的在乎这正妃之位的,可惜她不是真正的慕容云清。太后的态度也让云清证实了心中的猜测。“云清已被昊王赶出王府,弃妇之名已传遍天下,又曾经命悬一线,如今云清终是想清楚了一件事,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强扭的瓜不甜,是云清不该心存妄想,反累了王爷威名。”更害了卿卿命,云清心里幽幽叹息。“云清现在只想带着傲尘过着平凡的生活,相依为命。”

    “清儿,莫要在说气话,皇室的血脉怎能流落在外?如今你刚诞下灵儿,不宜累。哀家即刻就让昊儿将你们母子接回王府,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太后的语气轻柔传来,眼里是浓浓的关心。

    云清静立不语,太后果然是人精,知道用皇室血脉来羁绊她,何况太后说的对她现在刚生产完,体需要调养。可是她会让她如意吗?在怎么说,真正的慕容云清已经不再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君玥昊再次抬眼看向云清,她是真的变了,一清冷霜华,素雅如梅的女子上,在也没有了当初的懦弱气息,眼里也没了对他的炙。一言一行皆透着优雅和高贵,不知为何当她要和他划清界限时,他的心忽然空了一下。

    云清经过慕容啸天边,一抹浓烈的饱含担忧之的视线一直盯着她,她知道那是本尊的父亲,转头,绽开一抹浅浅的笑意,示意自己无事。

    慕容啸天一怔,接着就是一喜,看到云清自信淡然的目光,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烟儿,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女儿真的长大了。

    君玥寒一直看着云清,一袭白衣,然傲立,好似傲雪寒梅,不卑不亢,静然绽放。他忽然想起了她和自己要的那个条件,忽然有了丝不确定,难道她是想……

    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